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二十一章 强硬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7 08:32:3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当楚休回到楚家时,整个楚家已经是乱糟糟的一片。

  楚伤躺在担架上痛苦的哀嚎着,三夫人则是趴在楚伤的身上大哭着。

  老大楚开和大夫人幸灾乐祸,老三和二夫人则是在假惺惺的安慰,只不过这演技有些略微拙劣了点,就连楚休都看不下去了。

  楚宗光坐在主位上,神色阴沉,愤怒的好似火山一般,随时都可以爆发。

  至于其他那几位楚家的长老嘛,他们向来不怎么管事,特别是现在还涉及到家主的亲儿子,他们就更加的不好开口了。

  之前的商队管事刘有成跪在中央,哆哆嗦嗦的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给众人叙说着,越说楚宗光的神色便越阴沉。

  而这时一名大夫也走了进来,他只是看了一眼,便摇摇头道:“楚家主,贵公子四肢碎裂,如果接的及时还能走路,但现在好几天过去了,已经彻底废掉了,这辈子恐怕只能呆在床上了。”

  一听这话,的那三夫人哭的更狠了。

  看到这乱糟糟的一幕,楚休什么都没说,直接坐到了一旁,拿着一杯茶在那里慢悠悠的喝了起来。

  看到楚休这幅悠闲的模样,老三楚生忽然道:“二哥,四弟都已经伤成了这幅模样,你还有心思在这里喝茶?难道四弟废了你很高兴吗?”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向着楚休看来,就连楚宗光看向楚休的目光都有些不善。

  他现在心中很愤怒,楚休一句话说不好,可就容易成为他怒火的发泄对象。

  楚休冷哼了一声,将茶杯重重放下,冷声道:“我高兴?我现在就差没哭出来了!

  四弟已经废了,我像你这般哭两声,难道四弟就能好了吗?

  走之前我便告诉四弟了,让他小心再小心,结果还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

  四弟年轻没经验,他那手下的管事也不知道劝阻,这次要不是他们都死了,我便再杀他们一次!”

  楚休走出来,对着楚宗光一礼,沉声道:“父亲大人,现在可不是该哭的时候,这件事情一旦处理不好,那就不光是四弟在那里哭了,我们楚家都要跟着一起哭!

  那些盗匪把四弟给废掉了,抢了我楚家的货物,双方已经结下大仇,但接下来我们到底是打还是不打?

  若是打,那我们便要调查好对方山寨的所在,对方的力量,毕竟那盗匪的头领可是有着轻松斩杀林谦的实力。

  而若是不打,我们楚家的商队下次进殇邙山还会不会被劫?这次的事情谁对谁错我就不多说了,反正这件事情不了结,以后我们楚家就别走殇邙山了,直接绕远走官路算了,这一切,现在都要父亲大人你来定夺!”

  楚休先声夺人,气势沉稳无比,竟然把在场的众人都镇住了。

  这一番话说出,在场的众人面色都是有些变化,就连楚生都顾不得在那里假惺惺的哭了。

  这件事情对于现在的楚家来说绝对是大事,如果打的话,他们楚家现在有这个能力吗?

  自己最喜欢的儿子被废,楚宗光当然愤怒,但毕竟人命还在,他还不至于到那种发疯的程度。

  楚家这二十多年来他并没有怎么细心的打理,除了他之外,楚家真正能打的武者很少,去跟那些人数足有数百甚至是上千的盗匪比,根本就没有优势。

  最重要的是那盗匪首领的实力。

  以刘有成等人的眼力,他们根本就看不出杀林谦的那盗匪手里究竟是凝血还是先天,不过听他描述那一战的结果,对方很可能是先天境界,那种实力几乎都能算是碾压了。

  这一来,硬打的话,他可没有必胜的把握。

  而剩下的楚开和楚生还有那些楚家的长老想的也都是一样。

  楚家不只是楚宗光一个人的楚家,也是他们的楚家。

  就为了给楚伤报仇,结果便搭上整个楚家去跟那些盗匪拼命,这显然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

  楚休退到了一旁,眼中露出了一抹嘲弄之色。

  就楚家这幅德行,能够坚持到现在也还真是不容易,各自都在考虑着各自的利益,根本就没有一个人会为了楚家整体所考虑,甚至现在楚休都有一种感觉,就连他那位父亲都是如此,考虑的也是自己的利益,好像并不怎么在意楚家一般。

  楚开咳嗽了一声道:“父亲大人,这件事情还是从长计议的好,那些盗匪盘踞在殇邙山这么多年,就连官兵都没办法,甚至就连咱们通州府内实力最强的沈家也都默认他们的存在,我们这时候动手,有些不智在。”

  楚生也是在一旁道:“大哥说的对,这件事情咱们必须谨慎,况且这件事情也是四弟鲁莽了,那些盗匪就算是再贪,也只不过多贪了二百两银子而已,给他们就是喽,哪里会弄到像现在这样,惹了这么大的麻烦,还害得我楚家一名凝血境的高手丢了性命。”

  等到这两个人说完,其他楚家的那些长老也是纷纷符合,劝说楚宗光冷静一些。

  他们虽然都年龄大了,也活不了几年了,但他们的子侄还有一部分在楚家内当管事。

  楚家几个公子争权夺利他们不管,不过一旦牵扯到整个楚家的利益,他们却是不能不管。

  此时趴在楚伤身上的三夫人看到众人这番变化,她不禁哭嚎道:“老爷,你可要为伤儿做主啊!”

  楚宗光皱眉道:“闭嘴!你以为我不想为了伤儿报仇吗?但为了一个伤儿,我能赌上整个楚家吗?

  还有伤儿也是,走之前我千叮万嘱,让他小心一些,结果他却仍旧如此鲁莽,惹下这么大的麻烦!”

  被楚宗光这么一吼,三夫人彻底不敢说话了。

  楚伤已经废了,她以后在楚家也没有任何希望了,再得罪了楚宗光,她很有可能被直接赶出楚家去。

  这时楚家的一位长老忽然咳嗽了一声道:“家主,这个时候我们楚家对殇邙山报仇实属不智。

  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只要咱们楚家的商队还想继续在殇邙山行走,这件事情就必须要有个结果,否则这商队再被劫一次,我楚家可接受不了。”

  说话的人乃是楚休的大叔祖,也是那几位长老当中最年长的一个,已经有八十多岁了,平常也不管事情,只不过这件事情牵扯太大,他怕楚宗光太冲动,这才开口的。

  楚宗光也是趁机就坡下驴,点点头道:“大伯说的是,暂且放过那些盗匪一次,找到机会再将其一次性解决,不过下次商队,该由谁来带领?”

  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那帮盗匪毫不犹豫的就废了楚伤,证明其根本就没将楚家放在眼中,谁敢再过去?不怕被那盗匪也一刀砍了?

  这时那大叔祖看向楚休,脸上露出了一丝和蔼的笑意道:“楚休啊,几兄弟当中就属你胆大心细,能力最强。上一次行商时你做的便不错,没丢了我楚家的脸面,还给商队带来了实惠,不如这一次你就再去一次吧。”

  楚开等人的脸上都是露出了一抹复杂之色。

  想要看谁有能力很简单,家族出了事情,大家第一个找谁,显然谁在大家心中谁便最有份量。

  现在大叔祖一开口,显然是认为楚休的能力要比他们都出色。

  当然这个风头他们都没跟楚休去抢,如此危险的事情,白给他们他们都不去做。

  楚休没有答应,只是在心中冷笑不已。

  这老东西倒是打的好主意,轮到有危险的任务,自己就成楚家的年轻俊杰了?楚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当初家族议事的时候,这几位长老可是连一个正眼看他的都没有。

  楚宗光也是咳嗽了一声道:“楚休,既然大伯都这么说了,那便由你去吧。”

  楚休依旧没有答应,他只是站出来,沉声道:“敢问父亲大人,我楚家可还有规矩?”

  楚宗光一皱眉道:“这叫什么话?当然有。”

  楚休淡淡道:“既然有规矩,那事情便不能这么办!

  商队是我打理的,也是在我手中收益翻倍的,父亲大人说想要锻炼一下四弟,可以,我当初可是二话不说便将商队给了四弟。

  结果呢?楚伤他把事情搞砸了,却要我来擦屁股,这责任究竟是谁的?还有这商队最后到底算是谁的?

  如果事情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进行下去,那父亲大人,孩儿不服!”

  楚休最后一句话说出,顿时让在场众人都愣在了那里。

  楚宗光这些年虽然不怎么管楚家的事情,但他在楚家内部的威信却是并没有怎么滑落,毕竟他的实力摆在这里。

  楚休可以说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敢违抗楚宗光命令的人了,而且这个人还是他的亲儿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