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QQ阅读的书友时光打赏的两万书币,感谢书友漫天风沙里望着你远去、喜欢看书的一员、我真的没钱贫道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听到圣教和无相魔宗的名字,在场的众人面色都是骤然一变,甚至就连藏剑山庄和镜湖山庄莫家的人都是如此。

  圣教指的便是昆仑魔教,只不过是昆仑魔教自己的称呼。

  对于昆仑魔教来说,他们可不认为自己是魔,在独孤唯我独霸江湖的时代,他便曾经对昆仑魔教的一众人说过,什么是正,什么是魔?凭什么正道就要高于魔道?

  所谓的魔只是一个称呼,只要昆仑魔教能够威压天下,那他们就算是魔道,也能成为那至高无上的神圣,宛若道佛一般被天下所有人朝拜。

  所以从那时候起,昆仑魔教内便称呼自己为圣教,那时候也是昆仑魔教最为巅峰的时候。

  至于无相魔宗的名声也是大的很,乃是七宗八派之一,但却是七宗八派当中隐匿的最好的一个,甚至现在江湖上谁都不知道无相魔宗究竟在哪里。

  而且无相魔宗真正在江湖上出名的并不是他们的实力,而是他们对于昆仑魔教的死忠。

  昔日随着独孤唯我跟宁玄机一战之后不知所踪,整个昆仑魔教可以说是都直接分崩离析,彻底被正道联合剿灭。

  但要知道当初昆仑魔教的人其实并不算太多,能够正式成为昆仑魔教的弟子都是精英当中的精英,昔日昆仑魔教能够席卷天下,靠的便是无数魔道附庸。

  就比如现在的北原邪极宗,还有南疆的拜月教,以及眼前的无相魔宗,他们都曾经是隶属于昆仑魔教麾下的魔道宗门,任凭昆仑魔教差遣。

  但后来随着昆仑魔教被灭,这些附庸宗门也是纷纷四散逃离,甚至还有一些选择落井下石。

  而这无相魔宗却是最为忠心,几百年过去了仍旧对昆仑魔教堪称是死忠,态度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这些年来,无相魔宗都隐藏在地下,因为他们有一门秘法可以完美的遮掩自身的气息,而且还可以随意转换相貌甚至是身材的秘法,所以就算那些正道宗门想要剿灭无相魔宗,但却从来都没有一次成功过,顶天是杀了几个人,但却不至于让无相魔宗元气大伤。

  而在昔日昆仑魔教巅峰之时,无相魔宗便是专门负责昆仑魔教探听消息的。

  甚至当时的无相魔宗都没有宗主,无相魔宗里面的几位强者同时还担当着昆仑魔教的三十六魔使。

  就比如眼前这司徒厉,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成为无相魔宗的长老或者是宗主了,但他如今却是还是称呼自己为阴魔使,这已经能够表明他对于昆仑魔教的忠心程度了。

  程庭峰眯着眼睛看着那司徒厉,他记得这张脸。

  这些年来无相魔宗都在暗地里搞事情,报复那些曾经对昆仑魔教出手的正道宗门,甚至还报复过对昆仑魔教落井下石的魔道宗门,也是他们口中的那些叛徒。

  所以无相魔宗这些年可是弄的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只要冒头,必定会被追杀。

  昔日程庭峰也曾经参与过追杀无相魔宗这些人,那时候他便曾经把司徒厉给重创,只不过可惜让对方给跑了。

  程庭峰冷声道:“你们无相魔宗这帮地老鼠竟然还敢冒出来,而且还是在神兵大会这种地方冒出来,当真是不知死活啊。

  昔日那一次让你跑掉了,但这一次,你以为你还能跑得了吗?我没去杀你,你反倒是主动跳出来搞事情,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司徒厉大笑了两声,用阴厉的声音道:“程庭峰,当初我便说过,你那一剑我迟早会还回来的!

  况且我若是没有完全的准备,你认为我会出现在这里吗?”

  话音落下,只见众人当中一些看上去低调普通的武者身上忽然爆发出了浓烈的魔气,这些武者相貌变幻,竟然都变成了一个模样,看上去十分的诡异,最重要的是,这些人的实力极强,哪怕实力最弱的,都有着外罡境的实力!

  总共有几十名无相魔宗的武者跳上擂台,毫无顾忌的爆发出了自己身上的魔气,这让程庭峰的脸上有些微微色变。

  无相魔宗的这帮家伙果然是难缠的很,这么长时间,他竟然没有发现丝毫的不对,居然让这么多无相魔宗的弟子混入其中!

  若是在藏剑山庄内,这些无相魔宗的弟子他根本就不会怕,但问题是这里是镜湖山庄。

  这一次藏剑山庄只是来主持神兵大会的,所以并没有带太多的弟子来,虽然带的都是精英,但却只有十几个人。

  至于镜湖山庄嘛,这些人都是莫冶子的后代,几乎全都是炼器师,境界倒是有,但可惜他们却是连一个能打的都没有,指望他们根本就没用。

  程庭峰的面色一沉,冷声道:“就凭你们这点人也想杀我?痴心妄想!我看你们无相魔宗最近是活的太滋润了,等我回到藏剑山庄之后,必将发动藏剑山庄的力量,全力绞杀你们无相魔宗!”

  司徒厉淡淡道:“别太往你自己脸上贴金了,无相魔宗这次废了这么大的力气可不是想要来杀你的。”

  程庭峰的面色微变道:“那你们是想要干什么?”

  司徒厉此时却是没有直接回答程庭峰的话,他反而是冲着台下这些心中忐忑的年轻武者冷笑道:“你们以为这次藏剑山庄出工又出力举办这神兵大会是为了白给你们神兵吗?他们其实是想要利用你们炼兵!”

  在场的众人一愣,这件事情之前莫冶子也解释清楚了啊,莫冶子大师研究出来了新的炼器手段,需要用到他们交手时所产生的锋锐之气来锻造兵器,虽然这其中也需要他们出手,但最后这神兵也还是他们的,这么算起来他们也没有吃亏啊。

  司徒厉冷笑道:“你们还真以为藏剑山庄会那般好心吗?你们可知那炉中炼制神兵的材料是什么?乃是昔日我圣教的信物天魔令!

  口口声声说我圣教如何如何,一副避讳的模样,结果却是用我圣教的东西来炼制神兵,何其虚伪?”

  在场的众人面色各异,说实话,他们其中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天魔令是个什么东西,但昔日昆仑魔教雄霸天下,能够跟昆仑魔教扯上关系的,一定也是宝物了,拿其炼制神兵倒也正常。

  当然这种事情好说不好听,就像是司徒厉说的那般,有些虚伪。

  不过在场也是有不少的大派弟子,换成他们若是也得到了一件昆仑魔教的东西,他们也是一样会这样做的,只不过不能让外人知道而已,浪费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这其中楚休倒是知道一些真相,因为他那令牌他也有,应该就是这什么天魔令的碎片了,这东西还当真是跟昆仑魔教有关。

  看着在场众人的神情,司徒厉冷笑道:“果然,所谓的大派中人也都是一个德行!不过我若是说莫冶子和藏剑山庄的人联手要重新复原昔日我圣教三大魔兵中的魔剑‘长相思’呢?”

  一听这话,在场的众人面色骤然一变。

  昆仑魔教昔日威压天下之时,其中有三柄神兵名气是最大的,分别是魔刀、魔剑和魔枪。

  其中魔刀乃是魔教教主独孤唯我的兵刃,早就已经遗失不知所踪。

  而剩下两柄魔兵则是在昆仑魔教四大魔尊当中的两个人手中。

  其中这柄魔剑长相思的名气在江湖上也是大的很,虽然其名字很有诗意,甚至还起的很温婉,但却是收割了无数的生命,让无数的武者失去亲人师长,只能独自长相思!

  不过随着昔日昆仑魔教被剿灭,据说这柄魔剑长相思也已经被正道高手毁掉,而今司徒厉为何会说这东西在藏剑山庄的手中,而且藏剑山庄还想要将其修复?

  “胡说八道!”

  程庭峰怒喝一声,他手中一柄绽放着冲霄剑芒的长剑已经出鞘,并且直接一挥手,让其他藏剑山庄的武者也立刻动手,不让司徒厉在那里胡说八道。

  不过司徒厉却是冷笑道:“别着急,等下就算你不动手,我也是要动手的,只不过我今天却是想要让整个江湖的人都看看,你藏剑山庄是如何的虚伪,如何的利欲熏心!

  莫广元,动手吧,你还在等什么?”

  随着司徒厉的话音落下,镜湖山庄那边却是有一个人飞快的走出来,在那阵法之上划动了一下,然后立刻跃到来无相魔宗这帮人的身旁。

  只见阵法再次启动,地面上机括转动,竟然又出现出了一个缕空的火炉。

  不过这只火炉当中存在的却不是胚子,而是一柄漆黑色的纤细小剑,异常的瑰丽,上面还带着纤细的花纹,散发着惊人的魔气!

  不过此时这纤细的小剑上面却是布满了裂痕,好似轻轻一碰就要破碎一般。

  司徒厉冷笑道:“你们可都看到了,这所谓的用阵法锻造兵器只是一个幌子而已,虽然最后借用你们的锋锐之力的确会锻造出一柄神兵来,但实际上,他们真正想要修复的,却是属于我圣教的魔剑长相思!”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