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国北地乃是一大块荒地,其面积甚至要比七、八个郡都大,不过因为其土地荒凉,气候恶劣,所以人烟稀少,北燕朝廷也并没有在此地设立郡县。

  不过在略显荒凉的北地却是有着数个被风满楼列入江湖歌诀中的大势力,比如北地最北方,积雪终年不化的那片地域便属于极北飘雪城。

  而西北之地虽然没那么多的大雪,但却天气却是干燥荒凉,一座笔直的巨峰耸立在西北荒地当中,这便是大光明峰,北佛宗大光明寺的宗门所在之地。

  大光明寺下辖三大禅堂,六大武院,尽皆处在大光明寺之上。

  此时六大武院当中的金刚院内,一名四十多岁,身材高大的和尚看着纸上写的信息,眼中露出了一抹愤怒之色。

  扔下信纸,那和尚立刻便要出门,但却被禅房内一名老僧给喊住:“明尘,你要去哪里?”

  明尘冷声道:“师父,恒善师兄在帮灵剑派的姚南谦住持金盆洗手仪式时,竟然被青龙会那帮恶徒残杀,我又岂能置之不理?”

  整个北燕境内,所有的佛宗寺庙几乎都是以大光明寺为尊,所以按照辈份来说,恒善禅师跟眼前这明尘也是同一辈的人,因为恒善禅师年龄大,所以他才会被明尘尊称一声师兄。

  而且这两个人的关系也的确是不错,虽然这两个人的身份差距有些大,一个乃是金刚院武僧教头,负责教导金刚寺的年轻小和尚修炼,而另一个则是北燕小寺庙的住持。

  昔日恒善禅师曾经被邀请来大光明寺说禅论道,当然以他的身份和佛法修为是没资格去跟大光明寺的大人物说禅论道的,接待他的只是三大禅堂与六大武院中的弟子,而那时候负责接待恒善禅师的正是这明尘。

  也正是因为那一次,双方成了好友,虽然二者相差几十岁,但却也成了忘年交,明尘在离开大光明寺时也会经常去金华寺做客。

  最近这两年他都在大光明寺内闭关,没想到他这才刚刚出关,收到的就是恒善禅师的死讯!

  老僧摇摇头道:“入了江湖便沾染上了因果,这是恒善自己惹下的因果,也怪不得别人。

  你把恒善当成好友,他也是把姚南谦当成好友,这才会被杀,但关键的是现在连请青龙会出手的人是谁都不知道,你找谁报仇?”

  明尘冷声道:“姚南谦被杀是因为他自己所结下的恩恩怨怨,想为他报仇的人去找谁我管不着。

  我只知道是青龙会的人杀了恒善师兄,这笔帐我自然应该去找那青龙会讨要,去找那‘血魔’楚休讨要!”

  老僧摇摇头道:“明尘,你现在修炼《怒目金刚心经》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任何一点外界的小事都会挑动你心中的怒火。

  金刚怒目是为了镇邪诛魔,杀一人而救十人,这才是金刚手段,菩萨心肠。

  你现在心中充满愤怒杀机,再让你去杀人,我怕你会彻底被怒火冲昏头脑,嗔念大涨,导致滋生心魔,所以这一次,你不能去!”

  “可是师父……”

  那老僧沉声道:“没有可是!况且现在天罪分舵十分的敏感,方丈和各堂院首座都已经明令禁止,不许再跟青龙会起冲突。

  三年前青龙会大龙首步天南来我大光明寺挑衅,跟妄念禅堂首座‘九妙龙树’虚云师伯大战一场,最后被方丈一言退走。

  但那步天南却是生性疯狂,喜怒无常,青龙会若是真正不要命的跟我少林寺死磕到底,天罡三十六分舵的杀手一齐盯着我大光明寺,我大光明寺又要死多少弟子?

  北燕武林已经足够乱了,我大光明寺稳坐北地光明峰,不想插手江湖乱局,绝对不能主动再去生事。

  如果是这次青龙会是动了我大光明寺的弟子,那我大光明寺不介意在把这天罪分舵绞杀一次。

  但你若是因为自己的私怨而导致我大光明寺再次跟青龙会结下不死不休的仇怨,这份因果,你可担得起?”

  明尘被他师父的一番话说的冷汗直流,他方才怒火上涌,还当真没考虑那么多。

  老僧叹息了一声道:“行了,继续回去修炼吧,明尘,金刚院这些弟子当中,你的实力进境不是最强的,但平日里修炼最刻苦,毅力最坚韧却是你。

  什么时候你能彻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那时候你的怒目金刚心经才算是真正的大成。”

  “是,师父。”

  明尘恭敬的对老僧一礼,却是不敢再提去找青龙会报仇的事情了。

  当然他也是将这份仇怨给压在了心底。

  金刚怒目不为杀人只为救人,但他若是连自己好友的仇都无法去报,那他这金刚之怒也未免太过憋屈了一些。

  ……………………………………

  因为姚家庄被灭,姚南谦被杀,整个燕东之地的武林气氛变得有些紧张,这点是楚休等青龙会的杀手没察觉到的。

  灭了姚家庄之后,任务的佣金发了下来,楚休感觉有点吃亏。

  六级任务的奖励自然是十分丰厚的,但问题是这次的六级任务有多少人分?

  就算是按功劳分,楚休也只能排在中上流,毕竟雁不归和唐牙都干掉了两名外罡。

  再加上这次参加任务的杀手这么多,你分一些,他再分一些,到了最后每个人手里面得到的佣金其实并不算太多。

  起码楚休这边废了这么大的力气干掉了一名外罡境的高手,结果得到的奖励却是还没有他单独执行一次最低级的五级任务来得多。

  不过这一战带给楚休的好处倒也不少,起码楚休可以确定自己已经有着单独搏杀外罡境高手的实力了,当然过程也是比较凶险的。

  那恒善禅师虽然已经老迈,自身的气血都开始衰退了一些,但早年间纵横燕东武林,战斗经验极其的丰富,自身所掌握武技也是极强,甚至都已经逼得楚休用出他现在都无法完全掌控的阿鼻道三刀的第二刀了。

  以楚休现在的实力,若是把对手换成岳鹤年那种级别的,估计对付起来要轻松许多。

  这段时间内,楚休也没有闲着,仍旧是接任务,修炼,再接任务。

  而且经过姚家庄一事之后,楚休可以说是天罪分舵内名气最大的杀手了,甚至有不少任务指名道姓的要楚休来做。

  这时楚休才知道昔日鬼手王说的,杀手也需要名气是什么意思。

  这种指定杀手来执行的任务,佣金可都是丰厚无比的,雇主想要指定楚休出手,那只要多拿钱就行,只要佣金多,哪怕是让天罪舵主亲自出手都可以。

  所以现在楚休只挑那种专门指定他来完成的任务做,执行一次这样的任务,要比寻常的任务奖励高上三成。

  在执行任务的空闲期间,楚休也是跑到黄老头那里一趟,准备去看看他那边有没有什么进展。

  推开黄老头的院门,楚休眼前一道锋锐的冷芒闪过,两柄飞刀直接向着他眼前刺来,速度快的惊人。

  不过飞刀再快也没有楚休的刀快。

  他手中红袖刀出鞘,直接将眼前的飞刀斩碎,黄老头急忙跑出来,看到眼前的楚休,他不由得尴尬的笑了笑道:“老朽不知道是楚大人前来,见谅见谅。”

  楚休看着地上的飞刀诧异道:“这是你布置的东西?”

  黄老头苦笑道:“老朽现在就是一个废人了,已经无法布置出完整的阵法,也没有钱财去请实力高超的武者护卫。

  所以只能想办法,将阵法和机括暗器暂时结合在一起,以阵法的力量去自动催发暗器,也算是弄点护身的小东西,否则遇到个盗匪什么的,那可是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说着,黄老头还有些心疼的看了一眼地上的两柄飞刀。

  这两柄飞到的材质可是达到了三转的级别,最后让楚休这一刀就给劈成两半,他可是心疼的很。

  楚休淡淡道:“我来找你也没别的事情,就是想看看那传功玉简修复的怎么样了。”

  黄老头点点头道:“修复的还算是顺利,再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楚大人便可以前来拿东西了。

  而且老朽还发现一些有趣的东西,这传功玉简内竟然是佛门的武功,楚大人修炼时可是要小心一些了。”

  黄老头这话还真是为了楚休好,楚休的身份他已经知道了,‘血魔’楚休,燕东武林年轻一代的新秀,天罪分舵内名气最大的杀手,不用说也知道,这位修炼的肯定是魔功。

  佛门功法跟魔道功法互相克制,这点是江湖上人人都知道的,楚休先练了魔功,再去修炼佛门的功法,一个弄不好可就容易出岔子,甚至是走火入魔什么的。

  其实楚休走火入魔倒是不关他的事情,但现在传功玉简是他修复的,万一楚休自己练功出了差错,以为是他在修复传功玉简是做了什么手脚,故意为之要害他,或者是自己手艺不精导致传功玉简出现问题,最后一怒之下来杀他,那黄老头才叫冤枉呢。

  所以现在黄老头先把事情给说明了,功法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修炼的,将来出了事情可别来找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