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吃黑这种事情楚休做的是没什么心理负担的,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火奴和狼王倒是有些忐忑,不过回到青龙会后,照常交付任务,天罪舵主甚至连问都没问。

  眼下天罪分舵本来就十分缺人,他这个舵主都一堆事情在那里等着,哪有时间管那么多的闲事?

  拿到任务佣金后,楚休直接回到自己的屋内,盘点着自己这次的收入。

  连带着佣金和灭了林中郡章家拿到的东西,楚休这一次可以说是赚大了,甚至要比上次灭了岳家所赚到的东西都多。

  而且林中郡章家怎么说昔日也是大族,虽然最近这些年已经破败的差不多了,不过也还是有些底蕴的,就比如说那些丹药,其成色就要比寻常的同阶丹药好多了。

  除了寻常的修炼资源外,楚休倒还翻找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是装在一个打开的秘匣里的。

  秘匣这东西有些因为材质不错,所以就算是已经开启的,也会被一些家族当中是存放物品的容器,比较安全稳妥。

  此时楚休从秘匣里面发现的竟然是半块传功玉简,没错,只有半块。

  功法作为传承之物,其实承载的东西有很多,大部分用纸,还有用竹简甚至是金箔等东西,简直是应有尽有,比如楚休那两部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便是用不知名的兽皮所书写的,十分奇异。

  跟这些东西相比,传功玉简的好处就是方便快捷,只要一瞬间便可以印入你的脑海中。

  但当然传功玉简也是有坏处的,比如纸质或者是其他材质的功法哪怕有破损,但也能看清一部分,从而修炼出一些残招来,甚至如果缺损的地方少,有些武道高手还能够通过各种推演将其修补到完美的程度。

  但传功玉简就不一样了,阵法都铭刻在玉简中央,别说只有一半,哪怕是出现了一些裂纹,使得中央的阵法受损,那也读取不出功法来,必须要经过修复之后才行。

  楚休摸了摸下巴,眼中露出了一抹思索之色。

  这半截传功玉简呈现出一股金黄的色泽来,好似琥珀一般,显得十分璀璨瑰丽,一看就不是凡俗之物,要不然林中郡章家也不会把它当成是宝贝一般,专门放在秘匣内保存着。

  但关键的是这只是半枚传功玉简,从上古传承到现在上万年的时间,一枚传功玉简若是只剩下一半,那找到另外一半的几率几乎为零,根本就是废物一个。

  但结果这章家仍旧是留着这半块传功玉简,并且还将其仿若珍宝一般的收藏在秘匣中,这次迁移到岱山郡章家也是带着这东西,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在章家的人看来,另外半块传功玉简他们是知道在哪里的,虽然一时无法将其找到,但总有一天能够将其合二为一的。

  那这个地方在哪?联想到岱山郡章家和林中郡章家之间的关系,楚休有一种猜测,那另外一半传功玉简会不会就在岱山郡章家那边?

  这个猜测楚休也拿不准,不过有三成的几率是有可能。

  为了这样一枚品相不俗的传功玉简,就算是有三成的机会,也足以让楚休再去章家走一趟了。

  而且岱山郡章家原本的实力虽然还算不错,但现在已经死了三个内罡了,以楚休现在的实力想要将其解决也是轻松的很,并不算费力。

  楚休走出房门,正好在中央的广场上看到了火奴。

  “楚兄,你没去修炼,这是准备出去?”火奴走过来跟楚休打着招呼。

  自从上次合作过一次之后,正面见识了楚休的实力,火奴对于楚休的态度可是又上升了一个台阶,仅次于巴结的程度。

  天罪分舵的这些杀手当中,雁不归和唐牙无疑是最强的两个,但关键是这两个人一个冷漠孤僻,一个性格怪异,喜怒无常,都不是正常人,他就算是巴结这两个人,想要跟他们一起联手执行群体任务都不可能。

  也就楚休稍微正常一点,只要利益足够,像之前那件群体任务他们合作的就很不错嘛,反正跟楚休这种高手打好关系是肯定没错的。

  楚休点点头道:“上次我们杀了几个岱山郡章家的人,虽然一把火烧了尸体,不过我还是怕他们查出什么来,这次我便准备走一趟,顺便斩草除根了。”

  火奴疑惑道:“都烧成灰了,还能看出什么来?”

  楚休淡淡道:“章家其他的内罡境武者应该是知道章天奇这些人请我们青龙会来劫杀林中郡章家的,虽然没了证据,但的确是我们的嫌疑最大。

  全都杀了,省得他们出去乱说,况且岱山郡章家也是有些积累的,总当杀手也腻了,偶尔客串一下盗匪也不错,你又没有兴趣一起来?”

  火奴连想都没想便摇摇头道:“算了吧,青龙会的任务一大堆,我没你那么精力旺盛,还想去做其他的事情。”

  在杀人的同时顺便搜刮一点东西还行,但在没有任务的情况下,他可懒得动手。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异色道:“那好,你不去,我就自己一个人动手了。”

  上次的任务是三人一起做的,这次楚休若是暗中对岱山郡下手,等到消息传来了,火奴和狼王也会怀疑他的,还不如他现在大大方方的邀请火奴。

  以青龙会的任务收益和火奴的性格,他多半是不会答应的,而且就算他答应了楚休也不怕,自己有着天绝地灭移魂大法在,完全可以先从章家人的口中得知那半块传功玉简到底在不在他们手中。

  如果在的话,楚休也可以抢先将传功玉简悄无声息的拿在手中。

  此时的岱山郡章家内,入夜之后,六名章家的内罡境武者都坐在议事厅内,眉头紧皱。

  其实当初决定请青龙会的人劫杀林中郡章家,就是他们的主意,章天奇等小辈就算是有那心思,也没有那种力量去调动一大部分章家的资源和物资当作佣金。

  他们六人都是正值壮年的章家中坚一代,只不过因为章家那三位长老还都霸占着位置,所以他们只是各管一摊家族内的事情。

  这一次他们还以为是三位长老都老糊涂了,也终于该让位了,但谁承想姜却还是老的辣,他们早就算计好了的,结果却没告诉他们,导致闹出了这么一个乌龙来。

  后来三名章家长老一起出手去阻止青龙会把人杀光,结果都将近十天了,无论是章天奇还是三名章家的长老却都没看到影子。

  其中一名章家武者皱眉道:“都这么长时间了,从岱山郡到林中郡都走到地方了,怎么他们还没回来?”

  坐在主位上的章家老大摇摇头道:“不知道,不过我已经派人去找他们,希望别出什么事情才好。”

  岱山郡章家因为是旁系出身,所以族内并没有主次之分,甚至连家主都没有。

  实力强,资格老就可以成为长老,而其他人则是家中管事,各自负责一摊家中事务。

  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避免在家主昏庸时家族也被其拖累,但同样,那些长老不让位的话,他们手中始终难以获得真正的权力,所以现在章家老大心中甚至还有些阴暗的想法,那三名章家长老最好永远都别回来,那才叫好。

  一名章家的内罡境武者摇摇头道:“这件事办的简直是乱糟糟一团,长老们竟然连我们也瞒着,还当真以为我们的城府都那么浅,会在林中郡章家的人眼前露出马脚不成?这下好了,连我们自己都被骗了。”

  其他人几人都没说话,长老们把他们当孩童,担心他们的城府不够深,他们不也一样把那些长老们当成是老糊涂,认为他们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这才暗中雇佣青龙会的杀手杀人吗?

  简单来说,岱山郡章家内部也是有着很重的矛盾,重到双方都已经互不相信对方的程度了。

  那名章家的武者看到没人搭理他,他冷哼了一声道:“你们继续等吧,我出去透透气去。”

  说着,那名章家的武者直接离开议事厅。

  过了一会,章家老大皱眉道:“老四人呢?搞什么鬼!把他叫回来,大家商量一下,如果明天还没见到人,我们就再派一些人探查一下,这次多打听几个地方。”

  一名内罡境的武者点了点头,出门去叫人,不过他这一去也是半天没有回来,在场的四人顿时感觉有些不对。

  章家老大的面色骤然一变,其实早就已经不对劲了,只不过他们之前都在思索着章家长老等人为何没回来这些事情,所以没注意而已。

  章家大宅这么大,而且章家也没有宵禁的规矩,保不齐会有一些章家的弟子即使在深夜也会在自己的宅院内闹腾的,多少会有点声音传出来,他们就算是呆在议事厅内也能听到一些。

  结果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他们周围的声音便渐渐消失了,开始变得寂静无声了起来,寂静的可怕!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