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羽宗的山门外,上百名楚休麾下的精锐武者直接将山门给团团围住。

  神羽宗并不在城内,而是在一座山清水秀,但却不高的小山上。

  楚休跟杜广仲打听过这神羽宗的消息,这神羽宗乃是江湖上最常见的那种小宗门。

  最开始的时候神羽宗的创派祖师只不过是一个散修武者,因为在江湖上厮杀的累了,所以这才找个地方隐居,但却又不甘心自己这一身所学被自己带进土里,所以这才教导了一些弟子。

  而这些弟子在学成闯荡之后也是把自己这一身所学发扬光大,教给了更多的人,于是乎便逐渐形成了一个宗门。

  跟世家相比,这样的小宗门显然更多,但同样这样的小宗门之间的联系也没有世家靠着血脉联系密切,所以覆灭的可能性也是要比世家大的。

  此时在神羽宗的山门前,楚休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这只是他准备先开刀的一个踏脚石而已,他还能有什么感想不成?

  不一会,神羽宗山门被打开,程公台带着一众神羽宗的弟子面色阴沉的走出来,厉喝道:“楚休!你这是什么意思?在酒宴之上就因为我不答应你的条件,结果现在你便打上门强强迫我答应?你这行事也未免太霸道了一些,关中刑堂还有没有规矩,还是说,你把我建州府的武林势力都当成了软柿子不成?”

  楚休抬头看着程公台森然一笑,不过他却没给程公台任何的解释,只是从嘴里面冷冷的吐出了一个字来:“杀!”

  杀鸡儆猴,程公台现在便是那只鸡,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都会死,既然是这样,楚休还跟他废话那么多干什么?直接杀人就是了。

  随着楚休的话音落下,巡察使堂口的武者直接一拥而上,对着还有些一脸懵逼神羽宗弟子杀来。

  程公台此时恨的简直都要骂娘了,这楚休直接便要把事情做绝,甚至连给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显然对方是已经动了灭门的杀机了!

  只不过程公台怎么也不明白这楚休到底是怎么想的。

  灭了他神羽宗,楚休激怒的将是整个建州府的武林势力!

  虽然眼下建州府的武林势力都是各怀心思,可以说是一盘散沙,但那也是因为他们还没有真正遇到危机。

  楚休在这个时候出手杀人,那可是敏感的很,像是罗家这种势力是绝对不会选择袖手旁观的。

  刀还没架在脖子上的时候建州府的武林势力不会出手,都在观望。

  但随着他神羽宗覆灭,那就代表着刀不光是架在他们的脖子上了,都已经开始见血了!

  所以无论程公台怎么想,他都想不出来为何楚休要在这个时候动手,这简直就是疯子一般的举动!

  剿灭神羽宗,楚休并没有动手,他只是对唐牙道:“唐牙,这个人你来对付吧。”

  唐牙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懒散的笑容,双手当中两柄细小的龙纹短刀浮现,慢悠悠的走了出去。

  他的兵器貌似一直都在变,就连楚休都不知道他擅长的究竟是什么兵器。

  这神羽宗程公台的实力并不算太强,起码在楚休看来是如此,自己全力出手的话,对方根本就撑不了几招。

  这次让唐牙出手不是因为楚休懒得动手,而是他想要给唐牙等人造势,让杜广仲等人看看唐牙等人的真正实力,到底够不够跟他们平起平坐。

  这并不是楚休故意去偏袒唐牙等自己的旧识,这只是新人加入一个组织的时候必须要经历的一个过程而已,就比如当初楚休刚刚加入青龙会之时,也是在灭了岳家,单人独骑完成了一个五级任务后,这才得到了其他青龙会杀手的认可的。

  现在楚休让唐牙出手便是这个意思。

  他可不是天罪舵主,胸襟那么小。

  眼下他手下的人数本来就不多,让他们把精力浪费在这种内斗上没有意义,还不如让他们快些见识到对方的实力,好让自己有个底,不用试探来试探去的。

  而此时程公台看到出手的竟然连楚休本人都不是,他不仅气的气血上涌。

  这次可是楚休亲自带着人来灭门的,结果最后楚休却是不出手,只让他手下一个自己连见都没见过的江湖捕头跟自己动手,这是什么意思?是说自己没资格跟他一战吗?

  面临着灭门的杀机还要被如此羞辱,程公台气的眼睛都红了,他身形一动,只见白芒一闪,他的身形直接跃于半空中,犹如长虹贯日一般,一柄纤细的小剑已经出现在他的手中,带着森冷的罡气向着唐牙斩来!

  神羽宗的看家本领便是他们的轻身功法,飞羽十二式。

  这式轻身功法能够将速度发挥到极致,特别是在近身缠斗之时,有人甚至连他的身形都没有看到,便已经中了他好几剑。

  他的绰号乃是飘羽飞隼,这也是形容他的身法灵活以及他出手时犹如鹰隼般快如闪电的气势。

  面对程公台的一剑,唐牙仍旧是带着他嘴角那抹略有些嘲讽的笑容,身形在剑芒临身之时猛然一动,宛若游龙一般,轻易的便滑到程公台的身后,两柄龙纹短刀之上爆发出了一股锋锐的罡气,犹如乱刃一般,向着程公台疯狂的斩来。

  这一瞬间便将程公台吓了一大跳。

  他本身就是以速度见长的人,没想到今天却是看到了一个速度要比他更快的存在。

  程公台手中的细剑反转,宛若鹰击长空一般呼啸而下,剧烈的罡气波动轰然爆发,迎向唐牙的短刀,但他却骇然的发现,对方的力量竟然比他还要大,自己被斩的接连后退。

  两个人都是擅长身法速度类,出手的速度也是极快,所以一打起来,杜广仲等人甚至都有些看不清两个人的动静。

  不过他们唯一知道的就是唐牙此时在压制着程公台。

  对于唐牙这种级别的杀手来说,程公台这种实力的目标他杀了也不是一个两个了,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压力。

  程公台快,他却是要比程公台更快。

  那正面灵动如同游龙,偷袭则是犹如鬼魅一般的身法直接便将程公台给逼到了极致,十几招下来便已经让程公台身上见血了。

  程公台咬了咬牙,他到现在还在疑惑,建州府巡察使堂口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个难缠的人物?这速度简直恐怖诡异到了极致!

  程公台一声怒喝,周身罡气轰然爆发,暂时将唐牙逼退。

  而这时他手中的细剑却竟然诡异的碎裂成了七节,看似一剑刺出,但实际上却是犹如七柄飞刀一般,附着着锋锐无比的罡气,直奔唐牙全身的要害大穴而来!

  这一招可以说是程公台的杀手锏了,这并不是他神羽宗的传承功法,而是他昔日偶然从秘匣当中得到了一部暗器手法上学到的,名为七剑追魂,剑身必须要特殊打造,在关键时刻只要使用特定的罡气催动,便可以把剑身碎裂成七柄飞刀斩向对手。

  这一招在突然袭击的时候十分管用,毕竟谁也想象不到,明明是刺来的一剑,结果却是半路变成了暗器。

  程公台这一招很少动用,但每次他一动用,那就代表着他准备杀人了!

  看着宛若七柄飞刀一般刺来的断剑,唐牙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抹讥讽的笑容来。

  他手中两柄龙纹短刀消失,但随着他的双手舞动,众人却是能够看到一缕缕的金芒从他双手当中爆发而出。

  在场的众人谁都没看清那金芒究竟是什么,只有楚休看清了,那竟然是唐牙一直在手中把玩的龙尾追魂镖!而且还是二十四枚龙尾追魂镖!

  一瞬间出手二十四枚龙尾追魂镖,随着唐牙的双手舞动着,这二十四枚龙尾追魂镖在罡气的加持下直接化作了一张大网将程公台笼罩在其中,绞杀而下,瞬息之间,那七枚断剑就已经被崩飞,而程公台的身法就算是再快,他也无法在如此密集的刀网之下逃生!

  一瞬间,众人只能看到一股血花在那刀网当中绽放,连惨叫声都没有,二十四枚龙尾追魂镖整齐的形成一个圆圈插在地上,而那圆圈的中间则是一堆仿佛是被扔进了绞肉机里面的碎肉!

  如此恐怖血腥的一幕让在场原本那些关中刑堂出身的江湖捕头面色都有些发白。

  身为江湖捕头,他们见过最多的便是尸体,各种各样的尸体。

  但眼下这一幕已经不能叫做尸体了,这简直就是碎尸现场,哪怕是杜广仲等人都有些接受不了这一幕。

  看着那堆碎肉,唐牙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来:“垃圾。”

  也不知道此时的唐牙究竟是在说程公台的实力垃圾,还是说对方那只能靠着偷袭才能建功的暗器手法垃圾。

  一挥手,罡气席卷,地面上那些龙尾追魂镖又被唐牙收入了袖中,也不知道他是有空间秘匣还是他那宽大的袖袍中有别的什么玄机。

  慢悠悠的走回来,这一次那些江湖捕头看向唐牙的目光都有些变化,甚至还透露出了一丝畏惧之色,身形不容自主的让开。

  PS:月底了,还有月票的不要藏着了,砸死作者君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