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早起出去拜年,今天提前更新,也祝大家新年快乐*^_^*

  屋内关思羽跟楚源升所说的话楚休并不知道,反正关思羽这边的命令都已经下达了,楚休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楚休对着身边的尉迟拱拱手问道:“敢问尉迟兄尊姓大名?”

  眼前这尉迟也是外罡境的武者,不过楚休却能感觉到,对方的修为可是要比自己精深许多,可能已经达到了外罡境巅峰的程度了。

  尉迟笑了笑道:“楚兄直接称呼我为尉迟就行了,我没有名字,就叫尉迟。

  我本是一个弃儿,幼时被师父捡到并且养大,只是在身上发现了写有‘尉迟’两个字的木牌,所以这既是我的姓,也是我的名字。”

  楚休点了点头,作为被关思羽从小养大的弟子,这尉迟在关中刑堂内无论职位如何,他的地位肯定是不会低的。

  尉迟一边走一边道:“楚兄的事情我方才在外面都听说了,年纪轻轻便踏入了龙虎榜,相信楚兄你日后在我关中刑堂也定然会大放异彩的。”

  楚休苦笑道:“树大招风,上龙虎榜其实也不是我的本意。

  大宗门的弟子上榜是为了各自门派的名声,为了自己的名声,而我辈这样的散修武者上榜,除了树大招风和结怨基本上没什么用处。

  就比如我这次上榜便将原本人榜第十八位的极北飘雪城白无忌给挤了下来,我敢肯定白无忌定然会在心中记恨我的。”

  尉迟笑呵呵道:“福兮祸兮嘛,人在江湖走一遭,要么留声,要么留名。

  龙虎风云至尊榜,谁不想在这里留下属于自己的名字?

  况且这次楚兄你若不是因为有着龙虎榜的排名在身,哪怕就算是有着楚大侠的举荐,这巡察使的位置也轮不到你。”

  楚休问道:“对了尉迟兄,因为我久在北燕,所以对于关中刑堂的构架有些不了解,我这巡察使的位置到底是属于什么级别的?”

  尉迟仔细的解释道:“既然这样我就给楚兄你详细说一下我关中刑堂的事情,毕竟这些你以后也都是要知道的。

  我关中刑堂成立数百年,构架现在已经是十分的清晰明确了。

  其中关中刑堂的掌权者就不用说了,乃是刑堂堂主,不过这堂主之位也很复杂,想要成为堂主必要有三点才行。

  其一是上代堂主的认可,其二是得到整个刑堂内其他武者的认可。

  至于这最后一点嘛,则是需要得到北燕、东齐、西楚这三国的认可。

  我关中刑堂乃是介乎于江湖和庙堂之间的存在,三国承认我关中刑堂的地位甚至是律法,但同样我关中刑堂也要投桃报李,承诺不参与三国纷争,保持绝对的中立,所以这个堂主必须是能让三国都认可没有私心、可以保持中立的存在才行。

  这三点乃是最近几十年我关中刑堂定下的规矩,以前我关中刑堂的历史你应该也都知道,比较混乱,并没有明确的规矩,直到三十年前家师带领关中刑堂崛起,这才有了我关中刑堂现在的地位。”

  说到这里尉迟的语气也是有些与有荣焉的。

  毕竟关中刑堂这几百年的历史当中,哪怕是创始者的名字都忘了,众人也不会忘记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楚狂歌,一个便是关思羽。

  这两个人一个为了关中刑堂打下根基和名声,而另一个则是带着关中刑堂从三国夹缝当中崛起,这对于关中刑堂的作用都是无法取代的,不说是后无来者,起码是前无古人了。

  尉迟继续道:“除了堂主之外,刑堂内还有四大掌刑官负责分管:关东、关南、关西、关北这四地,以后关西掌刑官‘九指追魂’魏九端便是你的顶头上司了,乃是天人合一境的大高手。

  掌刑官之下便是巡察使,顾名思义,负责巡查各地州府城池,看看有没有一些武林势力或者是散修武者违法乱纪,坏了我关中之地的规矩,还有追捕一些凶徒恶贼什么的也归巡察使来管,管的全面一些,自身的权力也还是不小的。

  一般来说每一名掌刑官麾下的巡察使数量都不固定,有的有五、六人,七、八人甚至时十多人的时候也有。

  巡察使属于我关中刑堂的中坚力量,像楚兄你这样由刑堂总部推荐而来的有,但大部分都是由各大掌刑官培养出来的,所以数量都不一定。

  正常来说巡察使的实力大部分都是聚三花或者是凝五气的境界,像楚兄你这样以外罡境的实力便成为巡察使的,可是很少很少,只有我关中刑堂最衰弱那几年才会有,所以这一次楚兄你能的得到这么一个位置,不光是靠楚大侠的推荐,更是因为你龙虎榜排名的原因。

  而巡察使之下便是江湖人所熟知的江湖捕头了。

  其中淬体跟凝血境的都是普通的捕快,只有先天、内罡、外罡这三个境界才能被称之为是江湖捕头。

  每个江湖捕头下面也有隶属于各自的捕快,当然也有一些性格比较孤僻的江湖捕头不喜欢带那么多的新人,所以会选择单独行事。”

  楚休闻言点了点头,这巡察使的位置已经不低了,怎么说也是分管一方的人物了,手中的权力不小,足够让楚休发挥了。

  尉迟继续道:“这些都是关中刑堂的基本构架,在刑堂总部内,还有一个部门名为缉刑司,专门负责处理一些重大事情,人数不多,只有数百人,其中有数位首领,其级别跟四大掌刑官一样,下面则不分什么巡察使之类的,只有普通密探,不过却有等级之分。”

  尉迟指了指自己道:“在下便是辑刑司五级密探。”

  听到尉迟这么一说,楚休顿时便明白了这辑刑司是什么地方,这里才是整个关中刑堂的精锐所在,直接归刑堂堂主所管辖的力量。

  “多谢尉迟兄告之了。”楚休冲着尉迟拱了拱手道。

  尉迟笑了笑道:“楚兄不用客气,反正现在你我已经是同僚了。”

  一路说着,尉迟将楚休送到了住处,让他先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等他拿到关思羽的手令在前往关西。

  看着尉迟离开的背影,楚休面色沉静。

  这关中刑堂内果然是英才辈出,这尉迟看似平凡,但实际上其实力却是要比他都深厚一些。

  而且其为人做事滴水不漏,该说的说,不该说的,连一个字都不会吐露。

  这一路走来,尉迟脸上始终带着笑意,但那笑容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简直好像是带了一张面具在脸上一般,让人根本就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以及其他情绪来。

  不过想想也正常,对方毕竟是关思羽从小养到大的弟子,并且到了现在还一直将他留在身边,这尉迟若是没有一点能力,恐怕也在关思羽的身边呆不到现在。

  而此时尉迟在送完了楚休之后,则是径直回到了关思羽的书房。

  “人已经送回去了,你感觉怎么样?”关思羽沉声问道。

  尉迟摇摇头道:“看不出来,对方行事谨慎,并没有露出不妥的地方,不过我感觉这个人城府很深。”

  关思羽淡淡道:“城府不深的人在青龙会活不了那么长时间,也登不上龙虎榜。

  我关中刑堂不怕有城府野心之人,只是怕一些故意想要坏我关中刑堂根基之辈混入其中。

  以后注意着点他的动作便可以了,没有异动,不用向我汇报。”

  尉迟连忙道:“是,师父。”

  不过随后尉迟却又有些迟疑道:“师父,外界的人都说您公正严明,铁面无私,但这次楚大侠自己想要做人情,却是让你破例提拔一个刚刚加入刑堂的人当巡察使,这种行为,有些……不妥,完全没考虑到您的名声和想法。”

  关思羽猛然一抬头,一身强大无比的气势爆发而出,这小小的书房内顿时如同掀起了惊涛骇浪一般,让人喘不过来气!

  尉迟‘噗通’一下跪倒在地,连忙道:“师父!我说的这些可都是为了您好啊!”

  关思羽冷声道:“我当然知道你这是为了我好,否则你以为你还能呆在我身边吗?

  你意思我知道,不过你要记住,昔日若是没有楚狂歌大人,便没有我现在的位置,也没有关中刑堂现在的辉煌。

  是我和关中刑堂欠了楚狂歌大人的,而不是楚狂歌大人欠了我们的!”

  尉迟在关思羽强大的气势威压下挣扎着道:“可是现在的关中刑堂,您才是堂主!关中刑堂的辉煌也是您打下来的!楚源升根本就不是关中刑堂的人,他又凭什么在关中刑堂内有着仅次于您的话语权?”

  “住嘴!以后这种话你若是再提,那就给我滚到下面当江湖捕头去!”关思羽冷冷的看着尉迟,顿时让他浑身冷汗直流。

  人都是有私心的,尉迟也不例外。

  他是关思羽的弟子,关思羽的利益就是他的利益。

  他出生时楚狂歌便已经死了,所以他并没有受过楚狂歌的恩惠,反而在他的眼中,楚源升这么做就是在损害关思羽的利益和名声。

  今天楚源升往关中刑堂塞一个人,明天又塞了一个,那塞到最后,关中刑堂到底成了谁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