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一百三十六章 踏脚石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7 08:32:3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PS:感谢书友胖虎怕不怕一万起点币的打赏、感谢QQ阅读的书友ERIC琛一万书币的打赏

  沧澜剑宗的态度强势的惊人,实际上现在沧澜剑宗也的确是愤怒的很。

  之前聚义庄和极北飘雪城的人大批量进入魏郡没跟他们打招呼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敢在他们沧澜剑宗的地盘上杀人,简直就是没把他们放在眼中。

  如果这件事情是发生在神武门等北燕的宗门,对方或许还会给极北飘雪城等势力解释的机会,但沧澜剑宗却是不会,原因很简单,沧澜剑宗跟北燕各大武林势力的关系可不怎么样。

  昔日北燕朝廷跟北燕江湖有过多方合作,北燕崛起,反攻东齐和覆灭魏国,将其变成魏郡,这里面少不了北燕各大武林势力的手笔。

  沧澜剑宗身为魏郡的宗门,跟昔日的魏国朝廷也是有着一些联系的,甚至昔日沧澜剑宗最为强盛之时,也少不了魏国朝廷的支持。

  结果后来魏国被灭,成了北燕的魏郡,沧澜剑宗也是实力大损,跟北燕的武林势力没少冲突,现在沧澜剑宗没直接跟对方动手便已经算是隐忍了。

  这一次楚休敢出手算计,让两边冲突也是因为他知道这一点,所以才选择这么一个办法来破局。

  当然最坏的场面楚休也想过,沧澜剑宗或许会忍下这件事情,就这么认怂。

  只不过这种几率是很小的,到了沧澜剑宗这种级别的宗门,有时候面子可是要比里子更加重要的。

  如果万一发生了这种事情,楚休现在实力大进,只要找机会避开白擒虎和孟元龙这种级别的高手,他也是有一定的把握杀出包围圈的,只不过这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楚休可就不敢多猜测了。

  此时沧澜剑宗那边的态度强势无比,就算是以白擒虎这种暴躁的性格,他也只得忍下。

  论实力,眼前这家伙虽然也是天人合一境界的高手,但在江湖上的名气却根本就无法跟他极北飘雪城十三爷白擒虎相比。

  但眼下对方代表着的可是沧澜剑宗,看对方这态度,如果这一次他们不离开的话,可是真的有可能招惹出柳公元来的!

  白擒虎咬了咬牙道:“我们走!”

  这一次极北飘雪城和聚义庄可算是赔大发了。

  花钱请卜算大师推演楚休的位置不算,在追杀楚休和跟沧澜剑宗起冲突时也损失了不少人,可以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窦广臣冷然一笑,极北飘雪城又怎样?聚义庄又如何?这里可是魏郡!

  眼看着两派的人退走,窦广臣也是一挥手,带着沧澜剑宗的人离去。

  这一幕楚休并没有看到,他敢在一些低阶武者和同阶武者之间隐匿气息,但他却是不敢在天人合一的大高手面前玩这种小手段。

  到了天人合一境界,以自身之力感应天地变化,感知力都会跟着暴涨,楚休甚至都不敢出现在这种级别的强者百丈之内。

  等到了数日之后,楚休没有在密林中发现这两派的踪迹,他这才可以肯定,对方应该是已经退走了。

  至于青龙会嘛,楚休最没放在眼里的就是他们了。

  并不是青龙会不够强,而是青龙会的人不够多。

  整个天罪分舵只有那么百余人,都来搜索楚休的话,青龙会的任务还做不做了?

  只要天罪舵主不是白痴,看到极北飘雪城和聚义庄的人退走后,他也是一样会退走的。

  只不过让楚休有些意想不到的是这两派的人退走了,但沧澜剑宗却还在找他,并且封锁了南殇邙山大部分的出口,来回巡视。

  这让楚休皱了皱眉头,只有一家的话楚休倒是有把握冲出去,不过要看运气。

  如果他选择冲出封锁的地方只有外罡境的武者,哪怕多来了几个,楚休也有把握逃离。

  但如果碰到了聚三花、凝五气,甚至是天人合一境界的大高手前来,楚休估计就算自己以内缚印爆发出最强的速度来,想要逃走几率也是很小的。

  所以楚休索性便直接暂时呆在南殇邙山的密林内,反正他身上还有着在青龙会当杀手时所积攒下来的丹药等修炼资源,足够他用很长时间了。

  眼下楚休刚刚踏入外罡境,这段时间也正好可以让他再将自身的根基打的深厚一些。

  沧澜剑宗内,窦广臣来到柳公元的宅院内,恭敬道:“师父,事情已经解决了,聚义庄和极北飘雪城的人全都已经撤出了魏郡。”

  柳公元点点头道:“撤出去了就好,广臣,你也看到了,这些年来我沧澜剑宗困守魏郡,许久不在江湖上出手,其他江湖宗门怕是早就不将我放在眼中了。

  白擒虎和孟元龙也不是初出茅庐的新人,他们都知道江湖规矩,结果他们却大规模的带着人前来魏郡抓人,却连一句话都没有跟我沧澜剑宗交代,可想而知在他们的心中,怕是根本就没将我沧澜剑宗放在眼里啊!”

  窦广臣沉声道:“请师父放心,小师弟的天赋摆在这里,等到来日师弟踏入真丹境,成就武道宗师,定然能够带领我沧澜剑宗踏出魏郡,扬威江湖!”

  窦广臣这番话若是被其他沧澜剑宗的人听到定然会大吃一惊的。

  因为他才是柳公元的大弟子,沧澜剑宗内除了柳公元以外资历和威望最高的那个。

  所有沧澜剑宗的弟子都知道,窦广臣其实早就不满柳公元偏袒沈白了,甚至平日里对沈白也没有什么好态度,还曾经出手打压过,结果现在他却当着柳公元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看着窦广臣,柳公元叹息了一口气道:“广臣,这些年让你在沈白面前做恶人,苦了你了,说实话,你有没有感觉到后悔?若是没有沈白,这个掌门的位置便是你的了。”

  窦广臣笑了笑道:“师父你是知道的,其他人或许有这个想法,但我却绝对不会有。

  甚至当初决定在小师弟面前当恶人,给他压力,也是我主动提出来的。

  我这条命是当初师父你救的,若是没有师父,没有沧澜剑宗,我窦广臣只不过是一个被黑街当中恶霸欺凌的小扒手而已,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被人给打死。

  我学武之时已经过了最佳时期,导致根基不稳,即使现在已经到了御气五重的巅峰,但却也无法接引天地之力,炼成武道真丹。

  眼下我沧澜剑宗需要的是一个能够撑起整个宗门,力挽狂澜的存在,这个人不是我,只能是小师弟。

  我现在做的一切也不是为了小师弟,为的,只是沧澜剑宗!”

  柳公元叹息了一声道:“昔日我对你的恩情你早就已经还清了,这些年来,是我跟沧澜剑宗欠了你的。”

  叹息完之后,柳公元又问道:“那楚休你们找到了吗?”

  窦广臣摇摇头道:“我只是暂时把南殇邙山的出口给封锁住,还没有正式开始搜索。

  毕竟南殇邙山也不算小,以我沧澜剑宗的人根本就搜索不过来,所以我准备通知一下其他宗门,让他们也出手帮忙搜索。”

  不过这时柳公元却是道:“不用搜索了,先派人封锁住南殇邙山就行了,过几个月便把人撤出来吧。”

  窦广臣诧异道:“为何要这么做?那楚休不是小师弟的仇人嘛,将他找出来正好可以给小师弟报仇啊。”

  柳公元淡淡道:“正因为那楚休是沈白的仇人,我才要放他一次。

  从加入沧澜剑宗以来,沈白的路太顺了,或者说他没有什么太大的目标。

  他只知道一心修炼,踏入江湖之后一鸣惊人,但却不知道这第一步应该怎么走。

  那楚休的资料我调查过了,跟沈白正好相反,此人完全是草莽出身,能够一路拼杀到现在这种实力,靠的就是胆大激进,手段狠辣,甚至现在都到了龙虎榜第十八位。

  这楚休是沈白的仇人,是他前进路上的一个障碍,这个障碍宗门可以为他拔除,但这样一来除了大仇得报,他还能得到什么?

  所以这个障碍我们不能帮他拔除,需要他自己来拔除!

  可以说这楚休就是他踏入江湖,一鸣惊人的踏脚石!”

  窦广臣迟疑道:“可是师父,万一小师弟栽在这楚休的手中怎么办?历年来江湖上草莽出身却是身居高位的也不少,比如那聚义庄聂仁龙,昔日他们几个江湖新人在聚义庄结拜聚义,在其他江湖人看来根本就是小孩子的笑话而已,结果现在聚义庄却是已经名满江湖了。

  我就怕小师弟在那楚休的手中吃亏,万一他因此一蹶不振的话,我沧澜剑宗的心血可就白费了。”

  看着门外的远方,柳公元淡淡道:“江湖草莽这么多,但聂仁龙却只有一个。

  况且我需要的是沈白他在江湖上一鸣惊人,如果他连一个楚休都解决不了,还需要宗门帮他出手的话,那我们为何要如此费力的培养他?

  如果我想培养的只是一个沧澜剑宗的接班人的话,那现在沈白其实已经算是合格了。

  但现在我想培养的却是一个能带领沧澜剑宗力挽狂澜中兴之主,那沈白需要磨砺的,远比他想象的都要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