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人魔’童开泰,最喜欢在杀人之后挖人心。

  以前其他江湖人都以为童开泰这是对人肉有什么变/态的癖好,现在众人都知道了,这只不过是他修炼的一种秘法而已。

  方才童开泰的那一番话听在其他人耳中只不过是这童开泰在发疯,但听在楚休的耳中却是犹如惊雷一般。

  童开泰不光对人心感兴趣,他更是对人心有着一种奇异的感觉。

  他说楚休的心很吸引他,说的,正是琉璃金丝蛊!

  楚休敢肯定,童开泰应该是不知道琉璃金丝蛊的存在,但他却是第一个察觉到楚休心脏有异常的人。

  琉璃金丝蛊算是楚休的一个大秘密,一旦被他人察觉,作为琉璃金丝蛊的所有者拜月教会放过他?作为诞生琉璃金丝蛊的本体,大光明寺会放过他?还有那位东齐的二皇子,琉璃金丝蛊可是他一直都想要的,他会放过楚休?

  这个秘密是楚休绝对不能让外人知晓的,哪怕现在童开泰只是察觉到了一丝不对,楚休也要将这个疑点给彻底扼杀!

  至于如何扼杀,这点就不用多说了。

  莫天临倒是没有察觉到楚休的异常,他只是摇头叹息道:“这次神兵大会到底是怎么了?牛鬼蛇神冒出来这么多?竟然连童开泰这疯子都大摇大摆的跑出来了。”

  之前莫天临还以为这次神兵大会很简单呢,龙虎榜前十的那几位存在几乎都不会来,他也是有一定的机会夺得这神兵的。

  结果现在倒好,谢小楼来凑热闹,洛飞鸿来捣乱,楚休作为黑马一鸣惊人,现在竟然连童开泰这么一个魔道武者都踏入了三花聚顶境跑过来了,他的修为可是有些不够看了。

  楚休淡淡道:“热闹一些倒也不错,我就喜欢热闹。”

  莫天临拍了拍脑袋道:“我倒是忘了,你来参加神兵大会的目的也跟那童开泰一样,都是为宗门扬名来了。

  不过你此时哪怕是退出神兵大会,你的名声赚的也是够多了,只不过就是不知道你们关中刑堂的关堂主事后会赏你还是会罚你,毕竟你这次得罪的人可不止一个。”

  楚休无所谓道:“这就不是应该我操心的事情了,反正是关堂主点名让我来的,他知道我的性格,所以我估计他应该也有心理准备了。”

  莫天临略微有些无语,关思羽若是知道楚休的想法,估计会气的半死,毕竟没有哪个宗门的执掌者会喜欢这么一个能惹事的弟子。

  而此时距离紫云楼不远处的一座高楼之上,跟姜文元有过合作的陆先生站在楼顶,目光注视着下方的动静,眼中闪烁着不明之色。

  他旁边有着一名全身都笼罩在黑色斗篷当中的武者,低声问道:“师叔,童开泰竟然是以邪极宗的身份来的神兵大会,难道邪极宗的人也听到了什么风声不成?莫非是我们当中出现了叛徒给邪极宗通风报信?计划用不用更改一下?”

  陆先生闻言冷哼了一声道:“哪怕是有人给邪极宗通风报信,他们也不敢来坏我们的事情!

  邪极宗只不过是一帮见风使舵的小人而已,昔日我魔教危难之时,邪极宗乃是第一个当的逃兵,靠着对那些正道大派认输服软,这才苟活到了现在。

  这些年来邪极宗也没什么动静,这次他们派出的弟子竟然还是之前便已经成名的魔道新秀,我们的计划邪极宗应该不知道,他们也不可能知道,所以这童开泰多半是来刷存在感的,不用理他,计划照旧便可以了。”

  那名武者点了点头,身形竟然诡异的融入了周围的环境当中退了出去,就好似凭空消失了一般,诡异至极。

  ………………

  紫云楼被打碎之后,众人也都没有了喝酒的心思,神兵大会还有数天便要开启了,这段时间楚休等人都在客栈内闭关休息,养足了精神,也是把自己的精气神调整到最巅峰的程度,这才来准备才加神兵大会。

  五日之后,镜湖山庄终于宣布开启,济州府内成数万武者全部都涌入镜湖山庄内,当然大部分的人都是看热闹去了,真正有胆子参加神兵大会,敢上擂台动手的,估计十不存一。

  镜湖山庄已经开启,门前有着十多名镜湖山庄莫家的弟子和藏剑山庄的弟子在大门前稳定着秩序,毕竟人有些太多了,甚至还有一些之前没有露面的武者源源不断的赶来。

  都是江湖人嘛,互相之间有些恩恩怨怨之类的东西都很正常,所以一些人甚至在镜湖山庄门前便要动手,但却被镜湖山庄和藏剑山庄的的人给拦住了。

  此时门口处,一名莫家的中年人武者看着涌进莫家的人,对身边一名身背双剑的中年武者道:“程兄,这一次神兵大会的威势弄的有些太大了吧?预计当中可没这么多人前来。”

  那身背双剑的武者乃是藏剑山庄的人,闻言他却是毫不在意道:“怕什么,来的人越多越好,要不然怎么能保证神兵顺利出炉?”

  那名莫家的武者摇了摇头,反正这件事情是藏剑山庄牵头来弄的,声势弄的越大,藏剑山庄的名声便是越大,但他们莫家可是从来就没有招待这么多人的经验。

  来的这些武者可都是江湖年轻一代的俊杰人物,各个都是自傲自负,桀骜不驯的很,想让他们老老实实的,这可是难之又难的。

  不过眼下大会已经开启了,他也不能往外赶人,只得把镜湖山庄的弟子全都叫出来,全力的维持秩序。

  此时楚休跟莫天临还有谢小楼三人倒是没有跟那些人一起挤进镜湖山庄,以他们的身份和地位,镜湖山庄自然会给他们安排好位置的。

  江湖就是这么的现实,虽然大家都是年轻一代的武者,但楚休他们身后都有各自的势力在,而且本身还是龙虎榜上的俊杰,这位置自然是要靠前的,而且再反观一些没什么名气的散修武者,别说靠前的位置了,他们甚至连坐的地方都没有,只能站在后面。

  等到人都进入的差不多了之后,楚休和谢小楼等人这才准备进入镜湖山庄,不过楚休这时却忽然问道:“莫兄,镜湖山庄莫家跟你们商阳莫家有没有关系?”

  东齐商阳莫家位列九大世家之一,这名气自然是不小的,而镜湖山庄莫家只是因为一个上代神兵阁的阁主,炼器大宗师莫冶子而出名,但双方却是都在东齐,很容易被人联想到一起。

  莫天临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道:“关系倒还真有一些,论及血脉,其实莫冶子大师乃是昔日我莫家的一个旁系,而且还是很偏远的那种旁系。

  大世家的规矩你也应该也都知道,现实的很,旁系如果强大的话,所能够得到资源仅次于嫡系,但如果实力不足的话,那结果楚兄你应该是知道的。

  所以莫冶子大师所在的旁系早在几百年前便已经脱离莫家了,实际上现在跟商阳莫家其实也没什么关系了。”

  楚休了然的点了点头,这么算的话,商阳莫家其实做的也没错,毕竟像是商阳莫家这种能够位列九大世家的存在,遵循的肯定也是优胜劣汰的法则。

  有实力的旁系分支才是莫家的弟子,没有实力的话,自然是什么都得不到了,只不过谁都想不到昔日一个实力很废物的旁系分支竟然在几百年后诞生了莫冶子这么一位炼器大宗师。

  虽然炼器大宗师的实力肯定是不如武道宗师的,但地位却是要比武道宗师都要高,特别是莫冶子最后还成为了神兵阁的阁主。

  看莫天临这幅尴尬的模样,多半是莫家曾经试着招揽过莫冶子,想要让其认祖归宗,但最后莫冶子却是拒绝了。

  进入镜湖山庄之后,周围的景色楚休等人也来不及欣赏,周围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这时一名镜湖山庄莫家的弟子走过来,对着楚休等人一礼道:“诸位的位置在前面。还请跟我来。”

  楚休等人跟着那名弟子来到最前面,此时在镜湖山庄莫家的演武场上已经搭建了五个擂台,北边的位置乃是镜湖山庄和藏剑山庄自己人坐的,其他三面都分给了来参加神兵大会的武者,楚休他们的位置就在最前一排。

  不过来到前排之后,楚休却是发现洛飞鸿竟然都已经坐在那里,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的喝茶了,座位旁边竟然还放着一个小桌子,上面摆满了一些干果小吃,还当真像是看戏来的。

  莫天临诧异道:“你什么时候进去的,我们怎么没看见你?”

  洛飞鸿懒洋洋道:“昨天晚上就来了。”

  “昨天晚上镜湖山庄开门了吗?”莫天临奇怪道。

  洛飞鸿扔了几个果子给楚休他们,道:“谁说没开门就进不来的?莫冶子大师可是很欣赏我的,我早来一天跟他聊聊天不行吗?”

  众人闻言顿时无语,他们这才想起来,洛飞鸿手中的那柄‘红鸢’就是由莫冶子亲手打造的,她在这镜湖山庄还当真有些优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