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九端的话刚刚说完便被忽然被顾江流给打断。

  看着魏九端,顾江流沉声道:“魏大人,你貌似有些误会了,我剑王城这次来并不是要跟你们关中刑堂合作的,只是例行通知你们一下,我剑王城要在关西动手。

  合作是不可能合作的,我剑王城也从来都没有跟人合作的习惯,你们关中刑堂若是非要插手的话,那就跟在我们身后辅助我们便好了。”

  之前无论顾江流等人的态度如何嚣张,楚休等人如何不满,魏九端也没说什么,不过眼下顾江流却是太过分了一些。

  这里可是关中,结果顾江流竟然说让关中刑堂的人来辅助他们,这算是什么?把没把他们关中刑堂放在眼里?

  魏九端面色阴沉道:“顾先生,别忘了,这里可是关中刑堂!”

  顾江流淡淡道:“我知道这里是关中刑堂,如果这里不是关中刑堂的话,你认为我剑王城的人出手还用事先通知你们吗?”

  顾江流这话说的霸道,但却是事实。

  这种事情楚休便经历过,昔日他被聚义庄还有极北飘雪城追杀时来到沧澜剑宗的地盘,结果就是因为沧澜剑宗现在太过衰弱,聚义庄和极北飘雪城谁都没将沧澜剑宗放在眼中,连知会一声都没有,这也导致后来这三派被楚休案中挑拨,最后撕破脸皮动手。

  以剑王城的霸道程度,现在顾江流愿意去通知一下魏九端这个关西掌刑官,这显然是给他面子了。

  况且按照个人实力来说,顾江流也没怎么把魏九端放在眼中。

  顾江流外表看着年轻,只有三十出头,实际上他也的确很年轻,真实的年龄也只有四十而已。

  魏九端修炼了一百多年这才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而他顾江流只用了二十多年便到了五气朝元境的巅峰,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天人合一也是指日可待,他在面对魏九端时,可没有丝毫的敬畏。

  而且魏九端现在别看还有着天人合一境界的修为,但实际上他却是已经老朽,真打起来,谁胜谁负可还不一定呢。

  楚休等人都在看着魏九端,剑王城的人做事这般霸道无理,魏九端就连一丁点的表示都没有?

  只不过让楚休等人感觉到有些可惜的是,魏九端还真就没什么表示。

  他只是压抑住自己心中的怒火,冷声道:“配合你们剑王城可以,不过你们剑王城出手也要有些分寸,若是因为你们的出手搅乱了关中秩序,到时候自然有总堂的人下来跟你们分说!”

  看到魏九端竟然在剑王城这帮武者面前如此退让,楚休等人都是有些不满,魏九端这也未免太怂了一些。

  实际上魏九端倒也不是真的这么怂,怕了剑王城的人,他只是单纯的不想惹事而已。

  他知道,自己已经在掌刑官的位置上呆不了几年了,既然如此,那自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来的好。

  他这边跟剑王城的人起了冲突,而且剑王城的这帮人在江湖上也是出了名的强势霸道,到时候纠缠起来说不定事情会闹到多大呢。

  所以在不影响他自身利益的情况下,让一步也就让一步吧。

  只不过他作为上司让步了,楚休这些手下自然也不能发作,倒是憋屈的很。

  魏九端对着杨陵闷声道:“这段时间你便跟着剑王城的诸位,他们有什么要求,便由你传递给下面的巡察使,尽量配合他们。”

  说完之后,魏九端便直接转身离开。

  顾江流也没有在意,他只是对身边的杨陵问道:“鬼王宗的人最后一次出现是在哪里?”

  杨陵看了一眼楚休道:“是在楚大人的建州府内。”

  顾江流淡淡道:“那好,我们现在就前往建州府。”

  杨陵走到楚休身边笑呵呵道:“楚大人,既然义父让我们配合剑王城的诸位,那我们也只能配合了,跟着他们一起去吧。”

  楚休微微皱了皱眉,剑王城的这些人来也就来了,结果他们是关中刑堂的人,竟然还要配合外人在自家的地盘上动手,这可真是怂到一定境界了。

  只不过这话魏九端都说出来了,楚休自然不能反驳,所以他只是淡淡道:“既然是这样,那诸位就跟着来吧。”

  来到了建州府巡察使堂口之后,楚休对剑王城的人道:“之前我们已经察觉到了鬼王宗众人的行踪,我也跟他们交手一次,但奈何鬼王宗那人的功法太过邪异,所以让对方跑了。”

  听到这里,林开云忽然冷笑了一声道:“真是笑话,找到了人竟然也让对方跑了,鬼王宗那帮人的实力废物的很,被我剑王城的人追的满江湖跑,你们竟然还抓不住。”

  林开云说鬼王宗的人是废物,但抓不住鬼王宗的楚休岂不是更废物?

  一听这话,楚休的那些手下都对着剑王城的人怒目而视,鬼手王嘿嘿冷笑道:“楚大人出手抓的可是三花聚顶境界的武者,被对方跑了又有什么奇怪的?

  还有你们剑王城若是有能耐,早就将鬼王宗的人给剿灭了,干嘛还追这么远,一直追关中来?”

  听到鬼手王这么一说,林开云的眼中顿时便露出了一抹厉色来。

  他的脾气本身就不算好,而且这次刚刚闭关出来,本想着要在江湖上扬名,追赶他那位师兄,结果出关才发现他的排名不进反退,被楚休挤出了前二十,他心里可是一直都压着火气呢。

  现在一个关中刑堂的江湖捕头竟然都敢嘲讽自己,这让林开云顿时便怒火上涌,冷哼了一声:“你又算是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插嘴的份?”

  话音落下,林开云一道锋锐的剑指弹出,直接向着鬼手王的肩胛射来,他倒是没想杀人,但这一道锋锐无比的剑指若是击中鬼手王,恐怕是要废掉他一只胳膊的。

  楚休一伸手,化掌为刀,血炼神罡轰然爆发,将那剑指斩碎,冷声道:“这里是关中,是我关中刑堂的关中!怎么,我关中刑堂的人连在这里说话的资格都没有了?

  都说剑王城霸道,但在我关中之地你们剑王城还霸道成这样,你们掌门知道吗?我没说话的资格,不知道关堂主有没有,用不用我把事情上报给总堂去?”

  林开云还想要说什么,但却被顾江流给拦住了,他皱眉道:“行了,别闹了,我们这次来是为了鬼王宗而来的,眼下鬼王宗这波余孽中有人被师叔的焚天剑气所伤,逃不了太远,只能在关中养伤,我们没时间耽搁了,否则让对方把伤养好了,说不定要逃到什么地方去。”

  林开云闻言也只得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看到林开云这幅模样,楚休也是在心中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怪不得这林开云一辈子都活在方七少的阴影之下,这位可是要比方七少差的太远了。

  同样是年轻一代的俊杰,被外人压制很正常,但被同门压制的确是有些憋屈的。

  但有人会将这种压力转化为动力,显然林开云没有,他只是将这种压力转化为怒火,化为了嗔念。

  一个连自己心中的情绪都无法控制的人,将来能有什么大成就?

  起码楚休在原版的剧情中听说过‘剑首’方七少的名字,但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林开云的名字。

  这位将来的结局只有两个,要么就是半路夭折被杀,要么就是永远都活在方七少的阴影之下,籍籍无名。

  顾江流看着楚休沉声道:“楚休,魏大人说了,只要我剑王城所过之处,关中刑堂都要尽力配合,我也不会为难你们。

  鬼王宗这帮人在你建州府杀人,影响的也是你们关中刑堂,早点把这帮魔道余孽清除,你们也早点安心。

  你们之前做过什么我不管,但我剑王城的人来了之后,你们所能做的便只是配合便好了。

  现在把你手下的人都给我调来,听我们的指挥,配合我们挨个州府去搜寻,我就不信这帮鬼王宗的人还能一点踪迹都找不到!”

  此话一出,就连杜广仲这等脾气还算是好的人都有些接受不了。

  这剑王城的人简直是自负到了目中无人的地步。

  论及搜寻痕迹,调查踪迹,当然是他们关中刑堂出身的江湖捕头最有经验。

  结果现在剑王城的人却是把他们排除在外,根本就不听他们的意见,让他们去当打杂的,这简直就是神经病!

  杜广仲等人也是望着楚休,剑王城的人再嚣张,这地方也不是他们说了算的。

  这时杨陵走到楚休身边,低声道:“楚大人,不要惹事,别忘了义父的吩咐,这段时间就尽量配合一下剑王城的人吧,顺利把鬼王宗的人解决,这才是正经事。”

  楚休面色阴沉道:“老杜,你带着人配合一下他们。”

  说完之后,楚休便直接带着鬼手王等几个人转身离去。

  杜广仲等人无奈的摇摇头,官大一级压死人,楚休的性格倒是强势的很,但奈何上面的魏九端却是不想生事,他们又有什么办法?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