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休给出的条件让杨陵无法拒绝,并不是因为巡察使的位置,而是一个死,一个活。

  这一剑刺下去,他活。拒绝,他死。

  生死之间的事情是最好选择的,所以杨陵只是做出了一个大部分人都会做出的选择而已。

  刺下去这一剑之后,楚休将他的剑拿走,递给了鬼手王,笑了笑道:“你这把剑我就先收藏了,对外就说交战时损坏就可以了。

  还有你以后若是成为巡察使了,还用一柄四转下品的宝兵可是有些太丢人了,不说弄一把五转宝兵,怎么也要弄个上品甚至是极品的四转宝兵才是。”

  杨陵闻言顿时又是苦笑了一声,他都记不清自己今晚有多少次无可奈何的苦笑了。

  这柄剑就是证据,现在是遗失了,但他若是敢反抗楚休,那这把剑就会从遗失变成真正的证据了。

  楚休对着杨陵笑道:“杨兄,不用这么愁眉苦脸的,这也是个机会,若是没有这次,你想要成为巡察使估计都要等魏九端退休以后了。

  这次的事情过后,你先在魏九端那里造势,我会给你一批财物用来讨好贿赂魏九端,到时候魏九端肯定会问我对这个位置有没有兴趣的。

  我若是争这个位置,你估计便没机会了,但我还不能不争,因为那样会引人怀疑。

  反正我自然有手段让魏九端把商州府给你的,到时候你便准备好接任就可以了。”

  杨陵点了点头,直接对楚休行了一个大礼道:“多谢楚大人,属下从今以后便唯楚大人你马首是瞻!”

  杨陵也是一个聪明人,从他侍候魏九端这么多年也没有被魏九端给踢开就知道了。

  眼下他有把柄在楚休的手中,将来就算是真的成了巡察使,这个位置也只是他暂时替楚休看管的,所以他也是看的很开,此后时刻都把自己的位置摆在楚休之下便可以了。

  明面上他乃是同僚,但暗地里嘛,他也只能是下属了。

  楚休一挥手道:“行了,把尸体都给我带回去吧,然后通报刑堂分部,剑王城的武者被鬼王宗埋伏导致被杀,而我们前来救援却是晚了一步,不过也正好将鬼王宗堵截在此地,将其剿灭。”

  杨陵在一旁点点头,汇报给刑堂分部的事情就交给他好了,眼下剑王城的人都死了,除了楚休这些人之外,他可是唯一的人证。

  众人行动起来把尸体都给运回去,先行放在建州府巡察使堂口内安顿好,等下还要有关西分部的人会过来检查确定一番,接收一下这里的尸体。

  毕竟死的人一边是剑王城的人,还有一边则是鬼王宗的人,肯定是要上面派人来调查确定消息的。

  不过等楚休这边刚刚把那些尸体都安顿好之后,林开云却是带着两名剑王城的弟子闯进来,看着剑王城等人的尸体,一脸的不敢置信之色。

  “师兄!”

  林开云看着顾江流的尸体,不敢置信的大吼了一声,另外两名剑王城的弟子也是眼眶通红,一脸的悲痛之色。

  顾江流跟林开云其实并不是一个师父,不过双方却都是战剑堂的弟子,从小顾江流便对林开云极其的照顾,小时候林开云还没有显露出他的天赋来,在一群弟子当中十分的不起眼,还因为性格偏激孤僻经常被人欺负,都是顾江流在为他出头。

  等到后来顾江流成为了战剑堂的剑术教头之后,也是曾经给他开小灶,手把手的帮他磨练剑技。

  这次追杀鬼王宗的人只是一部分战剑堂的武者来就可以了,林开云作为剑王城年轻一代的俊杰其实不来也是可以的,只用在宗门内闭关就足够了。

  但就是因为这次带队的人乃是顾江流,林开云这才来的。

  没想到一路走来,自己没事,师兄他却是意外身亡。

  林开云猛然间一转身,双目赤红的看着楚休厉喝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鬼王宗那帮人都已经成了丧家之犬,师兄他们怎么会死的?”

  楚休咳嗽了一声,淡淡道:“丧家之犬也是恶犬,一样是有利齿,是能够咬死人的。

  顾先生太过着急了,在得知鬼王宗那些人的下落之后,没等我来,也没等你们前来便直接动手,结果中了那帮鬼王宗余孽的埋伏,导致被杀。

  等我带着人到了那里的时候,剑王城的人还有我关中刑堂的一位巡察使都已经被鬼王宗的余孽残杀了。

  幸好那帮鬼王宗的余孽自身的消耗也是不小,还被顾先生等人杀了一些和重伤了几个,正好我带着人赶来,便将其全部剿灭,也算是帮顾先生报仇了。”

  楚休这一番话说的是有理有据,光看尸体上的那些痕迹,还有现场交手的痕迹也的确是这样,谁也挑不出半点毛病来。

  只不过那两名剑王城的武者却是感觉有些不对。

  鬼王宗那鬼冥已经重伤,其他那些鬼王宗的人就算是再怎么埋伏,他们也应该是杀不掉顾江流的才对。

  不过还没等他们多想,林开云便指着楚休厉喝道:“那你为何不早点出现?人都死了你才出现又有什么用?师兄的死,有一部分也是你们关中刑堂这帮废物造成的!”

  此时林开云的心中已经被悲愤所填满,别说眼前是他一直都看不惯的楚休,哪怕就算是魏九端来,都能成为他发泄的目标。

  只不过楚休可没有被人站着痛骂不还嘴的习惯,他直接面色一沉,冷冷道:“自己白痴中了敌人的圈套关我关中刑堂什么事?

  自己杀不了人反被杀就要赖在别人的头上去,放在哪儿都没这样的道理。

  林开云,你师兄死了不管你是伤心也好,还是愤怒也罢,上其他地方耍去,这里是关中刑堂,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一听这话,林开云顿时就炸了,他手中长剑出鞘,瞬间一抹悠扬的蓝色闪耀在整个堂口议事厅内。

  他手中这柄长剑名为‘流云’,轻盈闪耀,能够感受风云流动之力,乃是五转宝兵当中的极品,由神兵阁的铸剑大师亲手打造的。

  此时长剑出鞘,周围的空气都仿佛被这一剑所撕裂,几乎是眨眼的瞬间,林开云这一剑便已经出现在了楚休的眼前!

  单纯论及速度之快,这一剑甚至要比楚休的袖里青龙还要强上三分!

  快剑之下,楚休结出独孤印,周身罡气爆发,固若金汤,不动如山!

  长剑跟罡气相撞,好似轰在了一座大山之上一般,罡气爆响之间,楚休原地没动,林开云却是不禁后退了一步,这让他愤怒赤红色的双目当中露出了惊骇之色。

  自己这一剑的速度和力量他知道,如风随云,同阶武者当中能够反应过来的屈指可数,结果现在楚休却是硬碰硬挡下了他这一剑,在楚休这式奇怪的印法面前,他好像是面对一尊大山一般,无法抵挡,无法超越!

  独孤印散去,楚休手中红袖刀出鞘,血炼神罡闪耀长空,将整个大堂都映衬上一股残忍的绯红之色!

  罡气斩落之下,刀势犹如细雨般飘渺无形,但却密密麻麻,封锁住了林开云周身所有的闪躲之处!

  剑王城的武者以剑技出名,比如顾江流的炎河剑,还有这林开云的风行云剑,借助风云之力,爆发出无与伦比的速度。

  但在力量罡气上,剑王城的武者虽然不说弱,但却绝对算不得太强,而楚休的血炼神罡则是跟白虎堂的白虎煞神罡还有纯阳道门的纯阳罡气一个级别的存在。

  血炼神罡之下,林开云纵然手中的剑势施展的再行云流水,速度再快,却是破不去楚休的刀势!

  如果说之前林开云对楚休动手,他还只是有着悲愤之下发泄的味道在其中,但到了现在,他则是一心想要击败楚休。

  自己是剑王城年轻一代的杰出弟子,而楚休则是一个草莽出身,机缘巧合才踏上龙虎榜的寻常武者。

  他这一辈子都被方七少压着,世人提及剑王城,只知道方七少,而不知道他林开云。

  这么多年来输给方七少也就罢了,他却是无法接受自己还输给楚休这么一个草莽出身之辈!

  林开云低喝一声,周身剑罡轰然爆发,锋锐无比的剑气融入风中,就连他自身都好似化身为风,无数密集的剑锋撕裂了楚休的刀势,带着飓风般的嘶吼向着楚休斩来。

  楚休眯着眼睛,一缕缕黑色的雾气缠绕在他的手中,一刀斩下,好似有着鬼哭神嚎之声传来,阿鼻地狱降临,死气恨意充斥着整个大厅!

  轰然一声巨响传来,烈风熄灭,林开云手中的流云剑竟然直接被斩飞出去,掉落在了地上。

  对于剑王城的武者武者来说,剑在人在,剑离手,人就已经输了一半!

  楚休一步踏出,一掌向着林开云轰来,天绝地灭大紫阳手施展而出,直接轰的林开云后退数步,体内紫阳魔焰入体,好似火烧火燎一般。

  再次向前踏出,这一次则是佛光闪耀,大金刚轮印落下,这一次林开云再也坚持不住,直接被楚休红的口吐鲜血,倒飞了出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