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盟主0o雨小莫o0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楚休的大金刚轮印带着刚猛无比的威势轰然落下,佛光当中蕴含着森然的杀机。

  费默手中的光明剑之上则是绽放出了更加浓烈刺目的罡气,但在楚休刚猛的印法之下却是轰然碎裂。

  一直以来费默的剑势都是大气磅礴,直接已力压人,他却是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被一个刚刚踏入三花聚顶境的武者用力量进行全方位的压制。

  一连串的猛攻下来,费默步步后撤,根本就抵挡不住楚休那狂暴无比的攻势。

  不过费默倒也算是硬气,他毕竟是剑王城出身的精英弟子,也是曾经位列龙虎榜的俊杰,就算现在处于弱势,他也没有认怂或者是求饶。

  或许他也从楚休下手时的狠辣程度上看出来了,这一次楚休是绝对会废了他或者是杀了他的!

  当然无论是废还是杀,其实区别都不大,对于武者来说,特别是费默这种地位和级别的武者,废了他甚至比杀了他都要残忍。

  林开云只是自己想不开,等他振作起来之后依旧是剑王城年轻一代的杰出弟子。

  但他费默若是武功废了,那他可是要废一辈子的!

  眼下费默既然已经被楚休给逼到了绝境,他也没有了犹豫,直接一口鲜血喷出,带着灼热的力量附着在他的长剑之上,瞬息之间他那光明剑之上便绽放出了一抹血色的光辉!

  而且这还不算完,费默的手中却是血光流转,气血之力被源源不断的灌注到他的光明剑当中,使得原本琥珀色的长剑却是变得犹如楚休手中的红袖刀一般的材质。

  怒吼一声,费默手中那血红色的长剑落下,血色的剑罡直接轰然爆发,没有了独属于剑罡的锋锐,但那罡气却是绵延数丈,带着血色残阳般的余晖,看似不起眼,但其中却是蕴含着一股极致的力量!

  费默燃烧气血之力的一击轰然落下,犹如血色残阳一般的罡气附着着恐怖至极的力量,哪怕是楚休的血炼神罡都别想跟这种搏命的招数来硬抗。

  所以在这一瞬间,楚休却是立刻爆发出了内缚印来,身形疾退!

  只不过费默这一招却不是那么好躲的,人的速度再快,也是快不过罡气的。

  就在楚休的身形退去的一瞬间,费默厉喝了一声:“去死!”

  一声巨响,费默将全身的气血之力灌注到光明剑当中,那光明剑轰然碎裂,四散的剑罡却是带着光明剑那锋锐的碎片封禁周围的空间,让楚休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三花聚顶境巅峰高手的搏命一击还是很吓人的,费默身为剑王城上一代的杰出弟子,压箱底的功夫他还是有的。

  此时的费默面色苍白,就连他已经蕴养了十几年的宝兵‘光明’都彻底被毁去,哪怕这一招将楚休重创,他也是一样亏大了!

  不过就在此时,费默却是惊骇的发现,身在那无数血色剑罡中的楚休却是双手结印,当他一印轰出之后,他周围数丈之力的空间瞬间便被强大的罡气所镇压。

  列字诀,智拳印!

  快慢九字诀每一式都有着属于自己的神韵在,如果说大金刚轮印乃是极致的力量,内缚印乃是极致的速度,那智拳印便是对罡气的极致操控!

  智拳印主空间,遮天蔽日,网罗十方,这其实就是对罡气的一种极致操控,将周围的一切都变成自己的罡气领域,虽然很小,时间也是很短,但却足够被楚休当作是杀招来用了。

  所以在众人的眼前,当所有人都以为楚休定然会在那无数血色剑罡之下被重创甚至是被杀时,在那剑罡绞杀当中,楚休却是凭借智拳印那强大的威势,将所有的血色剑罡凝滞在半空当中,虽然只有短短一瞬间,但楚休手中的红袖刀却是已经斩出了漫天的血炼神罡,将那包裹着宝兵碎片的剑罡一个接着一个的斩碎,身形直接从那剑罡当中杀出,刀势落下,杀机骤起!

  剑王城的武者没了剑便没了七成的修为,面对楚休斩来的一刀,已经接近油尽灯枯费默剑指点出,但那轻飘飘的剑罡却是在楚休的血炼神罡之下轻易就被搅碎。

  就在众人以为费默肯定会被楚休一刀斩杀时,这时候楚休却是忽然收刀。

  一些不了解楚休的人点了点头,看来这楚休也还是有些分寸的,知道把费默杀了会得罪死剑王城,所以不会把事情做绝。

  但之前曾经在水云观前看到过楚休出手的武者却都是一愣,楚休会收手?这不是他的风格啊。

  要知道那燕婷婷可是燕淮南最为疼爱的女儿,楚休对她出手时可都没有丝毫的留情,甚至最后若不是武院大祭酒萧白羽大人及时赶到,燕婷婷可就要被楚休给一刀斩了,现在他会对费默留情?不对,这绝对不是楚休的风格。

  就在这时,楚休虽然半路收刀,但他却是直接一掌落下,掌中闪耀着紫黑色的邪异光芒,天绝地灭大紫阳手拍出,精准的印到了费默的丹田之上,紫阳魔焰之力瞬间爆发而出,顷刻间便已经将费默的丹田彻底轰碎!

  而且这还没完,楚休的手捏在费默的手臂之上,大弃子擒拿手施展而出,瞬息间便已经将他的胳膊扭曲成了一个麻花状,费默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来便昏死了过去,直接被楚休给扔到了地上,好似一个破布娃娃一般,那模样简直是凄惨至极。

  拍了拍手,楚休淡淡道:“我这个人还是很公平了,既然你当初没打算杀我,那我也就留你一命,能在我手下活命的人,可不多。”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众人顿时鸦雀无声,他们想错了,这楚休可不是改了性子,而且变本加厉,把事情做的更绝了!

  看看现在费默这幅模样,你还不如就这么杀了他呢。

  对于武者来说,自身的力量武功就是一切,武功被废,那种从云端跌落的感觉简直就是生不如死,是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

  而且武功被废的话,也不是没有机会再重新修炼回来,比如江湖上有些一些破而后立的秘法,还有一些奇珍灵药可以重塑丹田之类的。

  但楚休恶毒就恶毒在还做了双重准备,他不仅轰碎了费默的丹田,还直接扭断了费默的双臂。

  一个剑者连自己手中的剑都拿不起来了,哪怕他恢复了修为又有什么用?况且这么重的伤势,所需要的奇珍灵药简直惊人,哪怕他是剑王城宗门的亲儿子,剑王城估计都不会废这么大的代价来救他。

  这时其他那些剑王城的弟子看到自己的师兄竟然被这楚休废掉,他们都是露出了一抹不敢置信的目光。

  费默身为上一代龙虎榜的俊杰,在剑王城内的名气跟林开云差不多大,可以说是他们这些还没有开始闯荡江湖的年轻弟子的偶像。

  结果他们平日里敬佩无比费默师兄却是在这里被人如同摧枯拉朽一般击败,并且还废掉武功,这种事情是他们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

  “师兄!”

  剑王城的那几名弟子立刻冲过来,扶起了费默,将伤药喂进他的口中,其他那几名弟子则是拔出手中的长剑,赤红着目光看着楚休,虽然有几名弟子持剑的手都在颤抖着。

  剑王城的弟子素质倒还真算是不错,面对刚刚将他们师兄废掉的楚休,这些剑王城的弟子并没有选择逃走,竟然还敢站在他的对面拔剑。

  虽然谁都能看出来他们心中的恐惧,但他们却是连一个畏惧逃走或者是求饶的都没有。

  这便是大派弟子的底蕴,不光是有着功法武道传承,还有着独属于一个大派弟子的精神在。

  剑王城的这帮武者虽然行事霸道了一点,但却不可否认,作为剑者,宁折不弯这点他们是做到了。

  面对强敌便跪地求饶,没有丝毫骨气之人,也不配称之为是剑者。

  这时莫天临和谢小楼也是走到了楚休身旁,莫天临轻声道:“楚兄,算了吧,别把事情做的太过分了,让他们走吧。”

  莫天临倒也不是真的善人,只不过江湖上自有一些潜规则在,除非是那种破家灭门的仇怨,一般双方都不会对这种还没有正式踏入江湖的年轻弟子出手,他这么做也算是在提醒楚休,别坏了规矩。

  楚休无所谓的点点头道:“一群连剑都拿不稳的小辈而已,本来我也没打算杀他们,让他们抬着那家伙回剑王城报信去就好了。”

  莫天临松了一口气,总算楚休还没有跟上次一样,疯狂到了极致。

  不过就在楚休等人转身离开时,一个身影却是忽然出现在了其中一名剑王城弟子的身后,而那剑王城的弟子却是没有丝毫的察觉。

  随后那身影一只手探入对方的后心,竟然直接把对方的心脏给硬生生的挖了出来!

  那身影手中还握着跳动的心脏,一边怪笑道:“剑王城的武者气血充沛,这心脏可是大补之物,都放了岂不是可惜了?你不要,那就都交给我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