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2043:战同方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9-01-12 08:15:47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驻守同方的乌林感觉到压力山大。

  齐军前来发动进攻并不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事实之上,在韩当率领的飞艇编队准备对长安进行轰炸的时候,周济云便已经预料到郭显成必然会进行大规模地报复,整个昆凌战区也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但大家没有想到的是战争的规模。

  进攻同方的齐军部队,整整超出了预期的一倍还要多,这便对防守造成了相当大的困难。与武陵战区的军队已经大规模地向着热兵器过渡不同,昆凌战区仍然是以冷兵器为主要战斗武器的战区,只不过配备了一定数量的火炮配合投石机,强弩,弩机对敌人进行压制。这并不能对齐人形成压倒性的优势,因为他有的,齐军也有,像火炮,他现在站在城头,便能看到对方正在马拉人拽的向着前线运送着。

  似乎明军有的,齐国人都有。

  他转头拍了拍身边一尊冰冷的铁炮,对一个炮手说:“人家也有这玩意儿,怎么样?怕不怕?”

  那个炮手嘿嘿地笑着:“乌将军,怕个球球啊,他们的炮我们见识过,射程啥的倒也不错,但发射速度不置一晒,咱们打上三五炮,他们也就打个一炮而已。等会儿您便瞧着吧,我们非把他们的炮都敲掉不可。”

  军心还是很高昂的,乌林微笑着点点头,帐当然不是如同这个炮手这样算的,更何况他心里清楚,即便是自家的火炮,想要准确地打掉敌人的某个具体目标,好像一般情况之下,也只能靠蒙。

  同方必须要守住。

  现在他能做的只有这些,齐国人在他的面前留下了三万人,剩下的两万人则绕过了同方,向着万州腹部前进,乌林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除非他能击败眼前的敌人,才能回师救援。

  这一次看来齐人是破釜沉舟了,这样的战略,一旦失败,那就不是小败,而是一场整体性的大溃败了,当然如果他们成功,那么也将是空前的一场胜利。

  他们会胜利吗?乌林哧之以鼻。

  或者在某个方向之上,某一场战役之中,他们能拿下一些胜利,但从整个大战略之上,乌林完全看不到齐国获胜的可能,作为曾经的齐国的一员,他对于齐国了解的太多。

  专注于做好自己的事情便可了!乌林抛开了这些杂七杂八的念头,在同方,打一场残酷之极的绞肉机盘的战斗,他的经验可就丰富了,上一次与他对打的可是卞无双,宿迁,江上燕这样的名将,即便是那样,他也顽强地守住了同方,这一次来的那个齐国将领,算老几?当初那一战,他只有五千人马,现在他手里足足有上万悍卒,武器装备,粮食储备,也远非那时可以比的。

  他摸着硬梆梆的城墙,冷笑不已。

  齐军在远处开始列阵,数匹战马却是越众而出,向着同方城疾驰而来,一直奔到百余步外,才勒停了马匹,仰头看向城墙,大声呼喊道:“乌林,还认得我吗?”

  乌林冷冷地看着对方,他当然认识对方,以前在龙镶军中的袍泽嘛,那时的他们,都是血气方刚的少年,初入龙镶军,倍受老兵打压,眼前的这位,出身卑微,面临的环境,自然也就更惨一些,乌林这样出身大家族的,当然不会仰人鼻息,便将这样一些人聚拢到自己的周围与老兵对抗,再加上他有钱也有势,很快便在军中站稳了脚跟。当初像这样的跟在他身后的贫寒子弟可着实不少。只不过乌林进龙镶军,只不过是去渡渡金而已,在那里服役数年之后便退役回到了家族军队之中,与这些人便没有了更多的联系。

  “你本是齐人,大将军说了,只要你肯回去,必定既往不咎。”来人大喊道:“否则战斗一起,可就顾不得故人之情了。”

  看着那人的模样,乌林放声大笑。

  “你还是和当年一样,傻不拉叽的。劝降?你不觉得多余吗?当年向我乌氏一族举起屠刀的时候,你的手上,只怕也染上了鲜血吧?现在居然还来与我谈什么故人之情?”

  “乌氏一族,国之大贼,为何杀不得?只不过看在你乌林当初与我尚有一番故人之情,这才来与你一条生路走,既然不识相,那就战场之上见个真章吧!”

  乌林冷哼一声,“凭你,也有资格?”

  乌林的不屑自然是有道理的,现在他统兵上万,镇守一方,而看对方的服饰,不过一个牙将而已,冲锋陷阵的排头兵向他叫板?

  他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杀了!”

  城头之上,上百支强弩同时嗡然大响,黑压压的弩箭倾泄而下,那齐将大惊失色,转身打马便逃,只可惜他离城墙着实太近了一些,而上面射出来的弩箭也着实太多了一些,他更没有想到的是,乌林竟然一言不合,便痛下杀手。

  观望着这边的齐军上下也是赫然失色,乌林好大的手笔,为了杀这么几个人,一出手便是上百支强弩。

  强弩落地,城下几人连人带马,都已是被活生生地钉在了地上。

  “白痴!”乌林笑骂着。

  指挥齐军进攻同方的将领李家荣此时也是勃然大怒,“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乌林如此无礼,传令,准备进攻。”

  齐军阵列之中,鼓声大作,一排排的步卒越众而出,顶盾缓缓向前,在他们身后,强弩,投石机,火炮等缓缓跟进。几乎就在他们进入城头火炮射程之中的那一霎那,城头之上,数十门火炮便开始喷射出了火焰。

  一枚枚炮弹呼啸着飞出炮膛,落进了前进中的齐国军队之中,浓烟腾起,尘土飞扬,惨叫声,喧哗之声,立时响成一片。本来陈容严谨的齐军哗然散开,步卒开始向前飞奔,在他们的身后,更多的步卒抬着一架架云梯,推着一辆辆攻城车跟上,远程武器则就地停下,开始了发射前的准备工作。

  李家荣给了乌林一个选择题,要么打击他的远程武器群,压制他的掩护火力,那么他的步卒必然能扑到城墙跟前,开始蚁附攀城作战,要么便打击他的进攻步兵群,这样一来,他的远程武器集群便能好整以遐地与城头对射。

  城头上的炮火,居然在第一时间舍弃了对齐军远程武器的压制,开始了对攻城步兵群进行密集打击,这让李家荣稍微有些错愕。

  但马上,他就明白过来了。因为在他的右侧,烟尘大作,一支骑兵部队已经是杀了过来,乌林居然很早就在城外埋伏了一支骑兵,他是想以这支骑兵来偷袭自己的远程武器部队。

  “异想天开!”李家荣不屑地冷笑,乌林也不过是徒有其名罢了,这样的侧击,他岂能没有防备?都不需要他指挥,外围游戈的他的骑兵,已经纵马迎了上去。

  齐国人的火炮炮弹终于落在了同方的城头之上,与明军早就开始大规模使用的开花弹不同,齐国人到现在也不过只能使用实心弹,每一颗落下,轰然有声,巨大的动能,便是同方这样经过再三加固的城墙,也是落地便是一个坑,砸墙上便能毁掉一块垛碟。

  城墙之上,开始出现了伤亡,一片火光之中,明军士兵有条不紊地对进攻的步兵群实施着屠杀,正如早前那个炮兵所说的那样,齐国人的火炮,射速实在太慢了。

  齐国步兵越奔越近,但愈近,城上的打击火力便愈密集,先是火炮投石机,接着便又加入了强弩,等到他们距城不远的时候,弩机又开始啸叫,而他们好不容易到了城下,开始搭上云梯的时候,滚石擂木如期而至。

  相对于城头之上的些微损失,城下齐军甫一开战,便已经是伤亡累累。

  但这样的伤亡,对于双方主将来说,都是心知肚明,这算什么,战斗才刚刚开始呢!

  乌林没有管守城的事情,这样的战斗,对于他的部下来说,早就是轻车熟路,出现什么情况,需要什么样的应对措施,早在数年之前他们就已经经历过,现在不过是重演一变而已,他的目光落在了外面的骑兵之上。这支骑兵他可是下了大本钱的,希望他们能不辜负自己的一片苦心。

  李家荣的眼光也终于落到了那支骑兵身上,他本来是不太在意的,但当这支敌骑摧枯拉朽地击溃了他的左侧游击的时候,就由不得他不重视了。更多的齐国骑兵正在从本阵之中涌出,试图想要包围这支骑兵,但左侧游击溃败的速度太快,没有想到的他们,在时间之上便有了一些误差,那支敌骑风一般地从侧翼进拦插进了战场,插进了进攻的步卒与远程武器当中。

  他们是想毁掉我们的远程进攻武器!李家荣恍然大悟,中军大旗招展,顷刻之间一支部队突出,在远程武器之前摆上了厚实的阵容。黑黝黝的凯甲之中,一台台闪着寒光的弩机,已经蓄势待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