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书友跃马の天山、糖橘子冰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姚家庄灭门一事传的很广,甚至在整个燕东之地都掀起了不少的风浪。

  一个是因为姚南谦之前准备金盆洗手时所造成的声势便已经不小了,结果现在他又在自己的金盆洗手仪式上被人所灭门,这一连串的事情让知情者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而且这次灭门姚家庄也算是让青龙会重新出现在燕东之地众人的眼前了。

  当初天罪分舵被灭,青龙会几乎在燕东之地消声灭迹,即使后来青龙会重新派来了一位天罪舵主,青龙会大部分的时候也只是小打小闹而已,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声势。

  这一次灭绝姚家庄是青龙会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大规模的出手,也让所有人都意识到,整个燕东武林可是又出现了一头阴狠的毒蛇。

  与此同时这次参与灭门的青龙会杀手名声也是传扬了出去,不过其中风头最大的却是楚休。

  其实按照战绩来说,唐牙和雁不归杀的人都比楚休多,他们两个可是以一敌二,将两名外罡境的对手轻松解决的,特别是唐牙,姚南谦可是死在了他的手中。

  但谁让楚休乃是位列龙虎榜的人物呢,之前还有人说这楚休一上来就位列龙虎榜第十八位有些不公平,风满楼将他列入龙虎榜怕是有什么暗中交易。

  结果现在楚休的实力一出,当着众人的面斩杀恒善禅师这么一名老牌外罡境高手,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实力,再也没有人议论风满楼的榜单有问题了。

  此时岱山郡与林中郡边界的一座山林内,无数军寨坐落在山腰上,大旗迎风而舞,这座小山便是镇山军所在营地。

  项未央从姚家庄回来之后便直接回到军营,路上有士兵见到他,都会对他恭敬的一礼,喊一声项校尉。

  镇山军刚刚开始镇守燕东之地,上将殷罗华更是要求他们每日里都要来山林中操练,最后索性把整个军营都搬到了山上来。

  掀开主帐,项未央走入其中,帐内只有一名身穿黑虎铠的中年人,在其中看着一本书。

  那中年人相貌十分儒雅,气质温和,若不是穿着一身铠甲,你甚至会认为他只是一个读书的儒生,而不是杀人的将军。

  此人便是镇山军上将,‘鸩虎’殷罗华!

  虽然殷罗华看上去好像是一个儒生一般,但实际上此人却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主儿。

  看他的绰号就知道了,鸩虎。

  什么是‘鸩’?鸩乃是传说中的毒鸟,身上一根羽毛都剧毒无比。

  殷罗华被人称为是鸩虎,就是因为他做事阴毒狠辣,而且手段果决无比,犹如猛虎下山,势不可挡。

  这两种特性融合在一起,使得殷罗华在北燕军方可是很有名气的。

  看到项未央进来,殷罗华问道:“姚家庄那边的事情已经结束了?”

  项未央嘿嘿笑道道:“是结束了,那姚南谦死的可是凄惨极了。”

  殷罗华诧异道:“姚南谦死了?怎么回事?”

  等到项未央把这一切都说出来之后,殷罗华沉吟了半晌,最后沉声道:“山雨欲来风满楼啊,燕东武林,或者说是北燕武林都即将不太平了。”

  项未央迟疑道:“将军,不至于吧?青龙会的杀手这些年干的灭门大案可不止一个了,就以一个天罪分舵的实力,应该不至于影响到整个燕东武林啊。”

  殷罗华摇头道:“天罪分舵这次出手只是一个引子而已,代表着三年前被各大派联手剿灭的天罪分舵又一次出现在江湖当中。

  三年前天罪分舵被灭,不是因为杀了不该杀的人,而是因为拿了不该拿的东西,所以这才导致的整个天罪分舵都被绞杀一空。

  其实这些大派还是有些敏感了,东西抢回来也就罢了,他们竟然还直接联手灭了青龙会一个分舵。

  要知道整个青龙会也只有天罡三十六分舵而已,现任的青龙会大龙首‘偃月青龙’步天南更是出了名的脾气暴躁,喜怒难测,根本就是疯子一样的人物,如此做可是相当于接连甩了他好几个巴掌,他怎么可能不来找这些人拼命?

  那一战我也没看到,反正当年的余波现在可还没有散尽呢,结果青龙会便派来这么一个能惹事的家伙当天罪舵主,我估计的不错,对方隐忍不了多长时间便会忍不住跳出来搞事情的,现在一看果然如此。”

  项未央诧异道:“现在青龙会那位天罪分舵的舵主您认识?”

  “算是认识,打过一些交道。”

  殷罗华沉声道:“这位天罪舵主以前乃是在青龙会总部的当杀手的,实力很强,甚至我都没把握胜之,但其为人嘛,只能说是志大才疏,有些过于自满自傲。

  天罪分舵当初被绞杀一空,其实最适合的应该是沉稳发展,但这位却是一个没有耐心的性子,以他的实力,天罪分舵稍微有些起色必将会搞一些大动作的,现在你也看到了,接下姚家庄这个任务,便是对方动作的第一步。”

  项未央嘿嘿冷笑道:“反正不管如何,让他们杀去就是了,这帮江湖人在这里杀来杀去,我们作壁上观岂不是更好?”

  殷罗华沉声道:“之前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以现在朝廷的情况,我们怕是无法全程作壁上观了,怎么也要参与到其中才是。”

  项未央诧异道:“朝廷那边有什么动静?”

  殷罗华看了项未央一眼,忽然放低了声音道:“我北燕昔日是什么情况你应该知道,不光被东齐压制,更是被西楚压制,幸亏当今圣上雄才伟略,联合北燕武林,这才灭掉为祸多时的北地三十六巨寇,更是对外压过东齐一头。

  不过近些年来,这些江湖人却是有些越来越不像话了,闹的有些太厉害。

  甚至极北飘雪城那片地域,我北燕朝廷说话还没有极北飘雪城说话管用。

  不管他们是自诩为燕国的功臣也罢,还是单纯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我北燕都要插手管一管了,否则这当今天下,谁还会拿朝廷当回事?”

  项未央闻言心中一凛道:“将军,这是陛下的意思?”

  殷罗华淡淡道:“准确点来说这是朝廷的意思,不过你也不用紧张,眼下整个北燕江湖还算是平静,还没到动手的时候,只是山雨欲来风满楼,这雨可还没下呢。

  你这段时间尽快修炼到三花聚顶之境,等提拔你成为副将之后,我便会进京,新的镇山军上将还不知道是谁,不过以你在镇山军的资历,提拔你成为副将之后,谁来接管镇山军也都是会用你的。”

  项未央诧异道:“将军你要调回到京城?”

  殷罗华点点头道:“我已经快要凝练武道真丹,踏入凝神三境了,到时候我估计会去镇国五军当中担任副将。”

  燕国真正的精锐都在镇国五军那里,虽然现在殷罗华乃是镇山军的上将,迁升之后成为副将好像是地位变低了,其实是高升了一级。

  项未央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喜色,拱手道:“恭喜将军了。”

  他是殷罗华的心腹,眼下自家大人实力又进一步,他自然也是与有荣焉的。

  殷罗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现在功绩有了,差的便只是实力了,早日踏入聚三花、凝五气的境界,我也好在镇国五军当中为你找一个位置。”

  “多谢将军!”

  …………………………

  灵剑派内,一名身穿蓝衣,膝前横着一柄长剑四十许中年人盘坐在一座瀑布前,听着一名武者汇报着姚家庄的事情。

  此人便是灵剑派的掌门,‘霜月小剑’林飞羽了。

  听完门下弟子的禀报之后,林飞羽只是点了点头,便闭上了双目。

  他身后那名弟子看到掌门没有说话,迟疑了半天这才道:“掌门,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处理?”

  林飞羽睁开眼睛,反问道:“为什么要处理?”

  “啊?”

  那名弟子下意识道:“姚长老毕竟是我灵剑派的长老啊,而且这次还死了三名外罡境的师叔,我们灵剑派难道就没有反应吗?”

  林飞羽深深的看了那名弟子一眼,淡淡道:“记住了,从姚南谦决定退出江湖的那一刻,他就不再是我灵剑派的人了。

  至于那三个白痴,为了一个即将要退出江湖的家伙打生打死,最后还把命丢在了姚家庄,难道还要我整个灵剑派为他们报仇吗?

  况且我灵剑派就算是想报仇又该找谁去报?究竟是谁雇佣青龙会杀了姚南谦,就算是姚南谦自己都不知道。

  找青龙会报仇?谁都知道青龙会只是他人手中的一把剑,况且青龙会行踪隐蔽,一个天罪分舵的实力都要比我灵剑派强,我们还能打上门去找青龙会的麻烦不成?

  从现在开始,这件事情便结束了,我不想在听到宗门内有人讨论这件事情,记住了没有?”

  那名弟子闻言顿时心中一凛,连连点头。

  他这才反应过来,貌似宗门内有过传言,姚长老年轻时好像打压过掌门,所以等掌门坐上这个位置后,姚长老便再也没掌握过任何的权力,最后甚至要金盆洗手、退隐江湖。

  以前他以为这只是谣传,现在一看,貌似这件事情是真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