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休回到青龙会之后,火奴和狼王都知道楚休去做什么了,但他们也很识趣的没有去问楚休在岱山郡章家得到了什么东西。

  天罪分舵的自由程度还是很高的,有着那么多的任务可以挑选,再加上他们可没有楚休那种藐视一族的实力,这种事情楚休可以做,但他们却是不能做。

  回去之后楚休也没有选择执行任务,而是继续呆在青龙会内修炼,将他从章家那里拿到的东西都消化一下。

  那些修炼资源之类的东西楚休从来都不会积攒,一直都是有了就用,等到没了便去接任务,继续赚取修炼资源。

  从内罡到外罡所需要的修炼资源是最多的,相反从外罡到三花聚顶或者是五气朝元境所需要的反倒不是大量的修炼资源了,而是自身的潜力和悟性。

  就在楚休已经修炼的差不多了,正准备出关时,鬼手王却忽然来喊楚休,让他去广场那里等天罪舵主。

  等楚休来到广场时,他发现天罪分舵内八成的杀手竟然都集中在这里。

  而且其中四级以上,有着代号的杀手竟然全在。

  楚休低声对火奴问道:“什么情况?”

  火奴嘿嘿笑道道:“应该是有群体性的大任务了,否则不会把我们全都叫来了,而且看现在的规模,这次群体任务还不小。”

  过了不一会,天罪舵主走出,对在场的众人沉声道:“分舵内最近接了一个六级的灭门任务,我之前是准备亲自走一趟的,不过却被其他更难的任务缠住脱不开身。

  所以这一次的任务便交给你们了,雇主你们也不用联络了,直接出手杀人便是。”

  说着,天罪舵主把任务的简报给了众人一份,那上面只有任务目标,并没有雇主的信息。

  看着那任务简报,楚休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怪异之色,发布任务的这人到底跟对方是有多大的仇怨?

  这任务很简单,秋岭郡第一大派灵剑派的长老‘灵隐神剑’姚南谦准备退隐江湖,在秋岭郡姚家庄内举行金盆洗手的仪式。

  青龙会要做的便是在金盆洗手仪式完成之前出手,将姚南谦斩杀,灭了姚家庄,不得不说,这任务可是够恶毒的。

  金盆洗手就代表着彻底退出江湖,放下一切恩怨准备养老,结果这雇主却是要让你在准备养老之前便死于非命,这可以说相当大的仇怨了。

  而且这次任务定成了六级任务其实并不夸张,姚家庄的实力虽然不强,只有姚南谦一个外罡境的武者,但在金盆洗手仪式上动手,肯定会有人插手此事的。

  别的不说,灵剑派的掌门虽然不会来,但却会派其他外罡境的长老或者是执事前来。

  还有灵剑派在秋岭郡乃是第一大派,姚南谦也是纵横江湖几十载的老前辈,到时候会前来参加他金盆洗手仪式的人估计不少,那些人中有哪些会作壁上观,有哪些会出手可都是一个未知数,所以把任务定为六级,不光是青龙会的意思,也是那雇主的选择。

  天罪舵主看着众人一眼道:“这次的任务所有四级以上的杀手全都要去,其余四级一下杀手,在场的也都跟着一起去。

  这种大规模的群体任务必须要有一个暂时的指挥者在,你们谁来担任?”

  鬼手王、火奴、狼王等人对视一眼,纷纷眼观鼻,鼻观口,默不作声。

  他们都只是内罡境而已,寻常带着其他先天境界的杀手执行任务倒是可以去当这个指挥者,但现在可还有那三个更强的存在呢,他们当然不可能去抢这个风头。

  残剑雁不归直接道:“我没兴趣。”

  让他杀人可以,但以他的性格若是真当了什么指挥者,恐怕也就只会说一个‘杀’字,做事风格那可是十分的简单粗暴。

  在场的众人把目光纷纷放在了楚休和唐牙的身上。

  以前众人执行任务时,唐牙倒是暂时当过指挥者,而以他外罡境的实力也是天罪分舵内最强的一个之一。

  不过楚休灭绝岳家的那一次任务可是太亮眼了,以一人之力便算计的整个岳家直接灭门,可见楚休在谋略之上的能力。

  所以这两个人到底让谁来,这到是一个难题。

  天罪舵主看了两人一眼,忽然道:“上次楚休在灭绝岳家那一次表现的不错,而且雇主要求把声势弄的大一些,楚休在江湖上的名气要更大一点,所以这一次便由楚休领头带队,唐牙你有没有意见?”

  唐牙只是笑了笑,随意道:“谨遵舵主大人吩咐。”

  楚休也是面无表情的拱拱手道:“领命。”

  这位舵主大人制衡手下的手段用的未免太多了一些,一个指挥者的身份,仅限于这次行动,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权力,就这么大点的事情,结果他也要明里暗里的挑拨一下他跟唐牙。

  其实这次任务天罪舵主交给楚休倒是可以,不过他最后多嘴问一句唐牙的意见,却是带着一股浓郁的分离挑拨的感觉,让唐牙有种自己不如楚休的意思在其中,甚至还示意他若是不同意可以说出来。

  其实天罪舵主这般做也只是因为最近这段时间楚休跟鬼手王等人走的太近了而已。

  天罪舵主不想让自己的手下自相残杀,但却同样也不想让他们走的太近。

  眼下楚休跟鬼手王等人关系近也就罢了,他可不想让自己手下三个实力最强的杀手关系也如此的近。

  这些楚休都能猜得到,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为了这一点小事就去拆天罪舵主的台,没有必要。

  至于唐牙那边有没有对他产生什么记恨的心理,楚休也一样没把其放在心上。

  只要对方没有把他心中的记恨付诸实践,那楚休自然也懒得去管对方。

  换句话说,楚休自从踏入江湖到现在,杀过的人可不少,得罪的人也是更多,暗地里记恨甚至想要杀他的人多了去,现在也不在乎这一个。

  天罪舵主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既然这样,你们便尽快动手吧,早一些完成任务,分舵内积压的任务可也不少了。”

  “遵命!”在场的这些杀手齐齐恭声应到。

  ……………………………………

  秋岭郡安阳府外,姚家庄便坐落在安阳府外一座小湖附近,风景十分的秀丽。

  之前的姚家庄一直在都比较低调,但今天因为姚南谦准备要在姚家庄办金盆洗手仪式,所以姚家庄可以说是热闹无比。

  姚家庄外,姚南谦的几个儿子都在门口迎客,往来的都是大派弟子,还有一些小门派的的武者或者是散修前来观礼。

  当然他们的待遇可没有那些大派中人那般客气,通常都只是把贺礼送上去,然后自己进入庄内找个地方便坐着便是了。

  姚南谦在秋岭郡武林这里名声还算是比较大的,他在灵剑派内资历应该算是最老的一个,而且为人也是出了名的喜欢提携后辈,可以说是德高望重的江湖老人了,再加上灵剑派本身的威势,今天来的人可还都不算少。

  而且金盆洗手这种仪式在江湖上也是不常见的,还有很多人都是抱着好奇的心理前来观礼。

  其实大部分的武者说退隐江湖,都只是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养老,并不会举办什么仪式,因为这东西太重要了。

  一旦举办了金盆洗手的仪式,那就表明你以后不能再插手任何江湖上的事务了,你的人脉,你的关系,你的江湖威望也会随着那金盆洗手彻底被洗去。

  金盆洗手之后再插手江湖事务那就是坏了规矩,哪怕就算是姚南谦的亲儿子想要借助姚南谦的力量都不行,可以说这金盆洗手便是彻底洗去了江湖人这个身份。

  当然好处也是有的,那就是在金盆洗手之后,得到各方的公认,以前就算是跟他有仇怨的人也不能再来找他的麻烦了,否则那就是坏了江湖规矩,将会被群起而攻之。

  江湖弟子江湖老,踏入这个江湖,不论好坏,一旦领悟到了力量和权势,谁愿意回到家族中当一个富家翁?谁又愿意放下自己手中的剑,让其在角落里面生锈?

  别的地方不知道,起码秋岭郡这十多年里,姚南谦是第一个举行金盆洗手仪式,正式在众多江湖同道面前金盆洗手,退隐江湖的。

  其他的嘛,大部分都是挂羊头卖狗肉,嘴上说着要退隐江湖,但说不定就会因为什么事情而重出江湖,就好像之前被楚休干掉的那许重阳一般。

  姚家庄内,路游背后插着一柄扇子,手上还摇着一柄,晃晃悠悠在姚家庄内跟各路认识的和不认识的武者都打着招呼。

  他是风满楼岱山郡分舵麾下的江湖风媒,但秋岭郡这边的风媒有些问题,所以暂时也归岱山郡管辖,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当然要来现场观看一下,好掌握第一手的消息。

  这时几名跟路游关系不错的散修武者看到路游前来,纷纷招呼道:“路兄,我就知道这种场合少不了你,来来来,过来坐,给我们讲讲这次姚老爷子退出江湖有什么内幕?”

  路游走过去坐下,用扇子指了指大门口道:“别着急,大人物还没来全呢,今天可是十多年一遇的大场面,够你们吹嘘了。”

  PS:五更完毕,感谢大家的订阅支持^_^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