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这章为了盟主木已成林777的打赏补更的。

  楚休跟夏侯无江的冲突引来了一群人的目光。

  这两位一个是关中刑堂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巡察使,也是这次神兵大会的黑马。

  而另一个则是位列龙虎榜第十,这一代夏侯氏的奇才夏侯无江,他们两个之间的冲突可是有的看了。

  同样他们两边的动静也是惊动了莫家和藏剑山庄的人。

  镜湖山庄莫家毕竟不是商阳莫家,光靠莫冶子一个人的威慑力恐怕是镇不住这两个,所以之前在门口负责稳定秩序的那名藏剑山庄武者身形一动,直接跃到半空中,跨过了人群,一道剑指点出,无色透明,但却谁都能感觉到那股惊人的剑意。

  那锋锐无比的惊人剑意竟然直接切断了楚休和夏侯无江之间的精神力,让两个人闷哼一声,齐齐后退了一步。

  “是藏剑山庄的‘青云双剑’程东望!有天人合一境的大高手出手阻拦了!”

  在场的众人倒是有些可惜,如果这两位在这里打起来,那可是有意思的很。

  程东望乃是藏剑山庄嫡系的高手,也是主要负责主持这次神兵大会秩序的人,在江湖上也是有些名声的。

  他身后那青云双剑单独拿出来用便是六转级别的宝兵,但若是配合他的独门剑法却是可以合二为一,变成一柄伪神兵,威势大的惊人。

  此时看到夏侯无江和楚休在神兵大会没开始的时候便斗的如此激烈,他也是有些头疼。

  这些大派出身的弟子就是如此的难管,以他们藏剑山庄的实力举办这种级别的盛会其实还是有些艰难的。

  如果换成是大光明寺或者是龙虎山天师府来举行这种级别的盛会,那估计就算是龙虎榜前十的那几位来了,也都要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显然他们藏剑山庄肯定是比不了这两派的。

  关中刑堂本身便不弱,夏侯氏更是可以跟他们藏剑山庄比肩,哪个他们都不想得罪。

  程东望咳嗽了一声道:“神兵大会即将开始,你们想要动手也不急于这一时,想要打,等下神兵大会开始之后,有你们动手的机会。”

  作为东道主之一的藏剑山庄都开口了,还是这程东望这么一个天人合一境的大高手前来,夏侯无江就算是心中愤怒也只得忍下。

  看着楚休,夏侯无江冷声道:“很好,我倒是小瞧你了,没想到你就连精神力都是如此的强大。

  现在我倒是有些兴趣跟你动手了,我夏侯氏御神术,可不仅仅只有这点威能!”

  说完之后,夏侯无江这才转身离去,被人带到另外一边去。

  看到夏侯无江离开,楚休也是退了回去,没去主动撩拨他。

  见到双方都已经退走,程东望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也是跟着离去。

  后面的莫天临苦笑着对楚休拱拱手道:“多谢楚兄出手相助,这一次若是没有楚兄你出手,我这脸可就丢大了,估计也没有资格在东齐之地呆下去了。”

  楚休随意的摆摆手道:“举手之劳而已,上次莫兄你也救了我,不用客气。

  况且我也是想试试这家伙的实力究竟如何,反正等下肯定是要交手的。

  不过不得不说,夏侯氏的御神术当真是强大无比,他的实力也对得起他龙虎榜第十的位置。”

  莫天临有些神色黯然道:“这点我也知道,昔日他在外罡境时,我还有希望跟他一战,结果他现在却是比我更早到了三花聚顶境,实力更是强大到让人绝望的程度。”

  莫天临也是一个骄傲之人,不过今天在自己昔日的仇敌夏侯无江面前,他的骄傲却是被打击的一丁点都不剩。

  正面交手,夏侯无江想要杀他简直就是轻而易举,今天若是没有楚休帮忙,他的脸也算丢到家了。

  这时洛飞鸿忽然戳了戳莫天临道:“行了,一个大男人败了一次就哭丧着脸干什么?现在打不过以后还打不过吗?你难道也要学那林开云,被楚休击败后就寻死腻活的?”

  莫天临的面色一红,虽然洛飞鸿表现的不像是一个女人,但她实际上还是一个女人,被一个女人如此劝慰,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楚休倒是奇怪道:“你那天不是在凤鸣潇湘馆喝花酒嘛,怎么知道我跟剑王城的事情?”

  洛飞鸿翻了一个漂亮的白眼道:“我又不是醉死在凤鸣潇湘馆里了,怎么可能不知道?你在紫云楼内当众将剑王城上一代的精英弟子‘大光明剑’费默给废掉,这件事情早就传遍了济州府了,当天凤鸣潇湘馆内的姑娘们还都在讨论这件事情呢。

  要我说这费默的名字起的可不怎么好,费默费默,废我废我,现在好了,还真让你给废了。”

  说到这里,洛飞鸿哈哈大笑了两声,忽然又跳转了话题,对楚休道:“对了,你现在在凤鸣潇湘馆那帮姑娘们的眼中可是很受欢迎的。

  那些姑娘们见多了那些彬彬有礼,风流倜傥的世家大派弟子,现在倒是像换换口味了,她们都说你楚休表现的倒是足够霸气冷酷。

  你现在要是去凤鸣潇湘馆,不给钱都有姑娘倒贴你,那个家伙嘛,就是姑娘们玩腻的类型了,不光要拿钱,还要拿紫金。”

  洛飞鸿的手指向莫天临,这让莫天临顿时一阵无语,不过这心情倒是缓和了过来。

  洛飞鸿说的不错,他不是林开云,心境修为不至于那么脆弱。

  胜败乃兵家常事,这天下的年轻俊杰,除了‘小天师’张承祯,哪个没有败过?

  他今天是败给了夏侯无江,但却不代表他一辈子都要败给夏侯无江,只要他没倒下,便还有继续一战的资格!

  见到莫天临已经没事,几人便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这时人来的人也都差不多了,不过此时,楚休等人的对面,也就是白无忌那边却是传来了一阵骚动。

  楚休等人向着那边望去,却是有人准备挤到前面去。

  神兵大会的前排位置都是有固定数量的,只要你有实力和身份,那你自然就会被安排到前面去。

  所以一开始镜湖山庄的人便在前面已经留好了几个预备的位置,哪怕是突然来人也是有准备的,就比如夏侯无江一样。

  就算之前夏侯无江没有出现,但他来了也一样可以被安排到前面去。

  不过因为眼下神兵大会都已经要开始了,所以镜湖山庄的一些弟子认为不会有人再来了,便将一些前排的预备位置给了其他人,而后面来的那个,貌似自身的身份地位也是不弱。

  众人向着白无忌那边的方向望去,只见来人是一名身穿白色长袍,手持一柄蓝色剑鞘,神色冷峻的青年人,他身上的气质冽无比,让人一见就有一种望而生畏的感觉。

  在看到那人的一瞬间,楚休的眼中便露出了一抹异色来。

  他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这人,但楚休却是已经认出了这人的身份,他应该就是沧澜剑宗的大弟子,‘落雨剑’沈白!

  楚休没见过沈白,但这沈白的容貌却是跟死在他手中的沈墨一模一样,只不过他的气质却是要比沈墨冷冽的多,虽然外表一样,但却很容易区分。

  以前在魏郡之时,身为沧澜剑宗的大弟子,沈白的名气自然是大的很,甚至已经到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

  但后来楚休踏足江湖后却是发现,沧澜剑宗的实力其实也就是那样,在七宗八派当中并不算是太强,而沈白本人更是在江湖上籍籍无名,甚至他都还没有开始闯荡江湖呢。

  原本楚休以为他这辈子都不太可能跟沈白有什么交集了,没想到如今他却是在这里看到了沈白。

  此时一名镜湖山庄的武者有些为难道:“沈公子,前面的座位都已经坐满了,但后面还有地方,您能否通融一下,暂且呆在后方?”

  沈白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他只是用冷冽至极的语气道:“你们神兵大会联合藏剑山庄举办神兵大会,结果却连足够的位置都没准备足吗?”

  那镜湖山庄的弟子连忙道:“当然是准备足了,只不过沈公子你来的太晚了,所以那些位置已经安排给别人了。”

  因为沈白在江湖上没什么名气,那镜湖山庄的弟子语气当中也有些埋怨的意思。

  想要来参加神兵大会为何不早点来?其他人都在济州府内等着,就你特殊,非要卡着时间来?你以为你是夏侯无江这种龙虎榜前十的强者吗,有资格卡着时间来?

  沈白冷声道:“安排给了别人那就让他们让出来!能够坐在前排的人,都是江湖上顶尖大派出身的弟子,现在你却让我去后排,你这是何意?难道你镜湖山庄认为我沧澜剑宗已经没有资格位列江湖上的顶尖大派,只够资格跟那些二流宗门为伍了吗?”

  沈白的语气冷冽无比,每一句话说出,那股寒意便更深一分,一股气势威压更是隐隐传来,让那名镜湖山庄的弟子面色顿时一变,冷汗不禁流淌了下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