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家自己的那些个算计和各种狗屁倒灶的事情楚休等人也懒得去管,他只是淡淡道:“不杀更好,省一些力气。”

  火奴和狼王也都是无所谓,反正只要完成任务,让他们拿到酬金就好了,其他的管那么多干什么?

  这时章天奇忽然道:“这次诸位的任务是杀了章家八名内罡,但现在还有三人活着,诸位也能省不少力气,这酬金是否能退回来一些?”

  楚休冷眼看了这章天奇一眼,这家伙好像到现在都没弄明白青龙会是什么样的一个地方啊。

  火奴和狼王都只是冷笑了一声没说话,楚休冷声道:“不知所谓!到了我青龙会手中的东西什么时候吐出来过?

  既然你说任务,那好,我这就把这三人都杀了,正好也不算坏了规矩。”

  章唯其连忙道:“天奇年龄小不会说话,还请三位见谅,酬金该是多少就是多少,这次的任务三位已经算是完成了。”

  青龙会虽然是也是拿钱办事,但跟他们这帮凶神恶煞的杀手讲道理,有可能吗?

  林中郡章家的内罡境武者就剩下三人了,其中还有一个是他们花重金收买过来的,全都被楚休给杀了,他们还吞并个屁啊。

  章唯其冲着对面林中郡章家剩下的那几人道:“你我都是章家一脉的人,以前你们是嫡系,我们是旁系,但章家都已经成这幅模样了,还非要分什么旁系和嫡系吗?束手就擒吧,融入我岱山郡章家,以后大家便都是章家的人,不分嫡系和旁系。”

  林中郡章家的人对视了一眼,都只能是无奈的放下了自己手中的兵刃。

  眼下章远峰已经死了,他们林中郡章家算是彻底半废了,不服软还能怎样?

  反正对面也一样是章家的人,也不算太丢脸。

  章唯其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道:“既然是这样,那诸位就收拾收拾,准备跟我回岱山郡吧。”

  就在章家的人都准备离开时,楚休忽然道:“慢着,人可以走,但东西要留下来。”

  章唯其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疑惑之色道:“什么东西留下来?”

  “当然是林中郡章家带来的这些财物资源了。”

  章唯其的面色顿时一变:“三位,你们这样做可就有些不讲规矩了吧?这东西是我章家的,凭什么要留给你们青龙会?”

  之前付给青龙会的酬金给了也就给了,关键是他也知道,自己肯定是要不回去了。

  但这林中郡章家的东西他却是不能给。

  林中郡章家乃是真正的章家嫡系,这一次岱山郡章家主要看上的乃是林中郡章家手里的那些财产和宝物,其次才是林中郡章家的人。

  毕竟财产资源什么的他们拿来就可以用,而林中郡章家的那些武者还要清理掉一些不听话的和死硬的才行。

  楚休冷笑道:“不讲规矩?若是没有你们来插手,杀了林中郡章家的人后,他们带的东西自然是我们的。

  现在你们想留下这些人的性命,那自然也要把东西留下喽,这规矩够不够?”

  章唯其沉声道:“你们青龙会要是这么说那可就有些强词夺理了,杀人的佣金都已经给你们了,你们现在还想要点外快?况且之前你们青龙会可没这个规矩!”

  楚休拔出了手中的红袖刀,淡淡道:“以前没这个规矩,我说出来,那自然就有了。”

  看到楚休竟然拔刀,章唯其的面色骤然一变:“你们青龙会这是什么意思?想要黑吃黑不成?你们如此做,难道就不顾忌青龙会的名声了吗?”

  当杀手也是要讲究诚信的,未经允许泄漏雇主的消息,或者是黑吃黑之类的事情可都是大忌。

  这种事情你犯一次可以,两三次甚至都行,但等到事情多了,臭名彻底被传扬出去了,谁还来找你杀人?干脆别当杀手了,直接去当盗匪得了。

  后方的火奴也是低声道:“楚兄,青龙会内的规矩的确是不允许对雇主出手,被舵主大人知道了,我们怕是没好果子吃。”

  听到火奴这么一说,那章唯其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如果只是眼前这个杀手见财起意那还好说,他就怕整个青龙会都是这个做派,那他可就倒霉了。

  不过那边楚休却是冷笑道:“青龙会是不允许对雇主出手,但别忘了,方才他们可是说了,我们的任务都已经完成了,既然这样,那他们可就不是雇主了。

  青龙会的规矩只是说不让杀雇主,但也没说不让我们临时客串一下盗匪吧?

  二位,这可是一个家族的财物资源,就算是我们三人平分也不少了。

  不用担心舵主大人那边,这么点小事传不到舵主大人的耳朵里,况且你们认为以我们现在在分舵内的地位,舵主大人会因为这点小事处置我们吗?”

  火奴和狼王对视一眼,还真是这么个道理。

  他们都是最早加入天罪分舵的杀手,都已经在天罪分舵内呆了两年多的时间了,对于那位舵主大人的性格他们可是了解的很。

  虽然名义上来说他们是应该先遵守青龙会的规矩,然后在遵守天罪分舵的规矩,但在舵主大人那里,只要他们这些人听他的话,那青龙会的规矩嘛,犯了也就犯了,只要别传到总部那里去,天高皇帝远的,谁知道?

  这样一来,三人望向章唯其等人也是露出了一抹杀机来。

  看到这一幕,章唯其的面色变得极其难看。

  对方已经露出了杀机了,就算现在自己准备把东西都交出来,估计眼前这几个青龙会的杀手也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跑!分开跑!”

  章唯其压根就没有什么抵抗的心思,他虽然没跟楚休等人交过手,但他却看到了章远峰那身首分离的尸体。

  要知道现在岱山郡章家的势力虽然强,但章家最主要的传承还是在林中郡章家,章远峰的实力绝对不弱。

  所以岱山郡章家才会在暗中算计,策反收买对方的人,准备在偷袭当中干掉章远峰。

  结果现在这三名青龙会的杀手竟然以三敌八,还如此干脆利落的杀掉了章远峰,他们不跑还能硬拼?

  而且这也就是章唯其的年龄大了,不太关注江湖上的八卦传闻,否则他便能从楚休的面具上认出来他的身份了。

  面对一位能够踏上龙虎榜的强者,就算是知道对面想要黑吃黑,他也只能捏着鼻子乖乖认下。

  “火奴你速度最快,去追其他人,所有人都不能放过!狼王跟我一起杀内罡境的武者!”

  吩咐了一句,楚休和狼王直接出手,犹如虎入羊群一般,对面根本就抵挡不住这二人的攻势。

  那章唯其年轻时的实力倒还算凑合,但现在他都已经七十多岁了,自身气血衰弱的厉害,几招就被楚休斩飞了兵刃,接着被一记天绝地灭大紫阳手印在胸口,瞬息间就将其体内那原本就不怎多的气血彻底燃烧殆尽。

  杀戮当中,章天奇看到章唯其被楚休一掌击杀,他的眼中露出了无尽的悔意来。

  当初以为章唯其等长老都已经老糊涂的人在章家有很多,包括章天奇他父亲等中坚一辈也都是这么认为的。

  但请青龙会出手却是他最先提议的,所以才会由他来跟楚休等人打交道,没想到最后却是这么个结果。

  只可惜后悔也是无用了,楚休中的红袖刀游走在无边的血雨当中,内罡境武者想要挡下他一刀都要费极大的力气,先天境界的武者根本就挡不下他一刀,章天奇还没后悔多长时间,便直接被楚休一刀所斩杀。

  半刻钟以后,整个破庙当中已经没有任何活人了,狼王在一旁微微有些喘息,他的内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

  毕竟在场可是有数名内罡,还有一些先天武者,这么一番杀戮下来,体力和内力的消耗绝对不算少

  楚休倒是没什么感觉,他的底蕴积累惊人,先天功和琉璃金丝蛊都能够保证他的体力和内息都是同阶武者的数倍甚至是十倍还要多。

  这时火奴也回到了山上,喘了一口气道:“没留下活口。”

  楚休点点头道:“那好,先把东西分了,然后把尸体都搬到破庙里面,一把火烧了,干脆利落。”

  火奴和狼王都是点了点头,把林中郡章家哪些人所携带的东西都拿出来查看了一番,按照价值简单的分成了三份,每个人都是随便的挑了一份。

  当然他们三人这么简单的一分肯定是有多有少,不过三人也都不是斤斤计较之辈,也就这么算了。

  拿了东西后,几人把山下的尸体都给集中在了一起,火奴将手放在了破庙的门柱上,火劲罡气凝聚在手中,使得他的双手都变成了赤红之色,不一会就将门柱点燃,最后波及到了整间破庙。

  狼王在一旁赞叹道:“修炼火属性的内力就是不错,想在哪儿点火连火石都不用拿。”

  看了一会,楚休等人便直接转身离去。

  荒山上偶尔燃起一场大火也很正常,都烧成这幅模样了,除非来场大雨,否则谁也无法扑灭,等到明天一早,什么都已经成灰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