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一百三十三章 故地重游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9-06-16 08:34:32 源网站:顶点小说
  楚休这一次的出手算是彻底打破了之前白擒虎和孟元龙的计划,应该说这一次他们肯定是赔本赔到家了。

  花费大价钱去请风满楼的卜算大师不算,又花费这么多的人力物力跑来殇邙山追杀楚休,他们为的还不就是那血玉玲珑嘛。

  结果现在楚休竟然告诉他们血玉玲珑被他给炼化了,这让白擒虎和孟元龙都有些接受不了。

  他们虽然也恼怒楚休敢于虎口夺食,但却不像被楚休反算计的天罪舵主那般恼羞成怒,非要杀他不可,他们的目标一直都是血玉玲珑。

  结果现在血玉玲珑没了,他们就算是杀了楚休又有什么用?

  孟元龙面色阴沉道:“还追不追?”

  眼下明知道血玉玲珑没了,再追杀下去,除了杀了楚休泄愤,貌似也没有太大的意义了。

  白擒虎咬咬牙道:“废了这么大的代价,现在都已经找到对方的踪迹了,为什么不追?

  血玉玲珑是没了,但那楚休身上的功法倒是不少,能榨出来几门是几门,反正不能白来这一次!”

  孟元龙点点头,他也是如此想的,起码要带回一点东西,给聚义庄一点交代才行。

  “对了,用不用告诉青龙会的人?”

  白擒虎冷哼道:“不用告诉他们,青龙会只有那上百个杀手,人数有限的很,就让他们自己找去吧,况且那天罪舵主的心胸有些小,他的主要目的才是泄愤和报仇,死活不论,我们可是准备抓活的拷问功法,若是那楚休被天罪舵主含怒之下一招给杀了,那我们才是赔本到家了。”

  孟元龙倒是无所谓,不过现在听白擒虎这么说,二人便直接开始命令其他人集合,沿着楚休留下的痕迹追下去。

  跟恼羞成怒白擒虎还有孟元龙二人比,此时的楚休倒是悠闲的很,正在通州府的大街上闲逛着。

  一年多的时间没回通州府,此时的通州府已经变了模样。

  昔日通州府的三大世家,李家被楚休给灭了,沈家跟楚家一夜之间灭门,可以说瞬间通州府的这几个大势力便被清空了。

  只不过通州府靠近燕国,在魏郡也算是一个大州府了,没有人会眼看着通州府就此衰落下来,所以现在的通州府又是一个三足鼎立的趋势。

  其中一个是周家,乃是外地州府迁移而来的,有一名先天武者坐镇。

  还有一个是青狼帮,有两名先天武者,这三人原本是殇邙山内的盗匪,结果后期殇邙山被韩豹等人掌控,其他盗匪都混不下去了,这青狼帮的三人便带着手下的人趁机入主通州府,成为了当地最强的一股势力。

  还有一个就是之前的沈家,沈墨虽然死了,但沈家却还在,只不过没了先天武者,沈家反倒成了通州府内最弱的一个势力了。

  沈墨在时,沈白还会照顾着沈家。

  沈墨死了,沈家可就跟沈白没什么关系了。

  沈白此人才是真正的心性冷漠,对于养育了他的沈家来说,他心中没有丝毫的感情,沈家的那些族人在他看来,除了他弟弟,其他的都是废物一群,早死早好,他们早点死了,自己的弟弟也能没牵挂的跟他进沧澜剑宗修行了。

  而现在他弟弟既然死了,那沈家的这群人对于他来说那就是真的无所谓了,只要不来烦他,沈家爱死哪去就死哪去。

  刚开始的时候通州府其他势力还会顾忌一下沈白,不敢对沈家做有半分的冒犯。

  不过等到后来他们知道了沈白的态度,他们对沈家可就没有丝毫顾忌了,各种欺辱打压,沈白连问都不问,其他势力这才都终于放心了,沈家的人也是彻底绝望了。

  楚休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他这次来就是来刷存在感的,最好是能惹点事情,那才叫好。

  只不过楚休不想惹事的时候,有些麻烦排队来,而等到他想要惹事的时候,偏还又没什么事情。

  楚休一路走到了之前楚家的酒楼内,这处酒楼也是当初楚休负责管理的,甚至他都曾经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

  看到楚休走进来,那酒楼的掌柜的下意识的一抬头,顿时便是一惊,他连忙走过来道:“二公子!?你回来了?”

  那酒楼掌柜的只是一个普通人,他负责管理酒楼,但却根本就不知道江湖上发生的那些大事。

  楚家被灭门他自然是知道的,他只是依稀听说楚休没死,但却并不知道楚休曾经被沧澜剑宗通缉追杀过。

  “二公子你回来是准备重建楚家的?”那掌柜的脸上竟然还带着一丝期翼的表情。

  楚休摇摇头道:“楚家都已经没了,还重建什么?老方,给我安排个位置,我的口味你应该是知道的。”

  方掌柜安排好楚休坐下后,楚休这才问道:“这就楼现在是哪一家在经营?”

  方掌柜苦笑着指了指自己道:“是我自己在经营了,并不属于那一家。”

  楚休笑了笑道:“哦,那倒是不错啊。”

  方掌柜哭丧着脸道:“可小人却宁肯回到当初在楚家的时候,只当一个掌柜。

  当初楚家出事,接手酒楼的乃是沈家。

  不过后来却不知道为何,沈家的人竟然走了,又来了青狼帮的人。

  青狼帮的人倒是没有占据我这酒楼,但他们却有要求,让我拿出一大笔钱,这酒楼算是我的人。

  这笔钱我咬着牙拿了,毕竟楚家没了,小人也要为自己的前途考虑一下。

  但谁承想钱拿了之后,青狼帮的人却又借口要收保护费,每个月都要从小人这里拿走一大笔银子。

  本来拿银子也就罢了,就当是花钱买个平安了,每个月小人这银子可都是按时交付的。

  结果青狼帮的这帮人隔几天就要来这次一次白吃白喝,还非要包场,吓跑了许多客人。

  他们隔三差五的便来这么一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酒楼的生意,最近这几个月,我可都是赔钱在干的,这待遇可真是比不上小人昔日在的楚家之时。”

  酒楼的方掌柜看到楚休就是一阵诉苦,再这么下去,他这酒楼的掌柜也别干了,大不了换个地方继续讨生活。

  就在这时,一名面相粗狂的先天武者带着一大群吵吵嚷嚷的武者走上酒楼,还没看到人,那领头的武者便大喊道:“人呢?老方,把二楼给我清出来,好吃好喝的都给我准备好,还是老规矩!”

  那方掌柜一脸的无奈之色:“又来了,二公子,要不然你先下楼去吧,我在楼下给你准备个位置。”

  这方掌柜不是江湖人,他也不清楚武者之间的实力划分,不过他好像依稀听说过,现在这青狼帮的两位帮主跟昔日楚家的家主都是一个级别的,二公子肯定也是打不过对方的。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异色,随便摆了摆手。

  那方掌柜还想要说些什么,那青狼帮的武者直接皱着眉头走过来道:“老方,你还在这里磨叽什么?我让你清人你没听清楚吗?”

  说着,那青狼帮的武者撇了楚休一眼,冷喝道:“滚下去!”

  楚休撇了他一眼,淡淡道:“还当真是当盗匪当习惯了啊,现在已经上岸洗白了还如此嚣张,不知死活说的就是你这种人。

  怪不得有着两名先天都会被韩豹他们从殇邙山内赶出来,就这种德性,也难怪你们斗不够韩豹。”

  楚休的话顿时让那名青狼帮的武者面色一黑。

  当盗匪除了当到北地三十六巨寇那种级别,否则并不是什么好出身,所以他现在很讨厌别人在他们的面前提到盗匪两个字。

  而且被韩豹从殇邙山内赶出来这件事情也是他们的逆鳞,乃是他们最为丢脸的时刻,现在听到这楚休当面提起这件事情,那青狼帮的武者顿时便指着楚休厉喝道:“小兔崽子!我看你是活得……”

  不过他的话还未说话,楚休的手便一动,直接以大弃子擒拿手将对方脑袋按在了桌子上,他的右手上不知道何时竟然出现了一根筷子,猛然间插进对方的太阳穴当中,带着‘噗’的一声轻响,直接将那青狼帮的武者给钉在了桌子上!

  这恐怖的一幕顿时吓的在场的众人噤若寒蝉,楚休则是慢悠悠的站起来,淡淡道:“真是麻烦啊,吃个饭都吃不安静。”

  说完之后,楚休便直接走下楼。

  其他青狼帮的武者看到楚休走过来,有些人竟然吓的直接跪在了地上,打着哆嗦。

  不是他们胆子太小,而是眼前这一幕简直冲击着他们的三观。

  在这些普通的帮众看来,他们帮主先天境界的修为已经算是高手了,结果现在却是被人如同杀鸡一般,不对,甚至比杀鸡还简单,就这么轻描淡写的用一根筷子将脑袋钉在了桌子上,看着那青狼帮帮主还在微微抽搐着的尸体,他们没吓尿裤子就已经不错了。

  等到楚休彻底离开,消失在长街上时,整个酒楼这才仿佛是炸锅了一般,开始疯狂讨论着那个人是谁,为何有这般强的实力。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