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休忽然说出来的话让张碧宁顿时便是一愣,她一脸疑惑的表情道:“公子是什么意思?我看见了什么?”

  楚休面带笑容的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那里有着关中刑堂的刀剑标记,很不起眼,寻常人根本就察觉不到。

  楚休淡淡道:“关中刑堂在外界一向低调,只经营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大部分的江湖人其实对关中刑堂是没有多少印象的,听说过,没见过。

  但张小姐冰雪聪明,肯定已经认出来了我的身份,对不对?

  这东西这么宝贵,现在被我拿走了张小姐也很不甘心,对不对?

  所以眼下张小姐是准备先行离开,然后把我的消息告诉藏剑山庄,再挑唆藏剑山庄对我动手,对、不、对!”

  最后三个字出口,楚休脸上的笑容已经彻底消失,变得阴沉无比。

  张碧宁的面色猛然一变,花容失色道:“我没有!公子千万不要误会,我一个弱女子连东齐都没有出过,怎么会知道关中刑堂的标记是什么样的?”

  楚休面无表情道:“我方才说过你是因为认出我身上的标记才确定我是关中刑堂的人吗?不打自招啊。

  况且你就算是真没有那也没用了,因为我自己都把我的身份说出来了,杀人灭口这个词,张小姐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吗?”

  就在楚休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张楚寒却是忽然厉声大吼道:“表妹快逃!”

  在喊出这句话的一瞬间,张楚寒立刻从怀中拿出了一件只有拇指般细小的精致暗器来,瞬息之间一道金芒向着楚休身上的檀中穴疾射而来,金芒的速度快到了极致,而且竟然无视楚休的护体真气,直接刺入楚休的檀中穴当中!

  不过还没等张楚寒松一口气,他便见楚休好像根本就没有受影响一般,手中血芒一闪,瞬息之间,他的眼前便已经是一片血红之色,下一刻他便看到一具无头的尸体倒在了地上,鲜血犹如泉涌,那赫然就是他自己的尸体!

  楚休从自己的檀中穴当中拔出了一根金针来,端详了一下扔在了地上,淡淡道:“千机门的暗器?的确是要比唐家堡的暗器精致许多。”

  张碧宁似乎是被自己表哥的死给吓傻了,但此时她却是在心中大喊着,眼前这个人根本就是怪物!

  他们张家虽然是小世家,但也是有几分家底在的,方才张楚寒拿出的那千机门的暗器就是便是他们张家的底牌之一,哪怕是五气朝元境高手的罡气都挡不住这一枚小小的金针,被刺入要害大穴肯定要被重创。

  结果楚休被刺入了檀中穴,他却是连一点反应都没有,这还是人吗?难道他的经脉穴位都是偏的?

  张碧宁猜测的没错,楚休的穴道还当真是偏的。

  天移地转大移穴法虽然只是辅佐作用,但在对付那种专门攻人穴道的指法或者是那种阴损的暗器时,作用却是要比任何武功都大。

  “行了,别耍小聪明了,我应该送你们上路了。”

  那四名张家的护卫面色骤然一变,不过没等他们动手,迎接他们的便是那犹如绯红细雨一般的强大刀罡!

  一瞬间整个客栈都被鲜血所铺满,这些连外罡境都不到的武者想要抵挡楚休一刀都是奢侈。

  楚休身后的张碧宁好像是吓傻了一般,不过等楚休还没有回头的时候,张碧宁的手中却是突兀的出现了一柄漆黑色的匕首,就连锋刃也都是漆黑之色,带着呼啸的劲风向着楚休刺来!

  这柄匕首之上附带着产自巴蜀苗疆的蛊毒,而是还是十余种剧毒的蛊毒融合在一起的那种,十分的阴邪诡异,别说楚休是外罡境,哪怕他是五气朝元境,被这匕首划出了一道血痕都会不好受的。

  最重要的是张碧宁出手时的气势,没有丝毫的张扬,下手奇快无比,甚至就连匕首划过空气时的振动都被她的掌控力所抵消。

  虽然在楚休这种已经达到了外罡境的武者看来没什么,但是对于先天境界的武者来说,这张碧宁的实力已经算是不错了。

  但是张碧宁的那一击却是连楚休的护体罡气都没有刺破,修炼了天浊地沌大混元功之后,楚休一身罡气的凝实程度简直超乎了张碧宁的想象,匕首仿佛陷入了沼泽当中一般,距离楚休身前只有三寸,便再也无法向前一步。

  但楚休回过头去,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道:“张小姐这实力不错嘛,这可不像是你自己说的那般,你只是一个弱女子。

  就凭你现在这实力,就连你那痴情的表哥可都比不上。”

  张碧宁手中的匕首‘哐啷’一声掉在地上,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大喊道:“求求你了公子,不要杀我!张家已经没了,奴家愿意为公子你做牛做马,还请公子你饶我一命!”

  楚休摇摇头道:“做牛做马?说的倒是很诱人,可惜越是漂亮的女人便越是会骗人,所以我,不相信!”

  话音落下,楚休直接一掌轰出,强大的掌力直接便震碎了张碧宁的心脉。

  张碧宁不敢置信的看着楚休,似乎她也没想到,楚休竟然就这么杀了他,不带丝毫犹豫的将她一掌拍死。

  其他在远处眺望的武者并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只能依稀看到楚休忽然暴起,接连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给杀了,特别是最后楚休竟然把张碧宁也给杀了,这让他们都纷纷暗自里唾弃着楚休。

  这么漂亮的女人这厮竟然说杀就杀,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吗?简直禽兽不如啊。

  不过随后众人也是心中一冷,这人的杀性也未免太重了一些,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客栈内便死了十几号人,看的他们都心中发寒,甚至都不敢再看下去了,连忙转身便走。

  在江湖上真正让人害怕的人物不是之前那给楚休让位置的汉子那般相貌凶神恶煞的,而是像楚休这种,看上去人畜无害,但却能面不改色的杀你全家。

  在这种人的眼里,没有所谓男女,也没有所谓的漂亮和丑陋,只要他动了杀心,那眼前便只有活人和死人这么简单。

  此时客栈内,楚休拿出一锭金子放在了桌子上,直接转身离去。

  他在这里杀了这么多的人,估计那客栈老板都有阴影了,肯定是不敢在这里开店了,这锭金子便当作是补偿了。

  其实楚休倒也没有像外边围观的那帮人想的那样丧心病狂,这么娇滴滴的一个大美女都说愿意当牛做马了,结果他说杀就杀。

  这张碧宁年纪轻轻便有先天境界的修为,看实力甚至不输于她那个表哥,可是要比男子更强,而且城府也够深沉,这样的女人绝对不是张楚寒那种白痴能够驾驭的,楚休倒是没想拿她暖床,当个手下倒也不错,在某些时候,女人的杀伤力可是要比男人更大。

  只不过城府深不是错,张碧宁错就错在小算计太多,而且还看不清自己,有些过于不安稳了。

  她竟然还敢在楚休面前飚演技,耍心机,殊不知玩这一套,楚休还没输过谁。

  ……………………

  长林郡济州府的官路外,楚休行走在路旁,一路望过去,来往济州府的武者简直数不胜数。

  镜湖山庄所在的地方便在济州府外,一座清澈碧绿的大湖,镜湖旁边,所以才会起名为镜湖山庄。

  此时神兵大会还没有开始,所以镜湖山庄暂时不接待来客,想要参加神兵大会的武者或者是来看热闹的便都云集在济州府内。

  长林郡乃是东齐的中央大郡,济州府则是长林郡的中心,之前便繁华无比,现在因为神兵大会的召开则是更显武道昌盛。

  当然对于济州府本地的那些势力来说,他们却是有些苦不堪言,甚至在心中暗骂藏剑山庄和莫家的人。

  之前他们在济州府可是地头蛇,过江龙来了也是要对他们客客气气的。

  结果现在倒好,来往的要么就是年轻的龙虎榜俊杰,要么就是各大派的精英弟子,或者是一些草莽出身的江湖豪杰,这些人无论是实力还是他们背后的势力可都不是济州府的地头蛇能惹得起的,所以这段时间他们可是装孙子装的够彻底的,简直就是小心翼翼,谁都不敢去招惹。

  楚休跟随着人流踏入济州府内,抬眼望去简直遍地都是武者,而且还非常年轻。

  一般在二十岁左右踏入先天的在江湖上便已经算是年轻一代的俊杰了,但此时在济州府内,二十岁左右的先天武者却是比比皆是。

  就在这时,一名三十多岁,身材干瘦的武者挤开人群,来到楚休身前,拱拱手道:“这位公子可需要向导?神兵大会还有接近一个月才会召开,这么长时间在这里枯等岂不是很不去?

  正好这段时间公子可以在这济州府内好好游玩一番,在下李不三,一辈子都在这济州府内厮混,别的不敢说,但对于济州府以及长林郡可是熟悉的很,银钱方面都好说,公子看着给便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