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神武门的弟子猜测的不错,燕婷婷的确是有些疯了,为了报仇,她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

  其实之前没见到楚休之前,她的情绪也差不多稳定了,毕竟岳卢川都已经死了这么长时间了,等她找到新的爱人之后说不定就会遗忘这段事情。

  但谁承想她却是又在这里碰到了楚休,导致她恨意上涌,并且自以为能够杀了楚休,结果她手下的人却是被楚休一一斩杀,在这种大起大落的绝望氛围之下,原本性格就偏激的她已经彻底疯狂,不顾一切了。

  而燕婷婷的疯狂举动也的确是吸引了周围的那些武者,特别是那些散修出身以及小门派出身的武者。

  娶了燕婷婷,他们就是神武门的继承人!那可是七宗八派之一的神武门!

  在场的这些人中虽然有些不是北燕的人,但却也对神武门是有些了解的,知道神武门的情况。

  整个神武门当中燕淮南一言九鼎,神武门也是靠着燕淮南这才崛起的,下一代也的确是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人物,就连这次神兵大会,除了一个来散心的燕婷婷,神武门都没派其他人过来。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燕婷婷说的话可就不是在诓骗他们,而是真的有这种可能!

  一众人看着面色略微带着苍白的楚休,渐渐围拢了过来,大部分都是那些散修或者是小门派出身的武者,眼中闪烁着不明之色。

  楚休的实力他们看到了,跟这种恐怖的人动手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而且对方身后还有着关中刑堂在,动了楚休便是得罪了关中刑堂,这些都是风险。

  但问题是在成为燕淮南的女婿和神武门继承人的诱惑下,这种风险却是可以抵消的。

  之前他们没动手是因为诱惑不够,而现在利益足够了,甚至大到让他们连做梦都不敢想的地步,在这种诱惑面前,别说是风险,他们甚至都敢拿自己的性命去赌!

  况且还有人如同谢小楼一般,也看出来了楚休的深浅。

  楚休方才先声夺人的威势的确是惊人,但他却不可能真有随意斩杀三花聚顶境如同杀鸡一般的实力。

  哪怕是龙虎山的‘小天师’张承祯在外罡境时都没有楚休这般恐怖,可以随手一刀便斩了一名三花聚顶境武者,所以方才楚休的那第一刀才是他全力爆发出所有力量的极致一击,这样的一击,可不是随便能用出来的!

  看着在场的那些人,楚休微微皱了皱眉头,得罪了女人,果然是很麻烦的事情。

  行走江湖有三种人最不能惹,小孩、老人和女人。

  一个孩童行走江湖,你永远都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修炼了秘法之后,返老还童的老怪物还是对方身后站了一个老怪物。

  至于老人,拳怕少壮,江湖上的那些老人代表着气血衰败,代表着战斗力下降,虽然看似很弱,但实际上这样的老人才是最为恐怖的,因为他们已经寿元将尽,所以可以毫无顾忌的跟你拼死一搏,而你却是还有着大好年华,光明的未来,怎么看,都是你吃亏的。

  而女人就不用多说了,身为女人,她们自身便是最好的武器,会给你带来很多的麻烦,就比如现在的楚休。

  环视了一周,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冷芒道:“利欲熏心啊,都想去做燕淮南的女婿?我劝诸位一句,别到了最后,燕淮南的女婿做不成,怕是要下去做阎王爷的女婿了!”

  利益诱惑在前,楚休的话并没有吓退这些人。

  其中一名相貌英俊,穿着蓝衫,手持折扇,打扮的好似世家公子一样的人站出来冷笑道:“什么利欲熏心?对着燕小姐一个女流之辈你居然都想下手杀人,简直丧心病狂!

  况且我祝武和生平最为敬重的便是燕淮南燕门主,你想动燕小姐,那便先过我这一关!”

  说话的这人乃是东齐一个小家族祝家的长子祝武和,实力还算是不错,年纪轻轻便踏入了外罡境,而他父亲,祝家家主也是外罡境的修为,可以说现在一个小小的祝家便已经容不下他了,根本就无法给他提供足够的修炼资源。

  祝武和这次来神兵大会倒也不是对神兵有什么幻想,他只是想要结交一些大派弟子而已,没想到却是遇到了这种好事。

  他自视甚高,甚至认为自己若不是生在祝家这种小家族,而是生在九大世家当中,那自己现在的成就肯定不比那些龙虎榜的俊杰要差。

  这一次他若是真能杀了楚休,娶到燕婷婷,成为了燕淮南的女婿,得到整个神武门的支持,拿他可是要走上人生巅峰的节奏。

  其他的武者不屑的撇了祝武和一眼,要动手便动手,非要扯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你丫一辈子都没出过东齐,扯什么敬佩燕淮南?

  不过有祝武和第一个站出来,便有第二个。

  一名三十多岁,手持一柄巨斧的丑陋壮汉也是站了出来,大笑道:“洒家这辈子可是没几个女人看得上,现在有机会做神武门燕门主的女婿,洒家倒是想试试!”

  一看到这壮汉也想来凑热闹,在场的众人顿时恶寒不已。

  这壮汉乃是在长林郡这一代颇有名声的散修武者‘恶虎’彭罪,早年间曾经当过盗匪,甚至自己还建立过一个小山寨,但却被官兵剿灭。

  后来虽然不干盗匪营生了,但却也不是什么好路数,甚至有给人当门客,结果反噬主家的恶名在身。

  而且这彭罪身高接近一丈,皮肤黝黑,相貌丑陋,跟燕婷婷这种身材娇小的女人站在一起,那才叫不忍直视好不好。

  “彭罪,就你那德行,就算是真去了神武门,恐怕也会被燕门主给撵出去的,也不撒泼尿照照镜子,就凭你那副样子也配迎娶燕小姐?”

  一名身背双剑,身穿紧身武士服,相貌风流倜傥的男子从人群中走出,一脸的傲然之色。

  “是‘赤阴双剑’公孙流!龙虎榜第三十二位的‘赤阴双剑’公孙流!”

  在场的众人顿时哗然,这还是第一次有着同为龙虎榜上的武者站出来要对楚休出手。

  人群最后方,莫天临一皱眉道:“这个龙虎榜上的搅屎棍怎么也来了?”

  谢小楼撇撇嘴道:“说话注意点,他是搅屎棍,那我们是什么?”

  这公孙流虽然也是位列龙虎榜上的武者,但其行径却是让人有些不齿。

  龙虎榜是按照名气和实力来排列的,这公孙流实力倒是有一些,但他却是散修出身,名气也不出众,靠他那点能力想要踏上龙虎榜前五十位可是很困难的。

  所以这公孙流便想了一个主意,那就是专门去挑战那些境界不如他,但名气却很高,榜上排名在他之前,而且还是散修出身的武者,战前将对方的资料收集的极其详细,直到有着九成九的把握这才敢出手。

  江湖上能够位列龙虎榜的年轻俊杰都是在挑比自己更强的武者挑战,结果这公孙流倒是好,纯粹就是为了上榜而上榜,有时候还专门挑对手虚弱时下手,落井下石,只为了龙虎榜的排名,简直就是无耻至极,所以这才被称为是龙虎榜的搅屎棍。

  正常的武者或许会因为其龙虎榜的排名对其敬畏,但在莫天临等人看来,这厮就是一个小丑而已。

  这公孙流别看相貌年轻,但实际上都已经三十多岁了,再过几年便会彻底被风满楼从龙虎榜上踢出去,所以这次来神兵大会,他也是准备最后再捞一波名声的,没想到却是碰上了这么一件好事。

  若是当真能杀了楚休,以他的相貌,还有在龙虎榜上的排名,燕淮南说不定还巴不得让自己当他的女婿呢!

  公孙流等三人在东齐这地方都算是小有名气的武者了,他们既然都站出来准备对楚休出手,周围那些围观的武者中,几乎有上百人都站了出来,跃跃欲试。

  这些当中有内罡也有外罡,至于内罡之下的武者倒是没敢动。

  内罡境的武者或许还存着捡便宜的心理在,但先天境界的武者却是连捡便宜的胆量都没有,这种级别的交手中,他们一个不留神可是便容易被斩杀的。

  上百人凝聚在一起的气势强大无比,就算楚休之前先声夺人,所造成的威势再惊人,面对上百人也是无济于事。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的盲从,一个人你会恐惧,而当你身边有了上百个同伴,你的恐惧便好似分散给了这上百人一般,变得神勇无比。

  站在人群后方,莫天临低头对谢小楼传音道:“我们用不用帮忙?毕竟他可是你好友的好友。”

  谢小楼淡淡道:“好友的好友并不等于是我的好友,毕竟我们才认识没几个时辰,我可没义薄云天到现在就为了他去拼死拼活的地步,这可是上百人,惹了众怒可是会很惨的。

  不过吕兄曾经跟我提到过他很多次,有着这重关系在,我自然不会看着楚休被杀,锦上添花没必要,他若是真的坚持不住,我再雪中送炭,保他一命,你认为呢?”

  莫天临也是笑了笑道:“跟你一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