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2038:来袭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9-01-09 08:27:3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楚国时代的时候,东部六郡是抗击齐国的最前沿,但襄州却甚少受到兵祸的连接,就是因为这里的地理位置,不但没有军事上的占领价值,从这里出兵,也是得不偿失,光是后勤一项便能将军队给活活地拖死,没有那个将领会脑袋发烧选择这条路出击,了不起便是一些小型的骚扰性部队从这里走一路.这一战争思路,现在延伸到了明国.因为现在明齐双方对垒的,都是过去的齐国高级将领,郭显成与周济云.两人彼此可算是知根知底.

  周济云派人在这里修建起了一个碉楼,已经算是十分小心的人了.在军事之上,爱出奇兵的其实是周济云,郭显成向来是以稳健著称,一步一个脚印,说得就是他这一类人,所以周济云压根儿就没有想到郭显成会派出一支军队从襄州进击.

  因为从这里进击的部队,基本上就是一个有来无回,进来容易,但出去可就真是难了,没有后勤补给,单靠以战养战是很艰难的.在周济云的想法之中,郭显成这样的人,断然不会派出一支军队以送死的姿态进入襄州.

  但周济云忽略了二个问题,一是襄州在归入明国版图之后,经济出现了飞跃性的发展,百姓逐渐开始富裕起来,地方一富裕,人丁自然就会增多.这是一个很浅显的道理,过去不是没有生,而是生了养不起,很多婴儿一出生,便被活生生的溺死,但现在,自然没有这个道理了,现在生一个,那家不是欢天喜地呢?多子子富,向来便是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二来便是大明远距离地对长安的轰炸,是活生生地一个巴掌印子盖在了齐国人的脸上,郭显成再沉稳也会勃然大怒,泥人也还有点土性儿呢,更何况必定会有来自朝廷上的压力,那么派出一支军队来冒险,也就是应有之意了.

  卞文忠是那种深怀国仇家恨的人物,心心念念的便是想要复仇,这样的将领,便是最适合干这样的事情了,他们不会计较任务的凶险,他们只会在乎有没有机会.

  这样的人会像狼一样的凶残,在进入明境之内,不会受到多少道德的约束,他一定会尽他最大的力量给予明人最大的创伤.

  而最后一点,即便是卞文忠最后全军覆灭了,郭显成也不会有太多的伤心和失望,卞文忠并不是他的嫡系将领,既然这一次出击的目的已然达到,那就可以了.

  哨所孤零零的矗立在高地之上,俯看着下面的道路,牛首镇的位置有些奇特,在他的前方,地势其实是非常平坦的,最多便是一些起伏不定的丘岭,现在牛首镇的百姓都将他开垦出来种上了作物,如今天寒地冻,土地自然便荒芜着,地面之上还残留着一些秋收之后焚然各类桔秆而残留下来的黑色印迹,而牛首镇的后方,便是连绵不绝的崇山峻岭,穿过了这些山地之后,便又会进入一段平原地段,然后便又是大山.如此反复,一直到了襄州郡城之后,才会进入真正的平原地区,也就进入到了东部六郡最富饶的地区了.

  陈雄站在碉楼的顶部,举着望远镜,观察着对面的情况.这是他每天例行的工作,一个时辰一换班这是对于普通士兵而言的,对于他这位哨长,就没有时间的限制了,其实他可以一直呆在更温暖的碉楼内部,但作为这支小小军队的最高长官,他忠实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他入伍很早,在当年齐国大举进攻东部六郡的时候,他便响应曾琳的号召,加入到了军队当中,那时的他,才不过二十出头而已,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年时间.

  这十年,他当真经历了很多,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菜鸟,成长为了一名经验丰富的战士.数年之前,东部六郡率先投奔了大明之后,军队经历了一次大规模地解甲归田,而他,因为作战经验丰富,屡立战功而被留了下来,变成了大明军队的一员.现在的大明军队,普通士兵三年一退役,像他这样的基层军官,可以做到五年.五年之后,如果没有升到校尉一级,那么便也要解甲归田了,进入大明军队序列之后,他已经足足干了四年了,明年便到了服役的期限了,不过随着明齐战争的开始,大量的退役士兵重新被征召入伍,他的退役计划显然也是不可能实施的了.

  不过他也没有什么不满.毕竟在大明军队之中,薪饷是相当的丰厚的,他已经成家,有了老婆孩子,光是他一个人的军饷便足以让一家人吃饱穿暖,家里的老婆自己种着几亩地,每年下来,还能小有积蓄.

  当然,于他而言,也还是有小小的野心的,原本一年的时间,已经不足以让他积功升职了,没有战争的话,像他这样职位的人想要升为校尉这样的中级官员是很难的,但有战争就不一样了,总是会有机会的.

  被派到这里来,他是很不满意的,襄州这个地方,历史之上就没有打过多少仗,放在这里,怎么可能有有机会立功呢?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事实上曾琳当初的军队,现在都不在第一线.真正身处第一线的,要么是明军的老牌子部队,要么便是大将军周济云的嫡系部队,唯一例外的就是江上燕的一万骑兵,但江上燕本人也与明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说他是正儿八经的明国将领也并不过份.

  且熬着吧,或者随着战事的深入,像他这样的经验丰富的战士,总是有机会踏上战场的.

  他再一次的举起了望远镜,看向了空旷的原野.

  但这一次,他的手却久久的没有放下来,整个人的身体也微微地颤抖起来.

  视野之中,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骑兵以及飘扬着的齐国军队的旗帜.

  他渴望战争,渴望立功,但绝不会渴望出现眼前这样的场面.如果身处在一支大军之中,他当然有着必然的战胜敌人的信心,但现在,他的手下不过五十来号人,而此刻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的敌人起码有数千人之多,而且,都是骑兵.

  “敌袭,敌袭,燃起烽火,放飞鹞鹰!”他有些失态地大声尖叫起来.

  士兵们涌上了碉楼,此刻远方的敌人用肉眼看起来还只是一条线.烽火迅速地被点燃,黑烟扶遥直上,用来示警的鹞鹰扑扇着翅膀飞出了碉楼,向着远处的山峦飞去,它的目的是谷阳县的驻军所在.

  做完了这一切,所有的士兵都将目光看在了陈雄的身上.

  “头儿,我们现在怎么办?”

  陈雄咽了一口唾沫,跑?他回头看了看远处的敌人军队,先前还是一条线,现在肉眼便已经能看到他们浩浩荡荡的队伍了.拿两条腿跑,只怕还没有跑到牛首镇,便被敌人追上然后杀鸡一样的将自己这一群人杀死.而且就算是跑到了牛首镇,又能怎么样呢?

  现在呆在碉楼里与敌人周旋,说不定还能有一条生路.曾经丰富的作战经验瞬间让陈雄作出了最正确的决定.

  “准备战斗!”他厉声喝道.既然逃不掉,那就拼死一战,如果侥幸不死,那就是赤裸裸地谁也夺不走的军功,当然,如果死了,那就是命.当兵作战,死,并不是一个忌讳的话题.要是不战而逃,只怕就算有那么一点指望不死,战后秋后算帐的时候,最少也是一个勒令退伍的下场,这样退出军队,不但脸没有了,连退伍军人该享有的所有荣誉也都没有了,不但家人,连孩子都会抬不起头来.

  这支小分队的武器装备是很不错的,在昆凌战区很少能见到的大明1式,他们这里拥有二十支,每人还另外装备着三枚手雷,碉楼顶部,还有两台弩机,一台床弩.

  “步枪手们统统到下面去,利用射击孔给予敌人杀伤,弩手与我留在顶楼.”陈雄吩咐道:”碉楼坚固,敌人又全部是骑兵,我们固守碉楼,他们不见得就能打下来.准备战斗吧.”

  牛首镇已经乱了套,派驻到这里的官员谭周也慌了神儿,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文官,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会面临着大股敌人压境,所有的重担都扛在他一个人肩上的时候.

  他骑着马在镇内,看着慌不择路的百姓,大声吼道:”快跑,快跑,往后山里跑.”

  他没有别的任何办法,只能骑着马,在镇子里大声地呼喊着.

  看到有人还扛着大箱小包,他就气不打一处来,纵马上去便是几鞭子,”扛这些东西干什么,保命要紧,命还在,什么赚不回来,快跑,能跑多快跑多快!”

  看着百姓们亡命而逃,谭周勒马而立,此刻,大地都在微微地颤抖起来,他就算不通军事,也知道只有大队的骑兵才可能造成这样的动静儿,看着狼狈奔逃的百姓,他叹了一口气,从牛首镇逃到山里,也还有不短的一段距离,也不知道能有多少人能逃出去.

  回目四顾,他的身周已经没有人了.他孤身一人到此,来了之后招收的一些帮办,此刻也都逃命而去了.

  但他不能逃,他是大明官员,那怕只是一个小小的镇长,也是大明的正牌子官员.守土有责,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抽出了腰间平素用作装饰的长剑,就这样一个人勒马独立在镇子的最头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