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这章是为了盟主糖橘子冰的打赏补更的。

  成王败寇,四个字完全可以诠释九成九的江湖厮杀。

  白无忌的出身再显赫,他的名声再大,他也是败了,而且还败的很凄惨。

  所以众人此时都没有再关注白无忌了,而是都把目光放在来沈白的身上。

  沧澜剑宗在七宗八派当中的存在感极低,甚至低到了只要沧澜剑宗的弟子不出现,江湖上大部分的人都想不起还有这个宗门的程度。

  而到了现在,看到了沈白的这一剑,众人这才想起来,在魏郡当中还有着这么一个在江湖歌诀上位列七宗八派之一的宗门在。

  一些武者看到了沈白,甚至还想到了昔日沧澜剑宗那位的掌门,也曾经纵横江湖,威名赫赫的‘一剑沉江’柳公元!

  有时候一个门派的崛起靠着一个人便足够了,比如关中刑堂的楚狂歌和关思羽,比如神武门的燕淮南。

  此时众人看向沈白,显然这位就是沧澜剑宗这些年来培养出真正俊杰,可以振兴一个宗门的惊艳人物。

  沈白坐在前排的位置上,他甚至连看都没看白无忌一眼。

  一个失败者而已,已经不够资格来让他关注了。

  所以此时沈白的目光都放在了楚休的身上,眼中没有恨意,甚至连面色都没有丝毫的改变,依旧是冷冽无比。

  楚休没见过沈白,但作为杀了自己弟弟的仇人,沈白自然是认识楚休的。

  上一次他们沧澜剑宗没能抓住楚休,沈白只是感觉心中遗憾,而这一次还没到济州府,他便已经听到了楚休的名字。

  这个自己昔日随手便可以捏死的存在,如果却是在江湖年轻一代当中威名赫赫,这的确是让沈白难以接受。

  不过跟两年前相比,如今的沈白却是已经成熟多了,他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也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

  他的肩上背负着他师父柳公元的期望,背负这整个沧澜剑宗,从他踏入江湖以来,便只能胜,不能败。一往无前,宁可一思进,莫在一思停。

  所以白无忌是他扬名江湖的踏脚石,楚休,一样也是!

  沈白缓缓的抬起了自己手中的长剑,剑未出鞘,但却倒转剑柄,指着楚休虚点了三下,这让在场的众人面色骤然一变。

  这是剑者之间挑衅对手,或者说是下战书的一种手势,刀剑相决,生死莫问!

  虽然无声,但这种下战书的手势却是要比言语之间的挑衅和放狠话还要直接,一般不是生死大仇,对方也不会做这种举动的。

  只不过他们不明白,这楚休跟沈白之前认识吗?沈白明明是刚刚才踏出江湖的,怎么双方就结下了这种不死不休的仇怨?

  如果沈白只是为了扬名而来的话,那也不至于玩的这么狠吧,直接不死不休?

  众人都不知道这其中的内情,不过他们却是有些感慨这楚休拉仇恨的本事了。

  在这东齐之地他结交的朋友倒是不少,莫天临三个都坐在他的身旁。

  但显然他的仇人却是更多,而且还都是实力最强的那几个。

  比如夏侯无江,比如童开泰,还有这刚来便直接一剑重创了白无忌的沈白,都是三花聚顶境的存在。

  莫天临在楚休身旁问道:“你之前跟这家伙有仇怨?沧澜剑宗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年轻的高手?”

  楚休淡淡道:“我便是魏郡出身的武者,当初我离开魏郡,其中有一部分的原因就是我干掉了他弟弟。

  其实沈白的名气在魏郡还是很大的,毕竟他是沧澜剑宗宗主的关门弟子,只不过一直都没有踏入江湖而已。

  三年不飞,一飞冲天。三年不鸣,一鸣惊人。

  沈白在幼时便已经被柳公元收为弟子,他隐忍可不是一两个三年了,显然是有着一鸣惊人的打算。”

  莫天临在一旁算了算时间,楚休扬名时便是在青龙会当杀手时,这么算起来的话,他在魏郡时根本就连先天都不到,结果就干掉了沧澜剑宗大弟子的亲弟弟,这份惹事的能力也是让莫天临有些无语。

  “等下小心一些。”莫天临提醒道。

  楚休点点头,淡淡道:“其实我每时每刻都在小心,反正在这个江湖上我得罪的人也不少了,也不差他沈白一个。

  其实大部分的人江湖人从踏入江湖开始便应该有一个觉悟了,要么杀人,要么就被人杀。

  什么时候你一旦放松警惕,那你可就离死不远了。”

  莫天临颇有感悟的点了点头,两个闲聊了几句之后,神兵大会便已经正式开始了。

  北边的高台上,一众武者走了出来,其中有两个人最引人注目。

  其中一个是一名身材高大威猛的老者,虽然须发皆白,但却肤色红润,面相不怒自威。

  这老者便是名震江湖的炼器大师莫冶子,神兵阁上代阁主。

  其实论及实力的话,莫冶子也有着武道宗师级别的修为,但他这个武道宗师却是‘伪武道宗师’,只有境界,没有实力。

  武者为何学武?说白了,就是为了激战搏杀而已,‘武’字拆分开来也是有着持戈而战的意思。

  能杀人的道,才算是真正的武道。

  而神兵阁则是醉心于炼器,对于他们来说,武道的战斗力反倒是次要的,内力对于他们来说只是用来锻造兵器的手段,所以历代神兵阁的弟子,他们虽然也修炼内功,但九成九的神兵阁武者却是连一招半式的武技都不会,甚至这辈子都不会跟人动手。

  不过神兵阁就算是战斗力低下,但地位在江湖上可不低,毕竟没有哪个宗门会去得罪这些与世无争的炼器大师的。

  而且神兵阁也并非没有自保的实力,传说中神兵阁内有一件绝世神兵在,已经诞生了完整的器灵,可保神兵阁一世平安。

  绝世神兵出世,有着惊天动地之威,甚至传说中都可以轻易斩杀武道宗师。

  只不过这只是一个传说,这么多年来也没有谁真的去动神兵阁,所以倒也没有人见识过这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绝世神兵’。

  而跟在莫冶子身边的则是一名穿着锦袍,头梳理的一丝不苟,手持长剑,打扮得体的中年人。

  这人乃是藏剑山庄庄主‘无心剑冢’程庭山的弟弟,‘七分剑’程庭峰。

  此人可是货真价实的武道宗师级别的人物,甚至其天赋还要在他的哥哥,庄主程庭山之上。

  只不过程庭峰早年间曾经被情所伤,甚至留下了心境创伤,最后恳请菩提禅院的大师出手,动用菩提禅院秘法《妄念空禅经》洗去自身一部分的记忆,虽然彻底遗忘情伤,但心境却是已经不完整,所以剑意只能用出七分来,这才被人称之为是七分剑的。

  不过程庭峰的剑意虽然只能动用出七分来,但实力却是依旧能够傲视群雄,不可小视。

  莫冶子站出来,望着周围的武者沉声道:“诸位江湖上的英才俊杰既然都已经到了,我也就不多解释了,神兵大会究竟要干什么,诸位也应该都知道。

  神兵有灵,特别是天生神兵,必须要有一个它能够为之认可的主人才能够发挥出最大的作用和潜力来。

  老夫所锻造出来的兵历来都是兵器选择人,而不是人选择兵器。

  江湖厮杀,一名武者手中可能会换无数种兵刃,但一柄真正有灵性的兵刃却是只有你一个主人,所以还请诸位,莫要辜负了自己手中的刀和剑!”

  莫冶子对于兵器的看法有些执念,不过众人倒是可以理解。

  对于大部分的武者来说,兵器陪伴他们的时间甚至要比亲人都长。

  莫冶子继续道:“行了,废话我也就不多说了,这次神兵大会的主角自然是神兵,不过眼下神兵却还没有彻底成形,而这一次老夫也是准备用一种新的方式来炼器,最后究竟能炼制出什么来,就连老夫的心中都没底。

  不过最后若是真能成功,这柄诞生的神兵将会有着无穷的潜力,甚至将来有可能成为九转神兵!”

  一听这话,在场的众人呼吸顿时便急促了起来。

  对于大部分的武者来说,神兵本来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存在,除了神兵阁有能力打造神兵外,其余势力能够打造出神兵的屈指可数,大部分都是经过长时间的蕴养之后,让六转的宝兵诞生灵性,或者是找到了珍惜的材料,再请炼器大师将这些材料重新融入宝兵当中,让其变成神兵。

  而且这些神兵的品级大部分只有七转,想要让其成为八转甚至是九转神兵,可以说是难之又难,而且神兵每升一转,其威能绝对是属于质的飞跃。

  若是莫冶子所打造出的这柄神兵当真是有着能成为九转神兵潜力的存在,那这柄神兵完全可以当作是一个顶尖大派的传承至宝给传承下去的。

  看了在场的众人一眼,莫冶子直接一挥手,立刻便有几名镜湖山庄的弟子走出来,来到五座擂台中央的空地上,按动了什么机括,一瞬间那空地之上竟然升起了一座巨大的火炉,周围还有阵法盘绕,瞬间一股惊人的热力便爆发而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