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2036:伤心,愤怒以及屈辱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9-01-08 08:54:16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今夜的长安,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哪怕灯都熄灭了,但惊悸的心,却是无法安寝的,不知有多少人在黑暗之中或四目相对,或窍窍私语.

  当然,他们谈论的只可能是一件事情,那就是白天大明飞艇对长安的狂轰滥炸.齐国朝廷费尽心机包装的谎言,在大明飞艇出现在长安城头的时候,已然被击打得粉碎.

  原来战争还可以是这样的!长安人每每思及白天的事情,都是不寒而栗,他们离战争太过于遥远,这么多年来,也只有百余年前的大唐分崩离析的时候,最近的也是数年之间的那一场政变,但那都是内部的问题,对于长安城整体以及长安百姓的影响其实并不大,了不起就是换了一个皇帝效忠而已.

  从此以后,战争将不再有前方后方之分了,长安也不再是安全之地,任何时候,敌人的飞艇都有可能再一次光临.都城不再是保障,反而是另一种威胁,因为相比于其它地方,他的目标实在是太大了.

  其实这些人倒是想得太多了,现在大明隔着长安千山万水,像这样的征伐,可也不是随时随地便能组织起来的.当然,如果大明打进了齐国,拉近了与长安之间的距离,这样的攻击,倒是可以随时发起的.

  这一次远距离的轰炸,更大的意义在于让齐国的百姓对于他们的朝廷产生了极大的怀疑.

  你们不是一直说明国人不是咱们的对手吗?怎么现在人家已经打上了门而且使用的是如此离奇的武器?

  你们不是说让咱们节衣缩食来供应军队,打造兵器,好打造一个大同世界吗?咱们这样做了,但你们拿着大家的血汗钱去干了一些什么?

  怀疑,不信任的感觉一旦产生,就会如同滚雪球一般的越来越大,越来越沉,最终会让大齐这艘本来就已经不堪重负的的破败不已的大船,再添上一个又一个的大窟窿,从而加速他下沉的过程.

  人是一个很奇怪的生物.在大家都觉得还有希望的时候,觉得再加一把力,就能获得一个好结果的话,所有人并不吝于献出自己所有的力量,这样做的目的,无外乎是希望在获得最终的胜利之后,获得更多的回报.不过一旦发现,所有的投入都被扔进了水中,连响声都听不到一个,所谓的回报更是镜中月,水中花的时候,绝大部分人,便会思考自己的后路,想要给自己留下一点最后时刻的希望,就会想着藏上一点什么东西.

  当这样的行为开始之后,慢慢地便会一发而不可收拾.

  说到底,人,从本质上来讲,终究是一种自私的生物,虽然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之中,道德的出现,开始约束人们的行为,道德也摧生了一个个大无畏,大义凛然的英雄人物,但这样的英雄人物,终究只是极少数.而且被称之为英雄的人物,最后获得成功的更是少之又少.

  所以,英雄才是一个稀罕物,每出现一个,便会被人们所顶礼膜拜.

  可九成九的人,都只是普通人.你不能用英雄的标准来要求世俗的人来遵行.你可以以身作则,用自己的身体力行来影响周围的人,却不能强行要求别人要这么做,但凡谁敢这么做,最终的下场便是会被那些他希望改造的人彻底推翻的下场.

  曹云盘膝坐在废墟之前,正大光明殿已经彻底毁去了,此刻,仍有余火在熊熊燃烧,整个大殿前广场上的石板,在这样寒冷的天气之下,依然被烤热了,曹云就坐在这些犹有余温的石板之上,凝视着燃烧着的正大光明殿,在他的周围,无数的甲士肃然而立,谁也不敢上前去打搅他.

  一个个的文武大臣,此刻如丧考妣,垂头丧气地立于皇帝的身后,偶然还能听到低低的饮泣之声.

  这是一种绝望的,无助的表现,曹云非常不喜欢,但此刻的他,却并没有去处罚这些哭泣的人的想法,因为面对这样的局面,他也束手无策,既然他也不能拿出有效的方法来扼制这样的事情再一次的发生,那么他便觉得自己没有底气去斥责这些让自己的软弱表露在外的大臣.

  急促的脚步之声传来,一直走到了曹云的身边,低首垂立,却并没有言语.

  “什么事?”曹云低声问道.

  “回禀陛下,刚刚首辅那边有人来报,首辅他,他已经不在了.”皇宫总管,大太监余禄太压低了声音道.

  曹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霍然站了起来.

  “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呐!”他仰首向天,”值此最困难的时候,朕又痛失股肱.传令下去,长安城自今日起,禁绝饮宴,戏乐一月,为首辅举哀.派人告诉郭显成,鲜碧生,徐俊生,明人轰炸我长安,毁我正大光明殿,此为奇耻大辱,此辱,唯有鲜血才能洗净.”

  “遵命!”

  “曹辉!”曹云看向身后的官员之中的一人,叫道.

  曹辉走到了皇帝的身边,刚刚大总管的声音虽轻,但他却听得清清楚楚,此刻,正是心绪大乱,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手足无措.

  “首辅远去,朕甚心痛,首辅没有儿子,唯有一女,按理说,你这个半儿是要去守孝办理后事的,但现在长安大乱,不知道有多少魑魅魍魉要跳将出来表演一番,你这个大统领却是脱不开身了,我会让余禄去帮着你夫人料理首辅的后事,你,还是要将心力用在公事之上,替我将长安清理得干净一些,该杀得杀,该流得流,该关得关,不要手软了.”说到最后,曹云已经是杀气腾腾了.

  曹辉深深的弯下腰去:”遵命,陛下,臣会有最短的时间,让长安重归平静.”

  “去吧!都走吧!”曹辉冲着所有人用力地挥着手,”朝廷需要更多的粮食,更多的银钱,更多的物资,我们将与明人决一死战,现在,做你们该做的事情吧!”

  众多大臣们齐齐弯腰领命,他们很清楚,从皇帝的这句话出口,便意味着战争正式开始了,也意味着朝廷将要不惜一切代价,与明人决一死战了.

  众人匆匆散去,不管是钱粮还是物资抑或是其它,除了再去刮刮地皮,就再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

  广场之上顷刻之间便清净了下来,便连那些甲士,此刻也都离开了广场,隐入到了黑暗之中,整个广场之上,只剩下了曹云一个人孤独地站在燃烧着的正大光明殿前,虽然孤独,但却异常倔强地傲然挺立.

  齐人的惊慌,茫然,曹云的伤心,愤怒,韩当自然是毫不关心的,此刻在飞艇之上他正在痛苦地反省着,自己太骄傲了,自己太轻敌了,前期的顺利让自己完全失去了警戒之心,失去了一个将军最基本的胜不骄,败不馁的素质,如果自己能够再谨慎一些,或者就不会损失那三艘飞艇以及数十名艇员了.

  他们并没有原路返回,而是继续径自向着东方飞去,目标便是齐国的海疆线,在大海之上,此刻正有一支舰队在等待着他们的返航.

  十余天后,当曹云这一份算不上命令的口喻被一个个骑士带着正在齐国的大地之上飞奔的时候,韩当率领的飞艇编队也终于看到了蔚蓝的大海.

  继续向前飞行了一段距离,抵达到了约定的海域的时候,一支正在劈波斩浪航行于大海之上的舰队旋即出现在了他们的眼中.

  在他们发现舰队的时候,舰队也同时发现了他们,数发彩色的信号弹立时便从舰队的旗舰之上升起,一艘艘军舰开始关停了机器,抛下了铁锚,在大海之中停顿了下来.

  那时正在齐国海岸线作战的周立的大楚号战斗编队.周立仰头看着远处正在接近的飞艇,默默地数着数目,一,二,三……只有七艘归来.周立脸上的笑容不由黯淡了一些.不过旋即,他还是调整了心情,十艘出击,七艘归来,已经很了不起了.

  “平安归来!”他大笑着回顾左右道.

  韩当的飞艇飞到了大楚号的上方,开始缓缓地降落.

  周立则大步地走向了大楚号的船顶平台,看着从飞艇之上下来的韩当,在天上呆的时间太长了,踏上坚实的舰船甲板的时候,韩当两条腿一软,险些便摔倒在地上,周立一个跨步走了上去,将韩当稳稳地搀扶住.

  “欢迎归来.”周立大笑着道.

  此刻从飞艇之上下来的空军战士们,一个个看起来都是憔悴不堪,风尘仆仆,一靠近他们,便会闻到一股臭不可闻的怪味,换了是谁,这么长的时间一直呆在飞艇之上,吃喝拉撒全都在飞艇之上解决,身上的味也不会好闻到哪里去.但战舰之上的官兵们,却一个个艳羡地看着他们,热切无比地招呼着他们,甚至于一涌而上,将这些人抢走,无他,只是因为这些人去到了长安,轰炸了长安,这便让这些只能在海上溜哒的他们羡慕得不要不要的.

  此刻第一时间接到了他们,自然是要好好地打听打听这一次远征的详细情况,回头也便多了一些吹牛的资本.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