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楚休还真没想到极北飘雪城和聚义庄会来人追杀他,殇邙山这么大,这两派的人扔进来连个水花都看不到,拿什么来找他?白费功夫而已。

  不过现在一看,对方却好像是锁定了他的大致位置一般,在一块地域当中寻找着他,而是这五人的排列也都是他们实现商量好的。

  楚休有着搏杀外罡境武者的实力,所以这五人中起码也要有一个外罡,否则其结果就是被楚休秒杀。

  而一名内罡境的武者则是起到一个辅助的作用,就算楚休能够搏杀外罡,但内罡境的武者也是一样有着伤及到楚休的实力。

  至于那三名先天嘛,他们的作用只是扩大一下搜藏范围,遇到楚休这种级别的存在,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

  楚休收敛着气息观察着,不过这时他耳边忽然传来了一个异常轻微的破空声,楚休的身形一动,直接跳到了地上,他藏身的大树竟然直接被人用一枚短枪附带着罡气直接轰碎!

  这一声爆响在夜空当中极其的响亮,被楚休跟踪的那五人顿时吓了一大跳,立刻转身,正好看到了落在地上的楚休。

  五人齐齐一愣,他们之前还在寻找着楚休,没想到对方竟然一直都跟在自己等人的身后!

  一想到楚休那恐怖的实力,五人当中除了那名外罡境的武者,其余四人都有些后怕。

  以楚休的实力若是想要出手偷袭的话,他们五人几乎哪个都活不下去。

  后方一名外罡境的武者大步走来,冷笑道:“你们极北飘雪城的人还当真是废物啊,被人跟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发现!”

  从后方偷袭楚休的那名外罡境武者乃是聚义庄的人,他打扮十分的奇特,身上穿着黑色的藤甲,背后插着四柄短枪,手中还拎着一柄漆黑色的长枪。

  而且看其模样,也很擅长轻功,起码在他出手之前,楚休并没有发现他。

  这名聚义庄的武者便是一直跟着楚休的踪迹找来的,只不过他害怕打草惊蛇,所以并没有带其他人来,只是仗着自己的轻功好,一路追来,找机会偷袭楚休。

  只可惜楚休的反应能力太过惊人了,他那作为杀手锏的短枪竟然让他就这么给躲过去了。

  极北飘雪城的那名武者冷哼了一声:“少在那里说风凉话,抓到了人,功劳平分!”

  话音落下,那名极北飘雪城的外罡境武者直接便向着楚休冲来。

  楚休虽然有着搏杀外罡境武者的战绩,但那一战打的也是十分的凶险,可以说是勉强胜之。

  同为外罡境,虽然他们的实力要比昔日被楚休杀的恒善禅师弱上一些,但也弱不了太多,以二敌一,难道还杀不了楚休?

  带着这种心理,那名极北飘雪城的一掌落下,冰蓝色的罡气带着森然的寒气随着掌力爆发,他竟然还留了两分力量。

  天罪舵主说楚休是死活不论,但对于聚义庄和极北飘雪城来说,最好还是要活的,将其直接活捉,他们还能从这楚休的嘴里撬出来不少好东西。

  只不过接下来那名极北飘雪城的武者就知道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面对这一掌,楚休双手结出了一个很奇异的印法来,双手如轮,内力灌注其中,一股璀璨的金芒轰然爆发!

  兵字诀,大金刚轮印!

  大金刚轮印主力,劲聚如锥,无坚不摧!

  这一印落下,好似金刚明王镇邪降魔,碾压诸天,无尽的爆裂之力全都隐藏在这一印当中,随着那印法一出,极北飘雪城的那名武者眼中露出了无尽的惊恐之色,想要后撤,但却已经迟了!

  轰然一声巨响传来,他整个胳膊都被楚休的大金刚轮印轰成了碎肉,而且印法丝毫没有停顿,直接在对方的胸口轰出了一个巨大的空洞来,随着血雾飘散,那名极北飘雪城武者的身形犹如一个破布娃娃一般,直接倒飞出去十余丈。

  秒杀!

  虽然那名极北飘雪城的武者因为没料到楚休的实力,想要将其活捉所以留了两分力,但结果却是被楚休一招秒杀,这也能说明楚休现在的力量之大和快慢九字诀那霸道的威能了。

  后方即将要冲上来的那名聚义庄的武者已经愣住了。

  情报上明明说这楚休乃是内罡境,这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对方怎么就成外罡了?而且实力还如此的恐怖?

  他虽然很疑惑,但显然现在不是他该疑惑的时候,那名外罡境的武者仗着自己的轻功出色,直接转身便逃!

  楚休面色不变,阵字诀使出,双手结出内缚印,一瞬间楚休全身的真气在内缚印的牵引下灌注到双腿当中,脚下一动,他的身形瞬间便出现在了那名聚义庄武者的身前,迅捷如雷,快如闪电!

  这便是内缚印,只要印法不破,那便可以爆发出极致的速度来,天地之间,任我纵横!

  或许这式印法唯一的缺点就是爆发出的速度太快,导致内力消耗也是如同流水一般,只是在战斗当中短途可用,长途奔袭根本是不可能的。

  那名聚义庄的武者被突然出现的楚休给吓了一大跳,他的轻功虽然算不上太高明,但在同阶武者当中逞威也是足够了,结果现在却是瞬间就被楚休给追上,但这楚休的资料里可没显示他会轻功!

  若不是知道聚义庄不会害自己,他简直以为孟元龙给他们的都是假资料,为的就是要他们去送死。

  这楚休所展现出来的境界跟实力,简直就没有一个能跟资料对应上的!

  楚休的眼中划过一丝冰冷的杀机,手中红袖刀轰然斩出,夜色当中,深冷邪异的血炼神罡闪烁着猩红色的光芒,更显诡异。

  那聚义庄的武者咬咬牙,他身上罡气爆发,手中的长枪抡起,一瞬间数十道枪芒罡气爆发挡在眼前。

  不过在血炼神罡之下,不光是他的罡气,就连他手中那柄四转的宝兵长枪都被楚休这一刀直接斩断!

  血炼神罡入体,那冰冷的杀机和血煞之气顿时让那名聚义庄的武者一口鲜血喷出。

  还没等他有反应,迎接他的便是那犹如连绵细雨一般的狂暴刀势,黄昏细雨,红袖招魂!

  在那铺天盖地的刀势与血炼神罡的轰击之下,那名聚义庄的武者才坚持了十余招便被一刀断魂,身首分离。

  楚休将目光望向其他那几名武者逃离的方向,眼中流露出了一丝寒芒来,内缚印之威爆发而出,直接以最快的速度追上一名先天境界的武者,动用天绝地灭移魂大法逼问出了一些信息。

  当得知这三家竟然联手花了大价钱请风满楼的卜算大师来推演他的大致方位,楚休也是略有些无奈。

  这种手段简直防不胜防,当然要防御也简单,等你的实力达到一定的程度,那些卜算大师也不敢轻易去推演你的消息,否则消息没推演出来,天机反噬便会让他们重伤甚至是身死。

  所以无论是风满楼那些业余的卜算大师,还是道门当中那些精研天机演算之道的的强者,他们轻易不会去推演卜算某个人,只会去推演卜算某件事情。

  这次三家花了大价钱合力请风满楼的卜算大师出手,显然是准备在楚休炼化血玉玲珑前将其夺回来的,这样他们的钱才不算白花。

  只不过他们这次显然是要赔本了,因为楚休已经把血玉玲珑给炼化了,就算是他们找到楚休也没用了。

  逃跑的那几名武者倒也不算太蠢,还知道分开跑,楚休追上一个之后,其他的人也是跑远了。

  楚休揉了揉下巴,出手这一次他的踪迹算是彻底暴露了,距离太近,无论他怎么躲,对方都会沿着他的痕迹追来,呆在殇邙山内和出去其实已经并没有区别了。

  况且一旦让对方真正把自己合围起来,那才是真正的险境,以楚休现在的实力去跟天人合一境界的大高手照面那纯粹就是找死,所以他必须找一个最快的方法来破局!

  呆在原地想了想,楚休顿时想起来,他在魏郡这里可是还有一些因果在的,水既然已经这么浑了,那不如就把这水搅的更浑一些!

  想到这里,楚休没有耽搁,直接向着山下跑去,而他所去的地方,正是魏郡的通州府。

  清晨十分,白擒虎还有孟元龙带着一些弟子,看着地面上的尸体面色一阵阴沉。

  昨天晚上幸存的几人把消息告诉了他们,这让白擒虎和孟元龙顿时一惊。

  其他人不知道这楚休是怎么踏入外罡境的,但他们一听描述便能猜到,这楚休肯定是已经炼化了血玉玲珑,这才踏入外罡,并且还能用出血炼神罡来。

  只不过他们怎么都想不到,这楚休究竟是如何能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里就把血玉玲珑给炼化的,换成他们都办不到!

  还有极北飘雪城那名武者的尸体,被人用一种极其刚猛暴烈的拳法类武功一招秒杀,楚休以前可没透露出他还会这种武功。

  若不是手下的人信誓旦旦的说出手的人就是楚休,他们甚至都怀疑是不是有外人在出手帮楚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