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鼻道三刀这种堪称是疯狂的武功,其力量也是极端到了顶点,哪怕是那鬼王宗的武者都不禁感到心惊。

  在楚休那一刀斩下之时,那鬼王宗的武者身后却是忽然爆发出了一股强大的阴邪鬼雾来,一声刺耳的鬼嚎之声响起,楚休的眼前好似有一只厉鬼向着他扑来,那股阴邪冰寒的气息好像是在吞噬着他的生机!

  在那一瞬间,楚休双手结出者字诀,一股朦胧玄奥的气息笼罩在他的周身,抵抗着那股阴邪诡异的力量。

  者字诀,内狮子印,主复原,百劫不倒!

  在面对这种类似精神上的攻击时,内狮子印的防御能力要比独孤印更强。

  而且楚休本身也修炼过天绝地灭移魂大法,自身精神力强大无比,对这种力量的防御能力也是更强。

  只不过等楚休挡下这一击时,眼前却是已经没有了那名鬼王宗武者的身影,这让楚休的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而这时远方鬼手王和杜广仲等人也是急匆匆的赶来,问道:“大人,有没有留下那人?”

  楚休摇摇头道:“对方乃是三花聚顶境界的武者,正面对战想要将其留下很不容易。

  而且对方还掌握着各种诡异的手段,我一时没有防备,倒是让他给逃掉了。

  对了鬼手王,鬼王宗那阴鬼之术究竟什么东西,真的是鬼?”

  想到方才那鬼雾当中的邪异场景,就连楚休都分不清那东西究竟是不是真的恶鬼。

  鬼手王摇摇头道:“我也不太清楚,这阴鬼秘术乃是鬼王宗的不传之密,我也只是打探了到了一些皮毛而已。

  按照我的理解,这阴鬼秘术所养的阴鬼其实是自己的精神的一部分。

  三花聚顶境界的武者精气神合一,都已经到了巅峰,这阴鬼便是他们自身精神的一部分,被剥离出来,日日夜夜用阴邪鬼气所祭炼,成为了无形无质的鬼物,可以影响精神,杀人于无形。

  所以这阴鬼秘术只有到了三花聚顶境界才有资格去修行。

  传说中这阴鬼秘术修炼到大成之后可以由虚转实,成为有着实体的鬼兵鬼将甚至是鬼王,这点属下就不知道是真还是假了。”

  楚休点点头道:“行了,我知道了,抓紧时间调查吧,这次倒也不是没有收获,起码我们已经知道了鬼王宗这些人究竟想要干什么,以后就盯着各个州府的药铺开始查。”

  盘查药铺也是楚休突发奇想的决定,鬼王宗杀人既然需要五脏和五种属性的草药炼制五气朝元丹,那对方如果手中的资源不足,就一定会来药铺采购的。

  所以这几天楚休一直都在建州府各个小城中的药铺来回调查,果然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只不过采购药材这种事情一个人来就足够了,所以楚休这次出手只发现了一人,结果还没有把对方成功留下。

  这时候杜广仲道:“对了大人,方才关西刑堂分部那边还传来了消息,说是要请您去一趟,应该就是为了这鬼王宗余孽的事情。”

  楚休皱眉道:“这件事情都已经惊动到关西分部那里了吗?”

  自家的事情自家解决,楚休是有些不太情愿把事情闹的太大的,况且他还想把人给撵到卫寒山那边去呢。

  现在这事情既然惊动了关西分部,那事情可就有些不受楚休控制。

  “你们在这里继续搜寻,老杜,你跟我前往关西分部。”

  现在楚休若是在关中内出行,最喜欢带两个人,一个是鬼手王,一个就是杜广仲。

  鬼手王在青龙会时便帮着天罪舵主处理分舵内的一些杂务,干的事情甚至要比天罪舵主都多,可以说是经验丰富,老成持重。

  而杜广仲也差不多,他除了为人有些迂腐外,在关中刑堂可以说是老资格的江湖捕头了,这方面都熟悉的很,带着他也可以帮楚休省下不少的力气。

  等到楚休来到关西分部时,其余的几位巡察使都已经到了。

  关西分部现在算上楚休共有六位巡察使,除了卫寒山和姜涛然外,其余的三人分别是颍州巡察使方华、林州巡察使司徒行、安州巡察使蔡景胜。

  这三人当中,蔡景胜和司徒行的年龄较大,都已经是关中刑堂的老人了,有着五气朝元境界的修为,而方华则是三花聚顶之境。

  此时看到楚休走进来,方华第一个笑眯眯的拱手道:“楚大人在建州府倒是定的好规矩啊,每个月的收益可是羡慕死我们了。”

  楚休虽然把走私这种违禁之事搬到台面上来弄,有些明目张胆的嫌疑,但其实这种事情却都是整个关中刑堂默认的了。

  大家的俸禄就那么些,不找点外快来,他们吃什么喝什么?反正现在魏九端是默认这种行为的,只要魏九端还当这个掌刑官一天,这种事情便没人会去管的。

  楚休摆了摆手道:“方大人莫要取笑,你手下掌管着两个州府,收益难道还能比我这建州府还低?”

  方华苦笑道:“不能比啊,我那两个州府最为靠近西楚之地,当地的武林势力也有一部分人都是西楚出身,那帮西楚的蛮子脾气性格可是暴躁的很,惹不起也打不起,我这巡察使当的可是憋屈的很。”

  方华在这里诉着苦,其实他这话能有一半是真的便不错了。

  关中之地乃是关中刑堂的关中,只要巡察使别像上代巡察使方正元那样做的太迂腐过分,同时把自己手下和外界的人都得罪了,理论上过的还都算是比较舒服的,手下的武林势力起码在面子上都会尊敬关中刑堂的人,逢年过节这孝敬也是不少的。

  当然他们若是想要像楚休那般,在建州府这一亩三分地上唯我独尊,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这时一旁的司徒行也是点头道:“就像方大人说的那般,咱们关中刑堂近些年来也是越来越不好管理了,当地的武林势力越来越强,我们若是太强势,可是很容易出问题的。

  楚大人你能用这么短的时间便将自己手下的那些江湖势力都给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这手段也是让我们这帮老家伙佩服的很啊。”

  之前关西分部的几次巡察使会面,像是司徒行和蔡景胜这等关西分部的老人,还有着五气朝元境的实力,自然是不会跟楚休这种小辈多说话的,哪怕他们的位置都一样。

  但随着楚休彻底在关西之地站稳根基,弄得卫寒山灰头土脸,更是在建州府规划新秩序,让整个建州府武林都臣服在自己麾下,若是把他们放到楚休现在的实力和位置上,他们可是谁都没有把握做到楚休现在这种程度。

  所以直到这一刻,众人才算是真正的把楚休当作是同僚,当作是可以平等对待的存在。

  几人在这里闲聊了几句,这时姜涛然也走进来,跟着众人一起闲聊。

  卫寒山是最后一个来的。

  这段时间卫寒山过的可不算好,当着众人的面被魏九端责罚不算,他手下的辰州府更是被魏九端收走给了姜涛然。

  这都只是明面上的损失,暗地里卫寒山更是在商州府名声大跌,当地的武林势力都以为他是彻底失宠了,不得魏九端喜欢了,甚至都有点不将他放在眼里的架势。

  这段时间卫寒山没有去找楚休的麻烦倒不是因为他不记恨楚休了,更是因为他手中的麻烦都是一团,哪里还有闲心去找楚休的麻烦?

  卫寒山走进议事厅内,二话不说,直接便对着楚休怒目而视,冷哼道:“楚休,你建州府的实力太废物,抓不住那些魔道凶徒,结果还连累到了我商州府,你这巡察使是怎么当的?”

  这一次的卫寒山到还真算是无妄之灾了,因为一开始鬼王宗的人就是出现在建州府的,是楚休的追捕这才把人往商州府的方向逼,这也导致了鬼王宗的人在商州府还动了一次手。

  只不过这种事情楚休自然是不会明着说出来的,他只是冷眼反问道:“卫寒山,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我这个巡察使当的就算是再不称职,自有魏大人来训斥,你又算是个什么东西,有资格在这里跟我说三道四的?

  还是说你卫寒山觉得魏大人已经老了,便想要代替魏大人来的行使掌刑官的威风了?”

  此言一出,一旁的司徒行还有蔡景胜的面色也不怎么好看,他们对于卫寒山也是一样都没有好感。

  他们两个在巡察使中的势力最强,但年龄却也是最大的,实力已经到了衰退期了,基本上是没可能坐上掌刑官的位置了。

  按照关中刑堂的规矩,一旦魏九端卸任掌刑官,要么关中刑堂就是派缉刑司里面的首领来接任掌刑官,要么就是直接在关中之地的巡察使里面挑选培养。

  实力不够没关系,最重要的是能力和潜力,毕竟掌刑官这个位置还是要熟悉情况的人担任比较好。

  所以关西分部内符合条件的没几个,卫寒山便是其中之一。

  之前在楚休没来时,卫寒山的行事便已经十分高调嚣张,让司徒行等人有些不满,结果现在他这一番话还当真是有些魏九端训斥他们的意思,让他们听了很不舒服。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