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一百六十五章 责问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7 08:32:3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卫寒山走后,姜涛然冲着楚休苦笑着摇摇头道:“楚兄,这次你闹的事情貌似有些大啊,一般来说巡察使之间的争端是不会上报给魏大人的,不过这次你貌似是给卫寒山给惹急了,竟然把事情给捅到了魏大人那里去。”

  楚休所做的事情对他来说是几乎没有什么影响的,每个巡察使都有着自己捞钱的手段,姜涛然为人比较油滑,做事也是更为隐蔽。

  表面上他自然也是收取着手下州府那些武林势力的贿赂,但实际上他却是暗地里扶持着一个小世家,专门干走私的生意,所得的财物可都是归他所有,所以其他那些宗门世家到底是怎么想的,跟他也没有多少关系。

  他出现在这里只不过是想来浑水摸鱼的,卫寒山那边若是能把楚休弄走,建州府他也有兴趣。

  反之楚休若是让卫寒山丢了脸面,他的心情也不错,因为他跟卫寒山的关系也算不得好,商州府有一部分跟他麟州府接壤,双方的冲突可也是不少。

  看着姜涛然,楚休淡淡道:“魏大人那里我会去解释的,卫寒山不满又能怎样?同为巡察使,他还能吃了我?”

  姜涛然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容道:“那行,我便等着看楚大人你的应对了。”

  说完之后,姜涛然也是直接离去。

  议事厅外,杜广仲等人走出来,面带愁容道:“大人,卫寒山若是一旦把这件事情捅到魏九端大人那里,这可是一个很大的麻烦啊。”

  巡察使之所以名为巡察使,本身也代表着这个位置有着巡视一方的权力。

  但你只是一个巡视者,而不是管理者,楚休背着魏九端做出这么大的事情来,难保魏九端不会发怒。

  楚休问道:“你可还记得我让你把灭了江家的东西分出来一半吗?”

  杜广仲愣了愣道:“是啊,不过那些不应该是上缴关中刑堂的吗?”

  楚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明之意道:“那是准备上交给魏大人的,在这关西之地,魏大人所代表的就是关中刑堂。”

  杜广仲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们貌似猜到了什么。

  …………………

  卫寒山的话并不是吓唬楚休,他在楚休这里丢了颜面,以自己的力量竟然没压制住楚休,他当然要把事情捅到魏九端那里去。

  虽然说这种行为有种告状的感觉,不过却也是最管用的。

  虽然说楚休是楚源升举荐入关中刑堂的,但这个巡察使的位置他若是坐不稳,那可就别怪魏九端不给楚源升面子了。

  三日之后,关西刑堂分部直接派人前来找楚休去分部议事,但实际上肯定是要责问他关于江家灭门的事情。

  等到楚休来到关西刑堂分部的议事厅时,除了魏九端以外,其余五名巡察使也在。

  除了卫寒山一脸恶意的看着楚休,其他人也是用一种奇异的目光打量着楚休。

  刚上任便灭了当地的一个大族,这种事情可是他们这种当了十多年巡察使的人都不敢做的,这楚休行事也未免太过胆大包天了一些吧?

  魏九端坐在主位之上,虽然苍老,但目光却是如同鹰隼一般的锐利。

  就连他自己都没想到,楚休这个依靠的楚源升举荐进入关中刑堂的巡察使竟然如此的大胆,刚刚接任巡察使的位置便灭了一个不弱的世家。

  其实关中刑堂破家灭门的事情没少做,特别是在关思羽接掌关中刑堂之后。

  昔日楚狂歌掌控关中刑堂时,关中刑堂立足关中靠的是楚狂歌的个人魅力,关中之地无论是刑堂中人还是那些世家宗门,都对楚狂歌服服帖帖,哪怕就算是有人心中有些小算计,也是不敢露出水面。

  而到了关思羽执掌关中刑堂时,靠的则是严苛的刑罚,任何违背关中刑堂法纪者,他哪怕是他的亲传弟子都不能幸免,所以在那种时刻,关中之地一旦有不服刑堂法纪者,必将破家灭门,没有半分留情。

  当然那只是三十年前,关思羽刚刚接掌关中刑堂的时候了。

  现在关中刑堂已经稳定,而且各地的巡察使和掌刑官都大权在握,跟当地的武林势力都有着默契了,这种事情倒是有段时间没有发生了。

  楚休干出这种事情,真正让魏九端愤怒的是江家跟他还有着一些关系。

  昔日他寿辰之时江家曾经送他一尊珍贵的清心暖玉佛,这件事情魏九端可是记着的。

  结果这才过去多长时间,江家就被自己的手下给灭门了,这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让其他关西之地的人怎么看他魏九端?

  目光直视着楚休,魏九端冷声道:“楚休,这件事情我需要一个解释!关中刑堂不是你能胡作非为的地方!”

  瞬间,一股凝重的威压便向着楚休袭来,差点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其实论及实力,年老的魏九端自然不是天罪舵主的对手,但论及手中所掌握的权势,天罪舵主却是远远不如魏九端。

  天罪舵主在青龙会总部时只是独行的杀手,后期虽然执掌天罪分舵,但手下却只有那么百余人,甚至还没有现在楚休手下的人多。

  而魏九端却是独掌关西之地大权几十年,资历甚至要比堂主关思羽都深,手下捕头捕快成千上万,都是江湖精锐,这种权势在身,常年身居高位的魏九端自然能养出要比天罪舵主都强大的气势。

  在魏九端的压力下,楚休站出来拱拱手道:“大人,江家走私违禁品,罔顾关中刑堂法纪,罪责当诛,我这一切都是按照规矩来行事的!”

  魏九端还没有说话,卫寒山便冷笑道:“规矩,你所谓的那些证据便是规矩吗?楚休,你这是把我们都当白痴吗?”

  楚休淡淡道:“我拿没拿你当白痴先不说,魏大人在这里问话,哪有你在这里说话的份?还是你认为自己的地位已经高到能跟魏大人比了?”

  卫寒山被楚休的话噎的一顿,感受到魏九端望来的目光,他只得悻悻的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楚休冲着魏九端拱拱手道:“大人,灭江家乃是事出有因,只不过其中的原由涉及到一些隐秘,我想要单独跟大人你汇报。”

  一听这话,卫寒山顿时眉头一皱,他不在眼前,天知道这楚休巧舌如簧,会说出什么诡辩之言来。

  不过方才魏九端已经对他插嘴很不满了,卫寒山也不敢多说什么。

  深深的看了楚休一眼,魏九端淡淡道:“跟我进来吧。”

  来到一间书房当中,魏九端冷冷道:“说吧,不过我提醒你,想好了再说!

  别以为我老糊涂了,这关中之地就不在我的掌握当中了,你在江家究竟干了些什么,我可是一清二楚的。”

  楚休直接拱手道:“大人,灭了江家我的确是没有证据,关中刑堂一些暗地里的规矩我也知道,这次灭门江家,我已经搜刮了江家所有的财物资源,其中一半我都会献给大人您。”

  此言一出,魏九端顿时便愣住了。

  他猜到楚休会巧舌如簧的辩解,但却怎么都没猜到楚休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魏九端眯着眼睛道:“你这是在贿赂我?我倒是没想到,楚大侠举荐进入关中刑堂的,竟然会是这样的人。”

  楚休沉声到:“我虽然是楚大侠举荐到关中刑堂内的,但却并不是那种认不清现实的人,上代巡察使方正元便是前车之鉴。

  刚正不阿可以,铁面无私也可以,但前提却是要有足够的实力,我的实力不足,所以这一套,并不适合我。”

  魏九端打量着楚休,说实话,他还当真有些惊讶。

  他以为楚休能被楚源升举荐到关中刑堂来,定然也是方正元那种角色,没想到这楚休看的倒是很明白。

  只不过魏九端还是冷声道:“江家一半的家产便想要把这件事情给糊弄过去,你怕是想的太简单了!

  我也不妨跟你直说,江家的人很识趣,我也很满意,结果你却是擅自出手灭了江家,可曾把我放在眼里?

  这一次我若是不处置你,关西之地的武林势力又该如何看我?关中刑堂是要讲规矩的,明里的规矩是这样,暗地里的规矩也是这样。”

  楚休心中冷笑着,他这位顶头上司的胃口还当真是大的很,江家一半的产业都填不饱他的胃口。

  不过现在的魏九端倒也符合楚休之前的猜测,这位已经年迈的掌刑官大人怕是已经彻底抛弃身为关中刑堂掌刑官的职责了,只考虑自己的利益。

  不过这对于楚休来说倒是一件好事,如果魏九端当真是公正严明,刚正不阿,楚休也不敢把事情做的这么绝。

  楚休对着魏九端一礼,面色一肃道:“魏大人,规矩是规矩,我这次动江家可不单单是因为江家对我不敬,还因为江家可是暗地里在损害着魏大人你的名声。

  江家送了魏大人你一尊清心暖玉佛,结果暗地里江家却是利用这点狐假虎威,在建州府胡作非为,都是打着魏大人你的名号。

  甚至江家还曾经在暗地里说过,钱都花了,他们当然要把魏大人你的剩余价值发挥到最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