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这章是为了盟主糖橘子冰的打赏补更的。

  沧澜剑宗身为七宗八派之一,哪怕就算是现在没落了,也不是一个镜湖山庄能比的。

  镜湖山庄的武力其实很弱,只不过有着莫冶子这么一位上代神兵阁的阁主,炼器大宗师在,这才在东齐有着极大的名声的。

  所以在沈白这股强大的威势之下,那名镜湖山庄的弟子却是都快哭出来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前排的位置都已经坐上人了,他这个时候去赶人,那根本就是在得罪人。

  而他若是若是不赶人,那肯定也会得罪沈白的,根本就是两边都不讨好。

  看到这边的动静,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是向着沈白这边望去,心中暗自嘀咕着沧澜剑宗这种没落的宗门竟然也派人来了,名声不大,但脾气却是大的很。

  近些年来沧澜剑宗的弟子的确是在江湖上存在感极低,甚至整个沧澜剑宗都找不出来几个在江湖上行走的。

  沧澜剑宗最巅峰之时应该是魏国还在时,那时候沧澜剑宗跟魏国皇室关系密切,所以也得到了整个魏国皇室的支持。

  后来魏国被北燕所灭,变成了北燕的魏郡,沧澜剑宗也是受到了北燕朝廷和北燕武林势力的打压,逐渐没落了下来。

  甚至如果这次沈白不出现在这里的话的,在场的那些武者甚至都忘了七宗八派当中竟然还有着一个沧澜剑宗在。

  这时坐在白无忌身边的方淮面色却是有些不好看,因为他现在坐的位置,其实就应该是给沈白这样顶尖大派出身的弟子准备的。

  方淮所在的方家自然是无法跟沧澜剑宗这样的大派相比的,所以一开始的时候他本来是被安排在后面的。

  但是因为没有人来了,白无忌这才招呼他坐到前面来的,所以这个位置其实是他自己要来的,镜湖山庄一看神兵大会也快开始了,反正位置空着也是浪费,他们便答应了下来。

  结果现在沈白一来便要人让出位置,这说的岂不就是他?

  所以方淮这边直接冷笑道:“沧澜剑宗的实力不行,这脾气倒是大的很,自己来晚了却是埋怨镜湖山庄不给你准备位置,是不是你不来,这神兵大会也都不用开了,都在这里等你好了?”

  方家的实力虽然不如沧澜剑宗,但他们方家却是北燕的世家,还跟极北飘雪城这种北燕大派交好,跟关系对敌魏郡势力沧澜剑宗自然是不用客气的,也不会怕他们。

  而且眼下沧澜剑宗都已经没落到这种程度了,这什么沈白更是在江湖上籍籍无名,他又有什么可怕的?

  沈白将目光转向了方淮,冷声道:“你是何人?”

  方淮站起来,淡淡道:“燕南方家,方淮。”

  沈白直接冷笑了一声,脸上的表情第一次有了明显的变化,变得不屑跟蔑视:“一个不入流世家出身的无名之辈也敢在这里跟我犬吠,滚!”

  话音落下,沈白挥手之间便已经有一道冰蓝色的剑气呼啸而来,直奔着方淮而去!

  那剑气快到了极致,而且在场的众人谁也没反应过来,这沧澜剑宗的弟子竟然如此的狂傲,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出手,他以为自己是夏侯无江和楚休吗?

  所以一时之间竟然没有人阻拦,甚至是首当其冲方淮都是被吓了一大跳,等到他想要出手拦截时,那剑气已经到了他身前!

  就在这时,一个冷哼声忽然传来。

  白无忌的眼中绽放出了一抹冷冽的幽光来,罡气在半空中凝聚,沈白那道剑气竟然在白无忌的目光当中硬生生被冻结,粉碎!

  这是极北飘雪城白家的秘术冰魄神目,号称大成之后甚至连元神都能冰冻封锁的存在。

  方淮是他带来的人,也是他最先让方淮坐到他身边的。

  说句不好听的,打狗还要看主人,你沈白这么嚣张,问过他白无忌没有?

  而且这段时间白无忌也是郁闷的很,其中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楚休。

  之前没遇到楚休也就罢了,白无忌也知道自己夺得这次神兵大会第一的几率也是不大。

  但结果遇到楚休之后,他却是步步被压制,甚至到了最后,他已经连跟楚休交手的资格都没有了,这无疑是一件很憋屈的事情。

  所以从聚龙阁见到楚休那次到现在,白无忌的心中可都是一直憋着一股火儿想要发泄呢,结果现在沈白便送上门来了。

  沧澜剑宗跟他们北燕的宗门本来就有着一些摩擦,上次追杀楚休时,他们极北飘雪城和聚义庄还跟沧澜剑宗直接起了冲突,导致他们两派的人只能不甘的退出魏郡。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白无忌可是没有丝毫的收敛,他直接握住了手边的银枪,周身罡气爆发而出,带着强大无比气势直接向着沈白刺来。

  “井底之蛙,也敢在这里嚣张?这可不是你魏郡,能够让你沧澜剑宗一手遮天!今天我便教训教训你,让你这井底之蛙知道知道什么才叫做规矩!”

  银枪之上一缕缕寒霜绽放,磅礴的气血之力附着在其中,显得刚猛霸气无比。

  而对面的沈白在看到白无忌出手之后,他的眼中却是立刻爆发出了一抹璀璨的精芒来。

  修行武道十多年,这是沈白第一次踏足江湖。

  沈白还记得他的师父柳公元曾经跟他说过的话,这一次踏入江湖,他便再也没有了回头的资格。

  此时沈白的肩膀上担着的可是他们整个沧澜剑宗的声望和威名!

  扬名江湖,一鸣惊人。

  这一战之下,他沈白要让整个江湖都看到他的剑,看到他们沧澜剑宗的剑!

  所以在白无忌那一枪刺出的一瞬间,沈白的剑也是出鞘了。

  那是一柄极其瑰丽的长剑,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打造而成的,剑身竟然犹如蓝宝石一般的清澈透明,但那剑锋之上却是带着竟然的锋锐剑意!

  一剑落下,冰蓝色的罡气凝聚成雨滴,每一滴当中都蕴含着极强的剑气。

  但在白无忌临身之时,那些犹如雨滴一般的剑气却是合而为一,化作了无边锋锐的剑芒,撕天裂地!

  以点破面,在由万千剑气雨滴凝聚成的锋锐剑芒下,白无忌的护身罡气瞬间就被撕裂,长枪之上的血气被击溃,甚至就连他手中的长枪都已经被轰飞了出去,枪身上还留下了一刀深深的剑痕来。

  在那股强大的力量之下,白无忌直接被这一剑给斩的倒飞了出去,剑气入体,撕裂着他体内的经脉,这顿时让他一口鲜血喷出,用惊骇的目光看着沈白。

  三花聚顶!这沈白竟然也达到了三花聚顶境!

  这一瞬间,在场的众人全部失声,看向沈白的目光也是带着异色。

  这次的神兵大会到底引来了多少的年轻强者?算上这沈白,可是足有四名三花聚顶境的高手了。

  而且这沈白的战斗力也是强悍到了极致,虽然说他要比白无忌高上一个境界,但白无忌怎么说也是极北飘雪城出身的年轻俊杰,在江湖上的名声也是大的很,结果在这沈白的剑下,却是连一招都没撑住便已经被重伤,这种战斗力,简直骇人!

  收剑入鞘,沈白看向那名镜湖山庄的弟子,面无表情道:“现在我可有资格去坐前排的位置了?”

  那名镜湖山庄的弟子都快被吓傻了,这时刚刚离开去后面程东望又赶了回来,带着一脸的无奈之色。

  他刚刚去后面安排一些事情,没想到这里竟然又打起来了,而且这次更狠,白无忌竟然直接被重伤,这帮年轻人哪来那么大的火气?他当初年轻时闯荡江湖,也没像现在这些人这般,一言不合便动手,还都是往死里招呼。

  “下面的人招待不周,还请沈小友不要见怪,前面的位置,沈小友自然是有资格坐的。”

  但这时程东望却是话音一转,沉声道:“不过眼下神兵大会就要开始了,有什么恩怨,到时候上擂台上解决去,诸位连几刻钟都等不了了吗?现在谁若是再动手,那就是不给我藏剑山庄面子,诸位也别怪我以大欺小,不讲情面了!”

  程东望也是彻底被惹烦了,对在场这些小辈武者直接开始警告。

  警告过后,程东望也是立刻派人将白无忌给抬下去疗伤。

  极北飘雪城的弟子在神兵大会受伤,他若是不好好照看着,万一出了事情岂不是会被极北飘雪城迁怒?

  白无忌在被人抬走的时候仍旧是一脸的不敢置信神色。

  他来这神兵大会也是为了扬名的,但现在大会还没有开始,他便被楚休给压制,眼下更是被一个无名之辈给一剑击败,成为了对方的踏脚石!

  龙虎榜上的排名要么看战绩,要么看名声。

  昔日楚休能将他挤下去,一部分是靠战绩,而另一部分则是因为风满楼跟他们极北飘雪城的矛盾。

  但这一次他当众被沈白击败,那龙虎榜上的排名就不用多说了,他的排名立刻就会被沈白给取代的,他则是会沦为沈白在龙虎榜上的一条战绩。

  一想到这里,白无忌的心中便涌现出了气愤和不甘,牵连到体内被剑气撕裂的经脉,他竟然怒急攻心,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最后直接晕了过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