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2041:战斗才刚刚开始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9-01-10 08:15:14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卞文忠无疑是一个优秀的将领,有想法,也有策略,但在周济云,江上燕这样的一些能与他的老子发庭抗礼、齐名的宿将面前,他的想法就显得太过于简单了,差不多是赤裸裸地将自己的诉求摆在了别人的面前,让人一眼就看穿了他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如果他没有其它的想法,一心缩在襄州这个地方搞破坏,反倒会耗费周济云更多的心力,襄州地盘大,又多少,地形复杂,作为一支机动性极强的骑兵而言,想要捕获他,自然是难上加难,哪怕就是调来相当规模的骑兵与他追逐竞速,也不见得就能轻易地将他拿下,最稳妥的办法只能是调集大规模的兵马,一点一点压缩他的生存空间,限制了他的活动范围之后,再一举将他弄死。

  这样的法子耗时耗力,对于明人来说,是最为不明智的,郭显成也最希望的便是这种局面,让卞文忠能牵制更多的明军兵力。

  但卞文忠却想获得更为显赫的成果,在襄州的顺风顺水让他看到了更多的可能性,人丁稀疏,并不富裕的襄州不如以让明人伤筋动骨,他便盯上了荆湖。

  他是极为熟悉荆湖的,当年他老子与曾琳合作了数年的时间,对于荆湖的富裕,自然是心中有数。真要是打烂了荆湖,才算是真正地给予了明人重创。

  当然,昆凌郡也是可以的,但昆凌郡是周济云的大本营,那里兵马密布,真要闯过去,他会死得极快。

  所以,目标只有荆湖。

  他在襄州左冲右突,杀人放火,来去如电,终于让明军大人马进入襄州之后,他便觉得机会终于快要成熟了,江上燕带领骑兵进入到了襄州之后,他便认为机会已经成熟。

  他对于江上燕甚为忌惮,江上燕不来,他总是心有犹豫,现在,他所希望的要求一项一项的完全达到了,自然是毫不犹豫地调动方向,一路向着荆湖狂飙突进。

  “大哥,刚刚后方斥候带回来消息,江上燕已经追来了,距离我们大概有一天的路程。”卞文琪带马赶上了卞文忠,这支军队,中上级军官基本上都姓卞,是当初跟着卞文忠一齐逃到齐去的,他们也是最后卞无双与秦风交易的结果,走的差不多都是卞氏中的精英,卞无双将卞氏的复兴,完全寄括这些人的身上。

  勒马停下,卞文忠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一天的时间,足以让江上燕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吃灰了,荆湖可不是襄州,虽然江河众多,但却是广袤的平原,再加上他对于荆湖的地形熟悉,想再围堵他,明人就得付出更大的代价。

  “传令下去,大家休歇半天,吃饱喝足,好好地睡上一觉。”

  “是。”卞文琪转身离去。

  江上燕可不是好对付的,这些天来,在襄州为了摆脱江上燕的追踪,他们可也是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到了现在,其实也算是人困马乏了。

  江上燕的戏作得很足,再各路步卒的配合之下,一点一点地正在封死他在襄州的活动空间,但又给卞文忠留下了足够的施展本领的余地,一番折腾下来,卞文忠一点也没有怀疑自己煞费苦心在窜出江上燕布置的套子只不这是另一个圈套的开始。

  他甚至为此而沾沾自喜。

  当年拓拔燕从无数明军的围追堵截之中带领八百骑兵走脱的战例,是他们这些将领都必然要认真学习的典范,现在的卞文忠便认为自己已经完整地复制了这一伟迹。

  休息半天,并不会浪费时间,磨刀不误砍柴工,当他带着骑兵神情气爽地踏进荆湖的时候,江上燕已是兵疲马乏了。他也需要休息,人和马可不是那些蒸汽机,能不眠不休的工作,即便是那些冷冰冰的机器,不也是有坏的时候吗?

  军队的士气极其高昂。

  相对于明军,齐军的军纪要宽松一些,但也算是一支纪律严明的军队,但现在卞文忠带领的军队,除了在执行军令之上还是如此以外,在其他方面,比起土匪来只怕也更加的不如。最初或者还有所顾忌,过去的规纪必然还会对这些放出柙的猛虎有些约束,但几次劫掠下来,再加上卞文忠的有意纵容,道德观便在这支军队之中逐渐崩坏了,用无恶不作来形容也不为过。

  卞文忠需要用这样的手段来让这支军队变得更加噬血,也更为得毫无退路,除了跟他一路血战到底之外,再也没有别的选择,屠刀既然已经举起,谁也别想能得到善终。

  所以别看他们似乎一路逃亡到此,但所获还真是丰富,每个士兵的马背之上都或大或小地背着一些包袱,那些便是他们劫掠所得。如果这些士兵能活着回去的话,立刻会在齐国变成一个富翁的。

  而卞文忠鼓励这些人最让他们动心的就是,荆湖比襄州不知要富裕多少倍。这给了这些人以更多的勇气。

  用不着埋锅造饭,当然他们也不再啃冷硬的饼子,一团团篝火生起来,路上抢来的鸡鸭啥的杀了放在火上烤得滋滋作响,哪些襄州人准备过年的腊肉,自然也成为了他们的军粮,架在火上烤得金黄,一口咬下去,满嘴油气。这样的日子,可比他们在潞州时候的日子太滋润了一些。

  大口吃肉,大壶喝酒,然后直奔下一个目标,再去抢掠。

  一天过后,卞文忠终于看到了荆河。也抵达了他这一次梦寐以求想要抵达的地方,毫不犹豫地他便沿河而上,郡城,县城这些地方他自然是不会去碰的,他的目标是那些星落棋布的村庄,摧毁,破坏,以闪电般的速度在荆湖大地之上游戈。

  大河的两岸不用说,自然便是人丁最密布的地方,有水源,便会有富饶的土地,便会有富裕的村庄。

  他纵马而行,耳边不时传来士兵们兴奋的议论的声音,其中大部分倒是污秽不堪,十有八九都跟女人有关,他一笑置之,现在他需要这些来激烈士兵的战意,需要这些来培养士兵们的匪气,现在的他,不需要一支军纪森严的军队,现在的他,要得是一支穷凶极恶的魔神。

  他与他的士兵一样,畅想着下一刻在杀进一个村庄的时候,刀刃之上染上血的时候的兴奋感觉。

  没有多长时间,他便看到了空中飘起的缕缕炊烟,但同时,他也看到了在缕缕炊烟之后,一架逆风飞来的飞艇。

  而下一刻,他便看到了前放的斥候正在亡命地奔来,而在斥候的身后,十数名明军的骑兵正狂追而来。

  他的心不由一沉,没有丝毫犹豫,立即下令骑兵转向。

  追击的明军骑兵看到了大队的齐国骑兵之后,勒停了马匹,卞文忠丝毫没有去拿下这些明军斥候的想法,既然明军骑兵斥候出现,只能说明附近有明军的大队兵马。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狂奔而来的斥候告诉他的是,他们碰到的是一支数目不下于他们的精锐骑兵。

  卞文忠心下大震,抬头看着已经在他们头上盘旋着的飞艇,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他这个时候,已经猛然醒悟到,自己似乎已经坠入到了一个精心策划的圈套当中。

  但他此时已经醒悟得太晚了。

  此刻,一边有荆河阻拦,一边是马候率领的三千精骑,而在他正在逃亡的方向之上,许三妹带着另外三千骑兵已经堵截而来,而在他来的方向,江上燕已经封住了他的退路,他被活活地困在了这方狭窄的区域之内。

  头上阴魂不散的飞艇让他无所遁形,如果还是在襄州,利用那里特殊的地形,他有无数种方法摆脱来自天上的监视,但在这里,他却无计可施。

  在徒劳地试图左冲右突,办法想尽的半天之后,卞文忠还是毫无悬念地被两支骑兵一左一右地封在了荆河边上。

  马候眯着眼睛看着那支穷途末路的齐国骑兵,从马鞍之上摘下了自己的大刀,然后拉下了自己的面甲,低沉的声音从面甲之后传出。

  “一个不留!”

  激昂的军号声中,三千全身披挂的骑兵挺着长长的马槊向着卞文忠部发起了冲击。

  另一边,女将许三妹也在看着落在圈套的困兽,脸上笑意盈盈,嘴里吐出的话语却是冷冰冰的带着浓浓的杀意。

  “一个不留!”

  两支守株待兔的骑兵风一般地卷向了那支齐军。

  战斗并没有什么悬念,不管是马候的军队也好,还是许三妹所率领的这支骑兵也罢,他们都是明军之中战斗力最为出色的那一批人,几次冲杀之后,卞部便靠崩溃,接下来便成了一场追亡逐北之战了。

  当江上燕率部赶到战场的时候,战斗已经全面结束,马候将卞文忠那瞪得大大的不甘心的脑袋掷在了他的面前,三千齐国骑兵,全部都躺在了这片土地之上,一个俘虏也没有。

  对于这群兵匪,江上燕自然没有什么可怜悯的,看着马候和许三娘,道:“战斗才刚刚开始,在来的路上,我已经接到军令,从现在开始,你二部暂时划归由我指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