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书友绯鸿女巫三万起点币的打赏、惬意晨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齐城外,楚休回望了江家一眼,淡淡道:“怪不得这江家能够在建州府崛起,这江西晨是个角色。”

  杜广仲点点头道:“没错,这江家昔日都敢对方正元动手,的确是胆大包天。”

  楚休摇摇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指他今天的态度。

  方才我已经做的如此过分了,而且我的实力还摆在这里,这江西晨却仍旧能忍住不跟我翻脸,换成是你,你能吗?”

  杜广仲想了想,摇了摇头:“不能。”

  换位思考,方才楚休那副做派根本就是来找事的,他若是身为一家之主,能同意才怪。

  别说是江西晨这种实力强大,甚至敢去算计杀害一位巡察使的人物,哪怕是其他小家族都不会让楚休如此欺凌的。

  你是巡察使便可以一张嘴就要自己家族十分之一的财产,那你到底是关中刑堂还是北地三十六巨寇?

  “那大人,三日之后我们应该怎么办?”

  楚休淡淡道:“凉拌,我说过了,三日之后希望江家做出一个理智的选择,这个选择权不在我,而在他们。”

  说完之后,楚休直接带着人转身离去。

  而此时江家内,江耀不满道:“家主,那楚休如此嚣张,你为何还要忍让?十分之一的家产,亏得他开得了这个口!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江西晨冷声道:“我当然知道那楚休纯粹就是在故意敲诈我江家,只不过我江家能够一路走到现在,靠的便是谨慎与果决这两点。

  该出手时自然要果决出手,但却不能莽撞出手,你们仔细想想,关中刑堂的掌刑官几乎都是由三花聚顶境界的高手来担任的,结果现在却是忽然冒出来这么一个外罡境的武者,没有背景他能够坐到这个位置上?

  上任巡察使方正元为人生硬死板,不知道变通,早就不得魏大人喜欢了,背后更是没有丝毫的靠山,所以我们敢出手,但对于楚休,先调查一下他的背景,看看他究竟有没有资格拿我江家十分之一的家产!”

  说完之后,江西晨直接对江耀道:“走,跟我去一趟商州府,去跟卫寒山大人打听一下这楚休的来历!”

  这一次江家只拿出这么点东西打发楚休倒也不是真的看不起楚休,而是他们已经花了一份钱在巡察使身上了,只不过不是楚休这个巡察使,而是商州巡察使卫寒山。

  之前方正元死后,卫寒山是最为活跃的,想要趁机入主建州府,江家准备提前投资,便去给卫寒山送了一份大礼。

  只不过谁承想最后卫寒山没有接管建州府,上面反而是派来了一位新的巡察使,这也让江家这份大礼白送了。

  当然倒也算不得是白送,起码卫寒山也算是记下江家这份心意了,哪怕是卫寒山最后没有入主建州府,但跟江家也算是有了一定的联系。

  商州府的面积跟建州府差不多,但却要繁华许多,麾下共有二十多座小城,最中心处的商州城也是要比建州城繁华。

  而且卫寒山的做派也跟大部分的巡察使不同。

  大部分关中刑堂的巡察使哪怕就算是外边有宅院,但大多数的时间也是都会住在巡察使堂口的,而卫寒山则是喜好奢华享受,他在商州城有一个专门的大宅,甚至就连办公之地都是在自己的宅院内,除了有大事发生,他才会到巡察使堂口内。

  此时江西晨带着人来到卫寒山的大宅前,通报了之后便被人带入了会客厅当中,半晌之后,卫寒山这才打着哈欠,穿着一身宽松的锦袍走了出来,慢吞吞道:“这不是江家主嘛,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了?”

  之前卫寒山对江家还算是热心,如果他能顺利接管建州府,那像江家这种当地的大族肯定也是他要结交的对象。

  只不过眼下新任的建州巡察使已经上任了,他也就断了这个念想了,对待江家的态度也是随意的很,但毕竟是收了人家的好处,该见也还是要见的。

  江西晨恭敬的拱拱手道:“在下这次来找卫大人,其实是想要打听一下那新任建州巡察使楚休的事情,那位楚大人,实在是有些欺人太甚了一些!”

  听到是关于楚休的消息,卫寒山倒是有了一些兴趣,问道:“怎么,你们那位新来的巡察使大人又闹出什么幺蛾子来了?”

  江西晨的脸上带着一丝悲愤之色道:“那楚休来我江家化缘,我江家按照规矩也给了楚休不少的财物,但谁承想那楚休却是狮子大开口,一张嘴就要我江家十分之一的财产!”

  一听这话卫寒山也是直咋舌,他不禁啧啧叹道:“这楚休还真是敢开这个口,十分之一的家产,他这是穷疯了吗?”

  巡察使这个位置算是关中刑堂最基层掌控一方权势的存在,一个州府十座以上的小城,大小势力加起来几十个,有求到关中刑堂的地方,平日里拿出一些孝敬来很正常,但楚休直接开口要人家家产的十分之一,这根本就跟强抢差不多了,他卫寒山都不敢这么做,这楚休哪里来的底气?

  所以这边卫寒山诧异的问道:“这楚休做的如此过分,你竟然还没跟他翻脸?”

  江西晨道:“我倒也想翻脸,不过那楚休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我也有些摸不准对方的后台到底是谁,万一对方在总堂之上有什么关系,想要拿捏我江家这么一个小世家还不是轻轻松松的?

  所以我这才求助到卫大人你这里,想要打听一下这楚休的底细。”

  卫寒山似笑非笑的看着江西晨:“江家主倒是蛮小心的嘛。”

  江西晨赔笑道:“人在江湖,不小心的早就死了,我江家身后还有一大堆的族人呢,不由得我不小心。”

  卫寒山挥挥手道:“行了,既然江家主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就帮你这一次,那楚休的身份来历还真不简单,后台也是有的。”

  一听卫寒山这话,江西晨顿时便暗道一声好险。

  关中刑堂的水可是深着呢,四大掌刑官都只是摆在明面上的势力,真正战斗力强大的武者可都在总堂内部,就比如辑刑司里面的那几位首领,据说他们的实力可都是要强过那四位掌刑官的。

  不过接下来卫寒山却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那楚休威胁不到你。

  这楚休别看年轻,但在年轻一代当中却还算是颇有威名的,乃是登上过龙虎榜的人物。

  他曾经是散修出身,后来加入青龙会,曾经在青龙会当过一段时间杀手,据说还闹的燕东之地满城风雨。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便忽然叛出了青龙会,加入了关中刑堂,成为了这建州巡察使。

  而他的后台,也就是能让他成为巡察使的关键便是‘关中大侠’楚源升,此子是楚源升亲自举荐给关思羽大人的,据说还是楚大侠的远亲。

  既然是楚大侠开口,关思羽大人自然也要给楚大侠这个面子,要不然你以为凭他一个外罡境的武者能这么顺利的就成为巡察使?”

  卫寒山看着江西晨,神色淡然道:“那楚休虽然是年轻一代的人榜俊杰,但他的名声都在燕东那一代,再是俊杰,也只是年轻一代而已,不足为虑。

  至于楚大侠的举荐你也不用放在眼中,楚大侠这些年举荐的人多了,你看他管过谁了?

  况且楚大侠就算是想管,他也管不了,这可是属于关中刑堂内部的事情,楚大侠也是有分寸的。”

  一听这话,江西晨顿时松了一口气,对着卫寒山拱拱手道:“多谢卫大人告之。”

  卫寒山的消息对于江西晨来说可是很重要的,没有绝对的底气,他怎么敢去跟楚休翻脸?

  昔日江家敢对方正元下手就是因为方正元没有靠山,甚至还不得魏九端喜欢,而他们江家则是还在魏九端那里有着一个人情在。

  而这楚休虽然要比方正元弱,也有靠山,但显然这个靠山也没什么用。

  ‘关中大侠’在关中之地的名头的确是大,但大的也只是名声,而不是权势。

  就像卫寒山说的那样,楚源升不会轻易插手关中刑堂内部的事务,要是每个被他举荐的人出了问题他都要管,那这关中刑堂到底是谁说了算?

  江西晨笑眯眯将一个锦匣递了过去,里面装的赫然是五百两紫金还有两颗六转丹药,虽然只有两颗,但却要比楚休之前那两瓶价值都高。

  这锦匣里面的东西,也是之前准备给楚休的一倍还要多。

  “江家主这是何意?”卫寒山不动神色的将锦匣收起来,这才问道。

  江西晨笑眯眯道:“一点小意思,还请卫大人不要嫌弃,我江家最近准备把生意做到商州府去,到时候还望卫大人多多关照。

  还有那楚休如果仍旧要为难我江家的话,还望卫大人到时候帮我江家说几句公道话。”

  县官不如现管,江家虽然在魏九端面前留下了一些印象,不过底层的巡察使也是要结交的。

  原本楚休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但奈何这楚休太贪,那他们就只能舍近求远,去结交卫寒山了,大不了把生意挪到商州府一部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