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大火埋葬了章家六名内罡境的武者,因为有着隔音阵法的原因,等到议事厅内的火势蔓延到了大火的程度,这才被其他章家的人发现,不过这时却已经晚了。

  莫名其妙被杀了六名内罡境的武者,还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净,整个章家都已经彻底乱套了。

  当然这些事情楚休是懒得去继续追寻的,他则是拿着那已经成两半的传功玉简,准备去找人将其修复一下。

  传功玉简碎裂成了两半,不修复的话根本就无法读取到其中的功法。

  修复传功玉简必须要有阵法师才行,天罪分舵内就有一个阵法师,那就是鬼手王。

  其实鬼手王只能算是一个半吊子阵法师,他学过一段时间的阵法,甚至还会医术、暗器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好似杂耍戏当中的丑角一般,经常能拿出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来。

  修复传功玉简并不算什么太复杂的东西,以鬼手王的阵法造诣应该可以,但楚休却不放心将这东西交给鬼手王。

  青龙会这些杀手之间的关系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是复杂,在大家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相处的自然不错,但在有着利益冲突的情况下会变成什么模样,那可就不一定了。

  简单来说就是一句,楚休信不过鬼手王,他也不会用一件宝物去考验其他人的人品。

  不过不能交给鬼手王,也不代表楚休就没有其他办法了,他不认识其他阵法师,但却不代表别人不认识。

  之前那风满楼的风媒路游给了楚休一个联系方式,身为风满楼的风媒,路游肯定有这方面的消息。

  虽然说风满楼的信誉不错,但其实楚休也并不能百分百的相信这路游。

  不过跟去找鬼手王比,这路游唯一的好处就是实力低,楚休有把握将其掌控住。

  路游在岱山郡有住处,不过现在楚休身上虽然已经没有了通缉令,但他最好还是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露面的好。

  所以楚休只是根据路游所留下的联系方式,在其中一个地方留下了标记地点,呆在了一个荒山的破庙里,当路游在看到那个标记之后便立刻前来。

  “不知道楚大人找在下所为何事?”

  路游一脸的喜色,他还真没想到,自己主动去结识这楚休还没多长时间,生意竟然这么快就已经上门了。

  楚休直接道:“我有一个传功玉简,但却已经碎成两半了,现在我需要找一名阵法师将其修复。”

  路游听完之后立刻道:“楚大人放心,虽然大部分的阵法师都在宗门之内,但还有一部分的阵法师不喜欢被束缚,所以独自行动,我保证给楚大人你找来一名阵道修为最高超的阵法师。”

  楚休摇了摇头道:“我要的阵法师不需要阵法水平多么高超,修复传功玉简而已,又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我需要的是一个可靠的阵法师,最主要的,就是可靠!”

  做江湖风媒这一行的,脑袋最是灵活,从楚休的口气当中他就听出了楚休是什么意思。

  无非就是担心他手中的传功玉简会被阵法师私自读取或者是偷换而已。

  路游想了想道:“楚大人,我这里还真有一个符合楚大人要求的人,到时候楚大人你绝对会满意的。”

  说着,路游便直接带着楚休去找那名阵法师,不过等来到地方之后,楚休却是有些诧异。

  散修的阵法师也是阵法师,基本上能成为阵法师的,就没有一个穷人,基本上一些小门小派甚至会排着队来请对方帮忙布置阵法。

  同时那些知名的炼器大师也是一样,有着许多武者拿着宝物和材料,上赶着求对方锻造一把兵刃都是十分常见的事情。

  而这次路游却是把楚休给带来到一个破落的小镇中,一间看似普通,而且还显得有着破败的院落内,这可不像是一个阵法师的住所。

  路游连敲门都懒得敲,直接推门而进,大声道:“黄老头,我给你带生意来了,还是一个大生意!”

  院子里,一名大概六十多岁,穿着普通布衣,但却打扮的十分整洁的老者慢吞吞的走出来,看到院子里楚休,他的眼中不禁露出了一抹异色道:“青龙会的人?还当真是大生意啊,路游,你小子不会是骗了这位青龙会的大人吧?我现在是什么模样你难道不清楚吗?”

  说着,那老者直接对着楚休一拱手道:“这位大人,老朽以前虽然是阵法师,但现在已经废了,你可别被这小子给糊弄了,老朽现在甚至连一个最低级的阵法都布置不出来了。”

  路游一听这话顿时气结:“黄老头,我好心好意的给你介绍生意,你竟然还怀疑我?我路游什么时候糊弄过别人?更别说这位可是青龙会级顶尖杀手,‘血魔’楚休,楚大人。

  楚大人只是想要修复一个传功玉简而已,简单的很,你该不会是手抖的连传功玉简都修复不了了吧?”

  那黄老头已经退出江湖好多年了,什么血魔,什么楚休他可是一概不知道。

  不过听到眼前这青龙会的杀手只是想修复一个传功玉简,黄老头这才点点头道:“这倒是没问题,不过不同的传功玉简所需要的时间也不一样,越是高级的功法内容便越多,传功玉简内的阵法也就越多,需要的时间也就越长。”

  路游对楚休道:“楚大人,这黄老头的修为虽然废了,但在阵道上的手艺还在,不能布阵,但修复传功玉简这种小事还是不成问题的,而且他现在的样子,就算是吞了您的传功玉简也没用。”

  路游跟那黄老头好像很熟悉的样子,当着他的面说他已经废了,黄老头也不介意,而他大概明白了为何这青龙会的杀手要来找他修复传功玉简了。

  黄老头对着楚休苦笑道:“这位大人,老朽现在的模样你也看到了,巅峰时期还有先天境界的修为,但现在却连凝血境都难以保持住了。

  布阵也是需要内力真气为基的,以老朽现在的实力,阵法是布置不出来了,充其量就只能是帮人修修补补阵法而已。

  所以这位大人请放心,就算大人你让老朽修复的传功玉简里面是绝世神功,我这么一个废人也修炼不了。

  况且老朽怎么说也是当了半辈子的阵法师,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这点我还是清楚的。”

  看了一眼这黄老头,楚休点了点头道:“可以,那便由你来了,你也放心,只要你能帮我修复这传功玉简,报酬不会少的。”

  这黄老头找的楚休还算是满意,一个废人要比一个技艺高超的阵法师靠谱多了,况且修复传功玉简这种简单的事情,就算是把技艺高超的阵道大师找来也快不了多少。

  最重要的是这黄老头的实力很弱,勉强到了凝血境,但真正打起来,估计连寻常学了几天拳脚的江湖人都打不过。

  楚休还是习惯自己掌控一切,若是路游给他找来了一名内罡境的、身后随从一大堆的阵法师,楚休反而信不过对方。

  拿出那已经两半的传功玉简,楚休交给黄老头道:“就是这枚传功玉简,大约多长时间能修复完?”

  黄老头仔细的看了看道:“这枚传功玉简不简单,内蕴的阵纹很多,最少也是五转以上,修复起来耗时有些长,需要两到三个月左右的时间。

  这段时间大人可以在这里等候,当然离开了也不要紧,老朽也不敢在大人您面前耍什么小心思。”

  修复的时间要比楚休想象的多很多,他还以为几天的时间就可以了。

  “东西就先放在你这里,这是定金。”

  说着,楚休将一块紫金扔给了黄老头,同时也扔给了路游一块当定金。

  看到紫金,黄老头的眼睛顿时一亮。

  寻常的财物他不缺,怎么说他曾经也是一名先天境界的阵法师,还不至于饿死。

  但紫金这种可以布阵,也可以炼器的奇异金铁可是硬通货,想要得到一块可不容易。

  “大人请放心,老朽定然会用最快的速度将这传功玉简修复完成的。”黄老头接过紫金,带着一脸的喜色拱了拱手。

  楚休点了点头,跟路游离开小镇。

  分开的时候路游对楚休拱拱手道:“大人请放心,黄老头还算是值得信任的,而且他这里不引人注意,绝对安全。”

  楚休看了路游一眼,淡淡道:“没关系,我也相信自己的实力。”

  说完之后,楚休身形一动,直接离去。

  感受到楚休那冰冷的目光,路游顿时浑身一冷,他明白楚休的意思。

  传功玉简若是出了事情,别说黄老头,就连他都要被牵连,楚休相信自己的实力,所以风满楼的背景他可不在乎。

  看了一眼自己手中那块紫金,掂了掂分量,差不多有十多两,只是定金便已经不少了。

  不过路游还是摇摇头,跟这帮凶神恶煞的青龙会杀手打交道可真是不容易,这钱可是不好赚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