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门和大世家出身的武者不光起跑线要远超寻常草莽之间出身的武者,他们后续所能够得到的资源更是多到其他人无法想象的地步。

  出身就是这么重要,上天也就是这么的不公平,但世道如此,谁也无可奈何。

  楚休看着莫天临道:“莫兄也对那些人很羡慕吗?”

  莫天临苦笑道:“当然羡慕,若是说不羡慕,那是假话,我莫家虽然位列天下九大世家之一,但排名却是不上不下,自己是什么实力,自己也知道。

  像那位‘小天师’张承祯,一出生便什么都有了,下一代天师的位置注定是他的,还有那位列名剑谱第十位,龙虎山三神兵之一的名剑胜邪,将来也是要由张承祯来执掌的。

  而像我们这般却是还要在家族内勾心斗角,在江湖上与人争斗厮杀才能获得这一切,人家却是唾手可得。”

  楚休倒了一杯酒给莫天临,淡淡道:“其实莫兄倒也不用去跟张承祯这种级别的人比,身为莫家的弟子,莫兄你拥有的其实已经很多了,起码你还有跟江湖上这些英才俊杰厮杀争斗的资格,殊不知的对于大部分的底层武者来说,活着,便已经是竭尽全力了。”

  楚休的话让莫天临浑身一震,竭尽全力的去活着,这种情况的确不是他这种出身能够想象的。

  洒脱的笑了笑,莫天临摇摇头道:“听楚兄这么一说,倒是显得我矫情了,跟大部分的散修武者相比,我等这样宗门世家出身的武者的确是要好上太多了。”

  就在莫天临正跟楚休在这里闲聊时,周围的船上顿时传来了一阵惊呼。

  楚休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湖边竟然有一个人踏水而来。

  那人乃是一名相貌冷冽英俊的二十多岁青年人,身穿一身灰色武士服,黑色的长发就披散在身后,也没有竖冠,显得洒脱不羁。

  而且他身后还背着一柄用麻布包裹的长刀,并没有刀鞘,显得有些奇怪。

  此时这青年人踏水而来,脚步每一次落到水面上便会发出一声罡气爆响之声,好似实体一般炸裂,让他的身形腾空,如此方能够在水面上飞奔行走。

  踏水而行这种事情听起来原理很简单,只要是能达到外罡境的武者应该都可以办到,但实际上别说是外罡,天人合一境界之下能够做到这点的都是凤毛麟角。

  连续让罡气在自己脚下不间断的爆发炸裂,达到可以撑起自己的目的,这所要求的可不仅仅是武者自身的内力修为,还有着对于罡气的掌控力。

  看到这人前来,莫天临的嘴角顿时便露出了一抹笑意道:“又来了一个熟人。”

  说话的功夫,那青年便已经来到了楚休的船前,一步踏出,直接来到了楚休和莫天临二人身前。

  “莫天临,一年多没见,你还是老样子啊。”

  莫天临笑了笑,刚想说些客气话,便听那青年继续到:“实力还是一点进步都没有。”

  刚要说出口的问候顿时又被莫天临给咽了回去,他冷哼道:“谢小楼,你的嘴也还是那么的臭。”

  回怼了对方一句,莫天临这才给楚休介绍道:“这位是‘百里飘羽’谢小楼,出身西楚天下盟。”

  楚休看了对方一眼,这位也是龙虎榜上的俊杰,排名甚至要比莫天临还要高,位列龙虎榜第十二位。

  而且对方的出身也很不凡,乃是人和六帮当中的天下盟出身,他的师父更是大名鼎鼎的天下盟盟主‘千里江山’陈青帝。

  那位可是一个人杰,跟聚义庄聂仁龙一样也是草莽出身,如果说聂仁龙乃是靠着自己的为人手段,一点点的积累起了聚义庄的根基,那陈青帝便是用自己的一双铁拳,打下了天下盟的千里江山!

  楚休拱拱手道:“原来是谢兄,久仰大名。”

  莫天临又指着楚休道:“这位是楚休楚兄,昔日曾经是青龙会的金牌杀手‘血魔’,现在则是关中刑堂麾下的关西巡察使,也是位列龙虎榜前二十的俊杰。”

  楚休之前虽然也位列龙虎榜前二十,但他的名声几乎都在北燕的燕东一代,放在整个江湖上并不起眼,甚至大部分人不看龙虎榜的话,都想不起来楚休的名字,所以莫天临也是介绍的比较详细,怕谢小楼不知道楚休所以尴尬。

  不过在听过楚休的名字之后,谢小楼却忽然道:“你就是那个将林开云那小子打击的体无完肤的楚休?还有‘小温侯’吕凤仙你可是你的朋友?”

  楚休耸了耸肩道:“林开云受没受到打击我倒是不知道,不过之前他在我关中刑堂内闹事,我倒是跟他交过手,将他击败,他回到剑王城后变成什么模样了我就不知道了。

  吕凤仙的确是在下的朋友,谢兄在西楚之地见过他了?不知道吕兄的情况如何?”

  一旁的莫天临看着楚休,眨了眨眼睛道:“楚兄,看来你隐藏的够深的啊,这些东西可是连风满楼的情报里面都没有。”

  楚休摆了摆手道:“我若是因为击败了林开云便满世界宣传,剑王城的人岂不是会来找我拼命?”

  谢小楼冷冽的脸上扯出了一丝笑容道:“你就算是不宣传,剑王城的人也会在心里记恨你的。

  林开云那小子我早就看他不爽了,本想等他这次出关好好教训他一顿的,没想到后来我碰到剑王城的人,却听说林开云被你所败,并且一蹶不振,在剑王城内整日里浑浑噩噩,人都快废了。”

  楚休摸了摸鼻子,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楚休这次可是真的冤枉了。

  上次在关中刑堂时,楚休可是真没对林开云动杀心,只是教训一下他而已,林开云那点伤势也绝对不致命。

  但谁承想这林开云的心境修为竟然这般差,受了这么一点点的打击便受不了要死要活的,人也废了,这可是相当于楚休废掉了剑王城的一名年轻一代的俊杰,这份仇怨结的还真不小,也是楚休根本没想到的。

  谢小楼对楚休道:“其实早在这件事情之前我便知道你了,一年多前我跟吕凤仙结识,那也是一位人杰,若不是因为他不爱惹事,以吕兄的实力绝对可以位列龙虎榜。

  甚至我师父在见到了吕兄之后都起了爱才招揽之心,但可惜吕兄却是拒绝了,又开始游历江湖。

  当时吕兄便跟我提到过楚兄你,能被吕兄如此推崇的,肯定也不是什么寻常之辈。”

  说道吕凤仙时,谢小楼那表情不多的脸上都是露出了一副赞叹之色,显然他对于吕凤仙是十分敬佩的。

  这在楚休看来倒是很正常,吕凤仙的为人性格他清楚,能够交到很多朋友,但同样也是最容易被人所利用的。

  而在实力方面吕凤仙也不用多说,他未来的成就已经能够说明一切了。

  这时莫天临忽然对谢小楼问道:“对了,这次你来参加神兵大会干什么?别说你不一定能够夺得神兵,就算你真的夺得了神兵,那神兵也恰好是一把刀,但你舍得你那从小便开始蕴养,甚至已经到了性命双修程度的飘羽刀吗?”

  谢小楼淡淡道:“来凑个热闹而已,在西楚闭关那么久,憋闷的都快生锈了,正好出来散散心,看看有没有不顺眼的家伙好教训教训。”

  一听这话,楚休和莫天临都是有些无语,这理由可是有些太强大了。

  而且楚休倒是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发现,那就是这谢小楼和莫天临的性格截然不同,但他们两个却是能够成为好友,这可是有趣的很。

  莫天临的性格潇洒淡然,还带着那种大世家出身的那种待人接物的礼数和涵养,做事有分寸。

  这样的人你虽然不会一见就会喜欢,但起码你不会讨厌对方。

  而谢小楼却是相反,为人较为冷漠,说话也是又臭又硬,脾气还有些古怪。

  看顺眼的人,就比如吕凤仙那样,就算对方的出身和龙虎榜排名都不如自己,但他也会心生佩服。

  相反若是那些他看不顺眼的,就比如林开云那样的,就算楚休没跟林开云动手,这次谢小楼都准备教训一下对方去。

  这样性格的两个人还能成为好友,估计除了缘分以外,也还有着他们两家相距甚远的原因。

  人在江湖,人不由己。有时候甚至你连自己的好友爱人都无法选择。

  商阳莫家在东齐,天下盟在西楚,相隔万里,双方别说冲突了,就连生意往来都没有,所以谢小楼和莫天临才能不带丝毫利益相处。

  “对了楚兄,一会你准备去哪?”莫天临问道。

  楚休指了指对面的水云观道:“听说水云观的那玄诚道长很有道行,我准备去听听他讲道。”

  莫天临疑惑的喃喃道:“水云观的玄诚道长?没听说这附近有什么道门高人啊?”

  刚刚说到这里,莫天临忽然想到了他父亲貌似跟他说过一件事情,所以莫天临连忙改口道:“那好,我们就去水云观逛一逛,正好可以休息一下。”

  PS:谢小楼为书友潇湘飞羽的角色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