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州府地方就这么大,平常出了一点小事在一天之内就能传个遍,更别说是青狼帮一位先天武者被杀的消息。

  而那方掌柜也没意识到楚休身份的敏感性,直接便将楚休的身份给说出去,这又是引起了一次不小的震动。

  普通人不知道楚休的身份,难道他们还不知道吗?毕竟当初沧澜剑宗在魏郡通缉楚休时可是闹的沸沸扬扬的,几乎所有通州府的武者都知道的。

  此时沈家内,几名沈家的长老知道这个消息后脸上都带着欣喜之色。

  不是因为他们找到了昔日杀沈墨的凶手,而是他们可以凭借这个消息重新去讨好沈白。

  自从沈墨死后,他们沈家便跟沈白没有任何关系了,自然也就没了沧澜剑宗这层光环护体,除非他们出了一名先天武者,否则沈家可是要彻底衰败的。

  对于其他大宗门来说,先天武者只能说是寻常而已,甚至有些十几岁的弟子便能达到先天。

  但对于沈家这种小世家来说,先天武者却是能镇得住他这一个家族的最强战力,没了先天武者,那便只能忍受被欺压。

  几名沈家的长老商量好了之后,便立刻决定,马上派人去沧澜剑宗通知沈白,一定要第一个把消息送到!

  ………………………………………

  沧澜剑宗之所谓名为沧澜剑宗,是因为沧澜剑宗下面有一条长河,名曰沧澜江。

  据说这沧澜江乃是上古两名强者交战时,被其中一名强者用剑斩出来的,当然这只是传说,很多武者表示怀疑,一剑便斩出一条大江来,那两个人若是生死相搏,岂不是要把整个殇邙山都给打没了?

  不过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沧澜江这里的确是有剑道高手在这里出手过,据说沧澜剑宗的开山祖师便是在这里看到了那些强者交手时留下的剑痕,这才忽然顿悟,实力大进,从而在此地开宗立派,经过了上千年的发展,这才成为了能够位列七宗八派之一的沧澜剑宗。

  此时沧澜剑宗的山门内,沈白坐在议事厅内,看着沈家传来的消息,眼中的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他下方一名沧澜剑宗的弟子问道:“师兄,沈家的人还在外面等消息,应该怎么处理?”

  沈白面无表情的挥了挥手道:“去给他们一柄带有我沧澜剑宗印记的佩剑,打发他们下山。”

  沈家的人是为了什么来的,这点沈白知道。

  只不过他现在不想跟沈家有半分的关系,随便扔给他们一柄带有沧澜剑宗印记的佩剑便足够狐假虎威了。

  沈白放下那消息,直接前往沧澜剑宗后山的一座宅院内,恭敬的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进来吧。”

  沈白推门而入,院落中一名身穿灰衣的老者盘坐在地,虽然须发皆白,满脸的老态,但他腰背却依旧挺直,没有丝毫的佝偻,气势不凡。

  那老者的眼前有着一张棋盘,但却没有对手,他竟然是在自己跟自己下棋。

  这名老者便是现在沧澜剑宗的掌门,‘一剑沉江’柳公元!

  昔日柳公元以一己之力撑起沧澜剑宗,他壮年时接管宗门,曾经在这沧澜江上与人对战,一剑之威将沧澜江斩得暂时断流,把对手直接沉入江底,所以他才被人称之为是一剑沉江。

  不过此时的柳公元已经老了,他今年已经接近三百岁了,就算有着武道真丹境的修为,也是扛不住岁月的侵蚀。

  御气五重之上便是炼神三境,能够达到这三境的都是宗师级别的存在,能够撑起一个顶尖的江湖大派,凡是在江湖歌诀上出现的宗门,最弱都有一名达到凝神三境的武道宗师在。

  凝神三境分别是:武道真丹、真火炼神、天地通玄这三个境界。

  达到第一境武道真丹境寿元便已经可以达到三百多年,换而言之,现在柳公元已经到了接近寿元将尽的程度了。

  昔日风云榜上还有柳公元的名字,而现在的柳公元却是能有十多年未曾出手过了,早就已经下榜。

  “师父。”沈白行了一礼,在柳公元的面前坐下。

  看到自己这名精心培养的关门弟子来了,柳公元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道:“可是在武道之上有什么困惑了?”

  沈白摇摇头,沉声道:“师父,一年多年曾经杀了我弟弟的人又出现在了魏郡,我想要借用沧澜剑宗的力量下山找到他,杀了他。”

  柳公元沉默了片刻,抬起头,看着沈白的眼睛道:“身在江湖,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做就能做的,沈白,你是我收的关门弟子,当初从你踏入沧澜剑宗时,我便知道,你才是我想要的那个传人。

  这些年来我把你限制在沧澜剑宗内修行,就算你的实力已经到了外罡境,我也不让你出去闯荡江湖,你可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没等沈白回答,柳公元便沉声道:“因为我想要让你在江湖上一鸣惊人!

  我沧澜剑宗沉寂的足够久了,我老了,沧澜剑宗只能困守魏郡,但你还年轻,沧澜剑宗的未来我准备交给你来掌管。

  在江湖年轻一代当中,外罡境的实力的确不错,但却还不够,你不是聚义庄的聂东流,有着聚义庄少庄主的身份,手段圆滑,名满天下,未到二十便踏入龙虎榜,刚刚踏入先天便能位列龙虎榜前十。

  你也不是龙虎山天师府张家那的位惊世奇才‘小天师’张承祯,出生时霞光冲霄,掌生雷纹,立刻便被列为下一任天师的继承人,独占龙虎榜十七年,更是江湖上唯一一个同时登上龙虎榜与风云榜的人物。

  你不是他们,所以你只能依靠自己的苦修来一鸣惊人,未凝聚顶上三花时,我是不会让你出手的,因为你出手的机会只有一次,这一次你便必须要让整个江湖都记住你,让你踏入龙虎榜前十!”

  深深的看了沈白一眼,柳公元沉声道:“只有龙虎榜前十的名声才能镇住你的那些师兄们,当初我收你为关门弟子,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

  我把你当掌门继承人来培养,但你却没有继承人的名分,这个名分我能给你,但却会造成沧澜剑宗的动荡,造成所有人的不满,只有到哪一天你能真正承受得起这个名分时,我才会将它正式给你。”

  沈白深吸了一口气,这些话是以前柳公元都没跟他说过的,但他却能依稀感觉到了。

  柳公元收他为弟子时,他那些师兄有的甚至都已经一百多岁甚至还有将近二百的。

  这些人都是沧澜剑宗的长老,结果自己却要叫他们的师兄。

  而这些人也有弟子,有些年轻,有些正值壮年,都有着竞争沧澜剑宗继承人的资格,但他们却要叫沈白师兄,这些人当然是不会对他服气的。

  看着柳公元,沈白沉声道:“弟子明白了,我不会去追杀楚休的。”

  柳公元满意的点点头道:“人在江湖就是这般身不由己,凡事都要为了大局去考虑,有时候哪怕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该忍着也一定要忍着。”

  不过这时候沈白忽然道:“不过师父,我可以不出手,但我还想请沧澜剑宗出动一部分的弟子杀那楚休。

  眼看着仇人就这么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经过,我却视而不见的话,弟子,不甘心!”

  这一次柳公元倒是没去阻拦,他点点头道:“放心吧,我会去安排的。”

  沈白是他看中的人,沧澜剑宗日后能否再次崛起便要看他了,这就跟当初他师父培养他是一样的。

  派人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出手追杀一个人,这对于沧澜剑宗来说并不算太难。

  随着沧澜剑宗的加入,追杀楚休的人也从三方变成了四方,而此时的楚休却是又躲进了南殇邙山当中,能否将聚义庄和极北飘雪城的人击退,就要看这一次了。

  南殇邙山的密林中,一名沧澜剑宗的先天武者正在百无聊赖的搜寻着。

  这次他们被人派下山来搜寻楚休,其实这帮弟子是不怎么情愿的。

  宗门又不发给他们奖励,这一次纯粹就是相当于是义务劳动了。

  而且这次沧澜剑宗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那就是他们并没有摸清楚休的实力。

  魏郡距离北燕有些远,楚休的情报若是想收集的话,他们还是可以搜集来的,不过这次沧澜剑宗出手的有些仓促,所以他们拿到的只是一些粗陋的情报,都是过时的了,他们还以为那楚休只是内罡境呢,毕竟在通州府出手时,周围都是些普通人和低阶武者,在楚休故意收敛气息的同时,他们可看不出来楚休的真正实力。

  所以这样一来,也就导致沧澜剑宗所派出的武者实力都不怎么样,其中还有凝血境的武者,这要是在了解楚休的聚义庄和极北飘雪城看来,派这种低阶武者来追杀楚休,那根本就是在给楚休送人头。

  就在那沧澜剑宗的武者百无聊赖的在搜寻之时,他的眼前忽然有一道黑影闪过,那名沧澜剑宗的武者刚想要拔剑,他便感觉自己的精神好像是陷入一个深渊中一般,彻底的沉浸在其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