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游说的没错,先来的都只是小角色,等到金盆洗手仪式快要开始时,这才有许多大人物陆陆续续的到来。

  其中最先到的乃是三名外罡境的武者,都是身穿蓝衣,身后背剑。

  路游指着那三人道:“灵剑派四大剑首来了三个,这三人都正值壮年便达到外罡境,据说昔日在灵剑派当中也是接受过姚南谦指点提拔的。”

  他旁边一名武者疑惑道:“为何灵剑派掌门‘霜月小剑’林飞羽没来?自家的长老金盆洗手,他身为掌门怎么也应该出面啊。”

  路游看了一周围,低声嘿嘿笑道:“小道消息倒是有一些,不过只是小道消息,诸位别当真。”

  在场几名武者也都是嘿嘿笑了两声,他们知道路游的意思,风满楼的风媒传出来的消息,还能是小道消息?

  路游压低了声音道:“灵剑派掌门林飞羽按照辈份乃是姚南谦的晚辈,跟在场这四大剑首乃是一辈的。

  只不过当初这林飞羽资质平平,姚南谦对其他人多有提拔,但因为林飞羽跟他的弟子有冲突,相反对其还有过护短打压的举动,这也导致二人结怨。

  结果谁都没想到,灵剑派之前选定的那位掌门接班人半路夭折,原本那看似平庸的林飞羽却是真的羽翼丰满,一飞冲天。

  林飞羽踏入外罡境后不久便直接顿悟入化,凝聚了顶上三花,在一年前接手灵剑派掌门之位后,更是观摩了灵剑派祖上留下的涅灵剑痕,汇聚体内五气,达到了五气朝元之境,距离那天人合一的大高手之境就只有这么一步之遥了。

  诸位仔细想想,昔日被自己打压过的弟子如今的成就却是远超灵剑派数代祖师,姚南谦能够在灵剑派呆这么长时间都已经算是不容易了。

  他今日金盆洗手,未必就没有这方面的原因,现在林飞羽还能让三名跟姚南谦关系最好的外罡境强者来参加他金盆洗手的仪式,这就已经算是大度了。”

  有武者怀疑道:“可是外界都说姚老爷子为人公正,最喜欢提拔后学晚辈,不光是灵剑派的弟子,就连江湖上的年轻武者都没少被姚老爷子提拔点拨。”

  路游看了周围一眼道:“今天这地方不方便多说,我只告诉诸位一句,这江湖上可从来都没有圣人,帮亲不帮理才是最正常的,自家的弟子被欺负了,就算是再公正的人难道还能偏帮外人?”

  在场的几人都是迟疑的点了点头,就在他们还想说些什么时,外面有紧接着又走进来了好几拨人。

  路游如数家珍一般道:“岭东周家、霸水陆家、九华派、赤焰刀宗…………啧啧,十多个大派都来人了,姚南谦在秋岭郡和燕东武林厮混了半辈子,给他面子的还当真不少,咦,这位可是货真价实的大人物啊。”

  说着,门口又走进来一名身穿银色明光铠,腰佩长刀,三十出头的军方武者。

  看到来人,这次可不是姚家大儿子迎接,而是姚南谦亲自来迎接。

  姚南谦今年有七十多岁,面相方正,头发已经花白,但他毕竟有着外罡境的实力,寿元过百轻而易举,现在虽然已经到了气血衰败之时,但实力也仍旧保留着大部分。

  今日的姚南谦穿着一身锦袍,并没有带兵器,打扮的好似富家翁一般,看到那军方的武者来此,他立刻带着笑意迎上去道:“竟然劳烦项将军亲自前来,老朽当真是蓬荜生辉啊。”

  那项将军摆了摆手道:“姚老爷子莫要取笑,在下只不过是镇山军麾下一个校尉而已,当不起将军这个称号。”

  姚南谦笑道:“当得起,谁不知道项将军现在可是镇山军上将殷罗华将军的心腹爱将,年纪轻轻便已经到了外罡境,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项将军便可踏入三花聚顶之境,到时候定然会被封为副将的,这声将军,早叫晚叫其实都是叫。”

  听到姚南谦这么说,那项将军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随手解下自己腰边的长刀当贺礼扔给了姚南谦,便径直走了进去。

  武者之间送兵器为贺礼倒是很正常,但问题是现在姚南谦可是要金盆洗手了,结果这项将军竟然送了一把刀,这可是晦气的很。

  接到礼物,姚南谦的眼角都抽了抽,不过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让人乖乖的把人带进去。

  路游在后方低声道:“燕东九郡,北燕朝廷在燕东之地驻扎了三个军,咱们秋岭郡其实就是归镇山军来管的。

  这人名为项未央,乃是镇山军上将‘鸩虎’殷罗华的心腹爱将,之前名声不显,被殷罗华提拔之后可是大放异彩,参与过围剿北地三十六巨寇之役,一日之内带队剿灭对朝廷不敬的林中郡方家,手段果决凌厉。”

  他身旁有武者低声道:“朝廷的人来参加咱们江湖人的金盆洗手仪式,有些怪啊。”

  路游沉声道:“没什么奇怪的,昔日我北燕势弱,被东齐压着打,就是因为当今圣上雄才大略,联合北燕武林,上下一心,对内解决北地三十六巨寇为祸,对外战败东齐,将那个上串下跳的魏国灭掉,变成我北燕的魏郡。

  虽然这些年朝廷和江湖上的争端又剧烈了一些,不过之前的关系还是在在的,以姚南谦的身份,镇山军派出来一位前途无量的校尉来捧场,也算是给他面子了。”

  代表着北燕朝廷军方的项未央来了之后,后续也来了几个大派中人,其中最有名的则是一个老和尚。

  那老和尚跟姚南谦好像关系不错,双方客气一番之后,便被姚南谦亲自带入庄内。

  路游低声道:“金华寺住持恒善禅师,是岱山郡的外罡境高手,当然更出名的是他在佛法上的造诣,乃是岱山郡这些佛宗寺庙里面最强的一个,听说他曾经还被大光明寺请去过说禅论道。

  恒善禅师跟姚南谦乃是至交好友,这一次姚南谦金盆洗手,也是邀请了他来担当见证人的。”

  跟在路游身后的几名武者连连点头,他们虽然平日里也喜欢打听一些江湖八卦,不过那些都是谣传和闲聊,哪里有像路游这般真正的江湖风媒消息灵动?

  一个时辰过后,人差不多都已经到齐了,姚南谦走上在院落中间搭着的一座高台,冲着周围拱拱手道:“诸位同道今日赏脸来参加老朽金盆洗手的仪式,老朽除了感激也没别的可说了。

  老朽昔日只不过是一个落魄小商人,二十多岁这才蒙师父慧眼,拜入灵剑派内,在这燕东武林厮混了几十年,闯下一点微不足道的名头来。”

  一听这话,下方立刻便有人道:“姚老爷子你的名声若只是微不足道的话,那我们可就要成真正的无名之辈了。”

  姚南谦笑了笑道:“这江湖上多少英雄豪杰,老朽跟他们相比,不是微不足道是什么?

  也正是因为见识到了这些英雄豪杰,老朽这才感觉自己已经老了,不能为宗门做出贡献,与其赖在宗门做那米虫,那还不如就此退出江湖,也好安度晚年。

  踏入江湖几十年,风雨见过,波浪也都经历过,也是时候该上岸了,那些恩恩怨怨从此之后便一笔勾销吧。

  老朽姚南谦,今日正式金盆洗手,从此不问江湖恩恩怨怨,不管武林是非仇杀。上金盆!”

  话音落下,姚南谦的大儿子便已经将装满水的金盆给端了上来,那金华寺是住持恒善禅师也是站在一旁,作为这场金盆洗手仪式的见证人。

  恒善禅师这个见证人的责任也不小,他作为见证人那就代表着他可以证明姚南谦已经金盆洗手,往后姚南谦若是再次插手江湖事务,那就是坏了规矩,他作为见证人便要第一个对姚南谦出手。

  而若是有其他人对已经金盆洗手的姚南谦动手,那也是坏了规矩,作为见证人的他也要第一个站出来帮姚南谦,联络江湖人帮忙。

  可以说这是一个十分麻烦的事情,若不是真正的至交好友,或者是师门的师兄弟等,是没人会接这个位置的。

  下方的众人都在等着最后金盆洗手的一幕,不过这时却是有一个声音忽然传来。

  “姚老爷子准备金盆洗手,了却江湖上的恩恩怨怨,但你有没有问问别人愿不愿意跟你了却这恩恩怨怨?

  踏入了江湖,拿起了刀剑,手上便沾满了鲜血,也沾染了因果。

  别说是金盆,就算是紫金盆也洗不净你手上的鲜血,洗不去你身上的因果。

  有句话说的好: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姚老爷子,你想要这么安安稳稳的就退出这江湖,可没那么容易啊。”

  众人猛然间向后望去,只见姚家庄的院墙上,不知道何时竟然站了近百名的黑衣武者。

  漆黑的武士服,带着金纹的黑铁斗笠,还有诡异的黑铁面具。

  领头那人的黑铁面具上有着一道狰狞的血痕,冰冷的目光望向姚南谦,那股森然的肃杀让整个姚家庄都笼罩在森然的寒意当中!

  PS:跟大家求个月票,新书榜上教主的月票已经跌到第十了,那叫一个凄惨,明明收藏不是最少的,结果月票成绩却这么凄惨,七月不甘啊(仰天怒啸)不求第一,起码成绩也要看得过去啊,拜谢大家了~~

  还有起点正在举行粉丝战队活动,在章节末尾点击活动就能加入,投月票也能增加贡献值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