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刀之威的强大出乎了在场所有人的预料,谁都没想到,在燕东之地也算是赫赫有名的金光寺恒善禅师竟然死在了一名内罡境武者的手中。

  而且说来也是讽刺,恒善禅师半生诛杀邪魔,结果到了最后,他却是死在了如此诡异的魔刀之下。

  被阿鼻道三刀的第二刀直接斩成的了两截,鲜血内脏铺满地面,这已经算是不留全尸了。

  而此时的楚休模样则是更为吓人,漆黑色雾气缠绕在他的刀上,他的手上,他的眼中,楚休握刀的手都在不断的颤抖的。

  此时谁若是看向楚休的眼睛,那看到的只能是一片犹如地狱深渊般的冰冷漆黑,让人不寒而栗!

  现在楚休带着面具,所以没人发现,但实际上楚休的脸已经是扭曲的不像话了。

  阿鼻道三刀第一刀的反噬以现在楚休的力量可以轻易将其压下,但这第二刀的反噬却是要比第一刀强上一倍还要多!

  以楚休现在的实力,他也是爆发出了自己最强的意志力,配合琉璃金丝蛊的力量,这才让眼中的黑气消散,就连他红袖刀上的黑气也是随之消散。

  彻底压下阿鼻道三刀的反噬,楚休长出了一口气。

  连续使用两刀便已经是楚休的极限了,现在楚休若是还敢动用第三刀,将完整的阿鼻道三刀使出来的话,那就算是有着琉璃金丝蛊在也是救不了楚休的。

  而楚休在跟这恒善禅师交手的时候,雁不归和唐牙那边也是有了战果。

  之前楚休在闲聊时曾经问过火奴,雁不归和唐牙谁更强。

  那时候火奴便说过,应该是雁不归更强一些,但唐牙的来历他猜不透,他总感觉唐牙这个人在隐藏着什么一般,现在他所展现出来的也不是他真正的实力。

  不过对于雁不归,整个天罪分舵内的人都知道,这位看似沉默寡言的家伙打起来究竟有多么的疯狂。

  雁不归的绰号是残剑,他平时都背着一柄重剑,外表都用粗布包裹着,看其形状应该是完整的才多。

  但等到现在雁不归的重剑出鞘,楚休这才发现,他的剑还真是一柄‘残剑’。

  那重剑之上有着明显的裂痕,不过似乎是后期修补过的,不过剑断了就是断了,无法跟一体成型的兵刃相比,所以这倒也算是一柄残剑。

  雁不归的剑法很奇怪,甚至在楚休看来那根本就不叫剑法了,那重剑在他的手中简直就是犹如一柄重锤一般,完全就是强大无比的重兵器。

  再加上他修炼的内功也是神异无比,竟然能让自己手中的重剑变得更加势大力沉,这一剑抡过去,除了大光明寺那些力量奇大无比的武僧,寻常武者几乎没几个人能够正面挡他一剑。

  所以在楚休跟恒善禅师交手的时候,那边的雁不归就已经用剑罡将一名武者轰飞,然后抓住机会,巨剑拍下,没错,不是斩,而是拍!

  众人只能听到轰然一声爆响,瞬间血雾纷飞,其中一名灵剑派的武者竟然直接被他一记重剑派拍成了肉泥,根本就不成人形了!

  这一幕可是要比楚休将人砍成两截恐怖的多了,别说在场的这些武者,就连其他青龙会的杀手都是一脸的敬畏和惊恐之色。

  雁不归所执行的任务有一个算一个,那就没有一个能获得全尸的,甚至有时候雇主需要目标的人头,那时雁不归也只是稍微注意一下,将对方的身子拍成了肉泥,最后给人带过去一个人头。

  所以跟雁不归相比,楚休这边下手虽然狠辣,但却没有雁不归那边凶残。

  雁不归这边有了收获,唐牙那边也是也是不差。

  说实话,这唐牙的武功路数楚休也看不明明白。

  唐牙的身法很快,极其的灵活,对方肯定是修了那种速度类的身法。

  而且他的用的兵器乃是楚休之前所用的那种短刀,还没有手臂长,异常的阴险狠辣。

  太强的武技他没有用出来,但唐牙却是精通许多手段,拳掌指法等等应有尽有,只不过并不算太强。

  在跟姚南谦还那名灵剑派的武者交手时,唐牙都是滑不溜手,以一敌二看似凶险,但他却是总更在最紧要的关头脱身,顺便偷袭一下这两人,下手稳准狠。

  所以打到最后,姚南谦和那名灵剑派的弟子已经满身是伤,再反观一下唐牙,基本没有任何伤势。

  而就在方才,姚南谦看到恒善禅师被楚休一刀斩成两半的模样,他不由得悲呼大叫了一声:“和尚!”

  他跟恒善禅师相交数十年,双方可以说是过命的交情,要不然恒善禅师也不会来当他金盆洗手仪式的见证人。

  结果就是因为他,这才导致恒善禅师横死在了这里,这让姚南谦忍不住悲从中来,心神被影响,就连出手时剑势都乱了一丝。

  而此时的唐牙眼中却是露出了一抹浓重的杀机来,他手中一动,两枚奇异的暗器已经破空而出,在场的众人只能听到一声破空之声传来,众人甚至都没看见那暗器长的是什么模样。

  姚南谦和另外一名灵剑派的弟子下意识的抬起自己的长剑抵挡,只听铿锵两声,两个人齐齐后撤。

  但此时唐牙的身形却是直接来到了姚南谦的身前,双手宛若残影一般,指劲凶狠凌厉,漫天的指影随着罡气爆响,将姚南谦轰的步步后撤,直接破去了对方的护体真气。

  而且不知道何时,他手中那柄短刀又出现在他的手中,仿若附骨之蛆一般的在姚南谦脖子上一划,顿时一抹血线浮现,而他的身形则是立刻退开,迎向另外一名灵剑派的武者。

  姚南谦不敢置信的捂着喉咙,鲜血不断的喷撒而出,意识也是随着鲜血的流淌逐渐消失。

  他想要退出江湖,但姚南谦怎么都想不到,自己退出江湖之日,结果就是自己的死期。

  甚至就连他死之前都想不到,究竟是谁要杀自己。

  虽然他是死在了青龙会的手中,但青龙会只是杀人的一把剑,真正要杀他的人却一直都隐藏在幕后,甚至除了天罪舵主外,就连楚休等人都不知道,这姚南谦到死也是一个糊涂鬼。

  楚休看着那姚南谦的尸体默然不语,姚南谦死了,任务便已经完成了大半。

  其他那些围观的人不用在意,姚南谦活着的时候他们都没出头,死了之后就更加不会出头了。

  说起来这姚南谦死的也是有些冤枉,楚休敢保证,他若是没有退出江湖的打算,一直呆在灵剑派内当他的大长老,绝对没有人敢去杀他。

  请青龙会杀姚南谦的这个人肯定跟姚南谦有着生死大仇,但他为何早不动手?要么是实力不足,要么就是财力不够。

  去请青龙会杀一个要金盆洗手的老家伙和去杀燕东大派灵剑派的长老根本就是两个概念。

  前者算是六级任务,不用天罪舵主出手,楚休等人便可以将其解决。

  人走茶凉,一个已经准备要退出江湖的老家伙又有几个人肯豁出命来帮他?在场这么多武者,结果站出来的不足十分之一。

  而若是后者,那青龙会则是要面对整个灵剑派,虽然灵剑派那位掌门林飞羽跟姚南谦的关系貌似不怎么好,不过再不好,姚南谦也是他灵剑派的弟子,林飞羽也不可能看着自家的长老当着自己的面被杀。

  而且若是要对付整个灵剑派,就算是天罪舵主来了都勉强。

  灵剑派掌门‘霜月小剑’林飞羽据说只差一步便达到天人合一的大高手之境,比之天罪舵主也差不多哪里去。

  而且灵剑派内还有着其先辈留下的阵法底蕴等东西,出动整个天罪分舵能否灭掉灵剑派可都是一个未知数,就算姚南谦的仇人能够拿出如此恐怖的财力,天罪分舵都未必会去接下这个任务。

  所以说,姚南谦这所谓退出江湖的举动其实是在找死,你想要了结你自己身上的那些恩恩怨怨,但问题是别人却不愿意了结。

  此时场中的交战楚休并没有插手,因为大局已定了。

  在唐牙跟雁不归把他们的对手全都解决之后,整个姚家庄的武者也是被他们屠戮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人都已经溃逃,青龙会的杀手也懒得去追。

  虽然姚家庄的武者是青龙会杀手的十多倍,但跟这些双手沾满鲜血青龙会杀手比,那姚家庄的弟子显然不值一提,几乎是一边倒的屠杀。

  看到任务已经完成,楚休一挥手,青龙会的人直接齐刷刷的转身离去,在场也并没有人敢拦截。

  看着血流满地的姚家庄,在场的众人顿时面面相觑。

  金盆洗手结果把自己洗到灭门的,这事情可是头一份了。

  此时众人也不禁想到了楚休说的那句话。

  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这个江湖想要踏进去容易,但想要离开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

  在场甚至还有人看到之前姚南谦办金盆洗手仪式时如此的风光,想着自己年老的时候用不用也玩这么一出,但看到现在这一幕他们却是都打消了念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