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一百五十七章 隐情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8 08:34: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楚休那很具有煽动性的话并没有让在场的这些武者有太多的共鸣,除了杜广仲等几个心腹的手下表现的比较积极外,其余的武者兴致都不算太高。

  能在关中刑堂当差的也都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不是那么容易就会被煽动的,换句话说,他们这些人也都是现实的很。

  有能力的钻研着往上爬,没有能力的,他们所能看到的就只是眼前的好处。

  眼下楚休刚刚上任,一点好处他们可都没看见呢,光凭这一番话就让他们效力归心,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当然楚休也没有在意,他只是继续道:“还有一件事情要跟大家通报一下,伍思平捕头以及其手下在追捕被我关中通缉的魔道凶徒‘阴山老魔’独孤放时,被这魔头辣手残杀,其手下也被这魔头屠戮殆尽,因公殉职,我已经让人将其好好安葬了。

  我关中刑堂这些年来为了守卫关中之地的一方平安也是拼尽心血,只不过命是自己的,以后执行任务时,还要多加小心。”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面色均是有些变化,一些聪明人貌似都已经想到是什么怎么回事了。

  那阴山老魔‘独孤放’可是踏入了三花聚顶境界的高手,的确是有能力将伍思平等人屠杀。

  但问题是伍思平怎么也不像是那种会为了擒拿这种魔道凶徒就拼上自己性命的人,况且这段时间他们貌似也没听说伍思平带着人出去了。

  这样一想,这其中究竟是什么原因,那可就显而易见了。

  众人心中齐齐一冷,这位新来的大人能力怎么样先不说,但这下手却是足够狠辣了。

  “行了,事情就先到这里,大家都散了吧,继续巡视,伍思平手下的地盘由杜广仲、刘成礼还有秦方三位捕头来分管。”

  听到这番话,这些捕快捕头这才大声道:“是!大人!”

  这一次他们的气势可是要比之前高得多。

  伍思平的手下空出来那么多的地方,自然是要由他们继续来分管,这样一来他们手中所管辖的权力可也是要比之前大了一些,见到了好处这才能有动力不是?

  在其他人都散去之后,楚休直接把杜广仲三人给喊到了书房。

  让三人都就坐之后,楚休问道:“建州巡察使堂口的这些捕快捕头的士气好像都不太高?”

  刘成礼苦笑道:“大人,咱们关西之地共有六位巡察使,但我们建州巡察使堂口却是最弱的一个,收入也是最薄的一个,手下的人当然没什么士气。”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是因为上代巡察使的原因?”

  刘成礼点点头道:“差不多吧,主要是两个原因,一个是我建州府的面积本来就不大,其他那些实力较强的巡察使,甚至一个人分管两个州府。

  还有就是上代巡察使方大人有些过于刚正不阿了一些,手下的兄弟们手里除了那一点俸禄,其他的甚至连一丁点的油水都看不到,偏偏他还总让手下的兄弟们出去执行任务,擒拿那些不好惹的凶徒恶贼。

  虽然说我关中刑堂的职责本来就是如此,但起码也要量力而行不是?

  每次出手都是损失惨重,最后就算是成功抓到了人,上面发下来的奖励也是少的可怜。

  方大人倒是不贪,所有发下来的奖励都交给手下的这些兄弟,但那点东西几百个人分,都不够塞牙缝的呢。”

  刘成礼的语气当中充满了怨念,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上代巡察使方正元虽然是他们的上司,但却也让他们恨的牙根直痒痒。

  看着其他巡察使堂口的人都在吃肉,结果他们却是连汤都喝不上,他们当然不乐意。

  楚休倒是挺赞同刘成礼的话,人心是不一样的,你想要当圣人,结果却不考虑手下的利益,想要让他们也一起当圣人,自然不会得人心。

  昔日楚狂歌统领关中刑堂时,靠的乃是自己的人格魅力,凡事身先士卒,余者也是愿意跟随。

  而关思羽统领关中刑堂靠的则是权势,纵然关思羽铁面无私,做事不留情面,甚至给关中刑堂这些武者的俸禄也是极少,但却是他将原本只能在夹缝中生存的关中刑堂演变成了现在得到了三国承认的武力组织。

  而且关思羽并不贪恋权势,手下四大掌刑官,还有众多巡察使,以及辑刑司的那些首领密探,各自所能掌握的权势都极其惊人的,所以他们自然也愿意去效忠关思羽。

  而楚休这个前任方正元,他的个人魅力自然比不上楚狂歌,能力也比不上关思羽,结果却是想要学习这两位当世人杰,纵然自身无愧,但却也让手下人怨声载道。

  这时秦方忽然道:“眼下咱们建州巡察使堂口的士气低其实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在这建州府周围这些小城当中,咱们巡察使堂口的威势其实也剩不下多少了,当地的那些武林势力都不怎么把我们当回事。

  造成这种原因的也是那位方大人,他自己非要去找死,结果这下好了,把自己也给玩死了。”

  杜广仲皱眉道:“老秦,别乱说,方大人是怎么死的,乃是掌刑官大人亲自派人下来查探的,事情都已经定性了,只是一个意外。”

  楚休这时候却忽然来了兴致,他直接对秦方道:“说说,没关系,这里都是自己人,上代巡察使方正元的死难道还有什么隐秘不成?”

  按理来说关中刑堂乃是整个关中之地的主宰,虽然关中之地龙蛇混杂,武风彪悍,但哪怕你再猖狂也是一样要归关中刑堂管辖,结果现在秦方却说他建州巡察使堂口在整个建州府都没有威势在了,这倒也是稀奇的很。

  而且上一任巡察使方正元的死也没什么疑点,他是在出手追捕一名三花聚顶境界的凶徒‘血空剑’韩让时被对方所反杀的。

  当然这个肯定不像楚休杀伍思平一样,只是暗地里给他一个合理的死法,方正元乃是在一座小城当中出手,当着上百名武者的面被对方斩杀的,不存在什么可怀疑的地方,但现在听秦方这么一说,难道还有内幕?

  秦方咳嗽了一声道:“楚大人,既然我都已经投靠您了,那这些事情瞒着您也没什么意思。

  上代巡察使方正元的确是当着众人的面被杀的,在外人看来也没什么蹊跷的地方,但我们毕竟也都跟着方正元好几年了,对他的实力也算是比较了解的。

  方大人的实力在三花聚顶境界的武者当中绝对可以排得上前列,而那‘血空剑’韩让说句不好听的,只是一个无胆鼠辈而已,平日里只敢劫杀来往关中的一些小客商,大一些的他都不敢动。

  他之所以能够成名靠的还是他手中那五转宝兵血空剑,有着转化血气的功效,甚至血气足够都可以让血空剑晋级,成为六转宝兵。

  那一战我们亲眼所见,一开始的时候方大人几招便将对方压制,但到了后来方大人的实力却是突然跌落到了极致,甚至不足先天境界,最后被韩让一剑所斩杀。”

  楚休摸了摸下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也算不得是什么疑点,江湖上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有的是,说不定是这韩让用了什么手段偷袭方正元,这才将他斩杀的。”

  秦方摇摇头道:“这件事情从一开始便疑点重重,韩让为人胆小如鼠,方大人追捕他之前,他刚好就在建州府范围内的一座小城外劫杀了一队客商,按照他的性格,犯过一件案子之后定然要立即远遁,但这次他却主动在我等面前露头。

  而且当时这韩让露头的时候,我们正好在江家赴宴,不欢而散之后,那韩让好似提前接到消息一般,故意出现在我等的面前一样,吸引方大人对他出手,最后被杀,疑点就在这里。”

  “等等,这江家是什么来路?怎么又跟方正元扯上关系了?”楚休皱眉问道。

  秦方道:“江家乃是建州府的大势力之一,其历史悠久,甚至跟关中刑堂建立时差不多。

  大人你也知道,关中之地乃是三国贸易的中心,来往于此地商队无数,但其中却是有一些明令禁止交易的违禁品,防止其流入对方国家。

  只不过虽然有着刑堂明令禁止,但依旧有一些人屡教不改,其中最为严重的便是关中当地的一些武林势力,比如从北燕收购一些违禁品,然后再卖到东齐或者西楚去,简单来说就是走私。

  对于这种行为关中刑堂一旦发现是必定要严查的,当初方大人便怀疑这江家暗中走私这些违禁物品,所以责问方家,但方家却是拒不承认,我们也没查出什么来。

  等到方大人第二次来到江家时,江家的人准备贿赂方大人,结果却被方大人拒绝,并且跟江家之人翻脸,说要将其带回刑堂受审等等话,当场便不欢而散。

  后来的事情楚大人你也知道,方大人被杀,调查江家走私一事也是不了了之,我建州巡察使堂口因此在建州府武林威势大减,让人以为我建州巡察使堂口办事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而已。”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