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这章是为了反派的盟主poonlo的打赏补更的。

  在场的五位巡察使没人知道楚休究竟跟魏九端说了些什么,只不过他们知道,既然眼下这件事情魏九端有了定义,楚休没做错,那他就是没做错,谁敢反对,那就是在打魏九端的脸。

  除了卫寒山以外,其余的人也没跟楚休有什么直接冲突,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去触魏九端的霉头。

  看了在场的众人一眼,魏九端淡淡道:“既然是这样,那就都散了吧,记得管好自己的属地便可以了,别去操心其他人的事情。”

  其实之前魏九端对卫寒山的感官还是不错的,他这个手下虽然小心思一向不少,但却也懂得孝敬自己,表面上的东西做的也算是十分到位了。

  但结果他今天却是有些拎不清,竟然还敢当众反驳自己的命令,这就需要敲打敲打了。

  楚休露出了一丝笑意,站起来拱拱手道:“是,大人。”

  说着,楚休当先离开了议事厅,其他人也是接连离去,只有卫寒山走的时候是一副阴沉着脸的表情。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一名三十多岁的年轻走入议事厅内,对着魏九端恭敬的一礼道:“义父。”

  魏九端看着眼前这年轻人点点头道:“杨陵啊,末阳府那几个宗门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杨陵道:“都已经处理妥当了,那几个宗门以为义父快要退休养老了,便起了一些不该起的小心思,孩儿已经带着人去敲打完他们了。”

  魏九端点了点头道:“没错,有些人就是需要敲打一下。”

  杨陵顿了顿,问道:“义父,方才的事情我在外面都已经看清楚了,明明是那楚休坏了规矩,您为何还要包庇他?”

  魏九端撇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道:“怎么,你害怕那楚休影响到你的地位?”

  “孩儿不敢。”杨陵连忙拱手道。

  魏九端淡淡道:“你也不用多想,从此以后那楚休便是我的人了,不过他却不会影响到你的地位。

  那楚休毕竟只是一个外人,而你却是我养了十多年的义子,碍于关中刑堂的规矩,我暂时无法把你扶持到高位。

  你看关老爷从小养到大的徒弟尉迟都只能在缉刑司当一个普通密探,我就算是想要让你当巡察使,规矩也不允许。

  等我退休养老之后,我会把你扶持到巡察使的位置,并且让这楚休辅佐你,到时候就算是新任掌刑官上任,这关西也会有你一席之地的。”

  杨陵顿时露出一副感激的模样道:“多谢义父!”

  只不过此时杨陵虽然嘴上感激,但心中却是一阵阵的冷笑。

  他跟着魏九端鞍前马后十多年,自己这个义父是什么模样,他还不知道吗?

  说什么顾忌着关中刑堂的规矩,但实际上根本就是不想让自己直接掌权!

  尉迟的确只是缉刑司的一个普通密探,但他却是拿着关思羽的手令行事,在缉刑司当中的地位仅次于那几位首领。

  而他杨陵却只能听从魏九端的差遣,魏九端需要他时,他才能借用一下魏九端手中的权势和力量,相当于就是魏九端手下一个跑腿的,结果一跑就是十多年。

  对于这种情况他早就不满了,但奈何除了不满意外,他便只能熬,熬到魏九端卸任退休,他才能够真正掌权。

  此时商州府,卫寒山的府邸内,回到自己府中的卫寒山气的连摔了数个杯子。

  “老不死的,都要卸任走人了竟然还跟我玩这一套!”

  想着之前魏九端的态度,卫寒山便气的牙根直痒痒。

  关西之地这几个巡察使当中,他卫寒山的实力不是最强的,但却是同阶当中最能捞钱的。

  他不仅把手下商州府和辰州府两个州府打理的井井有条,给了魏九端不少的孝敬,还利用自己在江湖上的身份没少帮魏九端的忙,结果今天他却是当着众人的面偏袒那楚休,还敲打自己,这让卫寒山感觉异常的愤怒。

  只不过他也是在魏九端的麾下呆了十多年了,也知道自己这位上司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魏九端此人生性多疑,刻薄寡恩而且还贪婪无度,对待自己的义子都是如此,更别说是对待别人了。

  这次魏九端站在楚休那边,无非就是因为楚休拿出了足以让魏九端心动的财物,并且魏九端估计也是有些警惕他的势力太大,这才敲打自己的。

  但问题的关键是魏九端可都是要退休让位的人了,结果还死死把着自己手中的权力,不给手下人丝毫的机会,这可是有些太过分了一些。

  最重要的是这次的事情对于他卫寒山来说可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他是准备要收拾楚休的,结果铩羽而归不算,楚休最后不仅没有得到丝毫的惩罚反而还得到了奖励,他卫寒山却是闹的灰头土脸的。

  这件事情不仅会影响到他在自己手下人心中的地位,更是会影响他所管辖麾下势力中的威望。

  江家的好处没拿到多少,反倒是惹了一身骚,早知道如此的话,卫寒山当初便不趟这趟浑水了。

  当然现在卫寒山这边后悔也都已经晚了,他正在发怒,这时他的一名心腹手下推门而入,看到这幅场景顿时一缩脖子,把想要说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卫寒山看他那吞吞吐吐的模样便有些来气,忍不住喝骂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在这个时候烦老子!”

  那名武者连忙道:“属下其实是想说,这件事情魏大人既然不管,我们为什么不把这件事情捅到关老爷那里去?

  那楚休身份特殊,虽然是由楚大侠举荐而来的,但也正因为如此,他受到的关注程度可也是不小,巡察使这个级别的事情关老爷虽然轻易不会管,但楚休关老爷却是一定会管的,毕竟他的背后可是楚大侠。”

  卫寒山一皱眉道:“你懂什么?去去去,别在这里添乱!”

  将那名捕快给轰出去之后,卫寒山的眼中却是露出了一抹异色来,他倒还当真是有些心动。

  关思羽身为关中刑堂堂主,操心的乃是整个关中刑堂的大事,跟他直接接触的都是掌刑官还有缉刑司中的那几位首领,巡察使之间的那些小事他当然不会过问。

  不过楚休乃是楚源升亲自举荐的巡察使,说不定关思羽就会过问呢?

  只不过卫寒山唯一担心的就是魏九端的态度了。

  毕竟他要越过魏九端去告楚休的状,这相当于是在打魏九端的脸,指责魏九端本人不作为,如果楚休最后被处罚的话,那魏九端也是一样要被训斥的。

  但一想到魏九端今天的态度,卫寒山便在心中冷笑,你不仁,那便别怪我不义了!

  不过魏九端在关西之地呆了足有近百年,积威太久,卫寒山倒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去告魏九端的状。

  所以卫寒山准备暗中匿名把这件事情上报给刑堂总部,先把自己摘出去再说。

  想到这里,卫寒山直接亲自吩咐,让自己的几个心腹通过层层的消息传递,把消息暗中递到了刑堂总部那里。

  数日后,刑堂总部内,关思羽看着下面传来的消息,眼中露出了一抹异样之色。

  竟然有人把举报信送到了他这里,还当真是稀奇啊,这已经是很多年都没发生过的事情了。

  关中之地虽然面积不小,但却结构森严,一层统辖着一层,很少会出现这种越级汇报的情况发生。

  结果现在竟然有人把消息捅到了他这里来,显然是下面的掌刑官那里出现了问题,竟然都压不住自己的手下了。

  原本这种涉及到基层巡察使的事情是不会送到关思羽面前的,如果什么事情他都要管,那关思羽岂不是忙死了?

  刑堂总部内有着不少人专门负责帮助关思羽处理一些消息公文,通过分析筛选之后,才会把真正需要关思羽做决定的情报汇报给关思羽。

  这次楚休的事情送到了关思羽面前,还当真像卫寒山想的那般,因为楚休乃是由楚源升举荐进入关中刑堂的,身份特殊,这才会被送到关思羽面前。

  看完了这消息之后,关思羽轻声喊道:“尉迟,进来。”

  听到声音,下一刻尉迟便已经推门而入,恭声道:“师父,什么事情?”

  关思羽将那消息递给了尉迟道:“这个消息,你怎么看?”

  尉迟看完这消息之后眼中顿时露出了一抹异色来,显然他也没想到这楚休竟然一上任就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而且其行事之果决和狠辣,简直不像是楚源升推荐入关中刑堂的武者。

  看来当初他想象的貌似有些错了,这楚休虽然是楚源升举荐入关中刑堂的,但却跟楚源升绝对不是同一种人。

  尉迟将情报放在一边,抬起头对关思羽沉声道:“师父,魏九端怕是老了,竟然连自己的手下都镇压不住了,这关西之地的掌刑官,怕是要换一个人选了。”

  关思羽问他的看法,但尉迟却是压根就没提楚休,而是直接说魏九端的事情,这却是让关思羽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神色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