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一百八十二章 鬼王宗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7 08:32:3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不怪鬼手王把事情弄的如此紧张,涉及到昆仑魔教的确是敏感的很。

  在江湖上魔道不是禁忌,但昆仑魔教却是禁忌当中的禁忌,昔日昆仑魔教席卷天下,魔焰滔天,无数正道宗门都只能在那魔威之下瑟瑟发抖的日子是无人想要再去体验经历的。

  若是不是昔日有着真武教掌教‘仙人’宁玄机出手力挽狂澜,如今的正道江湖估计还在那魔威当中苦苦挣扎呢。

  听到昆仑魔教几个字,楚休的面色略有些古怪,这可是他日后必须要走的路,没想到现在就已经有接触了。

  “你是说这次动手的人乃是昆仑魔教的余孽?”

  虽然距离昆仑魔教土崩瓦解已经有了千年,但江湖上还是能够找得到跟昔日昆仑魔教有关的人物,甚至是昔日昆仑魔教所留下的传承。

  这样的存在一旦被发现,几乎是立刻就会被那些大派给彻底封杀剿灭的。

  鬼手王摇摇头道:“倒不是昆仑魔教的余孽,而是昔日昆仑魔教的附庸之一,鬼王宗的余孽。

  昔日昆仑魔教魔焰滔天,威压天下,那些正道宗门只能小心低调,而不少魔道宗门却是心甘情愿的雌伏在昆仑魔教麾下,任凭差遣。

  只不过随着独孤唯我跟宁玄机一战后失踪,昆仑魔教彻底分崩离析,正道各派联手攻打昆仑魔教,将其覆灭,那些附庸宗门也是遭到了打击。

  这些附庸宗门当中,有着忠心的宗门选择跟昆仑魔教共存亡,但大部分却都选择逃离。

  对于这样的宗门正道武林也懒得再耗费力气去追杀,但其中有一些罪孽深重的魔道宗门却是必须要绞杀的,这鬼王宗就是其中之一。

  鬼王宗之人处事阴狠狡诈,他们是看到事情不对之后第一个叛逃昆仑魔教的,但最后却也被正道武林追杀了好多年,差点都在江湖上消声灭迹了。

  鬼王宗的功法阴毒邪异,其中最擅长的就是以人炼丹,利用各种血腥手段将人体练成丹药,吸收其阴邪之力,祭炼阴鬼。

  据说鬼王宗内有一种丹药名为五气朝元丹,其作用是辅助修炼,也可以当作伤药,为五气朝元境界的武者疗伤,听名字很正常,但实则诡异至极。

  五气朝元当中,心藏神属火、肝藏魂属木、脾藏意属土、肺藏魄属金、肾藏精属水。

  这五气朝元丹便是利用武者新鲜的心肝脾肺肾外加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的药材所炼制的。

  眼下这些刘家的武者正好被取走了五脏,我便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鬼王宗。

  而且对方还被取走了脑浆,又被剥皮,这种事情也是鬼王宗昔日的作风。

  还有鬼王宗以阴邪之力祭炼阴鬼,则是鬼王宗的独门秘术,阴鬼杀人无影无形。

  之前杜捕头说那些刘家之人身上没有外伤,内部也没有丝毫罡气入体的痕迹,这点用阴鬼杀人倒是可以办得到。”

  鬼手王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在场的众人都在消化着其中的信息,楚休这时候忽然问道:“鬼手王,这里都是自己人,你也不用瞒着了,这些东西,你恐怕不是道听途说那么简单吧?”

  昔日关于昆仑魔教的一些东西本来就都是禁忌,鬼王宗的事情也是如此,起码在场的这些人,几乎都没听说过鬼王宗的名字,而鬼手王却是了解的这般清晰,这种事情若是道听途说来的,未免也有些太假了点。

  鬼手王苦笑了一声,他既然已经说出来了,就没打算瞒着众人,鬼手王叹息道:“楚大人猜的没错,其实我昔日也曾经算是鬼王宗的弟子,只不过却是一个被骗的弟子。

  早年间我只不过是一个行走江湖的戏法艺人,意外救了一名重伤的魔道武者,那名魔道武者便是鬼王宗的人。

  他根说要收我为弟子,实际上却是想要我暂时帮他做事,并且在伤好之后准备吞了我的精血,杀我灭口。

  后来他的意图被我察觉,我便暗中在他药里下毒,将其毒杀。

  因为他一开始便是骗我,压根就没打算收我为徒,所以鬼王宗的一些秘法他根本就没传授给我,只是传授给了我一些寻常功法,有关于鬼王宗的事情,我也是从他嘴里听说来的,但却都是一些旁枝末节,不是主要的东西。”

  楚休了然的点了点头,按照鬼手王这么说,那这动手的人还当真有可能是鬼王宗的人,不过来人的实力应该不算太强。

  那五气朝元丹其中的作用便是为五气朝元境界的高手疗伤用的,所以楚休估计这些鬼王宗余孽里面应该有五气朝元境界的高手在,不过却应该受伤了。

  看他们选择的目标就知道了,刘家一个只有内罡境者的小家族。

  对方若是有着绝对碾压的实力,那对方就应该对罗家等有着三花聚顶境界高手的武林势力下手了。

  只不过眼下他对那什么鬼王宗一点头绪都没有,所以楚休只能暂时吩咐手下人注意一些。

  接下来的几天倒是平安无事,但结果到了第七天,建州府又有一个小势力被灭门,死法跟刘家如出一辙。

  而还没等楚休反应过来,两日之后,紧挨着建州府,隶属于卫寒山的商州府那里也发生了一出灭门惨案来。

  连续三起灭门惨案,手段都是如出一辙,足以证明之前楚休等人的推测了。

  而且这三起灭门惨案的影响可是不小,建州府的武林势力也都知道了当地出现了这么一群手段狠辣的凶徒恶贼在来回流窜,纷纷风声鹤唳。

  而且来往建州府的那些客商也都是少了许多,毕竟整个关西之地能够交易的地方可不少,没人想留在这种凶险之地。

  建州府巡察使堂口内,楚休面色阴沉。

  自己的属地内出了大案破不了,丢脸的人是他。

  鬼王宗这帮余孽的出现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建州府的生意,其他武林势力赚不到钱,亏本的也是他楚休自己。

  “巡察使堂口这么多江湖捕头,还有着建州府当地这些武林势力的配合,便没有一丁点的蛛丝马迹?”

  杜广仲无奈道:“蛛丝马迹当然是有的,只不过对方的手段好像把手下的兄弟们都吓到了,人少的时候就算是发现了蛛丝马迹也不敢上,等到把援兵都喊来了,对方却又消失了。”

  一旁鬼手王忽然怪笑了一声道:“杜捕头,既然你手下的人不敢上,那便交给我手下的人如何?你放心,我手下可是没有怕死之人。”

  杜广仲冷哼了一声道:“交给你们?交给你们恐怕连蛛丝马迹都找不到,更别说是找人了!”

  鬼手王这些青龙会出身的杀手跟之前关中刑堂出身的武者之间还是有一些摩擦的,双方也都在互相较劲竞争。

  之前鬼手王等人在屠灭神羽宗和黑岩堂时大放异彩,压了杜广仲等人一头。

  而现在调查鬼王宗等人的踪迹则是全权由杜广仲等人来办的,鬼手王等人只能在一旁协助。

  术业有专攻,这种事情让鬼手王等人来主导,估计他们还真连蛛丝马迹都发现不了。

  楚休皱了皱眉,一挥手道:“行了,别争论了,下一次我亲自出手,只要他们还在建州府内,那就不怕挖不出他们来,况且就算找不出来,也要将对方逼出建州府。”

  那些鬼王宗的余孽并不是奔着建州府来的,对方来到关中之地好像是十分突然一般,急匆匆的杀人炼丹,恢复实力。

  之前可能是楚休的调查把对方逼的有些太紧了,这也导致对方又去了商州府那边动手了一次。

  这次楚休亲自出手,如果能将对方彻底逼到卫寒山那边去也不错,到了那个时候焦头烂额的可就是卫寒山了。

  至于这帮鬼王宗的余孽会闹出什么事端来嘛,那可就不关楚休的事情了,他可从来都不是爱管闲事的人。

  三日之后,建州府临江城内,街上的行人和来往的武者都是稀稀疏疏的,远没有往日繁华。

  临江城只是一座小城,紧挨着商州府,作为来往两个州府的必经之地,之前的临江城还算是比较繁华的,起码来往客商络绎不绝。

  结果因为接连发生了三起灭门惨案,其中还有一个涉及到商州府,作为这两个州府必经之地的临江城可就有些凄惨了点,来往的客商和武者少了一多半。

  此时在临江城内的一间露天酒馆外,三三两两的江湖人在这里喝酒闲聊,其中一名身穿短打武士服的武者叹息道:“娘的,这生意是越来越难做了,不知道哪个王八蛋出手这般狠辣,接连辣手灭了三个宗门,这偌大的临江城都没人来了。”

  这名武者乃是镖师,但却并不是镖局出身,而是当地的地头蛇,专门负责短途走镖,来往于各个小城之间,与其说他是保护货物,还不说是个向导,因为熟悉各个小城的武林势力和情况,所以可以给来往的客商带路和解惑,以免他们初来乍到惹到了什么不该惹的人。

  眼下来往的客商少了,他的生意都少了许多,要不然也不会有闲工夫在这里喝酒吹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