马前卒 2034:轰炸长安(下)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9-01-08 08:49:5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天空之中,十艘飞艇中的五艘没有轰炸任务,此刻正拖拽着大明日月旗散开在偌大的长安城上空盘旋,另外五艘则在韩当的带领之下,执行着此行的终极任务,轰炸齐国皇宫。

  韩当举着望眼镜,透过飞艇的琉璃窗,略略带着些紧张的神情仔细地搜寻着地面的布防情况,飞艇的高度在不断地下降之中,他必须确保整个编队的安全。

  齐国的皇宫在地面之上看,自然是占地颇广的大片建筑,但从现在他们这个高度看过去,大概也就只有脸盆大小的模样,这样的高度想要将炸弹准确地扔到皇宫之上,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真要在这个高度上扔的话,想要击中对方,大概也只有靠运气了。

  他千里迢迢,翻越千山万水而来,可不是来碰大运的。

  高度在持续地下降之中,此刻,在望远镜之中,他已经能清晰地看到皇宫四周的布局了,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兵正在皇宫周边奔走,皇宫内里,从那些密密匝匝的房屋之中,也涌出了一队队的士兵。

  在皇宫外城,内城两重城墙之上,韩当终于找到了一个个突起的城楼,将视线聚集在那些地方,果然,他看到了一台台地重弩正在昂起脑袋,向着天空瞄准。

  当初在马尼拉的时候,猛虎王朝的军队便曾改装过重弩,用来对付天空之中的飞艇,有效杀伤能够达到三百步左右,这差不多就是三百米,而齐国军队早就知道了大明有飞艇,他们不会不想办法克制,而一旦弄出来这种东西之后,皇宫这样的地方,自然就会是第一批装备的。就像韩当现在在空中看到的城墙之上那些密密麻麻的火炮一般。

  如果仅仅是漫炸一通,韩当大可以在这个高度之外投下炸弹,然后听天由命,炸到哪里算哪里,但这一次任务非同一般,政治意义比起军事意义要重要得多。要说这一通炸弹下去,能将长安破坏得有多么地严重,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五艘携带了炸弹的飞艇,就算将所有的炸弹都集中投入到皇宫之中,也没有可能将皇宫完全炸平。

  韩当最想炸的是皇宫中的正大光明殿。

  那是位于齐国皇宫东西南北两条轴线交汇的正中间,也是齐国举行正式朝会的地方,在一般人的看来,正大光明殿是代表着皇帝的威严所在,也是权力所在。

  谁入主正大光明殿,谁就是齐国的主人。

  “所有飞艇注意,发现重弩台十二座,现在我将下降高度引诱对方发射。”韩当让信号兵用旗语将命令传达出去之后,他所在的飞艇开始迅速地下降高度。

  此时,他的领航员已经找到了那条轴线,下降的过程当中,飞艇沿着纵轴线向前疾飞。

  城楼之上,皇太子曹睿愤怒地瞪视着远处正迅即飞过来的飞艇,在他的身边,一排五架重弩正在缓缓地调整着角度。

  这架明军飞艇是如此的肆无忌惮,目标是如此的明显,他们就是想要去轰炸正大光明殿。他回头看了一眼那一座金壁辉煌,木秀于林的大殿,眼神却在瞬息之间变得有些奇怪起来。

  他知道,他的叔父,现在大齐的皇帝就在正大光明殿之内办公,如果......如果明军的飞艇过去了,如果明军成功轰炸了正大光明殿,如果明军炸死了他的叔父,那自己......

  这一瞬息之间,他忽然想起了那一个血色之夜,整个长安城陷入到了极度的混乱当中,到处都是奔驰的骑兵,到处都是声声的呐喊与厮杀,最后,所有的画面在他的脑子里定格在了父皇临死之前对了的嘱托之上。

  “三百步,两百五十步!”身边将领的吼叫之声让他激凌凌地打了一个冷战,让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他的脸有些发烧,自己在想些什么呢?国家危难,难道不应该是齐心协心,共渡难关吗?曹云要是真的死了,只怕现在的齐国马上就会面临分崩离析之局面,边关那些掌握重兵的大将,那一个不是曹云亲手一个个提拔起来。

  “发射!”他的手重重地劈了下来。

  五台重弩发出了低沉的呜呜之声,向着空中的飞艇疾飞而去。此时,飞艇距离他们只不过两百步的距离了。

  重弩射出之后,士兵们立即忙碌地准备着第二次填装,这种重弩虽然有一定的防空效果,但问题是,实在太过于笨重了,需要利用绞盘给弓弩上舷,事实上对于飞起来快如疾鸟的飞艇,他们也只有一次发射的机会,等他们第二次填装好之后,敌人的飞艇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曹睿死死地盯着重弩飞过去的方向,心中充满了期待。

  飞艇在瞬息之间发出了震耳的轰鸣之声,在曹睿这个位置之上,他能清楚地听到那种声音,然后,他便看到刚刚还在水平飞行的那艘飞艇艇头猛然翘起,向上一个跃升,距离他们更近了,但却轻巧地避开了激射而去的五枚重弩。

  下一刻,飞艇便带着巨大的轰鸣之声从他们的头顶掠过,向着正大光明殿疾飞而去。

  曹睿重重地吐出一口气,神情竟然显得有些轻松起来。他回头追寻着那艘飞艇,看到沿途仍然有重弩在向着天空发射,但很显然,重弩对于飞艇构成的威胁并不大。

  不管怎么样,自己还是尽力了啊!他将目光看向了天空之中其余的那些飞艇。

  正大光明殿之中,曹云就站在窗口处,看着正在越飞越近的那艘明军飞艇,当看到城楼之上的重弩激射而出的时候,不知为什么,他竟然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下一刻,他便看到一枚黑乎乎的东西从飞艇的肚子下面掉了出来,似乎正迎着他飞来。

  此时,他所在的房屋外面,一层层的铁甲武士已经将这里重重包围了起来。

  他垂下头,苦笑了一声,这又有什么用呢?现在的战争,似乎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之外了,就像这一次的袭击,在没有看到这些飞艇出现在他面前的前一刻,他怎么也想不到明军竟然能跨越千山万水,直接奔袭他的皇宫。

  猛烈地爆炸之声传来,整个正大光明殿似乎都在摇晃。

  “陛下,请移架稍避!”一名铁甲将领有些惶急地出现在房门口,大声叫着,连最基本的礼仪都忘得一干二净。

  曹云叹了一口气,并没有责怪这名将领,别说是这名将领了,便是自己,此刻又何尝不是六神无主。

  他走出了房门,来到了院子当中,一层层的铁甲武士迅速地将他包围了起来,然后向着外面移动。

  被簇拥着的曹云回头看向正大光明殿,此刻,第二枚,第三枚炸弹又已经落了下来,爆炸之声持续不断,整个皇宫的地面,都在微微震动着,火光,浓烟,不断崩塌的房屋建筑,满天飞舞的各类碎片,此刻的正大光明殿,便如同身处地狱之中。

  皇宫的外围防护是相当严密的,就像是刺猬,到处都是尖刺,但当你能突破最外围的防守之后,内里却是柔软无比,像重弩这样的武器,自然是不可能布置在像正大光明殿这样的地方的,要是有人心怀不轨,在某个什么重要的时候,操作重弩,向着皇帝或者其它重要的人员来上一发,那可是神仙都救不了。

  所以在韩当惊险万分地突破了外围的防守进入到正大光明殿的上空的时候,这座高大醒目与别的宫殿截然不同的地方,便如同一个青春美少女撞上了一个粗鲁无比又精虫上脑的大汉,被其反复蹂躏而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不像城墙或者军事堡垒都曾被钢筋水泥重重加固过,正大光明殿的主体结构仍然是以木质为主,在这样的轰炸面前,毫无抵抗之力,当真是一炸便是一大片。

  曹云最后一次转过头的时候,正好看见了高悬于宫殿大门之上的正大光明匾额被烈火吞噬燃烧,然后跌落到了烟尘当中。

  他不再回头,低头疾行,这一刻,在他的心中,只有屈辱。

  此刻的田汾,却是在屋顶之上。他让蒋通抱着他,跃上了他家最高的阁楼的楼顶,在这里,他能看到皇宫那边的状况,看到那些飞艇不时地投下炸弹,皇宫之中不断传来剧烈的爆炸之声,伴随而起的浓烟遮天蔽日。

  “蒋通,大齐要完蛋了。”田汾低声道。

  “首辅,这样的攻击,损失并不会很大。您太多虑了。”蒋通低声安慰道。

  “可是他伤的是大齐的根本啊!”田汾的身体微微抽搐了一下,“自今日始,大齐就要分崩离析了。”

  蒋通也是无言以对,这就像两个武林高手对垒,一个不停地抽着对方的嘴巴,而另一个却无能为力,纵然对方并没有施展致命的打击,但施加在对方身上的羞辱,简直比死还要难受一万倍。

  “蒋通啊,你跟了我快二十年了,回头啊,你便走吧,你一身好功夫,不管走到哪里,都能过上不错的日子的。”田汾声音愈发的低微了起来。

  “首辅,我蒋通无家可归。”蒋通道:“我会一直陪着您的。”

  “走吧,走吧,长安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了。”田汾吐出了最后一句话,脑袋微微一沉,竟然就此没了声息。

  蒋通低首,看着这个自己陪伴了数十年的老者,豆大的泪水啪哒啪哒地掉了下来。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 无广告词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