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QQ阅读的书友很傻很天真打赏的一万书币。

  尉迟乃是关思羽从小养到大的徒弟,如果关思羽有儿子的话,尉迟的地位说不定要比关思羽的亲儿子还要高。

  只不过碍于关中刑堂的规矩,再加上关思羽本人铁面无私,他可以让楚源升举荐的人进入关中刑堂便担任巡察使,但却不会让自己的弟子在自己是堂主时便担任重要位置。

  不过话虽如此,但他却也会培养尉迟一些看事情的大局观,就比如现在这样。

  楚休所做的事情在建州府算是大事,但在关西之地却能够被魏九端一句话便压下,而放在整个关中却只是小事而已,甚至若不是因为楚休的身份,这个消息都不会送到关思羽的桌面上来。

  所以现在关思羽问尉迟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如果尉迟的回答只是关于楚休的对错,那关思羽才会失望,而现在尉迟却从这个消息中看出来了魏九端对于关西之地已经无法完全掌控,这样的回答才算是合格。

  关思羽点点头道:“魏九端的确是有些老了,昔日我刚刚加入关中刑堂时,他便是掌刑官了,后来更是在掌刑官的位置上呆了几十年,可惜人越老,想的便越多,他也的确是该到了退休的时候了。”

  尉迟道:“其实魏九端早就应该退休了,只不过是师父你看他在关中刑堂的地位资格老,这才让他继续做到现在这个位置的。

  要不然一个掌刑官的位置,随便从缉刑司当中挑一个首领过来都能够胜任。”

  关思羽摇摇头道:“这你可就说错了,缉刑司当中的那几个首领随便拿出来一个实力的确都要比魏九端高,但掌刑官的位置却不光是有实力就行的。

  掌刑官必须要平衡麾下各方势力,并且稳定一方武林秩序,必须要有足够的威望和经验才行。

  缉刑司那几个首领实力虽然不错,但其他方面还真就不如魏九端,而且缉刑司那边的任务也是很重,所以他这个掌刑官的位置还要再干一段时间,容我想一想谁能来接任折个位置。

  不过魏九端这段时间的确也是有些懈怠了,竟然连自己的手下都管不住。

  你把这个消息送给魏九端,不用跟他说是怎么来的,让他自己去查,如果他连是谁越级汇报的都不知道,他那这个关西掌刑官也就真不用当了。”

  尉迟点点头道:“那楚休呢?”

  关思羽淡淡道:“我之前没有看错,这楚休并不是什么安份的人,虽然他的确救了楚源升,但却肯定有着挟恩图报的意思。

  只不过有着楚源升的关系在这里,我也不好直接惩戒他,你先去楚休那里,问他一句话,就说我要一个解释。

  如果他这个解释合理,能让我满意,这件事情也就算了。

  如果他给不出我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他这个巡察使也就干到头了,直接将他扔到缉刑司里面当一个低级密探吧。”

  “是,师父。”

  尉迟点了点头,立刻转身出去。

  此时的建州府巡察使堂口内的气氛倒是不错,之前那些捕头捕快低迷的模样已经消失不见。

  在他们的眼中,这位新来的大人手段和实力无疑是高明的很。

  灭江家一战成名,重新建立了建州府巡察使堂口的威势。

  以前那些没将他们当回事的武林势力可是都主动拿着东西来孝敬结交他们,而且他们也可以光明正大、心安理得的收下去。

  要知道之前方正元当巡察使的时候对于他们的管理可是严格的很,收受贿赂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而且在关西分部时,魏九端更是直接剥了卫寒山的面子,偏袒楚休,使得灭江家一事彻底揭过,这也是彻底奠定了楚休的地位。

  之前楚休刚刚接任巡察使这个位置时,他只是一个外来人,地位还没有彻底坐稳。

  而现在无论是内部还是外部,通过这几件事情后,他这个巡察使的位置可以说是已经固若金汤,彻底坐稳了。

  书房内,楚休翻看着杜广仲等人拿上来的消息,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都是小事居多。

  毕竟建州府就这么大,周围十几座小城,寻常的时候又能有什么大事?

  而且楚休也并没有揽权,杜广仲等三人手中依旧握有很大的自主权,一些不重要的事情全都由他们来处理,最后给楚休一个结果便好了。

  所以眼下楚休这个巡察使当的倒是很轻松,他从江家收刮出了不少的修炼资源,刨除掉给魏九端和分给手下的人也依旧还有不少,足够他修炼一阵子了。

  就在这时,杜广仲忽然敲门进来,一脸的紧张之色道:“大人,总堂那边的尉迟大人来了,说要见你。”

  不怪杜广仲紧张,尉迟的身份在关中刑堂不是秘密,关思羽大人的亲传弟子,就算他的身份只是缉刑司的一个普通的密探,但实际上的地位却是高的很,甚至魏九端都要对其很客气。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尉迟来了?请到会客厅来。”

  楚休还当真没有想到尉迟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过来。

  身为关思羽的弟子,尉迟经常会贴身帮关思羽处理一些大大小小的杂务,可以说是忙的很,现在特意跑来见他是为了什么?

  楚休来不及多想,直接踏入会客厅内,换上了一副笑脸道:“尉迟兄来此,有失远迎,还望不要见怪。”

  尉迟喝了一口茶,笑了笑道:“在下又不是什么大人物,也用不到迎,其实我这次来只是代表师父来问你一句话的。”

  “哦?什么话?”楚休神色不变的问道。

  尉迟拿出那封举报信,递给楚休道:“看看这里面的内容吧,师父说了,他要一个解释,一个合理的解释。”

  楚休拿过举报信,看着那其中的内容,顿时眉头一皱。

  有人竟然把事情捅到了关思羽那里,这点的确是他没想到的。

  越级上报,如此做的人简直就是在打魏九端的脸,而且还是匿名,其中的消息量可是大的很。

  楚休没算错魏九端的态度,但他却是有些高估了魏九端对于关西的掌控力了。

  他这还没退休呢,手下的巡察使便有些不将他放在眼中了,一旦等他退休,人走茶凉基本上是肯定的。

  对于这封举报信,楚休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卫寒山,毕竟这些巡察使当中只有他跟自己有着最直接的冲突。

  当然举报者是其他人也是有可能的,知人知面不知心,楚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会触碰到哪些人的利益,又有哪些人看自己不顺眼。

  尉迟看着楚休笑眯眯道:“楚兄,师父要的只是一个解释而已,很简单的,你到现在都没有想好吗?”

  楚休缓缓的放下那举报信。

  关思羽既然都把自己的亲传弟子给派来了,这解释真的很简单吗?

  或许是很简单,只不过一旦自己解释的不对,那自己这巡察使的位置恐怕还没坐稳多久便要挪地方了。

  将举报信还给尉迟,楚休沉声道:“关中刑堂需要威严!

  我关中刑堂护卫关中一方,但同样也是此地的主宰者,刑堂的律法由我关中刑堂来判定,是否有罪,也是由我关中刑堂来判决!

  江家的事情已经定性,证据确凿,走私违禁品,蔑视刑堂律法,罪责当诛!

  灭了一个江家,使得建州府巡察使堂口重新拿回了属于关中刑堂的威严,这笔买卖,划算的很。”

  尉迟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道:“不错,楚兄,你这番话我会带回去跟师父说的。”

  从楚休说出第一句话开始,尉迟便知道,楚休过关了,即使他还没见过关思羽,他也知道结果。

  关中刑堂现在大部分的规矩都是关思羽所定下的,跟楚狂歌以个人魅力影响关中刑堂相比,关思羽所用的就是严厉的刑罚和规矩来统领关中刑堂。

  灭了江家只是小事,影响到了谁的利益也只是小事,大事是这件事情会不会影响到关中刑堂的名声和利益。

  显然现在楚休的举动只是加深了关中刑堂在建州府的威严,所以他这个解释合理,可以过关。

  尉迟站起来笑了笑道:“既然是这样,那便没什么事情了,我这就离开了。”

  楚休道:“尉迟兄何必这么着急?我已经让人准备酒菜去了。”

  尉迟摇摇头道:“喝酒什么时候都有时间,不过我这次来关西可不仅仅是来楚兄你这里的,还有关西刑堂分部我也是要去一趟的,去见见魏九端大人。”

  楚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将尉迟直接送走。

  他貌似明白了什么,自己这关过去了,不过魏九端的面子怕是不好看了。

  而随着尉迟离去之后第二天,卫寒山却是出现在建州府巡察使堂口内。

  慢悠悠的踏入巡察使堂口,卫寒山这次的态度可是有恃无恐的很。

  看着楚休,卫寒山冷笑道:“楚休,当初我便说过,这件事情绝对没完,眼下你那胡作非为的举动竟然都惊动了总堂那边,你这巡察使的位置还能坐多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