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八百四十三章:骑兵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李幺长相很秀气,皮肤也白白净净的,在骑兵营中算是一个怪胎,其它人都晒得跟到煤窑子里打过滚似的,他却似乎丝毫不受影响,平时列队之时,一群黑乎乎的人当中,有这么一个白净的家伙侧身其中,要多显眼有多显眼。

  于是这位白净的李幺在军队之中,自然就成了被取笑的对象,但谁也没有想到,平日里话都细声细气的李幺,但凡遇到敢于取笑他的人,他都是用拳头来回答对方。

  他人很秀气,话也很秀气,但问题是,他的拳头很硬。当一次次黑炭似的自诩为大老爷儿们的汉子们被他揍得鼻青脸肿之后,所有人便自动忽略了他的肤色,他的声音。

  因为军队之中还是靠实力话,李幺不但拳头硬,马技更是过硬,在马上作战对他来,似乎比双脚落在地上更得心应手,马背之上于他便是如履平地。

  李幺官儿升得很快,像他这样肤色出众,万绿丛中一红的人物,走到哪里都容易引起人的注目,给人以极深的映象,而更让人容易记住他的一是,他有一手奔射的好手艺。

  于的追风营配马槊,环手刀,但并不佩弓箭,因为对于骑兵来,要想在马背之上弯弓搭箭还能射准,的确是一个天大的难题,与其四不像,还不如专心致志的精练一门。但李幺却行,他不但能在马上奔射,还能在马上玩出花样儿的射。

  有了这些加持的李幺很快便从普通大兵之中脱颖而出,成了一名统带五百骑兵的校尉军官,而且他这五百骑兵是整个追风营的先导,可以称其为望风的,趟雷的,也可以称他们为先锋。

  策马缓缓而行,李幺心里美得很。这一仗打完,只要还能活下来,自己就要升官了。追风营的老大于将军亲口对自己过,皇帝看上了自己这一手奔射绝技,这一仗打赢之后,就会调自己去组建另一支骑兵部队,而要求就是,新建的骑兵部队人人都能拥有自己奔射的这一手技术活儿。

  一营骑兵的主官,李幺能不美吗?那可就与于老大平起平坐了。

  地面微微震颤,天际之处有烟尘卷起直冲天际,李幺举起一只手,整个骑兵队伍停了下来,天边,出现了一条黑线,黑线迅地向着他们这边接近。

  “齐国骑兵!”一名士兵大叫起来。

  李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方来得极快,数量与自己大体相当,那自然是对方骑兵的先锋队伍。

  “准备冲锋!”他伸出一只拳头,与身边的副尉伸过来的拳头一碰:“活下来!”他大声道。

  转过身,两人的拳头再与身后的人互相撞击:“兄弟,活下来!”

  一个个的士兵与身边的战友击拳,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只有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活下来。”

  他们都不是新兵,而是经历了多场大战的老鸟,特别是对秦国骑兵的那一场大战,让每个人都体会到了什么是行走在生与死的边缘。只有经历了那一时刻,才会体会到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李幺将马槊挂在了鞍边的挂钩之上,追风营骑兵的装备,正如秦风一直所追求的那样,不求最好,只求更好。每个人身上穿的并不是皮甲,而是精钢打制的凯甲,整套甲并不重,也就十多斤的样子,这种看起来极薄的甲,防护力却相当完美,李幺曾听于与送装备过来的那些匠师聊过这种甲,听是用什么锰钢打制的,不但防刀砍枪刺,而且能防重武器的打砸。

  这一,李幺是深有体会的,一般的盔甲很难防备像狼牙棒,铁骨朵,锤等重武器的击打,但这种新式的盔甲,都能有效的抵挡这种暴击的轰击,一锤下去,普通盔甲向内薮进去一个大坑,但这种新甲却只是有损伤,这对于士兵来,可就是救命的玩意儿了。

  这种锰钢制成的盔甲现在还只配备给了骑兵,听是产量跟不上,主要是那个锰什么的东西,很难弄出来,李幺不懂,他只知道,这锰钢甲比以前的盔甲要好上太多。

  马槊,环刀是标备,秦明大战之后,他们又多了一样攻防兼备的武器。每人一面圆盾,就挂在马鞍的另一侧,同样也是锰钢打就,的圆盾边缘光滑如刀,既可作防护,挥动起来也能伤敌,进攻之时,右手不管是持马塑还是环刀,左手的圆盾都能对士兵起到极大的防护作用。

  明军骑兵开始跑加,李幺取下了他背上的长弓。以前他用的弓早就扔了,现在他的这支弓是专门订制的,这也是明军将领们的一个特权,能根据将领的需要,由兵工坊专门为你设计,打制适合你的武器。李幺以前的就是一张普通的铁弓,就算他臂力强劲,最多射出七八支箭也就手酸臂软了,在战场之上,一般他最多射三箭就算完,不然手臂酸软,接下来的仗还怎么打?

  但新订制的弓箭却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看起来极强悍的长弓,拉起来却完全不费力,轻轻松松就能拉开,而秘密就在两边弓之上那些他搞不明白的结构之上,兵工坊的人称之为复合弓。

  李幺已经打定了主意,等自己去组建新的骑兵营的时候,这种复合弓一定要人手一把。现在这玩意儿听造价高昂,但等上一两年,这弓必然降下成本来,兵工坊的那些大拿们硬是厉害得很。

  现在军队对于兵工坊的那些爷们,只要一提起来都竖起大拇指,那些家伙硬是要得啊!研制出来的东西,不但极大的增加了他们的战斗力,更是让他们的防护能力成倍的增加。

  当然,大家更感谢的是皇帝陛下,像他们这些骑兵,一身的装备折算成银子,可真能吓煞人。

  对面的齐国骑兵的呐喊之声已经清晰可闻。李幺却冷笑了起来,“他娘的,长途奔袭而来,也不知道节省马力,接下来让你好看。”

  “枪,盾!”他厉声吼了出来。

  五百骑兵形成了一个三角锥状的攻击箭头,李幺在最前面。

  四百步,三百步,双方迅的接近。

  “伏!”所的骑兵的前胸几乎贴到了马背之上,别看这一个的动作,但却能让战马获得不的提能力。

  二百步,李幺拉开了弓,嗖嗖连珠箭,一支接着一支,霎眼便是七八支箭出去。他射马,不射人。

  对面的骑兵装备也很精良,穿得居然也是铁甲。射人效果不大,射马则就大不一样了。

  箭到,马倒,对面一阵忙乱。

  “起。”李幺背好弓,一手挺槊,一手挽盾。

  太阳是从东边照过来的,而李幺他们是从西边来的,按情理,李幺的明骑是吃亏的,因为阳光会让他们的视线受阻,但这一次,却大不一样,圆盾的当面,如镜面一样光滑的盾面,竟然将一束束的光线反射过来,射向了对面的齐军骑兵。

  没有人想到会有这样的效果,李幺自己也没有想到。

  这种阳光的反射,对对面的骑兵造成的混乱,居然比自己的箭还要有效果。

  双方已经很接近了,都是紧紧地握着手里的枪,紧紧地盯着对面的敌人,谁也没有想到,就在明军骑兵挽盾而起的那一霎那,无数道明亮之极的光线从盾面之上反射而出,顷刻之间,对面齐军最前面的骑兵,两只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

  他们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骑兵对冲,生死就在一霎那。

  他们闭眼的那一霎那,明军已经到了。

  明军用马朔,这是一件昂贵的武器,那怕巧手把他改良了,但一支普通士兵使用的马槊仍然要数月才能制造出来,造价更是高达五十两银子,哪怕是齐国,也负担不起这样的费用,因为他们兵更多。也没有秦风这样的理念。

  使用马槊的明军手持在马槊的尾部,重要的是,用不着太大的力气便能将马槊平举起来,而齐军使用的骑枪,则持于骑枪的中段才能使枪保持平衡,能够持在尾部还能使枪保持平衡的冲击姿态的人,只有那些臂力强悍的家伙才能做到,但这样的人,一支部队之中,又能有几个呢?

  就是这几尺的长度,在骑兵的对冲之中,代表的却是生与死的距离。

  闷响之声连接响起,一支支马槊轻而易举的破开了敌人的胸甲,刺入敌人的胸膛,槊锋上的留情节叫着好听,其实是为了保证马槊不会刺进去太深而使马槊拔不出来,但就算有留情节的阻挡,刺进去的深度,亦足以让人死得不能再死。

  马槊弯成了极大的弧度,但并不断裂,明骑兵们大声吆喝,继续前冲,将齐国骑兵得飞离马鞍,抖手,拔槊。

  一个对冲,齐军骑兵躺下了一半,双方胶着在了一起,马槊也好,骑枪也好,短时间内都用不着了。

  明军没有任何停顿,挥舞起了他们左手的圆盾,虽然是盾,但让他的边缘擦着挨着,仍然是非死即伤。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