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家的背叛让整个建州府的武林势力很愤怒。

  在其他建州府的武林势力看来,之前大家说的好好的,共同进退,结果现在你罗家却是忽然选择投靠楚休,这就是背叛,赤/裸/裸的背叛!

  而最后这罗家竟然还将高家给灭了,一改之前罗家那低调的行事方式,简直让人膛目结舌。

  不过事情过后呢?众人又能怎样?

  罗家既然选择跟楚休合作,那就证明这其中有利可图。

  人都是有盲从性的,昔日在凤鸣楼之上没有一个人敢去喝楚休的那杯酒,如果当初有人率先喝下那杯酒估计情况都会截然不同的。

  而眼下神羽宗和黑岩堂已经被楚休所灭,众人也都看到了楚休那霸道狠绝的手段,外加罗家都已经选择跟楚休合作了,其余人挣扎还有意义吗?

  特别是那些自身势力就不算强的小宗门,更是直接便选择跟楚休联手了。

  三日之后,凤鸣楼之上,依旧是那个位置,依旧是那个宴席。

  只不过这一次所有人却仿佛是全都约好了一般,提前到来,等着楚休。

  跟上一次相比,这一次宴席当中缺了三个人,众人也知道,这三个人可是永远都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等到临近午时的时候,楚休带着人走进凤鸣楼内,众人直接起身,冲着楚休一礼道:“参见楚大人!”

  看到这一幕,跟在楚休身后杜广仲不由得心中叹息,这一幕他是多久没有见过了?

  昔日他年轻之时,那时候关思羽刚刚掌控关中刑堂,手段果决凌厉,让关中之地的江湖宗门望而生畏,那时候关中刑堂的实力虽然没有现在强,但威势却是最为鼎盛的时候。

  那时候的巡察使才叫真正的巡察使,一旦被巡察使发现哪个武林势力做出违背关中法纪之事,根本就不用商报,直接出手惩戒,严重者直接灭门。

  而到了后来众人渐渐懈怠,关中之地的这些武林宗门也在和平当中得到了发展,双方的地位转换,已经到了平起平坐的地步了。

  甚至到了上代巡察使方正元那里,这些建州府的江湖宗门都明目张胆的不将其放在眼中了。

  而眼前这一幕则是代表着建州府巡察使堂口重新赢得了威严,起码在建州府这一亩三分地当中,楚休便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无人敢去违背他的命令。

  看着在场的众人,楚休点了点头道:“行了,都坐下吧。”

  让众人入座,这一次楚休重新倒了一杯酒,举起来道:“诸位既然来了这里,那便证明大家都同意了我之前的说法。

  有钱大家赚,诸位不要以为两成的收益很多,我能给诸位带来的好处,绝对要比两成更多。

  我还是那句话,喝了这杯酒,有钱大家一起赚,我是不会让诸位吃亏的。”

  这一次随着楚休举杯,在场的众人也都是齐齐举起了酒杯,将杯中的酒饮下,至于这酒是香还是苦,那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不过这强行被人敬酒的滋味可是不好受。

  而且问题的关键是这酒他们不喝也不成。

  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后果他们已经见识到了,眼下高家、神羽宗还有黑岩堂这三家的人可是连喝酒的机会都没有了,所以他们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吧,毕竟罗家都第一个答应了,他们继续抗拒又有什么意思?

  喝完酒之后,楚休拿出了一个册子道:“这里面是我研究出来的建州府生意名册,从此以后大家便都垄断自己应该负责的生意,不该伸的手别伸,若是让我发现有人乱伸手的话,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在场的众人心中一凛,纷纷点了点头。

  以前他们无论怎么胡乱去搞都没有问题,但现在他们既然答应了楚休的游戏规则,那便要按照楚休的规矩来行事了。

  直到现在他们才反应过来,他们跟楚休之间可不仅仅是合作,这根本就是统治和被统治的关系。

  规则是楚休制定的,也是楚休来监察执行,这样一来他们自然是要比楚休抵上一头的。

  不过事到如今他们事情也答应了,酒也是喝了,再考虑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都没有意义了,所以在场的众人只得认命一般的点头。

  楚休继续道:“下面我便说一说诸位可以垄断的生意,其中罗家负责药材生意,是未经炼制过的草药和灵药。”

  武者受伤了需要伤药,平时修炼也需要各种丹药,还有炼制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大量的草药和灵药都是基础,所以这可是一门大生意,也可以说是利润最大的一门生意。

  不过众人倒是没有眼红,毕竟是罗家第一个决定投靠这位楚大人,眼下他有着这种待遇也是很正常的。

  楚休继续道:“接下来疗伤类丹药和阵法类的生意也是归罗家所有的。”

  一听这话,在场的众人看向罗家的目光顿时就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怪不得这罗家会选择第一个答应楚休,原来楚休竟然给了他们这般承诺,神羽宗跟黑岩堂的份额竟然都被楚休给了罗家!

  疗伤类的丹药虽然不如修炼类的丹药卖的火爆,但价值却要比正常的修炼丹药高昂,利润也大的多。

  阵法也是如此,虽然卖的人少,买的人也少,但利润也一样的大。

  “还有暗器机括一类的声音,也是归罗家所掌管。”

  听到这里在场的众人已经明白过来了,这暗器机括类的生意应该是属于高家的,因为罗家灭了高家,也算是帮楚休出气,讨好了楚休了,所以这高家的份额也是落到了罗家的手中。

  原本是一人分管一个品类的生意,结果现在罗家却是手握一个大品类,三个小品类,这待遇足以让罗家的人笑开花,并且让其他人羡慕嫉妒恨。

  特别是其他两个有着三花聚顶境界武者的避水剑派和向家,他们此时也是有些后悔,早知道要选择投靠楚休,那他们就早些投靠好了,还能多赚一些好处。

  罗家占据了先机,这是他们羡慕也羡慕不来的。

  这时候楚休又宣布了避水剑派和向家所管辖的生意,一个是修炼用丹药,一个是兵器类,都是那种利润极多的大品类,这两派的人倒也算是心满意足了。

  楚休在制定这些东西的时候还是很公平的,完全是按照实力来的。

  你的实力强,我便把大生意给你,否则你就专心去干一些边边角角的生意好了,要不然真有大生意你也是守不住的。

  等楚休读到最后时,基本上便都是一些不太重要的生意了,这时候一个小家族的家主貌似有些不满,他不禁站起来道:“楚大人,我孙家……”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见楚休的目光望过来,带着些许的阴沉之色道:“怎么,孙家对我的安排有意见?”

  看了一眼周围默不作声的人,这孙家的家主只得咽了一口唾沫,尴尬的笑了两声,又坐了回去道:“没……没意见。”

  这些大派都对楚休的安排没有反驳,他一个小家族若是还敢多说话,神羽宗和黑岩堂的前车之鉴都在前面。

  看到这一幕罗家等人也都是叹息了一声,从今以后,在这建州府内,楚休的威势已经无人可挡了,只要他还是这建州府巡察使一天,这建州府便要以他为尊!

  拿起酒杯,楚休冲着众人敬了一杯道:“这杯酒便祝各位财源广进了。”

  “多谢大人!”

  在场的众人齐齐举杯应是。

  众人得到了计划之后,整个建州府都行动了起来,当然这些就跟楚休没什么关系了,他只负责派人收钱就好了。

  各大武林势力按照楚休说的,每家垄断一门生意,来往的客商倒是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不同。

  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卖的东西被压价,这帮客商还有着不情愿,但结果他们走了好几个小城却都是这样,除了楚休指定的那个势力,没人敢去收他们的东西。

  这样一来这帮人要么就去其他州府,要么就只能卖给建州府的人。

  但问题是他们所携带的这些违禁品可是危险的很,不赶快脱手,被关中刑堂抓到了可是个麻烦。

  特别是现在楚休跟当地这些武林势力同流合污,经常派出一些江湖捕头稽查走私,虽然不真动手,但却也吓的这些客商急忙把东西低价脱手。

  而采买东西的客商也是如此,他们想要买的东西只有建州府一家武林势力有卖,价格就摆在那里,不想买那就走远路去其他州府。

  开始的时候来往的客商对于这种行为还有些不满,不过后来他们发现如此做还是挺方便的。

  卖东西的只要来建州府,找对了一个势力,将东西送到他那里就可以了,根本就不会有江湖捕头来查,方便省事,相比他之前还要挨家商谈价格,省了不少时间。

  而采买东西的客商也是如此,次数多了他们便也知道了哪家都做什么样的生意,到时候直接上门购买便好了,省时省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