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的黑夜当中,几个身穿黑衣的身影突兀的从夜色中显露出来,挨个走进小酒馆内。

  大部分都是楚休的熟人,唐牙、雁不归、鬼手王、火奴还有狼王。

  不过这其中倒还有一个陌生人,大概三十多岁,身后背着一柄长剑,有着外罡境的实力,不过看气息很弱,比不上唐牙和雁不归,甚至都比不上楚休,应该是刚刚踏入外罡境的才对。

  他的面具挂在腰间,上面画着一青一紫两道剑痕,此时正用一种审视外加挑衅的目光看着楚休。

  看着鬼手王等人,楚休淡淡道:“舵主大人倒还真是锲而不舍啊,聚义庄和极北飘雪城的人都走了,就连近在咫尺的沧澜剑宗都撤了,他竟然还让你们在魏郡盯着,当真是舍得下本钱啊。”

  火奴苦笑道:“我们倒也不是全部在这里盯着,而是轮番来魏郡探查消息,整个天罪分舵的人至少有三分之一到一半人都在南殇邙山周围守着。”

  看着还在那里悠闲喝酒的楚休,鬼手王叹息了一声道:“楚休,何必呢,血玉玲珑是好东西,但为了它叛出青龙会,被各方势力追杀,值得吗?”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鬼手王,你我相识虽然不久,但你也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你看我是那种宝物在前就利令智昏的人吗?

  我也不想叛出青龙会,但却是有人在逼我叛出青龙会!”

  鬼手王皱了皱眉道:“逼你叛出青龙会?血玉玲珑不是被你抢走的吗?”

  就在这时,那名外罡境的武者冷哼道:“鬼手王,你跟他废什么话?舵主大人马上就到了,对付这么一个叛徒,你们难道还想要舵主大人亲自出手不成?”

  鬼手王的面色有些难看,在天罪分舵内,他虽然不是外罡,但却是资历最老的一个。

  以前实力最强的唐牙和雁不归没跟他这么说过话,后来名气最大的楚休也没这么跟他说过话,但眼下这名武者的语气几乎就算是训斥了。

  楚休仿佛没看到那名武者一般,而是看向鬼手王道:“他是谁?”

  鬼手王也是直接无视了那名武者,淡淡道:“巴山剑派弃徒,‘青电剑’陈峤,在你离开天罪分舵后三个月被舵主大人带进天罪分舵内的,很得舵主大人的器重。”

  在‘器重’这两个字之上,鬼手王加重了语气,显然对这陈峤有些不屑。

  对方刚开始加入天罪分舵时态度还算是谦逊,不过后来其张狂霸道的那一面就显露出来了。

  以往天罪分舵中,唐牙只是有些性格古怪,也并没有仗着实力欺压别人,雁不归更是这样了,甚至平时连话都懒得说。

  而楚休的性格向来都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鬼手王没有倚老卖老,火奴和狼王,还有其他那些没有代号的杀手也对他足够尊敬,楚休可没那么多的恶趣味去摆什么高手强者的架子。

  但这陈峤不一样,此人乃是巴山剑派这种老牌的大宗门出身,阶级观念太严重,平日里对鬼手王这种掌管着分舵内杂务的老人都是呼来喝去的,对火奴、狼王还有其他实力不如他的武者就更加的没放在眼中了。

  当然这陈峤若是光嚣张霸道的话,他也在天罪分舵内混不到现在了,自然有人会教训他的。

  这陈峤最大的优势就是会审视适度,会拍天罪舵主的马屁。

  以往天罪分舵内可没这样的人,鬼手王只是圆滑,火奴和狼王只是听舵主的话,但也不会主动拍马。

  至于唐牙和雁不归,这两位不用说了,他们可能连拍马屁是什么都不清楚。

  天罪舵主也是人,自然也是爱听好话和马屁的。

  以前唐牙等人有实力,只要听话,他也不要求这么多。

  而现在这陈峤毕竟是巴山剑派出身,实力也是有的,又会溜须拍马,在天罪舵主心中的地位自然也就后来居上,比较高了。

  那边的陈峤听到鬼手王语气当中的那股不屑之意,还有唐牙等人那无视的态度,他的面色顿时一沉。

  眼前这楚休只是青龙会的叛徒,结果好像在他们的眼中,自己的地位就连楚休这个叛徒都比不上。

  陈峤冷哼了一声,直接拔出了手中闪烁着青色锋芒的长剑指着楚休厉喝道:“都闭嘴!你们现在跟这个叛徒谈笑风生是什么意思?舵主大人废了半年的时间这才抓到他的踪迹,现在将他给放走了,你们付得起这个责任吗?”

  从一进来陈峤就对楚休保持着很大的敌意,这不是他对天罪舵主有多么的忠心,而是出于嫉妒。

  虽然他加入青龙会后楚休已经叛逃了,但青龙会内的其他杀手仍旧会说以前楚休在青龙会时名声多大,多么威风,还没有脾气,不像他陈峤等等,经常会把他拿来跟楚休比较。

  这种次数一多,陈峤自然便对楚休生出了一股嫉妒不服,甚至是怨恨的心理。

  特别是今天一进门,鬼手王等人所表现出的那股疏离感,好像楚休才是他们的同伴,而他才是外人一般。

  当然实际上也是如此。

  昔日楚休在青龙会的表现是有目共睹的,在场的众人都跟他执行过任务,姚家庄一战当着各派强者的面斩杀姚南谦等人,灭门姚家庄,青龙会天罪分舵也从此回到了燕东武林的视野当中,这都是货真价实的功绩。

  你陈峤一个新加入的外人如此嚣张狂妄,凭什么?就凭你会溜须拍马?这的确是不屑,是青龙会这帮老人对陈峤这个新人的不屑。

  被陈峤拿剑指着,楚休忽然冷笑了一声,下一刻他竟然直接出手,手捏兵字诀,大金刚轮印轰然落下,金刚无匹,镇世降魔!

  在楚休出手的一瞬间,鬼手王等人竟然都默契无比的后退了一步,谁也没有去管那陈峤,反而是带着好奇之色的看着楚休出手。

  之前他们跟楚休都有过合作,对于楚休的实力也算是有些了解的。

  结果现在楚休所施展出的这式印法他们可没见过,而且其威能也是大的惊人,在场除了同样出手暴烈无比的雁不归,无人敢去硬接楚休这一印。

  而此时那陈峤也是一样,惊骇之下他手中的青色长剑斩出,一瞬间带着电芒的青色剑芒轰然落下,刹那之间竟然斩出上百剑来,在楚休的大金刚轮印下直接布下了一层剑芒电网来。

  陈峤所修炼的也是巴山剑派的紫电青光剑,而且实力还不弱。

  毕竟是七宗八派之一出身,就算是弟子的实力弱其实也弱不到哪里去。

  况且这陈峤若是真废物的话,天罪舵主也不会将他收入青龙会当中的。

  毕竟天罪舵主的心胸虽然小了一些,但要求也是很严格的,能被天罪舵主看中收入分舵内的,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只可惜现在陈峤遇到的是楚休,刚刚出关,实力大进的楚休!

  金色的罡气在印法之上绽放,衬托得此时一身黑衣的楚休竟然有几分圣洁的感觉,好似真正的佛门降魔金刚一样。

  一声剧烈的爆响传来,楚休那刚猛无比的大金刚轮印直接将的陈峤的电网剑芒轰碎,一股大力袭来,陈峤差点握不住手中的长剑,身形向后连退了数步,每一步都将脚下的大地踩出了深深的裂痕,这才勉强将力道卸下,不过一缕鲜血却是从他口中流淌而出。

  陈峤看着楚休,眼中闪烁着惊骇之色。

  在天罪分舵内他经常能够听到关于楚休的种种传闻,那时候陈峤自然是不服气的,对方再怎么强也只不过是内罡而已。

  结果现在一交手,对方不仅到了外罡,这实力简直要比那些踏入了外罡境数年的武者都恐怖,自己竟然接不下他一招!

  不光是陈峤,此时就连唐牙等人看着楚休也是一脸的惊讶之色,显然是没料到现在的楚休竟然已经强悍到这种地步了。

  鬼手王惊叹道:“这便是你抢走血玉玲珑,将其炼化后得来的力量吗?”

  楚休淡淡道:“我说了,之前血玉玲珑我根本就没想过要去抢,我自己几斤几两我自己知道,如果天罪舵主的计划正常,我也不会有抢夺血玉玲珑的机会。

  只可惜当初抢夺血玉玲珑的那个计划本来就是一个局,其中不对劲的地方,你们难道就没发觉吗?”

  说着,楚休便将当初那件事情的真相都说了出来。

  看着在场的几人,楚休淡淡道:“大家共事一场,我也不想跟你们翻脸动手,但奈何天罪舵主为了一己私欲,想要我去吸引火力作为挡箭牌,我当然不想死,那就只能叛出青龙会。

  诸位,这件事情若是发生在你们身上,你们又会如何选择?”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神色各异,全都是默然不语,特别是唐牙,他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只是深深的看了楚休一眼。

  唐牙是个聪明人,因为当初天罪舵主是从他和楚休当中选出来一个人的,所以事后唐牙对于这件事情也是比较敏感,暗中打探了一些消息,也差不多推测出了事情的真相。

  之前追踪楚休时,他故意露出气息留下飞镖提醒楚休,也有这方面的原因,毕竟若是没有楚休,这个被当作弃子的人可就是他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