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书友景风的盟主打赏,恭喜成为本书第五位盟主^_^

  感谢书友旧时风声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天绝地灭大紫阳手这种阴狠的武技其威能就不用多说了,楚休那一掌印在沈白的丹田之上,直接让其喷出一口紫黑色的鲜血被轰出了擂台,晕死了过去。

  不过楚休却也没有再补上一击,因为此时程庭峰已经出现在了沈白的身前,面色有些不善的看着楚休。

  在场的众人也都是用目瞪口呆的目光望着楚休,说实话,他们就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大胆的人,竟然敢当着一位武道宗师的面出手伤人。

  程庭峰拉开沈白那已经被撕裂的衣服,沈白的丹田之上,一个黑紫色的掌印烙印在其中,好似长在皮肉当中一般,他都能察觉到一股阴邪至极的火力在不断的灼烧着沈白的经脉。

  被这么一掌落在了丹田上,沈白其实已经废了,跟死没什么两样,甚至以沈白方才所展现出的傲气和自负,程庭峰都担心沈白在清醒过来之后会不会因为承受不了这种事情而自杀。

  将一道内力打入沈白的体内,遏止住沈白体内的紫阳魔焰,程庭峰看着楚休,面色不善的冷声道:“方才我让你停手你没听到吗?楚休,你好大的胆子,当真以为你背后是关中刑堂,便可以不将我藏剑山庄放在眼里了?”

  楚休一脸淡定的拱拱手道:“程前辈,在下可没有这个意思,不过刀剑无眼,拳脚无心。之前在动手时可是沈白先提出来的要生死斗,我当然不会拒绝。

  而且程前辈你也看到了,在下修炼了一部分的魔功,所以一旦打出真火来,我自己都控制不住我自己,方才我可是真想停手的,不过那一掌却还是不由自主的落了下去。

  这点在场的武林同道可都是能够证明的,就像水云观前那一战也是这样,我只是也想要留手,但奈何我却是控制不了我自己,如有冒犯,还请程前辈见谅。”

  听到楚休的诡辩,在场的众人一阵无语。

  水云观前那一战他们倒是有不少人看到了,那一战楚休有可能是真的发疯了,杀起来什么都不顾,甚至连自己的安危都不顾,直接把一众敌手杀的胆寒。

  但方才楚休出手时,哪怕是白痴都能够看出来,楚休绝对是清醒的。

  你收不住手还能先用智拳印来挪开程庭峰的剑气再伤人?这根本就是故意的。

  只不过楚休虽然是诡辩,但却是合情合理,姿态放的也是够低,程庭峰虽然恼怒其把自己的话当耳旁风,但他还能说什么?

  他不想让楚休杀沈白,就是因为不想惹来麻烦。

  结果现在沈白已经废了,生不如死,他这边若是坚持要惩戒有足够理由的楚休倒是可以,一名武道宗师想要教训一个小辈武者倒也不需要什么理由。

  但问题是他若是这么做了,那就相当于也得罪了关中刑堂了,而且沧澜剑宗也不会记他的人情,他这么做又有什么好处?早知道如此的话,那他还不如不开口了,就让楚休和沈白两个人残杀去好了,省得现在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两边都不讨好。

  所以程庭峰也只得冷哼了一声道:“接下来的擂台我会亲自当裁判,谁都别想闹的太过分!下一次你若是再‘发疯’,后果你自己去想!”

  楚休笑着拱拱手道:“程前辈请放心,我会‘控制’好我自己的。”

  说完之后,楚休直接施施然的走下擂台,顺便往自己嘴里扔几颗疗伤药,仿佛是嚼糖豆一般的在嚼着。

  虽然废掉了沈白,但他的消耗可也是不小,特别是最后他以智拳印挪开程庭峰的那到剑气,更是几乎消耗掉了他所有的内力。

  武道宗师的一击不是现在楚休能够抵挡的,哪怕是一道小小的剑气也是如此。

  以楚休的力量,哪怕程庭峰只是随意间出手的一道剑气他都挡不住,所以他能做到的只是利用智拳印凝聚罡气领域的威能将其挪移。

  等楚休回到莫天临等人的身边时,莫天临看着楚休啧啧赞叹道:“你今天这风头出的可是够大的了,说实话,你这胆子也是足够大,竟然敢跟武道宗师叫板。”

  洛飞鸿也是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楚休道:“以前我老爹总是说我离经叛道什么的,但也没真正惩罚过我,但我若是做出你这样的举动,我敢保证我老爹会打死我的。”

  一旁的谢小楼虽然没有说话,但却也是用一样的目光看着楚休。

  的确,在大部分武者看来,武道宗师的威严不容挑衅,结果楚休却是在程庭峰喊出停手之后还敢当着他的面出手废掉沈白,这已经不是用胆子大便能够形容的了,在大部分人看来,楚休这种行为俗称找死。

  楚休随意的摆摆手道:“我又不是白痴,换个场合我可不会这么做。

  这次神兵大会是藏剑山庄举办的,藏剑山庄若是带头不遵守规矩,那这神兵大会的意义又是什么?

  况且这件事情本身就是我占理,藏剑山庄若是动我,丢脸的是他们。”

  莫天临等人都是摇了摇头,话虽然是这么说,但真正敢这么干的,却是找不出来几个。

  楚休跟沈白的一战激烈无比,他们两个交手时所产生的锋锐之气直接被灌注到阵法当中,甚至让那火炉中的胚子都隐隐凝聚出了一个刀的形状,造型狰狞锋锐,一看便不是什么好路数。

  很显然眼下这次神兵大会楚休乃是最为出彩的一个,接下来的战斗若是楚休还能够保持这种状态,那这次神兵大会的胜者百分百便是他了。

  这时众人都下意识的把目光看向了夏侯无江。

  眼下这些人当中,能够跟楚休争锋的便只有一个夏侯无江了。

  虽然说童开泰也是三花聚顶境,不过众人对他不够熟悉,而且之前童开泰也在楚休的手中退走了,所以众人下意识的便认为童开泰的实力是不如楚休的。

  此时的夏侯无江也是紧皱着眉头,说实话,在看到楚休的出手之后,他心中也是有些没底。

  他们夏侯氏的御神术走的是跟正常武道截然不同的路线,不真正交手,他也无法确定自己能否能胜的过楚休,哪怕是他把自己所有的底牌都拿出来,胜率也是不超过五成。

  当然他也可以选择不出手,这样虽然赢不了,但起码不会输,也不会丢脸,而且他们夏侯氏的人几乎不用兵刃,神兵在手也没什么大意义。

  但问题是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他不出手,也会被一部分人嘲讽为害怕楚休的。

  况且这楚休竟然跟那莫天临交好,并且方才还敢坏自己的事情,不教训他一顿,夏侯无江也是有些不甘心。

  就在这时,下一批人已经上场了,其中一组的人便是那之前楚休关注的黑袍人,他的对手乃是一名外罡境巅峰的武者。

  那黑袍人籍籍无名,他的对手当然不会就这么放弃。

  那名外罡境的武者瞥了一眼那黑袍人,没认出来对方,那肯定就是无名之辈而已,他也没有在意,只是扬了扬手中的剑,淡淡道:“识相一些便主动认输吧,还能省一些力气。”

  但那黑袍人却是忽然笑了两声,声音当中充满了不屑的味道,让那名外罡境的武者一阵恼火,直接冷哼了一声,持剑冲了上来。

  不过就在这时,那黑袍人却是忽然开口,怪笑了一声道:“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倒霉吧!”

  话音落下,那黑袍人一只手伸出,瞬间无尽的魔气将那名外罡境的武者给包裹在其中,只听一阵哀嚎之声传来,那些魔气竟然好似无孔不入一般,直接渗入了那名武者的体内,将其生机硬生生的抽干,几乎是瞬息之间,那名外罡境的武者便成了一具干尸!

  这一瞬间谁都愣住了,包括藏剑山庄的人都是如此。

  因为这一批上擂台的武者都没有什么名气,所以众人甚至都没有仔细去观看,就连裁判都有些漫不经心的感觉。

  结果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那边就传来了一声惨叫,直接便死了一个人,这也太快了一些吧?

  此时藏剑山庄的人,特别是程庭峰,他的脸已经黑了下来。

  方才是他亲口说的,让其他人别闹的太过分,结果他这边刚说完,就有人当着他的面杀人,这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

  程庭峰看着那黑袍人厉喝道:“你是哪派的弟子?方才我的话你没听到吗?神兵大会不是让你们来杀人的地方,如此放肆,真当我藏剑山庄好说话不成?”

  “哪派的弟子?程庭峰,你不认得我了吗?”

  程庭峰一皱眉,忽然感觉有些不对,但这时那黑袍人身上的气息却是已经开始不断的攀升着,从外罡到三花聚顶,再到五气朝元、天人合一,最后甚至直接攀升到了武道宗师的境界,一身强大的魔气直冲天际!

  那黑袍人摘下自己的帽子,露出了一张平凡至极的脸,不过那张脸却仿佛是魔术一般,快速的转变着,最后变成了一张冷冽中年人的面孔。

  “圣教麾下,无相魔宗‘阴魔使’司徒厉!程庭峰,昔日你那一剑,我可是一直都记在心里啊。”

  司徒厉冲着程庭峰森然一笑,眼中带着浓烈的杀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