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这章是为了反派的盟主您亲密的书友肖恩的打赏补更的。

  巨大的火炉当中燃烧着惊人的热力,甚至那火焰都不是寻常的火焰,在阵法的加持之下,那火焰竟然绽放出了幽幽蓝色光芒来,显得神异无比。

  而在那火炉当中,还有着一团液状的金属在不断的翻腾着,最为奇异的是那液态的金属上竟然也有着无数的符文在闪耀着,十分的神异。

  看到这幅场景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愣,这就是那所谓的神兵?怎么感觉好像连个胚子都没有?

  莫冶子沉声道:“兵器乃是杀伐之器,历来兵器刚刚锻造出来之时,都是没有经历过锋锐杀机浸染的。

  这次我准备动用的是一种我潜心钻研了十余年的炼器手段,以阵炼器!

  眼下你们所看到的便是这兵器的胚子,只不过我却并没有让其成型,反而使其在阵法当中不断流转着。

  等下你们在擂台上交手时,你们在动手时所产生的杀伐锋锐之气便会由阵法导入这胚子当中,使其成型。

  等到了最后,吸收到足够的杀伐锋锐之气的胚子究竟会变成什么兵器,这点就连我都不知道,这完全取决于你们自身所擅长的锋锐杀伐之气的种类和质量。

  所以这一次神兵大会炼器的不光有我,也有在座的诸位俊杰,最后诞生的神兵会是什么模样,也是由你们来决定的。”

  听到莫冶子的解释之后,众人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之前神兵大会未开时莫冶子便说这次锻造出来的神兵究竟是什么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开始的时候众人还感觉有些奇怪,一个炼器大宗师竟然说会锻造出什么兵器自己都不知道,这不是开玩笑嘛,直到现在众人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也明白了为何藏剑山庄和莫冶子竟然把声势弄的这般大。

  合着没有他们,这莫冶子新研究出来的炼器手法也不会成功。

  莫冶子说完之后,程庭峰站出来沉声道:“该说的莫冶子大师也都说完了,这次神兵大会的材料是由我藏剑山庄提供的,出手炼器的则是莫冶子大师,同样也需要诸位共同完成,到了最后这神兵应该归谁,也是有目共睹的。

  神兵择主,只有最强者才能成为这神兵的主人,也不存在作弊这种情况。

  至于擂台比试的规则也是简单的很,五座擂台同时开始比试,比试的对象抽签决定。”

  说到这里,程庭峰顿了顿道:“大家都是江湖同道,这一次神兵大会也是以比武切磋的交流为主,所以会有我藏剑山庄的武者当裁判,以免刀剑无眼,拳脚无心。打出了真火控制不好力道,那可就不美了。

  当然你们中若是有哪些人非要真刀真枪来一场死斗,我藏剑山庄也不拦着,但必须是你们双方都同意才行。”

  程庭峰这最后一句话明显就是跟楚休这些人说的。

  正常的交手切磋,大家都控制着力道,基本上就连受伤都不会的。

  但看楚休等人方才冲突的模样,显然这事情是没那么容易了结的,万一真打出了什么事情,他们藏剑山庄拦着不好,不拦也是不好。

  所以还不如就事先把事情说清楚,倒时候出了什么事情,他们背后所在的宗门就算是要找麻烦,也找不到他们藏剑山庄的头上。

  说完了规矩之后,便有一些镜湖山庄的弟子拿着箱子走过来,其中都是写有天干地支甚至是时辰的编号,抽到同样编号的武者在镜湖山庄的人喊出编号之后便可以上台比试去了。

  最开始上去的几名武者都是没有什么名气的那种,他们倒也知道这争夺神兵没什么希望了,所以双方只是正常的交手切磋一番,就当是交流了,真正打出真火的基本上没有,所以进度非常快。

  而第二批上场的武者中则是有谢小楼在,他的对手乃是一名三十多岁武者,只有先天境界,明显就是打酱油来了。

  还没等谢小楼说话,那名武者便带着笑容拱拱手道:“在下西楚蜀地林昭,此次能跟谢公子站在同一个擂台上实属荣幸,不过在下却不敢跟谢公子这种俊杰人物动手,所以这一局,在下主动认输。”

  说完之后,那林昭便一拱手,直接走下擂台,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众人都是暗道这才是聪明人。

  其实来参加神兵大会的,除了谢小楼楚休这种级别的武者,大部分的人压根就没有幻想过自己也能拿到神兵。

  所以他们来这一趟,大部分都是为看热闹来的,还有一部分则是为了结交一些江湖俊杰而来的。

  就好像方才这林昭一样,虽然是干脆利落的投降认输,但却报出了自己的出身和名字,也给谢小楼留下了一个印象。

  这算不得是人情,因为他本来就敌不过谢小楼,不过此后他若是在西楚之地再见到谢小楼的话,那他可就能拿出今天擂台之上的情景来叙旧了,这才聪明人的做法。

  而接下来大部分的武者其实都是如此,碰到双方实力差不多的,大家还会互相切磋一下,但若是遇到了楚休他们这样名声在外的,那对手直接就会投降的。

  来回这么几轮,在场九成的武者其实已经被淘汰了,甚至还有一部分连签都没抽,直接便放弃,这些人就是来看热闹的,连结交大派弟子都没兴趣。

  楚休一直都在盯着那中央火炉中的神兵胚子,他总感觉这团已经融化的金属有些熟悉的气息。

  擂台上也有一些人在激烈交手,不过可能是因为真正交手的人实力太低的原因,所以这阵法所收集的锋锐之气其实并没有多少,只是让这火炉中的火焰变得稍微发白了一些而已。

  金戈之气便是锋锐之气,所呈现出来的力量自然也是白色,既然火焰变了颜色,那也就代表着莫冶子这种炼器的手段还是管用的。

  不过就在这时,楚休却是发现有人也是在盯着那火炉看。

  那是一名很奇怪的武者,全身都笼罩在黑袍当中,脑袋上也是带着黑袍的帽子。

  他这幅打扮倒也不算奇怪,毕竟中原三国各地的风格都不一样,特别是西楚那边,也会有一些武者打扮的奇奇怪怪的。

  而且对这名武者楚休也是有一些印象的,他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透露出自己的实力来,结果第一战碰到的是先天,他便展露出先天境界的实力,而等到他碰到了内罡境的武者,他的实力又暴露到内罡了。

  上面两场他又碰到了外罡境的武者,这次实力也是变成了外罡,甚至到了现在楚休都没发判断对方是否有着三花聚顶境的实力,这人的隐匿气息的功夫绝对算是同阶武者中的极致了。

  此时那人好像是感觉到了楚休正在注意着他,这名武者顿时回头看去,眼中露出了一抹异色,不过却也没什么表示。

  就在这时,台上藏剑山庄的人喊出了楚休的编号,楚休一跃而起,直接跨越到了其中的一个擂台上。

  前几面几轮楚休压根就没有动手,他的那些对手在听到了他的名字后都是直接认输的。

  而这一次楚休的对手却是一名北燕出身的外罡境武者,大概三十多岁,手持一柄奇怪的弯刀,在看到楚休之后,那名武者的脸上却是露出了纠结之色。

  他为何纠结很简单,因为这人之前是跟白无忌他们在一起的。

  这次北燕来的武者比较少,白无忌便是其中来头最大的一个,所以他们自然要聚拢在白无忌周围了。

  白无忌跟楚休之间的关系他可是都看到了,若是换成其他人,他投降也就投降了,但现在换成楚休,他若是连打都没打便投降,事后白无忌会不会迁怒他?

  但如果动手打吧,敌不过楚休是肯定的,而且他可是亲眼看到过楚休的煞气和疯狂的。

  就连神武门的大小姐他都要杀,剑王城的精英弟子都让他给废了,自己若是上去跟他动手,那楚休不会把他也给重伤废掉?

  其实这名武者倒是多虑了,楚休压根就不知道他是谁。

  就连白无忌他都没放在眼中,更别说是白无忌身旁的几个跟班喽啰了。

  但他在这里纠结着,却是耽误时间,楚休一皱眉道:“你到底打不打?”

  藏剑山庄一名五气朝元境的裁判也是催促道:“若是动手便快一些,如果自身没把握,那便直接投降。”

  在这名裁判看来,这一场根本就没什么悬念嘛。

  不提楚休的凶名在外,就算是普通的外罡境跟三花聚顶境的武者交手,胜率也是没多大的,这家伙在纠结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却是忽然传来:“你不想跟他交手,换成我来如何?”

  在场的众人顿时向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沈白站起来,手持长剑,望向楚休,眼中露出了一抹锋锐无比的神色。

  同时他周身也是有着锋锐无比的剑气在外放,让他身边的武者都忍不住退后,眼中露出了一抹骇然之色。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