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章家四人感觉到不对的时候其实已经晚了。

  不过这倒也不能怪他们的警惕性低,而是他们此时正在操心着章家那三名长老的事情,并且这可是在自己的家族内,谁能防备那么多?

  等章家老大刚要起身时,议事厅的大门被推开,两个人头滚落到众人的眼前,在场的章家几人面色骤然一变,那赫然就是方才出去的那两名章家武者的人头!

  楚休淡然的走进屋内,啧啧感叹道:“这隔音阵法还真是好用的很啊,可惜是一次性的,对了,你们岱山郡章家有没有这东西?”

  方才楚休在章家议事厅外布置的正是一座隔音阵法,可以隔绝阵法外的一切声音,也是楚休从林中郡章家那些东西里面找出来的。

  寻常的小家族可供养不起阵法师,林中郡章家以前乃是大族,倒是有着不少的阵法流传下来,只可惜这时候的章家已经没有阵法师了,阵法这种东西也是用一件就少一件,到楚休这里,便只剩下隔音阵法这类辅助用的普通阵法了。

  “杀!”

  章家老大二话不说,直接厉喝了一声,跟其他三人向着楚休杀来。

  虽然他们不知道这青龙会的杀手为何要对付他们,但眼下对方已经杀了他们章家两个人了,那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善了。

  其实章家老大最怕的就是林中郡章家那边出了岔子。

  青龙会的规矩他们也知道,雇佣来的杀手被目标反杀,青龙会可不会去报复被杀目标,而是去报复雇主。

  之前可就是他们雇佣青龙会的人去劫杀林中郡章家的,结果林中郡章家那边没了消息,就连他们这边的三名长老也没了消息,再看现在青龙会的杀手忽然对他们出手,难道是因为他们对于林中郡章家的实力预判有误,导致青龙会的杀手任务失败,结果他们被报复了?

  如果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那就算他们能击退眼前这杀手,也同样要面对林中郡章家的麻烦。

  不过等到真正交手时章家老大才发现他错了,大错特错!

  他现在考虑的可不是如何才能击退眼前这杀手,而是该如何在这杀手的手下活命!

  同为内罡境的武者,但眼前这青龙会的杀手所给他的压力几乎跟外罡境的武者差不多了,那犹如绯红细雨一般的连绵刀势落下,对方看似轻描淡写,但结果他们却连抵挡一刀都是极其费力的。

  方才章家老大可不应该喊‘杀’,如果他喊的是逃,说不定他们还有几分机会。

  楚休的刀势诡异凄厉无比,在把章家老大压制到绝境后,其他三人连忙援手,但楚休这时却是猛然间收刀后撤,直接贴身近战,大弃子擒拿手将一名章家武者拿剑的手臂直接撕裂,一刀将其首级斩落!

  他身后一人双手当中赤红色的罡气凝聚,向着楚休身后袭来,但楚休直接回身一记天绝地灭大紫阳手轰出,对方瞬息间倒飞了出去,整条手臂都呈现出一股紫黑之色,紫阳魔焰入体,那股强大的力量轰然爆发,顿时让他惨嚎了起来。

  “跑!”

  章家老大厉喝一声,跟另外一名武者疯狂的向着外面逃去。

  但就在此时,楚休手中的红袖刀直接脱手而出,以青龙出海的强大刀势掷出,一气贯日月的力量轰然爆发,浓郁的血煞之气附着在刀身之上,虽然不是罡气,但却也一样能够间接的离体!

  章家老大下意识的一剑斩出,想要将那红袖刀给击偏,谁知道那红袖刀上的血煞之气却是距离他还有数尺的地方便轰然爆发,直接将他手中的长剑轰飞,刀身刺入章家老大胸口,将其硬生生的钉在了厅堂的柱子上!

  此时最后一名武者已经要逃出房门了,他的眼中闪烁着无尽的惊恐之色,眼前这人简直强大的恐怖,同为内罡境,但他们章家的人单打独斗,甚至连对方三招都难接下来,现在以四敌一,结果还是被对方轻易斩杀。

  不过不要紧,别人死了,他还能活!

  他们章家还有上千弟子在,只要能逃出去,大喊一声,别说对方只是内罡,就算对方是外罡境的武者,也能用人命来耗死对方!

  但就在他推开议事厅大门的一瞬间,楚休的身形却是犹如附骨之蛆一般,紧贴在他的背后,以大弃子擒拿手直接将对方的胳膊拧断,扔回到了议事厅里面去。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章家四人便已经死了三个。

  之前那中了楚休一记天绝地灭大紫阳手的人本来是可以不死的,但可惜他自己作死,没有意识到这霸道紫阳魔焰的恐怖,竟然还想要动用真气全力绞杀紫阳魔焰,结果却也因此而引动紫阳魔焰的爆发,最终彻底将对方的心脉所撕裂。

  被拧断了双臂的章家幸存者哆嗦着道:“青龙会为何要对我章家出手?放我一条生路,我章家愿意拿出任何东西!”

  其实眼下原因已经不重要了,反正现在章家就只剩下他一名内罡了,三名长老根本就是生死不知,还是先保命来得重要。

  楚休淡淡道:“我问,你答,就这么简单,不要有一丝废话。”

  那名内罡境的武者连连点头。

  “你们章家有没有半块传功玉简?”

  那章家的内罡境武者想了想,点点头道:“有。”

  “什么模样的?”

  章家那名内罡境武者紧皱着眉头思索着,他们章家宝库里的东西那么多,他哪里能每样都记得清楚?

  仔细想了半天,那章家的内罡境武者这才迟疑道:“好像是琥珀色的,看着很不凡,具体的来历只有长老们知道。”

  “那传功玉简在哪里?”

  章家那名内罡境的武者连忙道:“在我章家的宝库内,门口都有我章家的弟子守护的,你一个外人根本进不去,强行杀进去也会被发现的,你放我出去,我将东西给你拿过来,你放心,我的武功都已经废了,肯定是不会跟你耍心机的。”

  “当真不会跟我耍心机?”楚休问道。

  那名章家内罡境的武者连连点头。

  “说的倒是不错,可惜我不相信啊。”

  话音落下,楚休直接一掌印到了对方的胸口,紫阳魔焰入体,即使楚休的掌力并不大,但也让对方忍受着那魔焰焚身之痛,趴在地上不断的哀嚎着。

  只不过因为有着隔音阵法,他这边就算是闹出的动静再大,外面的人也是听不到。

  等到了那名章家的内罡境武者已经痛到没了知觉,甚至连哀嚎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在地面上不断的抽搐时,楚休这才出手,将那紫阳魔焰给抽出来。

  抬起那名武者的头,天绝地灭移魂大法施展而出,楚休的眼中好似一个深渊一般,不断的吞噬着那名武者的精神,时期毫无知觉的陷入其中。

  楚休的天绝地灭移魂大法只能算是小成,想要彻底控制一名内罡境的武者基本上不可能,所以要把对方彻底折磨崩溃之后,趁着对方精神最为衰弱时再动手。

  “传功玉简是在你们章家的宝库里吗?”

  那名武者磕磕绊绊道:“不在,宝库里面只有平常需要用的修炼资源,真正珍贵的宝物,都在后山下面的密室第二层里。”

  “怎么进入密室?”

  “密室有两层,我们六人身上的钥匙加在一起可以进入第一层,第二层需要三名长老身上的钥匙。”

  说完之后,楚休直接一掌震碎了对方的心脉。

  方才楚休也不知道对方说的究竟是真是假,不过他生性多疑,总要自己验证一下才好下手。

  现在一看果真如此,这章家的武者果然在耍心机,自己若是放他离去或者是自己离去,都会引来大批章家弟子的。

  只可惜他没料到楚休还有天绝地灭移魂大法这种奇功,被楚休制住后,想要说谎,那还不如咬舌自尽来得痛快。

  当然在楚休面前,就算他想要自杀估计希望也是不大。

  将那六人身上的钥匙都收集起来,楚休暗道一声可惜。

  那三名章家长老身上也有钥匙,不过搜身的人也不是楚休,而且当时他们都没想到这一点,那钥匙自然也是都毁掉了。

  不过楚休的目标现在只是那传功玉简,先把这东西拿到手再说。

  一路潜行到章家的后山的密室内,这里倒是没什么人看管。

  对于章家这种传承了数代的大族来说,狡兔三窟这种技能可是必须的,不光是家族里面一暗一明弄了两个藏宝的地方,估计外面还有一些地方留有一些宝物资源,以备不时之需用。

  第一层的密室不大,只有方圆数丈大小,里面各种东西都用秘匣作为容器或者是其他珍贵材料作为容器保存着。

  楚休翻了翻,大部分都是平常之物,真正的精品应该在第二层内,可惜以他现在的实力就算是想要强行击碎密室的大门都几乎是不可能的。

  那一半传功玉简也在这一层之内,只是随便用了一个秘匣保存着,放在了一旁,显然岱山郡章家这边对这东西倒是没怎么重视,随意的就丢到了角落。

  将章家密室内的东西扫荡一空,楚休直接便转身离去,顺便在章家的议事厅内放了一把火。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