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州府巡察使堂口内,杨陵一脸笑眯眯的走进来道:“楚大人,有好消息!”

  楚休的脸上做出惊讶之色道:“哦,什么好消息?”

  杨陵笑道:“鬼王宗那帮余孽终于找到了,顾先生都已经去了,楚大人你也带着人赶快过去吧。”

  楚休淡淡道:“剑王城的人找到了就让他们去嘛,既然他们觉得我建州府巡察使堂口的人废物,觉得我们出工不出力,那我们还去干什么?”

  杨陵笑了笑道:“话可不能这么说,毕竟鬼王宗的人是出现在我关中刑堂的,结果我关中刑堂却是连面都不出,这也未免太说不过去了一些。

  况且这件事情乃是义父吩咐的,楚大人是义父面前的红人,肯定也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就让义父失望对不对?”

  楚休深深的看了这杨陵一眼,以前他还当真没有注意到这号人物,如今一看,这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此人乃是魏九端的义子,但实际上本身却并没有掌握多少的权力,而且在整个关中刑堂内,这么多的巡察使和江湖捕头,对他都没什么恶感,这点可是很不容易的。

  就好像现在这般,换成其他人恐怕早就将魏九端拿出来强势压人了,而不是像杨陵这样不软不硬的委婉说几句,只要不翻脸,那就尽量不跟对方起冲突。

  看着杨陵,楚休忽然笑了笑道:“既然杨兄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给扬兄一个面子,去一趟。”

  说着,楚休便招呼了一声,鬼手王和杜广仲等人立刻便带着人跟着杨陵离去。

  只不过杨陵却是感觉有些奇怪,他怎么感觉这楚休都好像是准备好了要去了一般?

  楚休带来的人都是他手下的精锐,这些人貌似都提前聚集在了一起,所以现在楚休这边一招呼,众人也是都直接出手,这可是奇怪的很。

  不过杨陵也没有多在意,毕竟眼下把那帮鬼王宗的余孽清理干净才是正经事。

  而此时顾江流那边,卫寒山带着顾江流前往商州府和建州府交界处的一出荒废小山庄内。

  这地方据说之前也是一个小家族所在的山庄,不过却因为被人灭门而荒废了。

  传说每到夜晚此地便会传来一阵鬼哭哀嚎之声,就是那被灭门的家族回来讨要公道来了。

  此时乃是白天,不过此地看上去仍旧有那么几分阴森恐怖的意思,倒也怪不得会传出来这种传说。

  顾江流冷笑了一声道:“鬼王宗这帮人倒还真会挑地方,这里跟他们的风格相符,正好今天就让他们葬身在这里。”

  说着,顾江流把目光转向了卫寒山道:“你能确定人就在这里?”

  卫寒山点点头道:“绝对在这里!我是亲眼看到两名鬼王宗的人进入了山庄废墟这里,不过我怕打草惊蛇,所以并没有靠的太近。”

  顾江流点了点头,眼中露出了一抹寒芒道:“隐匿气息,直接动手,以雷霆之势将其绞杀,不能放走一人!”

  卫寒山迟疑道:“顾先生,不去等楚休带着人前来打头阵吗?”

  他之前可是还想着要让楚休的麾下的力量前去消耗呢,眼下楚休还没来,他们便要动手了吗?

  顾江流淡淡道:“收起你的那些小算计,我剑王城要的只是鬼王宗这些邪魔的性命,若是因为其他的事情耽搁了,导致出现了变故而让这些鬼王宗的人逃走,那才是得不偿失。”

  听到顾江流这么说,卫寒山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照办。

  随着顾江流一挥手,那些剑王城的弟子立刻收敛气息,随着顾江流潜入那荒废的庄园当中,卫寒山也只能无奈的跟在对方的后边。

  就算是大白天,这荒废的庄园当中也是带着一丝阴历的气息,这种气息顾江流很熟悉,正是鬼王宗那帮邪魔外道所散发出的腥臭味道。

  不过就在此时,顾江流等人的脚下却是忽然绽放出了一股浓郁的黑气来,无数黑雾将他们包裹,一阵鬼哭神嚎之声传来,那黑雾当中好似有着恶鬼一般,不断的向着他们撕咬而来!

  面对这一幕顾江流并没有惊慌,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鬼王宗这帮人不是瞎子,若是真被他们摸到了眼前才发现他们,那才叫奇怪呢。

  眼下这阵势顾江流也很熟悉,乃是鬼王宗的阴鬼大阵。

  这种阵法布置出来最为简单快结,只要有三名以上三花聚顶境的鬼王宗武者便可以布置,将三人的阴鬼用秘法连接在一起,便可以布置出这阴鬼大阵来。

  而且参与布阵的人实力越强,人数越多,这阴鬼大阵的威能便越强。

  “结大光明耀阳剑阵!”

  顾江流厉喝了一声,手中长剑之上爆发出了一股刺目的光辉来。

  其他剑王城的弟子也是如此,剑阵联合之下,瞬息间在那阴鬼大阵当中,好似有着一轮闪耀的骄阳腾空而起,瞬间便撕裂了黑暗,这下那阴鬼大阵当中便只剩下鬼哭了,那是惊恐而又凄厉的鬼哭!

  身在阵中的卫寒山并没有出手,眼下也用不到他出手了,所以卫寒山也是在仔细观察着这些剑王城弟子出手时的威势。

  对方也当真不愧是五大剑派出身,虽然他是用刀的,但却也能感受到对方那强大剑技的恐怖,平心而论,论及个人实力,这帮剑王城的武者的确是要远超关中刑堂的。

  毕竟关中刑堂大部分的江湖捕头虽然实力也算是不错,但他们真所擅长的却并不是杀人战斗。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缉刑司里的那帮密探,这帮人的实力简直强悍到变态,同样是三花聚顶境的密探,卫寒山跟其交手都没有平手的把握。

  就在卫寒山胡思乱想,顾江流等人以为自己已经破开阵法,准备要将鬼王宗的这些魔道余孽一网打尽时,一柄漆黑色的长枪却是忽然从顾江流的身后刺来。

  那长枪十分的邪异,枪身呈现出一股漆黑之色,但枪尖却是诡异的血红色。

  并且在那枪尖之上还有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传来,好像这长枪之前根本就是浸泡在鲜血当中的一般。

  顾江流感觉一股浓重的危机感传来,此时的他精神猛然间一紧,周身罡气爆发,一股烈焰环绕在他周身,头也没回,手中的炎河剑直接便向着身后斩去,烈焰剑罡轰然爆发,宛若炎河倒流。

  不过就在此时,一声尖利的鬼嚎之声却是突兀的在顾江流耳边响起,震的他瞬间眼前一黑,朦胧当中好像有着一只恶鬼向着他撕咬而来,这让顾江流的脑中顿时一痛,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嚎来,手中的剑势也是一顿。

  就是这么一顿,他身后那柄诡异的魔枪直接从他肋下划过,瞬间便卷走了他肋下的一块皮肉。

  而且那魔枪竟然好像还能吸血一样,大股的血气被那魔枪吞噬,使得那魔枪之上的血腥味更加浓重了一些。

  顾江流闷哼一声向后退去,顾不得自己的伤势,周身罡气爆发,向着自己的身后望去,看到其中的场景,他的眼中却是不由得露出了一抹震惊之色。

  “吞血魔枪!鬼冥,你的伤势竟然痊愈了!?不可能!你中了师叔的焚天剑气,不可能这么快就痊愈的!”

  顾江流身后赫然是手持吞血魔枪,一脸冷笑的鬼冥,还有着十余名鬼王宗的弟子。

  看他们的样子,压根就不是什么准备匆忙的炼丹疗伤,而且已经准备好了要埋伏他们。

  顾江流不是白痴,他第一时间便想到了这是什么回事,这根本就是一个陷阱!

  之前顾江流等剑王城的人是猎人,而现在这帮猎物却是反过来设下陷阱要猎杀他们。

  顾江流扭头冲着卫寒山冷声道:“你竟然敢勾结鬼王宗陷害我们!”

  鬼王宗的踪迹乃是卫寒山发现的,而且卫寒山还口口声声说鬼王宗的人已经收集好了灵药准备炼丹,现在一看,对方根本就连伤势都养好了,正准备埋伏他们一波呢。

  卫寒山此时一脸的懵逼,他根本就想不出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顾先生,真的不是我!我又不是白痴,勾结鬼王宗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况且我就算是真的勾结了鬼王宗也不可能白痴到跟着诸位一起来啊,那岂不是在找死?”

  看着一脸狰狞望向自己的剑王城武者,卫寒山此时感觉自己简直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事情明明进行的好好的,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了这幅模样?剑王城的人被埋伏了,关他什么事情?

  顾江流的眼中露出了一丝犹疑之色,卫寒山的确是没有理由也没有动机这么做。

  而且此时卫寒山就被剑王城的人给围在中央,这还是他自己执意跟来的,他若是真的勾结了鬼王宗然后再这么做,岂不是在找死?

  不过此时顾江流也顾不得卫寒山了。

  方才中了鬼冥一枪,他周身的气血甚至直接被那吞血魔枪给掠夺了十分之一!

  那吞血魔枪乃是鬼王宗一件有着神兵底蕴的强大宝兵,可吞血肉蕴养自身,并且还能反哺给使用者,只要被其沾上,对方根本就是越战越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