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迟是为了关思羽的名声和利益在考虑,同样身为关思羽亲传弟子的他,关思羽的利益便是他的利益,所以今天他才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只不过他没想到关思羽竟然对楚源升的事情如此敏感,他这种举动已经惹怒了自己的师父!

  这时书房的大门被推开,一阵香风袭来,梅轻怜走了进来,摆了摆手,看着尉迟道:“你又惹老爷生气了?真是的。”

  说着,梅清怜走到关思羽的身后,捏着他的肩膀轻声道:“好了老爷,尉迟毕竟还是年轻,说话前欠考虑,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随着梅轻怜到来,关思羽身上那股恐怖的气势这才收敛起来,这让尉迟顿时松了一口气。

  梅轻怜对着尉迟淡淡道:“还不快给你师父道歉?记住了,老爷做事自然有老爷的考虑,你一个年轻人跟着乱掺合什么?”

  尉迟闻言立刻对关思羽行礼道:“师父,是徒儿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出去吧。”关思羽有些厌烦的摆了摆手,让尉迟离去。

  尉迟闻言也是低头对着梅轻怜一礼道:“多谢师娘。”

  对于梅轻怜,尉迟的态度甚至是有些害怕的感觉,这个女人,也是他的师娘,他可是连看都不敢看。

  等到尉迟退出去之后,关思羽摸着身后梅轻怜的手,叹息了一声道:“私心过重啊,就连尉迟,我亲自养大的徒弟现在也有了私心了。”

  梅清怜搂住关思羽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道:“是人便有欲望,老爷你想控制也是控制不住的,尉迟还是太年轻,看不到那么远。

  关中刑堂是在老爷你的手上发扬光大,楚家的后人名声再大,也大不过老爷您,哪怕就算是老爷您现在把这堂主的位置让给楚源升,他都不敢去做,尉迟啊,这是瞎操心。”

  看了一眼桌子上堆积的公文,梅清怜轻声道:“这些明日再处理吧,妾身炖了鸡汤,老爷吃过饭后好趁早休息。”

  关思羽拍了拍梅轻怜的手笑了笑道:“还是夫人知道心疼我,行,明天处理就明天处理。”

  此时关思羽的模样若是让其他人看到定然会大吃一惊的。

  因为平日里关思羽给人的印象就是铁面无私,甚至到了不近人情的地步,大部分关中刑堂的武者几乎都没见过关思羽露出过丝毫的笑容。

  而且关思羽也一样是一个自律到了极致的人,每天修炼的时间、处理公务的时间都有着严格的规定,多了可以,少了却不行,像现在这般随意的便把今日需要做的事情推到了明日,这种事情简直不像是关思羽能够干出来的。

  第二日清晨,尉迟一早便来到楚休的住处,准备跟着楚休一起前往燕西。

  此时尉迟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异色,依旧是戴着副浅浅的笑意,仿佛昨天晚上被关思羽训斥到浑身直冒冷汗的人并不是他一样。

  关中之地的面积很大,甚至要比之前北燕的燕东之地都要大。

  从关中一直到关西,楚休和尉迟足足走了七天的时间。

  关西的刑堂分部在九华城当中,也是一座不大的小城,不过却也是异常繁华。

  关西之地靠近西楚,九华城便是西楚的中心,西楚来往的客商都在此地进行交易,刚一入城楚休便能感觉到一股喧嚣的热闹气质扑面而来。

  尉迟道:“关西之地有着不少来往西楚的客商,所以一些外界极其稀少的西楚特产在关西之地却不少,楚兄有时间可以来看看。

  我来之前已经给关西掌刑官魏九端大人发消息了,此时他应该在关西刑堂分部内等你,我们便直接去刑堂就好了。”

  楚休点了点头,跟着尉迟径直前往那关西刑堂分部。

  关西刑堂分部基本上就是小一号的关中刑堂,只不过牌匾只是普通的黑铁排版,上面写着关西刑堂分部六个字。

  刚刚进入刑堂,便有几名江湖捕头在门口迎接,其中一人道:“尉迟大人,魏大人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尉迟点了点头,跟着楚休走进议事厅内。

  此时议事厅有六人,其中一个人端坐在主位上,看外貌乃是乃是一名身穿黑衣的干瘦老者,头发已经花白,但却自有一番气势在其中。

  那老者眼神锐利,手中把玩着两个雕刻着金色龙纹的铁胆,最引人注意的是他的右手只有四根手指,此人自然就是楚休未来的顶头上司,关西掌刑官‘九指追魂’魏九端了,天人合一境界的大高手,只不过他给楚休的感觉并没有天罪舵主那般强。

  在魏九端下方还坐着五个人,都是魏九端麾下的巡察使,其中有的达到了三花聚顶的实力,有的甚至已经踏入五气朝元境,此时那五人也都在打量着楚休。

  “见过魏大人。”尉迟冲着魏九端拱了拱手道。

  魏九端笑了笑道:“是尉迟啊,不用多礼了,刑堂总部的消息我都已经收到了。”

  虽然魏九端无论是实力还是地位都要比尉迟高上许多,但他对尉迟的态度可是和蔼的很。

  整个关中刑堂谁都知道,尉迟乃是关思羽的亲传弟子,更是被从小养大的那种。

  虽然关中刑堂的下一任的堂主不一定必须是上任堂主的亲传弟子,不过尉迟肯定是刑堂重点培养的对象,再加上他关思羽亲传弟子的身份,所以魏九端对他的态度可是客气的很。

  尉迟指着身旁的楚休道:“这位就是楚休,被师父指派到魏大人你的麾下当巡察使,乃是由楚源升楚大侠亲自举荐的,也算是楚大侠的远亲。

  正好魏大人你麾下一名巡察使刚死,刑堂总部那边便为了魏大人你补充了一个。”

  楚休走出来拱手道:“见过魏大人。”

  这一瞬间魏九端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楚休,带着些许的打量之色。

  一开始的时候魏九端也没把这件事情当回事,上面给他补充手下的力量,这对于他来说也算是好事,这几年他这关西刑堂分部的实力可是越来越弱了,巡察使竟然只剩下了五人,而四大刑堂分别当中实力最强的关东刑堂巡察使可是足有十六人之多,自己还不如对方的一个零头。

  结果现在看到这楚休竟然只有外罡境,魏九端也是有些不满。

  外罡境能当巡察使,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他关西刑堂分部的实力虽然弱,但找出来几十名外罡境武者还是不成问题的,这么算他麾下能有几十名巡察使。

  只不过现在听到尉迟说这楚休乃是楚源升举荐而来的,并且还算是楚家的远亲,魏九端便释然了,也没有多说什么。

  楚源升在关中刑堂内的地位他知道,甚至他本人也是关中刑堂内的老人了,经历过楚狂歌执掌关中刑堂的时期。

  如果楚源升直接来找他,让楚休成为他麾下的巡察使,那魏九端或许还有些为难,但眼下既然是堂主大人的命令,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所以魏九端直接对着楚休道:“不错,楚大侠推荐的人肯定是不会错的,去旁边坐着吧。”

  魏九端这边没什么表示,但其他五名巡察使却是感觉不怎么舒服。

  他们这五人都是关中刑堂的老人了,一路从最低级的江湖捕快做起,升级到了江湖捕头,最后积累功勋实力,这才做上了统领一方的巡察使位置。

  结果这楚休凭什么一来就成了巡察使?最重要的是他只有外罡境的实力,跟自己手下的那些江湖捕头实力一样,结果现在却是能够跟自己平起平坐,凭什么?

  江湖上以实力论高低这种事情是很常见的,像楚休以前在青龙会便是如此,在他展露出自己的实力之前,青龙会内的那些人态度可称不上友好。

  只不过关中刑堂的环境可是还要比青龙会复杂许多,在关中刑堂内,你不光要有实力,更要有资历。

  但偏偏楚休现在什么都没有,完全就是靠走后门进来的,这当然让其他人有些不爽。

  对于这些东西楚休倒是不怎么在乎,相反他疑惑的是尉迟方才说的那些话。

  方才尉迟着重强调自己是凭借楚源升的关系加入关中刑堂的是什么意思?

  他是怕其他人不知道这点单纯只是简单的说明,还是内有什么深意?

  只不过尉迟此人的态度隐藏的太深,楚休也看不清他的想法。

  尉迟将手令拿出来交给魏九端道:“魏大人,首领和人我都给您带到了,我也要回总堂复命了。”

  魏九端笑了笑道:“堂主那里还需要你来帮着处理一些杂务,忙的很,我也就不留你了,帮我给堂主大人带个好。”

  尉迟笑了笑,直接便转身离去。

  等到尉迟离开之后,魏九端这才看向楚休,沉声道:“楚休,既然堂主把你安排到巡察使这个位置上,那就证明堂主很看好你,我也希望你最好不要让堂主失望。

  我手下上一个巡察使方正元意外身死,他的手下以及他负责的地域从此便交由你来管理了。

  你只需要记住一点便足够了,关中刑堂自有关中刑堂的规矩,明里暗里的规矩都有,犯了规矩,哪怕你是楚大侠举荐进入刑堂的,也一样不会轻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