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龙阁七层内,所有人都在看着入口,想要看看下面那个能跟祁伯拼到势均力敌地步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他们虽然没下去围观,但距离这么近,光感受那股交手时的波动他们便能想象得到当时的场景了,绝对是激烈无比。

  这些人当中有些人也是跟祁伯交过手的,他们倒也不傻,也能猜到祁伯跟他们交手时放水了,但即使是这样他们也是用了极大的力气这才撑过了百息,而下面这人竟然跟祁伯交手到这种地步,这实力又该有多强?

  这时白无忌那一桌,方淮低声问道:“白兄,你若是跟那祁伯交手,能否做到像下面这人那种地步?”

  白无忌的脸上有些阴晴不定,半晌之后他才道:“我又没跟那祁伯交过手,哪里能确定这种事情?况且真打起来,我也不好下死手,一些极北飘雪城秘传的招式我也不能动用,不是生死搏杀,想要分出一个胜负来可是很难的。”

  在场的众人都悄悄撇了白无忌一眼,他这话可就是有些口不对心了。

  没见过猪肉也是见过猪跑的,下面那两位方才也没有分生死,不是照样能看出实力来吗?

  不过众人也没有真的情商低到去拆穿白无忌,他们都在看着下面,想要看看来的人究竟是谁。

  片刻之后,楚休踏入七层当中,黑衣黑铁斗笠,红色刀鞘的红袖刀挂在腰间,却是给人一种极其狰狞血腥的邪异感觉。

  东齐和西楚那边的武者对视一眼,这人是谁?有些陌生啊,难道对方是关中刑堂从小培养到大,一直以来都没踏出过江湖的那种武者吗?

  不过这时白无忌的眼中却是露出了一抹惊骇之色,其中还夹杂着一股怒意,他猛然间站起来,一拍桌子,寒声道:“楚休!是你!”

  楚休抬眼望去,正好看见了在那里的白无忌,他不由得笑了笑道:“原来是白兄,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否?”

  白无忌死死的盯着楚休,眼中露出了一抹复杂之色。

  其实他跟楚休两个人之间并没有直接的仇怨。

  上次吕阳山夺宝,楚休是耍了他一次,不过那次被坑的还有聂东流,相比于被楚休把宝物抢走,白无忌还是更热衷于看到聂东流吃瘪的。

  而后来楚休又从他们极北飘雪城白家跟聚义庄手中夺走了血玉玲珑,白无忌倒是也听说过了,不过他也依旧无感,反正楚休也不是从他手中把东西抢走的。

  真正让白无忌跟楚休结怨的还是那龙虎榜的排名。

  一个小小的榜单牵扯到的却是各自的名声和面子,行走江湖,真正能看淡名利的又有几个?

  之前龙虎榜之上,白无忌排在第十八位,对于这个位置白无忌还算是满意的,毕竟那时候他的境界也不算太高,还只在北燕武林厮混,能够一路搏杀到现在这种位置已经算是很不易了。

  但楚休明明出手的次数没他多,却是被风满楼让楚休把他的位置给挤掉了,这让白无忌怎么能忍?

  虽然内情只是因为极北飘雪城跟风满楼在北燕的分楼有些摩擦,导致风满楼利用楚休的排名恶心了一下极北飘雪城一次,但在外界看来,一定就是你白无忌不如这楚休,所以这才被人家从龙虎榜上挤了下来一位。

  极北飘雪城内部的人都知道这些事情,他们倒是不会说什么,但外人的议论可是让白无忌愤怒很长时间了。

  白无忌看着楚休冷笑道:“我倒是好的很,不过听说你被我极北飘雪城联合聚义庄追杀的如同丧家之犬一般,我还以为你死了,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还从青龙会的杀手变成了关中刑堂的人,你这身份该不会是冒充的吧?”

  听到白无忌这么一说,他那一桌的人这才反应了过来楚休是谁,毕竟当初楚休在燕东之地的名声还是很大的。

  青龙会金牌杀手,心机深沉,手段狠辣。尤其是布局灭了北陵岳家那一次,更是让燕东武林重新认识到了青龙会的杀人手段,能杀人的不仅有刀,还有人心!

  但自从血玉玲珑那件事情以后,楚休离开燕东之地一年多的时间,这对于大事频发的江湖来说时间太久了,就连天罪分舵都已经换了一个话事人了,楚休自然也早就被人给遗忘了,直到白无忌这么一说,他们这才反应过来楚休是谁。

  在场其他人也是一样,龙虎榜之上就那么几个名字,联想到楚休的名字和他青龙会的出身,很容易就会被人猜出身份。

  楚休淡淡道:“我的身份是不是冒充的用不着你来操心了,对了,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一下你们极北飘雪城的人呢。

  吕阳山那些宝物是你送我的,血玉玲珑是你们白家的长辈送我的,我现在能位列龙虎榜第十八位,这其中可少不了极北飘雪城的支持和帮助。”

  一听这话,白无忌的脸上顿时便露出了一抹怒容来,指着楚休冷声道:“楚休,别以为风满楼把你排在我之上,你便认为你真可以跟我叫板了,也别以为你加入了关中刑堂,便可以不将我极北飘雪城放在眼中!”

  楚休耸了耸肩道:“白无忌,龙虎榜上的排名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自己心中有数,你若是不满,大可以去找风满楼说理了,你要是能让风满楼低头,把你的排名放在第一我也管不着。

  江湖人争名夺利,风满楼的龙虎榜耍的就是你这种白痴!

  当然你若是非要跟我较劲那我也奉陪到底,刚好在下面还有些没打痛快,不如我们来上一场如何?”

  极北飘雪城出身的武者本来就是性格狂傲,并且还有些暴躁易怒,一听楚休这话,白无忌直接便握住了他放在一旁的银枪便要出手,但却被他身边的方淮死死拉住。

  “白兄!冷静!这里是东齐,是聚龙阁,神兵大会还没开始呢,想要动手不急于这一时。”

  这时姜文元也是忽然开口道:“行了,年轻人火气大,说两句便可以了,难不成还真要动手拆了本王这聚龙阁不成?”

  楚休身后的侍者也是连忙对楚休道:“楚公子,这便是我家王爷。”

  那边的白无忌听到姜文元都开口了,他也不想在这里得罪姜文元这么一个地头蛇,所以便只得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楚休面色古怪的看了姜文元一眼,拱手道:“见过王爷。”

  姜文元此时的表情倒是不复之前的冷淡,他拍了拍楚休的肩膀道:“不错,历来能闯过我聚龙阁三层的人不少,但却没几个能做到你这种程度,关思羽把你拉进关中刑堂来,也算他走了大运了。”

  此时的姜文元倒是不知道,他这边一副看待优秀小辈的和蔼模样,但楚休心中的想法便只有一个,这位卖相不错,看起来气势还很足的家伙就是那个一直都在坚持不懈作死的白痴?

  在楚休的心中,姜文元所做的一切就是在作死。

  不好好安乐的当他的王爷,非要跳出来搞事情,无论是拉拢武林势力还是结交江湖上的年轻俊杰和高手强者,或者是招揽大批的武者当门客供奉,这些举动根本就是在作死,在一次次的挑战着东齐皇族的神经。

  等到什么时候东齐皇族的人忍耐够了,不想要他这块牌坊了,那这姜文元也就活到头了。

  不过眼下姜文元还活的好好的,这里也是聚龙阁,所以楚休也是做出了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道:“王爷谬赞了,在下能够在关中刑堂有这种地位,还是要靠关堂主提拔的。”

  姜文元这时候忽然眯着眼睛道:“但我却是感觉关思羽提拔的还不够。”

  楚休诧异道:“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姜文元忽然笑了两声道:“楚小友刚来东齐,也是第一次来我聚龙阁,本王身为东道主,自然也是要亲自招待一下的,正好也让小友你尝尝我聚龙阁的特色。”

  说着,姜文元便直接拉着楚休来到第七层靠窗的一个角落当中,吩咐人安排上菜。

  姜文元这时又走回来,对他身边的那黑袍中年人道:“陆先生,今天便谈到这里吧,改日再聊。”

  那陆先生看了姜文元一眼,笑了两声道:“在下明白,祝王爷马到成功。”

  他们两个这番话说的云里雾里的,其他人有些没听明白,其中的意义只有那陆先生和姜文元知道。

  之前姜文元便跟那陆先生说了他跟关思羽以及关中刑堂之间的恩怨,当然这只是姜文元单方面的怨恨,关思羽估计早就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但以姜文元的性格还是没准备给楚休好脸色看,也没有招揽的心思。

  而方才他才知道,原来这楚休并不是关中刑堂培养出来的武者,之前他便已经是位列龙虎榜前二十的俊杰了,加入关中刑堂才不到两年的时间,这意义可就不同了。

  这么短的时间内,楚休不可能对关中刑堂有多少的忠诚度,他倒是可以尝试招揽,在得到一个年轻强者的同时,还能够恶心关思羽一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