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舟向着镜湖对岸的水云观划去,楚休第三人坐在船头喝酒聊天,李不三则是在船尾划船,不过此时他却是没有丝毫的怨言,甚至还在心中狂喜着。

  他只不过是济州府一个最底层的武者,结果现在却是能为三名位列龙虎榜的俊杰划船,这说出去可都是资历,等到神兵大会之后,这件事够他吹三年的。

  到了对岸之后,楚休发现这水云观还当真是一座小寺庙,只有一间道观和几间客房而已。

  水云观外倒是有一排凉亭,是专门给一些来镜湖游玩踏青的人准备休息的地方。

  此时凉亭周围倒是云集着数百名武者,有散修也有各大世家出身的武者,此时看到三人前来,一众人顿时议论纷纷,但却不由自主的让开位置,把中央最好的位置让给了这三人。

  莫天临乃是东齐的地头蛇,这里近半都是东齐的武者,看到莫天临来了,自然是要给他一个面子的。

  而西楚那边有些武者也在跟谢小楼打着招呼,显然也是认识这位在西楚之地鼎鼎大名龙虎榜俊杰。

  楚休倒是这里面名气最小的一个,认识他的人不多,只有一些北燕来的人认识楚休,而且其中也一样有着楚休的熟人白无忌。

  看到楚休来此,白无忌冷哼了一声,这楚休什么时候跟莫天临还有谢小楼混在一起了?

  虽然他有些看楚休不爽,但眼下神兵大会即将开启,他也不想闲着无聊在这里浪费力气,所以只是对楚休冷哼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那边谢小楼看到白无忌的表情,对楚休低声道:“有仇?”

  楚休淡淡道:“是他跟我有仇,而不是我跟他有仇,之前我便跟他极北飘雪城有过几次冲突,后来因为风满楼把我的龙虎榜排名排在白无忌之上,他心中便有些不平衡了,前几日还在聚龙阁上找过我的麻烦,莫兄看到了。”

  莫天临听到后,在旁边摇摇头道:“白无忌有些太看重名利得失了,需知道实力这种东西不是他风满楼说的算的,而是我等打出来的。

  张承祯霸占龙虎榜第一位十多年,现在哪怕风满楼说他不是第一,谁会相信?

  你白无忌若是有实力,哪怕风满楼把你排在最后一位,江湖人也是不会同意的。”

  楚休摇摇头道:“可惜人在江湖当中走一遭,名利二字是最难放下的。不过白无忌能否放下我管不着,前提是他别来惹我。”

  众人坐在凉亭当中呆了一会,水云观当中走出来一名大约六十多岁的老道士,一身灰色的道袍浆洗的十分干净,头发也是不见丝毫的灰白,自身的精气神都很不错。

  楚休轻咦了一声,他从这老道士的身上感觉到一丝很奇怪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如果强行来形容的话,那用‘自然’两个字来形容应该比较合适。

  没错,不是武者身上的气势,只是一种自然的感觉。

  看到玄诚道长出来,在场有一些散修武者都是对着玄诚道长行了一个礼,打了一声招呼,态度十分的客气。

  这些散修武者一身的修为没有师父教导,往日里都是靠着自己领悟出来的,常常卡在一个瓶颈上就要许久。

  也不知道是谁偶然间在路过水云观时听玄诚道长给那些小道童讲道,明明是很粗浅的一些道理,甚至粗浅到了直白的程度,但却是让那名武者茅塞顿开,竟然有所顿悟,得以突破。

  这个消息传开之后便引来了不少散修武者每日里听玄诚道长讲道,当然也不是每个人都有所得,不过所有人都认为玄诚道长讲的很好,一些晦涩难懂的道家经典在玄诚道长讲来却是粗浅易懂,还真让一些修炼过一些道家功法的散修武者有所收获。

  这些人在不懂时也曾经向玄诚道长讨教过,只不过玄诚道长却是说自己不会武功,只会念念道家经文,所以有人来请教他都会和善的回答,当然必须是跟武功无关的问题。

  看了一眼周围的人,玄诚道长的眼中露出了一抹诧异的神色,显然他也没想到今天会来这么多人,而且这些人里面修为高深的年轻俊杰可也不少。

  不过玄诚道长也没有多说什么,他身后六个十来岁的小道童拿着蒲团乖巧的坐在了玄诚道长的下方,摆出了一副聆听的姿态来。

  玄诚道长也没有拿出什么书籍,他只是随手把玩着一柄拂尘,看着那六个小道童道:“今天咱们讲的是五气朝元。”

  此言一出,除了以前听过玄诚道长讲道的武者,其他的人都是一愣。

  一个普通道士,给一群连武功都没学过的小屁孩讲五气朝元的境界?疯了了吗?

  其中一些大势力出身的武者更是在心中冷笑着,之前听人说这道士好似有几把刷子,现在一看根本就是疯子而已。

  一个寻常道士也敢去讲五气朝元,他怕是连五气朝元境的高手都没见过吧!

  外界的反应并没有影响玄诚道长的讲道,他只是缓缓道:“五气朝元乃是我道家一脉的修行技法,不过我今天我谈的并不是修武,而是修意,五气朝元的真谛。

  五气朝元当中,心藏神、肝藏魂、脾藏意、肺藏魄、肾藏精。

  同时人体五脏也对应天地五行,我道家一脉修身,但同样修的也是天地。

  就比如这心藏神,对应的乃是南方赤帝之火,狂猛热烈,躁动不安,如此应该如何修行?

  很简单,心藏神,你便要凝心定神,自身的心性便好似一只跳脱的猴子,这便是心猿,你所要做的便是将其降服,正所谓斩尽心猿成悟空,便是这么个道理。

  降服住你们自己心中的那只躁动不安的心猿,你的神便有了根,翱翔宇内,皆可归位。

  大道至简,无论放在何地其实都是一个道理,就比如佛门一脉讲究四大皆空便是如此。

  世俗凡人看世界,往往以人心为主,导致心猿意马,思绪翩翩。而佛心看世界,则是一片澄净。如此才能悟透空虚,领悟禅机。

  跟我道家一脉相比,佛门那帮和尚显然更喜欢打机锋,你们可不要跟他们学。”

  一席话缓缓讲出来,最后还调侃了一下道门的老对头佛门,顿时让那几个小道童露出了笑容。

  而在场其他的那些武者则是神色各异,有些听懂了,有些觉得讲的不错,但大部分的武者却都是一脸的嫌弃,这说的都是些什么玩意?

  还降服心猿,四大皆空什么的,真降服住了自己便能突破五气朝元境了?开什么玩笑?

  楚休三人倒是露出了一抹沉思之色,特别是楚休,他即将突破到三花聚顶境,对于心境上的修为领悟十分的看重。

  那些本来在心境上没什么修为的人自然是感觉这玄诚道士说的都是废话,没什么卵用,但对于楚休来说,这玄诚道人说的这些东西却是让他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这些话对于修炼本身来说是没什么用处的,也增加不了修为,更不是武道的修炼方式,但玄诚道人的一番话却更像是给楚休指了一条明路,只要顺着这个方向走过去,三花可见,五气可期!

  谢小楼在一旁喃喃道:“这老道士倒是有些道行啊,你们说他真的不会武功吗?”

  楚休摇摇头道:“摸不准,他说的这一套跟武功没有关系,只是纯正道家一脉修心的理论,浸淫道家一脉多年的悟道之人能够参悟出这些来倒也很正常,但如果这老道士若是真会武功的话,那他的实力绝对会超乎我们想象的。”

  谢小楼点了点头,这老道士对于五气朝元境的理解可是要比已经踏入这个境界的武者还要透彻几十倍,他若真是武者,那恐怕也是能开宗立派的宗师级人物。

  玄诚道人伸了一个懒腰,五气朝元,他这边刚刚讲了一个心藏火,还有四个他准备讲呢。

  不过就在这时,人群外忽然传来了一声带着恨意的尖利的女声。

  “楚休!竟然是你!”

  人群向后望去,一名穿着白色武士服,身形瘦弱的女子此时正赤红着眼眶,指着楚休,一副恨不得生吞了他的表情。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神武门的燕婷婷。

  其实原本这次神兵大会燕婷婷是没打算来的,甚至整个神兵大会神武门都没打算参加。

  毕竟他们神武门年轻一代里面实在是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人物,来了也只是丢人现眼而已,所以还不如不来。

  但燕婷婷之前在神武门呆的闷闷不乐,燕淮南心疼自己的女儿,不想看她就这么一直闷闷不乐下去,所以便打发她来参加神兵大会,但实际上就是来东齐之地散心的。

  最重要的是燕婷婷为何如此闷闷不乐燕淮南心中清楚,这一次东齐的神兵大会来的可都是江湖上年轻一代的俊杰,燕淮南也不管对方是大门派出身还是江湖草莽出身了,只要燕婷婷能看上一个,燕淮南便直接同意,反正只要能把岳卢川那个废物给忘掉便好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