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书友BANGBANG9528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行走江湖,杀人是很常见的事情,死人也是很常见的东西。

  但是眼下楚休这种恐怖的杀人手法却是很不常见。

  寻常的竹筷在罡气的包裹下爆发出了这种威能,眼前这人的罡气究竟有多强?

  特别是那之前还因为位置想要跟楚休叫板的那相貌有些凶神恶煞的汉子,在看到这一幕之后他却是猛然间一哆嗦,心中充满了庆幸之色。

  自己方才若是不知好歹的真去跟这人叫板,那眼前这些尸体的下场便是他的下场了。

  此时呆在楚休身后的张碧宁看到这一幕也是惊讶的张大了嘴,显然她也没想到楚休的实力竟然当真强到这种地步,斩杀同阶武者就跟杀鸡一般简单。

  这些天狼帮的人之前嚣张无比,但结果在楚休的手中却是连一招都走不到。

  张碧宁对着楚休行了一礼,用楚楚可怜的表情道:“多谢公子出手相救,小女子感激不尽,将来若有机会,定然会报答公子的大恩大德。”

  说着,张碧宁便又是对着楚休一礼,便要带着张家那几个仆人离去。

  不过就在这时,楚休却是忽然道:“慢着。”

  张碧宁的脚步一顿,愣了愣道:“公子还有什么吩咐?”

  楚休淡淡道:“不用将来有机会,你要是想报恩,现在报也是可以的。”

  张碧宁一愣,脸上顿时泛起一丝红晕来:“公子想要让奴家怎么报答?”

  这两个人的对话有些让人想偏,客栈外看热闹的那些人看到这一幕顿时在心中暗骂了一声:禽兽!

  合着这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楚休敲了敲桌子道:“你们手中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引起了天狼帮的窥视,这才被追杀的,恰好我对这东西也有兴趣。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们拿着那东西说不定还要被追杀,不如把它交给我吧,我来替你们掌管。”

  张碧宁一愣,随后脸上便露出了一丝凄苦的笑容道:“那东西就是惹祸的根苗,因为它甚至牵连到了我张家,我身上若是有这东西,我肯定会给公子你的,但它却已经被我表哥给拿走了。”

  楚休摇了摇头道:“曾经有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说过,越漂亮的女人便越会骗人,看来她说的很对啊,你这么漂亮,撒起谎来却是连眼睛都不眨的。”

  楚休慢慢起身,来到张碧宁的身前,手放在张碧宁那滑嫩的脸蛋上,顿时让张碧宁浑身一僵。

  那几名张家的护卫也是浑身一紧,但在楚休那强大气势的逼迫之下,却是连动都不动。

  楚休的顺着张碧宁的脸蛋向下滑落,放在她那雪白的脖颈上,就在众人以为楚休的手会继续向下,做出什么禽兽之事时,楚休却是猛然间握紧了手,掐住张碧宁的脖子,顿时让她的面色通红,眼中露出了惊恐之色。

  “还不出来吗?你不是对你这位表妹很痴情吗?你不出来,我现在便掐死她。”

  “放开我表妹!”

  一声怒喝传来,方才都已经逃走的张楚寒竟然又从小门内出现,双目通红的怒视着楚休。

  这一幕让在场的众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这小子方才不是无耻的扔下自己的表妹逃走了嘛,现在怎么又回来了?

  楚休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讥讽的笑容道:“张公子倒还当真是痴情种子啊,别人以为你是扔下自己的表妹无耻逃走,其实你是打算自己当诱饵把天狼帮的人都引走,或者是引走一部分,对吧?所以你才会把手下的护卫都留给你表妹。

  勇气倒是可嘉,精神也值得赞扬,可是你为何要利用我呢?我这个人可是最讨厌被人利用的!”

  话音落下,楚休的手紧了紧,顿时让那张楚寒一阵紧张,连忙道:“住手!不要动!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楚休松开了手中的张碧宁,淡淡道:“把东西给我,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给我说出来。”

  张楚寒闻言连忙点头道:“我答应你,千万不要动我表妹!”

  楚休说他是痴情种子倒还真不假,为了他这个表妹,他还当真什么都敢答应。

  这时楚休忽然看了一眼门外那些看热闹的武者,他淡淡道:“看热闹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东西,后果可是会很凄惨的。”

  一听这话,那些武者顿时都吓了一哆嗦,立刻吓的跑到了一旁去。

  不过有些人仍旧是好奇的没有离开,在远处眺望着,虽然这个距离他们什么也听不到,看的也有些模糊。

  楚休也没去管他们,只是对张楚寒道:“东西拿出来,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会跟藏剑山庄有关。”

  张楚寒望向张碧宁,张碧宁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不甘之色,但还是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秘匣,打开之后,那其中竟然是一个散发着惊人魔气的令牌碎片。

  看到那令牌碎片,楚休的眼中顿时便露出了一抹异色来。

  这枚令牌碎片,竟然跟他从鬼王宗那些人手中得到的一模一样,从材质和上面的符文花纹上都能看出来,这两个令牌碎片应该都是出自同一种令牌,但是不是同一枚可就不一定了。

  只不过楚休手中那枚令牌碎片上没有丝毫的魔气在,而这枚令牌碎片上的魔气则是让楚休都为之心惊。

  那是一股精纯到了极致的魔气,只是单纯的魔,不包涵任何的杂质。

  张楚寒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苦涩之意道:“就是因为这来历不明的东西,我张家却是因此遭受到灭门之祸。

  这东西是我从一个不起眼的便宜秘匣中开出来的,原本有两个,因为其中魔气滔天,不像是什么好东西,但也不像是什么凡物,所以我便将其拿出来一个,想要请教一些见多识广的阵法师看看。

  结果那阵法师研究了一段时间没研究出来,还把这东西的消息泄漏了出去,导致白虎堂的一位堂主前来讨要。

  我张家虽然在临城郡当地的实力不弱,但怎么也比不上四灵之一的白虎堂,所以我张家便也愿意把东西交出去。

  只不过后来听说白虎堂的那个堂主在跟青龙会的争斗当中意外身亡,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这事情却是被那阵法师给传扬了出去,让天狼帮给知道了。

  天狼帮行事霸道,他们虽然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但他们既然知道了这东西是白虎堂的人都想要的,那就一定是好东西,所以天狼帮便也前来讨要。

  我在交出这东西的时候留了一个心眼,外界都只知道这东西有一个,所以我便交给了天狼帮一个。

  结果后来天狼帮却是不知道为何搭上了藏剑山庄,并且把这东西给了藏剑山庄,换得了藏剑山庄不少的好东西。

  眼下外界宣传的沸沸扬扬的神兵大会,其中炼制这神兵的主要材料便是我张家手中的这东西!”

  这一席话说出来,楚休总算是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他一直很好奇这神兵大会是怎么发生的,现在他算是明白了,原来这一切还真跟自己有关。

  如果楚休没猜错的话,那白虎堂的堂主就应该是当初他引来对付天罪舵主的那位了。

  原版剧情中那位肯定没有死,所以成功从张家所要来了这令牌的碎片,自然也没有天狼帮和藏剑山庄的事情了,没有了主要材料,神兵大会也开不成。

  而现在楚休的出现导致那白虎堂的堂主被天罪舵主所杀,这一切便开始发生了改变,导致了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

  这也让楚休不禁心中感慨,自己在这方世界的优势还当真是剩不下多少了,随着自己的实力越来越强,接触的人越来越多,自己所改变的东西可也就越来越多。

  把这些感慨压下,楚休似笑非笑的看着张楚寒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听说了藏剑山庄的事情,意识到自己手中的东西是件宝物,所以便想要拿着这东西去藏剑山庄换取好处,结果消息却是泄漏了出去,被天狼帮知道你耍了他们?”

  张楚寒低头沉默不语,事实跟楚休猜测的差不多。

  藏剑山庄给天狼帮的东西让他们张家可是眼馋的很,对于五大剑派之一的藏剑山庄来说,他们只是从指缝里面露出的这点东西便比他们张家数百年的积累还要多了,这些东西他们当然也想要。

  楚休把那令牌碎片拿走,这一举动顿时让张楚寒的心中猛的一痛,为了这东西他们张家都遭受到了天狼帮的毒手,没想到最后这东西他们还是没有保住。

  利用了楚休杀了天狼帮的人,结果却是引狼入室,不对,他们应该是引来了一头猛虎才对!

  张楚寒想要说些什么,但他的手却是被张碧宁按住。

  张碧宁的目光在楚休身上停留了片刻,眼中露出了一抹异色,拉起张楚寒,神色楚楚可怜的对楚休道:“这位公子,东西我们已经交出来了,现在我们能不能走了?”

  楚休忽然抬头,用似笑非笑的表情对张碧宁道:“之前我便说过,越漂亮的女人便越是会骗人,可惜张小姐你的演技不过关啊,方才你都看到了对不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