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这章是为了反派的盟主_Ω_的打赏补更的。

  能被楚休邀请的武林势力共有十二个,他们也差不多是整个建州府所有能拿得出手的武林势力了。

  只不过此时十二个位置却是并没有坐满,有一个人并没有前来。

  在场的众人面色都有些奇怪,没来的那个人是汶城高家的人,实力不算强,在建州府这些武林势力当中只能排得上是末位。

  他们倒是没想到,这高家的人竟然如此硬气,面对楚休的邀请他竟然真的没来。

  楚休的面色没有丝毫变化,等到午时之后,人还没有到,楚休直接道:“把位置给我撤了。”

  听到楚休这么说,立刻便有一名小捕快走过来,将椅子拿走。

  看着在场的众人,楚休笑了笑道:“自从我接管建州府巡察使堂口以来,这还是第一次跟诸位照面,所以我先敬各位一杯。”

  就在楚休刚刚拿起酒杯时,外面忽然走进来一名身穿蓝色锦衣的中年武者,有着外罡境的修为,他一进来便陪着笑着道:“抱歉了楚大人,在下的汶城因为距离建州城有些远,所以来晚了,还请楚大人你见谅。”

  楚休放下就被,打量着那高家的家主,淡淡道:“来晚了?那好,找个地方坐下吧。”

  高家家主连忙想要入座,但却愕然发现酒桌上竟然已经没了自己的位置,他不由得尴尬的笑了笑道:“楚大人,没位置了。”

  楚休的面色瞬间一沉,冷冷道:“既然知道没了你的位置,那还不滚出去!”

  高家家主的面色一变:“楚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只不过是来晚了一会而已,你便这么不给我面子?你这架子简直要比掌刑官大人都大!”

  楚休冷声道:“我这个人很不喜欢人迟到,亲自邀请你赴宴,我已经给足了你面子,现在你迟到了,便是你亲自把这个面子给扔了。

  赴我的宴席你都能迟到,那就证明你没将我楚休放在眼里,给脸不要脸的东西还想要位置?给我滚出去!”

  楚休这一番话说出,顿时让那高家家主的面色通红一片。

  他怎么说也是一家之主,在建州府这么多武林势力当中也是排得上名号的,结果现在却是当着众人的面被楚休如此羞辱,这让他怎么能下得来台?

  所以那高家家主直接指着楚休大喊道:“楚休!你不要太过分!要知道……”

  只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楚休的身形便是一动,瞬息之间便已经出现在了高家家主的身前,手捏拳印,兵字诀,大金刚轮印!

  诛邪降魔,无坚不摧!

  金色的罡气闪耀在议事厅当中,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想到楚休竟然会忽然出手,就连高家家主自己都想不到。

  等到这气势大气磅礴无比的一印已经出现在了他的眼前,高家家主这才一掌轰出,罡气爆发,想要抵挡。

  楚休现在的境界虽然没有达到外罡境的巅峰,但他的实力却是已经可以碾压同阶武者了。

  同阶武者当中能够跟他交手的也就只有尉迟这种强者的亲传弟子,或者是唐牙这样同样是青龙会出身,战斗力极强的存在了。

  而眼前这高家家主显然达不到这种境界,他的实力甚至就连杜广仲等江湖捕头都不如。

  快慢九字诀之威强大无比,大金刚轮印作为这九字诀当中最为刚猛霸道的一式,也不是这高家家主能够轻易抵挡的。

  在楚休这一印落下之时,瞬息之间金色罡气轰然爆裂,将高家家主笼罩留在其中。

  在一声激烈的罡气炸响声响起之后,众人能够清楚的听到一阵骨裂的声音响起,高家家主双臂扭曲成了一个麻花一般,口吐鲜血,直接倒飞了出去,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看到楚休这一招,在场的众人立刻屏住呼吸,没有吭声,甚至就连罗家老祖还有另外两个有着三花聚顶境界修为的武者也没有说话。

  对于楚休的战斗力他们早就已经听说了,但现在看到这楚休竟然一招就将一名同阶武者废掉,将其打的生死不知,这种恐怖的战斗力仍旧让他们心中惊骇。

  而且这一次是那高家家主自己找死,楚休出手教训他,谁也说不出来什么,自然也没人为他出头。

  汶城距离建州府是远,但也没远到三天都到不了的地步,别说骑马,走都走到了。

  这高家家主之前可能是真的有不来的打算,但他们却是不放心,所以提前到了建州城,在酒楼门口等着,想要看看不来的人究竟有谁,如果像是罗家老祖这种级别的高手都不来的话,那他便直接离去。

  所以这高家家主一直都在门口守着,守到最后他才发现,竟然所有人都已经来了,合着他的举动并不是小聪明,而是真的蠢。

  想到这一点,高家家主这才忙不迭的想要进来,但这时却是已经晚了,楚休直接把他的位置给撤掉了。

  机会只有一次,面子楚休也只给一次,这高家家主没有把握住,那就怪不得别人了。

  “把这个白痴给我扔出去,别打扰了大家喝酒的兴致。”

  楚休吩咐了一声,立刻便有人将已经半死不活的高家家主抬了下去。

  楚休一伸手,鬼手王亲自拿着一条白色的毛巾递给楚休,转过身来,楚休一边擦着手上的鲜血,一边露出了一抹笑容道:“诸位,话题继续,不要因为一个白痴的打扰就坏的兴致嘛。”

  拿起酒杯,楚休道:“还是那句话,这杯酒先敬诸位。”

  话音落下,楚休将杯中的酒直接饮尽。

  其他人也都是如此,有着前车之鉴,现在可没人敢不给楚休面子。

  接下来楚休又继续道:“这第二杯酒嘛,敬的则是关中刑堂。

  关中之地处于三国夹缝之内,诸位可以数一数历史,历来这样的地方哪个不是凄惨至极,终日里被战火所覆盖?

  现在诸位能过的这般滋润,关中刑堂可是功不可没,所以这第二杯,要敬关中刑堂。”

  楚休把话说的这般冠冕堂皇,众人也没说什么,都是齐齐喝了一杯。

  倒满了眼前的酒,楚休道:“这第三杯嘛,到是不急着喝,等谈完事情再喝不迟。”

  在场的众人对视一眼,肉戏终于是来了,这楚休究竟想要干什么,现在才会见分晓。

  看着在场的众人,楚休沉声道:“关中之地连通三国,走私的生意虽然刑堂不允许,但想必诸位也都已经做过不少了,赚的应该都是盆满钵满吧?”

  在场的众人面色顿时一变,这是关中之地的潜规则,身在关中,哪个武林势力明里暗里都干过这种事情,区别只是有人干的多,有人干的少而已。

  但不论多少,这种事情在光天化日之下说出来总归是有些不妥的。

  所以众人刚想要说些什么,但却被楚休给堵了回去。

  楚休淡淡道:“诸位,眼下这里都是自己人,也不用遮遮掩掩的了,我楚休跟上任巡察使方正元是不同的,我这个人其实很好说话,与人方便才能自己方便。

  人生在世,力量权势,名声美人,或者是富甲天下,雄霸一方,这些都是所有人都在追求的,遵从自己心中的欲、望,不丢人。”

  关中之地的武林从来都不是正道,但却也不是邪道,现在楚休说的如此赤/裸直白,还是让他们有些不适应。

  楚休继续道:“眼下建州府所有的走私的生意由你们来把控,所以你们有的是财富,而我身为建州府巡察使所有的则是权势。

  二者合一,所能够得到的东西绝对比现在更多,所以这第三杯酒,我敬的是跟诸位的合作,喝了这杯酒,大家便都是朋友,一起发财,一起,向钱看。”

  楚休把酒杯往桌子上一顿,目光环视着在场的众人。

  在场的众人面色均是有些微微变化,互相之间对望一眼,罗家老祖咳嗽了一声,问道:“不知道楚大人说的合作,究竟是怎么个合作方式?”

  楚休一挥手道:“很简单,眼下诸位的走私生意在我看来基本上就是一团糟,各自玩各自的,偷偷摸摸,没有丝毫的秩序可言。

  我们双方若是合作,那便要重新规划一下各自的生意,比如罗家只做矿产,神羽宗只做丹药,而黑岩堂则是做兵器。

  双方各自掌控着一方面的生意,避免互相之间的冲突,直接垄断,对外压低购价,对外抬高售价,只要对方想要在建州府做生意,那便要遵守此地的规矩,如此一来,诸位的收益难道不会增加吗?”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眼睛顿时一亮,走私这种事情还能这么玩?

  现在建州府的走私生意的确是如同楚休说的那般,整体都是比较混乱的,大家各干个的,互相之间的争端可是不少。

  眼下这十二个武林势力为何不齐心?还不是因为他们之间都有着不少的利益摩擦,互相之间没少出手甚至是杀人结怨。

  若是按照楚休说的办,大家联合在一起,各自垄断着一摊生意,的确是可以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而这种方式对内对外也有着极大的好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